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纵狗

    更新时间:2018-06-04 09:00:00本章字数:3047字

    后娘?

    这人可真不要脸!

    阳一娴放下手中的竹签,板着脸说道:“你可别瞎说,我爹才不会娶你呢!你再胡说,信不信我爹拿箭射你!”

    果然,听到这话,王阿翠的神色一僵。上回阳保山拿弓箭的模样她还记着呢。

    只是想到能做阳保山的续弦,她跟儿子就有饭吃了,顿时胆子又大了点:“一娴,你之前不是很想我做你娘吗?你看啊,我成了你娘,就多了个人对你好,以后大宝就是你的弟弟了,你那哥哥是个傻的,将来有人欺负你了,还不得靠你大宝弟弟!”

    “我才不傻呢!”一旁的阳一山大声反驳道。他似乎气极了,紧紧地握着拳头。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傻了,他不傻!

    王阿翠撇了撇嘴:“你傻不傻,全村人都知道。”

    “就是傻!”这话是她儿子大宝说的。说完,他突然跑到阳一娴旁,将她刚刚烤的肉一把塞进了嘴里,一边烫得“呜呜”大叫。

    王阿翠赶紧跑过去,一边劝儿子吃慢点,一边帮着儿子抢肉。

    阳一娴简直傻眼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呐。这肉还没烤熟了,他们也不怕吃了肚子疼!

    “都走开——”阳一山却是生气了,走过去一把将他们母子俩推倒在地。他力气大,这么用力一堆,两人疼得嗷嗷乱叫,半天没爬起来。

    “傻子杀人啦——”王阿翠忍着疼痛,索性坐在地上嚎起来。

    “你再说一句试试?!”这时,门口传来阳保山低沉的声音。没想到他才出去半天,王阿翠竟然敢欺负上门。他迈着大步走来,手里还提着弓箭,手上不知道是沾了什么猎物的血,整个人看起来很吓人。

    阳保山走近了,拿箭抵着她问道:“王阿翠,我告诉你,你再敢上我阳家的门,我就——”说着一顿,看向一旁的大宝,“把他扔深山里去!”

    王阿翠彻底吓到了,只是又很不甘心:“阳大哥,你知道我的心意,我要是嫁给你了,大宝就是你儿子了,以后你老了也有个指望——”

    “闭嘴!”阳保山受不了她胡言乱语,沉声打断道。平日里见她是个妇人不跟她计较,没想到竟然让她存了这样的想法,简直是可笑!

    王阿翠哆嗦着往后退,一边拉着儿子爬了起来,一边说道:“你养着这个野小子不就是这个打算吗?你以为别人看不出你的心思?”说着,她努嘴看了看跟进来的秦稳。

    这话倒是被她说中了,阳保山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他索性承认道:“对,我确实有私心!可是我没指望阿稳以后养我,我只是想他们三个像亲兄妹一样,以后有个帮衬。”这话他是看着秦稳说的,省得他日后心里有什么疙瘩。

    “阳叔,你放心,我以后会照顾一娴和一山的。”秦稳并没有生气,反而大声说道。不管阳保山是不是有私心,他对他的关心和照顾是真的,他愿意去回报他。

    见状,王阿翠是彻底没指望了。又怕阳保山发怒做出什么事情来,赶紧拉着儿子大宝跑了。大宝刚刚偿了肉味,还舍不得走,被她边骂边拽了出去。

    王阿翠母子走了,阳保山才叹了口气道:“以后她应该是不敢再来了,如果再来,直接打出去。”

    “嗯嗯!”阳一山点了点头,“爹,妹妹烤了肉,可香了!你看——”

    虽然被王阿翠母子抢了一些,可是还有一些没熟的在烤。阳保山也来了兴致,喊上秦稳一起烤肉,一边说道:“爹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做点别的营生,等过段时间雪化了,咱们进城去,看看能做什么。”

    听了这话,阳一娴高兴极了,她想了好多赚钱的点子呢,去了县城还愁赚不到钱吗!

