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开端

    更新时间:2018-06-11 09:00:00本章字数:3041字

    “你刚刚跟张秀荷说什么了?”阳一娴好奇地问道。

    秦稳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告诉他我没钱而已。”似乎不想再说这个话题,他转而说道,“阳叔说过两天我们就去县城,到时候就要着手准备组商队的事情了。那面摊就得招个人做事了。”

    阳一娴一个女孩子肯定不能跟着跑货,到时候就只有她在面摊肯定是不够的,所以,一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桃山村请两个人可靠的人。思来想去,阳保山提议是花婶,毕竟以前打过很多次交道。

    花婶这人除了爱占便宜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反正阳一娴也想不到别人了,就应了。

    阳保山上门跟花婶说这事时,她高兴得不知所措,一个劲地道谢,又是保证自己好好干活什么的。正好这天她的女儿大妞回来了,听说之前在城里一家富户里做活契丫鬟,现在伺候的小姐要出嫁了,便准许她们回家了。

    “大妞,怎么好好的回来了?你不知道你当那丫鬟一个月多少月银吗?”花婶子满脸失落地数道。

    “娘,我早就不叫大妞了,我的名字叫环月。”环月比村子里的姑娘都白,长得也好看。说话的时候对她娘的粗俗露出不悦。其实她也想跟着小姐,可是谁叫她长得好看,小姐不就是担心姑爷会看上自己吗?想到这里,她又觉得哀伤,明明她长得也不比小姐差,可谁叫她天生的丫鬟命呢。

    花婶本来因为可以去阳家的面摊做事而高兴不已,此刻见到家里最会挣钱的女儿回来了,她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女儿十二岁了,嫁人倒还不急,但是总得出去找个活计补贴一下家里吧。突然,她眼睛一亮,抓着女儿的手说道:“大妞啊,正好阳家的面摊缺人,你就跟娘一起去吧!”

    面摊?环月露出不屑的神情,可想到她娘的脾气,她还是没说什么,只是不高兴地收回了手,看了看衣服上被她娘拽上的油迹,更不高兴了。

    花婶可没想那么多,立即拉着她去了阳家。

    阳保山本来是打算招两个人,现在花婶带着女儿找上门,他也没有理由拒绝。环月毕竟是从城里回来的,身上还穿着之前小姐赏赐的衣服,在村子里那也是头一份了,让她看上去更加美艳了几分。

    “你是大妞妹妹吗?”阳一山见到她很高兴,盖因小时候在一起玩过,那时候也就是大妞不嫌弃他傻。

    环月扭头看了看他,一身的粗布麻衣,肤色偏黑,看上去呆呆傻傻的,立即想起来这是阳猎户的傻儿子了。她轻轻一笑,柔声道:“一山哥哥,好久不见了。”

    阳一山只觉得她笑起来真好看,也跟着傻乐了。

    一旁的阳一娴小大人似的蹙了蹙眉,她好像记得小说里哥哥有个青梅竹马叫环月,本来是要跟哥哥成亲的,可是后来被王阿翠从中作梗,硬是将她娘家侄女嫁给了哥哥。不过,现在王 阿翠跟他们家没有关系,她也绝不允许王阿翠的娘家侄女嫁给哥哥,那哥哥跟眼前这位环月是不是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工作的事情说成了,花婶子很高兴,带着女儿回去的时候一直嘀咕:“……娘你跟说,阳保山可是能干人!听说他要去城里做大生意了!要不怎么会招人顾面摊呢?”说到这里,她突然一顿,回头上下打量着女儿,得意道:“我闺女就是俊!对了,刚刚阳家那小子看见你那高兴样!虽说是个傻的,可是满村里条件比他好的也没几个了!”

    “娘,你可别乱想,我怎么会嫁个傻子?”环月轻嗤道。她知道自己有美貌,她也清楚,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能配得上她。笑话,她环月怎么可能会屈居在这个小小的桃山村?

    花婶也就是随口一说,她也觉得阳家那小子配不上女儿,除非他们家变得更有钱了。

    过完年,阳保山带着三个孩子回县城。面摊的生意也彻底交给了花婶母女和阳一娴。他们则开始忙组商队的事情。大家商量了一下,刚开始做,组个小商队,等步入正轨了再慢慢壮大队伍。阳保山父子和秦稳,加上牛大业,还有他们上次在煤矿认的黑子,一共五个人。

