• 第2章 包子

    更新时间:2018-06-01 13:38:57本章字数:3219字

    阳一娴冲过去看了看少年,才发现他的额头烫得吓人,应该是发烧了。她回头对阳一山说道:“哥,你别愣着了,快将他背回咱家去!”

    秦稳的茅草房已经塌了一半,根本就没法住人了,救人要紧,当下只能带回家了。

    “喔喔——”阳一山回过神来,抱起人就走。

    阳一娴一下看呆了,没想到他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眼见阳一山背着人走了,她才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阳保山用新买的白米蒸了一锅饭,又炒了个猪油白菜。出了厨房才发现俩孩子不在家,他刚准备出门去找,就遇上了背着人的阳一山。

    “一山,这是怎么回事?”

    阳一山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解释,还是后面跟上来的阳一娴说道:“爹,他从屋顶上掉下了来,现在还发着烧!”她喘着气说道。

    阳保山这会儿也认出了那少年,他让儿子赶紧背进屋,一边说去村里请大夫,一边大步往外面走。

    村里只有一个姓王的大夫,也没有什么大医术,只是早年进医馆当了两年学徒,只能看看发热头疼的。

    阳一山将秦稳背进了自己房里,放在床上,又听阳一娴的话,将他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等他收拾完了,阳一娴才走了进来。

    “妹妹,我饿——”阳一山可怜兮兮地喊道。

    原来阳一山天生大力,只是使了力气就要吃东西。

    “那你先去吃饭吧,我留下来看着他。”阳一娴提议道。

    阳一山看了看床上昏迷的少年,又看了看妹妹,最终还是抵不过肚子咕咕叫。

    等他离开后,阳一娴才仔细打量着床上的少年。他现在才十一岁,面黄肌瘦,这个年龄放在现代还只是个需要父母和老师呵护的小学生。而他却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贫穷的村子里,吃不饱穿不暖,连遮风挡雨的房子都没有。

    想到这里,她竟隐隐起了怜悯之心。

    秦稳头痛欲裂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全然陌生的环境。他顿时警觉起来,看到一旁的阳一娴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在阳猎户家里。此时阳一娴正在想事情,并没有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等她低头看去,秦隐又晕了过去。

    王大夫来得很快,他年纪大了,是被阳保山拉过来的,气还没喘匀呢,便被催着给秦稳看病。

    他坐在床头把了把脉,才说了一下病情,无非就是受了寒气引起的发热。他起身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他这个情况比较严重了,得喝几副药才行。”

    他也认识秦隐,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他跟阳保山非亲非故,也不知道阳保山愿不愿意为他花钱买药。

    阳保山犹豫了一下,倒不是他心狠不愿意,而是在计算手上还有没有多余的钱买药。

    “王大夫,你快点开方子吧!”阳一娴急忙说道。饶是她知道秦稳会活下来,还是忍不住想帮帮他。

    阳保山见女儿这么着急,也点了点头。只是心里不由有些纳闷,一娴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个小子了。

    好在王大夫家里就备了这些常用的药,阳保山让儿子跟着他去取药,又将家里仅有的三十文钱拿了出来抵了药费。

    喝了药,秦稳当晚就退烧醒了过来。知道是阳保山一家救了他,他干涸的嘴唇动了动,最后沙哑地吐了两个字:“谢谢。”

    “醒了就好,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阳保山叹了口气,想着这孩子比一山还小两岁,竟然也心生不忍。

    阳一娴撑着眼皮还没睡,听说他醒了,赶紧跑过来看他。他精神还不太好,微黑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应该是还未完全退烧的缘故。此刻见到进来的她,他并没有露出吃惊或者感激,而是平淡地扫了她一眼。

    喂,她好歹是他的救命恩人好吗!阳一娴忍不住腹诽。不过看到他现在这么可怜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呐,这个给你吃吧。”是今天剩下的一个包子,她特意留给他的。

    白嫩的包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秦稳不由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包子了,还是当初在武馆的时候师父给他买了两回。

    想到师父,他的眼神黯了下去。

    “给你吃呀。”阳一娴索性将包子放在他手上。怕他难为情,便回房去睡觉了。

    秦稳撑坐起来,靠在床头,低头看着手里的包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翌日。因为昨晚睡得晚,阳一娴便起晚了。等出了房间才知道秦稳一大早就回去了,她爹怎么留都没留住。

    阳保山见女儿醒了,叹了口气道:“一娴,你跟哥哥在家呆着,我去村东头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想到那孩子倔犟的神情,他不由摇了摇头。

    阳一娴也想跟去帮忙,可是想到自己才九岁,小胳膊小腿的,便歇了念头。而后想起自己力大无穷的哥哥来,赶紧说道:“爹,你让哥哥跟你一起去呀。”

    阳保山刚想开口说话,便听到门外的敲门声。随即他便迈着步子去开门。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阳大哥,你起得真早啊!”