    晚上高兴,她又叫哥哥去切了一些野猪肉,几人吃了个饱,才准备洗漱睡觉。

    因为吃烤肉又喝了太多水,起夜的时候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她仔细看了看,发现竟然是秦稳。

    “你刚刚出去了?”她诧异地问道。看他的样子,像是刚刚从外面进来一样。

    秦稳没想到她竟然还没睡,低声说道:“吃多了,走了走消化一下。”

    大晚上的还出去走动?胆子可真大的。阳一娴也没多想,见他穿得单薄,说道:“这么冷,进屋睡觉吧。”说着,她环抱着胳膊进了屋。

    翌日,一早就出了太阳,积雪也化了一些,门口湿湿的。阳保山带着儿子和秦稳铲雪,阳一娴则在屋里做早饭。

    她煮了一锅清粥,又烙了几张饼,才出来喊他们吃饭。正好看见花婶子来串门,见到一娴,她笑眯眯地说道:“娴丫头长大啦!听你爹说,你现在都会做饭哩!”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意,村子里九岁的丫头什么都会做了,也就阳家这丫头,被阳保山惯坏的,竟然连饭都不会做。

    阳一娴笑了笑没当回事。

    等花婶子走了,阳保山才放下手中的铲子,突然想到什么,提醒道:“以后别去招惹村里那条野狗,听说昨晚上把王阿翠母子咬了。”还是刚刚花婶子说的,咬得挺严重的。

    被狗咬了?

    阳一娴知道那条野狗,平时在村里放养的,没人管,却也没饿死。她只是觉得奇怪,从来没听说那狗咬人啊。

    不过这事她也没放在心上。吃完早饭,阳保山要把屋顶上的雪清一清,让三个孩子自己玩,不过别冻着了。

    阳一娴想打雪仗,不过怕她爹不肯,便没说话,倒是一旁的阳一山提议道:“妹妹,河里都结冰了,又能捉鱼了!”

    那还是去年冬天,阳保山带着他们兄妹俩去河里破冰抓鱼,没想到阳一山这会儿提起来,顿时她也来了兴趣,毕竟她没体验过啊。

    秦稳没意见,三人便一起去了河边。河水不深,又结一层厚厚的冰,还是阳一山力气大,搬了块大石头砸开的。只是拿网套了好一会儿,才套了一条小鲫鱼,就这也把他们三个乐得不行。

    “妹妹,你看,那不是那条野狗吗?”阳一山突然指着不远处说道。

    秦稳也看了过去,原来那条狗被人打得奄奄一息,丢在了河边。

    见状,秦稳脸色一变,快速地跑了过去,将地上的大黑狗抱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它的伤势。

    阳一娴觉得奇怪,秦稳竟然那么关心这条野狗。

    “阿稳,咱们把它带回家吧。”阳一山突然提议道。他看得出来,阿稳很喜欢这只狗,而且这只狗真的很可怜。

    阳一娴没说话,她觉得好好像猜到了什么。趁着阳一山去拿鱼的空档,她问道:“昨晚上你是不是去了王阿翠家?纵狗咬人的人就是你对吧?”

    秦稳抱着大黑狗的手一顿,也没有反驳。

    阳一娴突然觉得心寒,面前这个少年才十一岁,他竟然大晚上地出去纵狗咬人,听说他们母子被咬得很严重。是,她是不喜欢王阿翠,可是再不喜欢,他们毕竟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怎么能放狗咬人呢?是不是,就像小说里写的,秦稳就是个阴沉,冷血,心狠手辣的人。不管她做了什么,这些都是不会变的呢?会不会有一天,他还是沿着小说里的轨迹,下令活活烧死全桃山村的村民呢?

    她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很可怕。

    秦稳抬头,竟然从她神色里看到了害怕和恐惧。他想站起来解释,他只是想替他们出口气而已。可最终还是抿着嘴没说话。

    三人沉默着回到家。大黑狗的伤势很重,阳保山见他们将它带回来了,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们千万小心别被咬了。将狗的伤口处理好后,阳一山说道:“爹,我们能不能养它?你看他多乖,以后还能给咱们看门呢!”

    阳保山有点犹豫,养一条狗也不难,就是担心这狗会伤人。

    一直到晚上,阳一娴都没再和秦稳说一句话。她只是觉得心里很乱,她一直以为,只要他们真心待他,他就会变成一个阳光正直的人,绝对不会成为小说里那个狠毒的权臣。可是纵狗这件事却警醒了她,或许她错了。

    吃完晚饭,阳保山去厨房洗碗,阳一山喂大黑狗去了。正屋只剩下阳一娴和秦稳。

    他突然低声说道:“你是不是想赶我走?”

    说完抿着嘴看着她,又继续说道:“你想把这件事情告诉阳叔赶我走吗?”

    他猜得没错,阳一娴确实有这个打算。如果他真的是个狠毒冷血的人,那么她爹养着他,无疑是引狼入室。当然,事情或许没有这么严重。可是,她就是担心啊!毕竟她现在是穿越到了《权臣当道》这本小说里,而小说里的秦稳就是这样的人。

    “我明天一早就走。”秦稳站起来说道。他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受伤。

    这一晚,阳一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不明白,老天爷让她穿越到这本小说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改变小说里那个秦稳?

    第二天一早,她还没睡醒就被哥哥阳一山吵醒了:“妹妹,阿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