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野猪

    更新时间:2018-06-01 13:42:43本章字数:3276字

    包子放了一天,味道虽然没有刚出炉的鲜美,可是此刻的秦稳却觉得无比的美味。只是,他低头又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再看看手中剩下的半个包子,他又不安起来。自从他懂事开始,他就明白,别人对你的好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就像里正夫妇,他们收养了自己,可是等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就被送到县城的武馆去了。武馆里又苦又累,他那么小,却要跟着做苦力活,平日里得了些零用钱也都被里正夫人张秀荷领走了。

    一年前武馆倒闭了,他也意外病了一场,因为没有钱一直都看不起大夫,就这么搓磨着,这一年也没找到什么活干。张秀荷来了几次,见他确实拿不出钱了,便再也没来过了。

    还有村子里的大爷,每次亲热地喊他,状似关心地说他可怜之类的,回过头就让他帮着干活。

    “阿稳——”

    阳一娴远远地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碗。

    听到她的声音,秦稳回过神来,两口吃掉了手中的包子,站了起来。待她走近了,他才发现她端了一碗白米饭。像珍珠一样的白米,在阳光的折射下,似乎还散发着光芒与香气。饶是刚刚吃了一个包子,他还是觉得饿了。

    “呐,我爹让我给你送的午饭!”阳一娴走近了,递过碗,一边说道。

    秦稳没接,小声说道:“阳叔想让我做什么?”他才十一岁,没什么本事,也没有钱,他觉得阳猎户一家对他这么好,他实在回报不了。

    阳一娴被他的话逗乐了,笑道:“我爹能让你做什么呀!”

    “那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秦稳抬头看着她,认真问道。

    听了他的话,阳一娴怔住了。对面的少年在她眼里还只是个孩子,他瘦弱,头发微微泛黄,脸的神情却很严肃,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她想了想,回道:“因为我爹是很好很好的人啊。”提到阳保山,她脸上不由带了笑意。

    这一次秦稳没再说话,而是接过她手里的碗,好一会儿才道了一声“谢谢”。

    爹和哥哥都去山里了,她一个人也闲着,索性留下来陪他讲话。只是这家伙话也太少了点,根本就没法交流。

    秦稳以为她等着拿碗,所以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眼见没什么话可讲,阳一娴拿着空碗便回家了。傍晚的时候,阳保山和阳一山竟然带回来了一头野猪。

    “妹妹,晚上有肉吃了!”阳一山吃力地拉着野猪,兴奋地说道。

    阳保山也行高兴,幸亏带了儿子,不然这几百斤的家伙他是弄不回来的。听了儿子的话,他也附和道:“对!晚上煮猪肘子吃!”

    打猎这么多年,弄到这么大头的野猪还是第一回,心里难免有些激动。最激动的人要属阳一娴了,她在现代根本就没见过野猪,只在网上见过图片。这会儿看到活生生的黑色大猪,她激动又害怕,半天没敢靠近。

    “妹妹你别怕,它被我们打晕了。等会儿让爹宰了它,炖肉咱们吃。”说到吃的,阳一山觉得自己快饿死了。

    阳保山也知道儿子的特性,力大无穷,不过使完力气就得吃东西。他只好先去将中午剩下来的饭炒了一碗给他垫垫肚子,然后烧了一大锅热水。

    杀猪也是个力气活,他和阳一山两人忙活了大半晚才将整头猪收拾好。因为怕女儿害怕,便早早地让她去睡了。

    阳一娴睡得迷迷糊糊的便被她哥哥喊醒了,还没睁开眼便闻到一阵肉香味,顿时引得肚子咕咕叫。

    “妹妹,肉熟了,给你留了一大碗!”阳一山高兴地说道。他已经好久没这样吃一顿肉了,想到刚刚的肉味,他顿时觉得还能再吃一碗。

    他的话刚说完,他爹便端了一大碗香喷喷的猪肉进来,一边说道:“一娴,快偿偿!”

    面前的大碗里堆了满满肉块,都是大块大块的,虽然她有两天没吃肉了,可这么实在的猪肉,她真是从来没吃过呀!见她爹和哥哥都是一脸开心和宠溺,她突然觉得莫名地感动。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村子里,能吃上一顿肉是很艰难的事情,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食物了。

    她夹了一块给一旁的阳一山:“哥哥,你吃,我吃不了这么多。”

    阳一山听了,特别实诚地张开了嘴。

    大半夜吃了一顿肉,好在没有太撑,很快就入睡了。第二天,阳保山去里正家花了十文钱将牛车租来了,除了留下两只猪腿,他准备都送到县城的酒馆去卖了。

    “哥,中午我做饭吧。”家里只剩他们俩人,阳一娴提议道。她都懒了好几天了,一想到昨晚那油腻腻又没什么味道的猪肉,她就觉得自己该露一手。

    阳一山也不会做饭,听了妹妹的话没反对。

    她将爹留下的猪大肠洗干净,然后切成一小截一小截,只是找了半天才发现家里竟然没有辣椒和大蒜,也是,大米都吃不起了,谁会买这么东西。所以爆炒肥肠做得并不成功,就算是这样,阳一山也吃得不停嘴,直念着好吃。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晚饭她做了一顿红烧五花肉,三层肥两层瘦,鲜嫩无比。阳保山从县城里回来诧异不已,他从没教女儿做饭,怎么突然学会了?