    原来是王阿翠。

    许是阳保山没好意思拦住她,她很快扭着胖胖的身躯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她八岁的儿子高大宝。高大宝瘦瘦小小的,一双眼睛咕噜咕噜地到处转,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王嫂子,我等会儿要出去干活,你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阳保山黑着脸说道。其实他也看出来了,王阿翠平日里就喜欢带着儿子去蹭吃蹭喝,只是谁家家里都缺粮食,哪有那么好蹭的,也就偶尔能吃上一点。

    王阿翠像是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似的,脸上堆着笑说道:“没事,你去忙吧,我跟一娴说会儿话。”

    可拉倒吧!阳一娴不由撇了撇嘴。回头却发现她哥哥阳一山着急地看着她,她不由疑惑起来。还没等她想明白,阳保山已经急忙拒绝了:“不用了!一娴和一山得跟着我一道出门!”

    王阿翠见状,偷偷掐了掐儿子高大宝的手臂。高大宝立马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嘴里还喊饿。他已经习惯了,串门的时候被他娘掐一下,就说明他有东西吃了。

    毕竟才八岁的孩子,阳保山一时心软,正准备开口让女儿去厨房拿点吃的,便见女儿也跟着嚷嚷起来:“爹,我也饿!”

    反正她现在才九岁,她才不怕丢人呢!

    高大宝还小,以为她要抢自己吃的,立马制住哭声喊道:“才不给你吃呢!你是丫头片子!等以后阳大叔成了我爹,我一口饭都不给你吃!”

    瞧瞧,王阿翠平日里都教了些什么!

    王阿翠想阻止都来不及了,只能讪讪地揪着高大宝的耳朵,生气道:“你这孩子胡说什么!”

    一旁阳保山的脸彻底黑了。他一个箭步冲进屋里,拿起自已打猎的弓箭,对着王阿翠母子说道:“出去!再不走小心我不客气了!”

    他长得高壮,说话嗓门又大,此刻拿着弓箭发怒怪吓人的。王阿翠想说什么又怕他真的动手,赶紧拉着儿子跑了。

    “爹,你别生气了。”阳一娴怕他气坏了身体,赶紧过去劝道。

    阳一山也跟过去劝他,一边说道:“妹妹现在都不想她来咱们家了,太好了。”

    “对,咱们一娴长大了,懂事了!”阳保山欣慰道。

    阳一娴这才隐隐明白过来,原来原著里王阿翠串门就是来找她的呀。看来她以前真的是太好骗了。

    经过王阿翠这事儿,阳保山当真决定带上他们去村东头,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孩子在他眼皮底下他放心。

    他们到村东头时,秦稳已经在屋顶补房子了。见到他们一家三口,微微吃惊,随即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低声说道:“阳叔,回头我把衣服洗了送过去。”他身上的衣服是昨天阳一山给他换上的。

    他该不会是以为他们来要衣服的吧?

    阳一娴觉得不能理解这位未来大权臣的心理了。

    阳保山摆了摆手,说道:“野——”他记得村里人都喊他野猴子,不过这名儿不好,他又改口继续说,“阿稳啊,我是来帮你补房子的!”说着,他嘱咐女儿在一旁玩儿,便捋起袖子爬上了屋顶。

    阿稳——第一次有人这样喊他的名字。秦稳的嘴巴动了动,最终没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阳一山力气大,也跟着他爹上屋顶帮忙去了。只剩下阳一娴一人在下面。

    阳保山怕女儿闷,时不时找她说上两句话。三个人干活快,一上午就将屋顶补得七七八八了。眼见到了中午,阳保山决定回家做饭,让秦稳跟着一起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稳这次拒绝得很干脆,“不用了,我不饿。”

    这借口找的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阳保山想了想,笑道:“那行。”心里却盘算着等会儿让儿子给送些吃的来。越跟这孩子接触,他越喜欢他,又踏实又能吃苦。

    阳保山收拾了一下便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家。吃完饭,他得去山上收一收昨天下的陷井,平日里都是带着儿子一起,因为他力气大能帮上忙。不过想到要他去给秦稳送吃的,他便让他留在家里陪着妹妹。

    “爹,你跟哥哥去吧,我去给他送吃的就行了。”阳一娴主动说道。

    阳保山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等他们走了,她装了一碗米饭往村东头走去。

    此刻秦稳正在吃包子。这包子是昨天阳猎户的女儿给他的,他本来是想还给她的,可是这会儿真的是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