    “我看人是够了,大家一人出一份钱,凑着买两辆牛车,先去近一点的村子收货,你们看怎么样?”阳保山毕竟年纪大,他的提议大家都觉得没有问题。

    至于凑钱的事,阳一山和秦稳的当然他一起出了。

    索性这些日子面摊赚了点钱,很快两辆牛车就买了下来。第一次去村子也不远,来回一天就能到,他们除了收蔬菜水果,粮食和一些生活用具都收,运了县城,也很快就卖了出去。第一次这么顺利,让大家都更有信心了。

    而面摊的生意还是一如继往。花婶干活很麻利,环月也还行,就是有时候似乎不太适应这份工作,一会儿衣服弄脏了要去洗,一会儿又嫌油烟味儿重。倒是阳一娴,年纪不小,处事稳重,让花婶刮目相看。

    “妹妹,我们回来了!”正好阳一山他们跑完货回来。他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见到阳一娴还献宝似的送给她一个大西红柿。

    阳一娴在这里还没有见过西红柿,高兴地接了过来:“谢谢哥哥,这是哪里来的呀?”

    “路过一个村子,那里种了许多这种果子,我们就全部收了过来,听说能当水果吃,又能做菜呢。”这话是听那些村民说的,他也不太相信,送给妹妹只是觉得好看。

    “一山哥哥——”环月轻声喊道。她记得上次阳一山见到她很高兴呀,怎么今天跟没看到似的?

    还别说,阳一山刚刚跑过来确实是没看她。他最喜欢自己的妹妹了,刚刚光想着妹妹去了。此时听到环月喊他,他才开心地说道:“大妞妹妹!”

    环月有些不悦,她都申明好多次了,她现在的名字叫做环月,不是大妞。不过碍于他脑袋不太灵光,她也懒得跟他计较了。她也想要阳一娴手里那个红通通的果子,真好看。

    可能是她的目光太过热切,阳一山也看出来了,咧嘴笑道:“有很多的,爹拉回院子去了,因为大家都不敢吃,怕这个有毒,所以没卖出去,不过我试了,可以吃的,没毒!”

    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没卖出去?阳一娴觉得简直是浪费。她的脑袋里一时想了好多种吃法,随即开口道:“哥哥,不如拿一些来下面条?”西红柿鸡蛋面!光是想想她就觉得饿了!真的是太久没吃到了。

    “嗯,好啊!”妹妹说的都是对的,阳一山没什么好反对的。

    阳一娴突然想起秦稳来,问道:“阿稳怎么没跟你一起?”

    原来秦稳他们几个去卖货去了,只有阳一山急忙赶来看妹妹。今天准备的食材都用完了,阳一山帮着她们收摊。

    目前大家都是租宅子住,花婶母女就租了一个小宅子,在阳保山租的房子隔壁,牛大业和黑子则另外租了宅子。经过巷子时又遇到了隔壁的周婶,才多久没见,她看起来就更苍老了一些,脸上的神情也很疲惫。不过还是堆了笑容打招呼。

    她儿子周秀才也在一起,扫一了眼,只是视线落在环月身上时闪过一丝惊艳,随即便移开了目光。

    “一娴,那我跟环月就先进屋了。”进门的时候花婶说道。她的宅子就在前面,而阳一娴他们的宅子正好在周婶和花婶家中间。

    她们租的宅子很小,环境也不怎么好,她爹早就说了,等存够了钱就换一间大的。

    进屋便看到他爹正拿着西红柿琢磨,见女儿回来了,他笑道:“一娴,想爹没?”要不是为这一车红果子发愁,他已经去接女儿收摊了。

    “想啦想啦!”阳一娴高兴地跑过去,看着一大车西红柿笑道,“爹,哥哥说这个是个好东西呀!等会儿我们用它来下面好不好?”

    “行,依你!”阳保山摸了摸她的脑袋应道。

    阳一娴去厨房准备晚饭,她切了三个大西红柿,打了三个鸡蛋,做了手工面条,下了一大锅西红柿鸡蛋面。

    秦稳回来的时候正好面熟了,阳一山早就饿了,等不及了,便舀了一碗吃得一脸满足。

    “阿稳,快来偿偿一娴做的面条,真不错!”阳保山扒了一口面条招呼道。

    秦稳迈着步子走来。他似乎又长个子了,人也更加沉稳了,看向阳一娴时,他脸色柔和了点,问道:“面摊的生意还好吧?”

    阳一娴点头,给他端了碗面。

    这顿西红柿鸡蛋面做得不错,所以,阳保山的担心立马收了起来。他觉得明天可以把这车红果子送到酒楼去卖,再不行,现场演示一遍这红果子的吃法。不仅如此,阳一娴还提议道:“爹,既然这红果子不错,那我们可以收一些种子回来种呀!”

    闻言,阳保山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翌日,天还没亮,隔壁的周婶就来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