    “爹,我也是之前在县城里看到别人吃的,没想到一试就成功了。”阳一娴笑着说道。

    阳保山当然没多想,反而直夸女儿聪明。他把今天卖野猪肉的钱拿了出来,一共卖了三两银子,他又买了一袋大米和两件成衣,花了快一两银子,成衣是给儿子和女儿穿的。都怪他,别人家都是买布自己做,他一个大男人手笨不会,只能买成衣了。

    眼下是初冬,这件衣服挺厚的,阳一山当场就穿上了,高兴得脸上红通通的,一边还比划着,问阳一娴他穿着好不好看。

    “哥哥最好看了!”阳一娴抱着衣服笑道。

    阳保山看着儿子和女儿,也笑得合不拢嘴。想到手里的银子,他顿时觉得更有劲了。

    阳保山父子猎了一头野猪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在村里传遍了,第二天早上王阿翠就带着儿子高大宝又来了,还有些其他的村民。张口就是像他们家借粮食。

    “保山啊,都是一个村的,你可不能眼睁睁着地看着我们饿死呀!”说话的里正夫人张秀荷。昨天傍晚阳保山还牛车才知道他猎了一头野猪。当家的不让她来,她是背着来的。

    话落,大伙儿都跟着附和。尤其是王阿翠,她扬声说道:“对啊对啊,阳大哥,你就借点粮食给我们娘俩吧!不多,就给只猪腿就行!”

    阳保山的脸色不太好,他就留了两只猪大腿,只够一家人吃的,哪里有多余的。再说,现在这情况摆明将他当冤大头了。眼前这些人都是村子里好吃懒做的家伙,还有张秀荷,里正家可不缺她一口粮食。 

    “粮食吗?我们家可没有!那头野猪被换了银子了!”阳一娴突然插嘴道。

    银子?!

    大伙儿的眼睛更亮了!他们当中可没有几人摸过银子,顶破天也就一大串铜钱。张秀荷笑道:“那正好!借银子更方便!”

    王阿翠却想得更多,一直以为她的目标就是嫁给阳保山做续弦,那阳保山的银子以后也就是她的银子,她是不愿意借给这些人的。

    趁她犹豫的空档,阳一娴接着说道:“张婶儿,那银子啊已经借给你了啊。”

    张秀荷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借过阳家的银子了:“你一小姑娘可别胡说!”而后看向阳保山,问道:“保山,你就说借不借吧?”

    阳保山也很好奇女儿要说什么,顿时等着她解惑。

    “张婶忘记秦稳了?就是野猴子啊!前两天病得厉害,我爹给他请大夫看病,欠了王大夫银子,今天儿正好还了。说起来他可是你们家的养子呢,这银子可不就是借你了?”阳一娴不急不缓地说道。

    张秀荷的脸都绿了,那死小子跟她有什么关系!她顿时开口道:“你可别乱说!那小子可跟我们杨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提到秦稳,她的脸色就不大好了。一想到那孩子看她的眼神,她就心里发怵。

    说完见大家都看向身后,她也扭头看去,没想到那小子正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阳一娴没想到秦稳会过来,看到他手里叠好的衣服才明白是来还衣服的。他站在那里,瘦小的个子看上去更加单薄了。她看向张秀荷说道:“张婶儿可别忘记了刚刚说的话,他跟你们杨家没关系,以后可不要像那些不要脸的人一样上门攀关系要东西。”要是知道秦稳将来会成为一代权臣,张秀荷应该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张秀荷刚想开口,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别说了,还不回家做饭!”

    是里正杨大村。

    他刚刚赶来,看了一眼秦稳,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只是想到自己的儿子,他便又转过了头。他们村子里的人,能养大一个孩子就不容易了。

    张秀荷见当家的来了,虽然不甘心没讨到好处,可是还是不敢再呆下去了。

    杨大树见大家还站着,扬声说道:“都散了吧,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吹来的,猎物就在山里,谁稀罕谁就去!”说完转身就走了。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什么。山里有野兽毒蛇,大家都知道,之前的猎户就是被野兽咬死的,他们哪敢进山。

    眼见人走光了,王阿翠还不肯走,直到阳一山灵机一动,跑进屋帮他爹把弓箭拿出来,顿时让她想起上次的情形,她瞪了他一眼悻悻地走了。

    阳保山这才一脸慈爱地向秦稳招手:“阿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