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山崩

    更新时间:2018-06-15 09:00:00本章字数:3064字

    王大显的爹是城里的大商户,自从接手了苏大地主家的粮食生意之后,便成了城里数一数二的富户。

    王大显之前放话,谁用苏盛,谁就是跟他王家作对。没想到,一个山村里来的小猎户竟然敢挑衅他。他派人打听过,听说是跟着阳保山跑货去了。于是就带着人去阳家的面摊捣乱。

    他带着几名长随,一会儿嫌面条煮硬了,一会儿嫌煮软了,总之折腾得花婶敢怒不敢言。花婶胆小怕事,说了一堆好话也不见他收手,没办法,想着这毕竟不是自己的生意,便让女儿环月去叫阳一娴。

    阳一娴赶来的的时候,面摊里除了王大显等人,已经没有别的客人了。他翘着二郎腿,指着桌上的一碗面说:“面条都煮糊了,这还能吃吗?”

    花婶着急不已,这都第五碗了,一抬头看见阳一娴来了,立即喊道:“小东家来了!”

    “你就是王大少爷?”阳一娴脆声问道。

    王大显扭头看向她,原来是个小丫头片子。他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这面摊是你们家的?小爷我把话撂这儿了,以后我会天天来,直到——”说完,他顿了顿,站起来扫了众人一眼,才继续说道:“你们把苏盛那小子赶出去。”

    “王大少爷又何必至人于死地?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苏家已经没落了,苏大地主也已经死了,你有再多的怨气也该没了吧。”阳一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

    王大显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觉得她小小年纪倒挺会说话的:“小丫头,想当英雄救人,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说完,一脚将旁边的板凳踢翻,带着长随便走了。

    围观的路人见状,纷纷避开了,哪还有人敢过来吃面条。

    等人都走光了,花婶才小声说道:“一娴啊,要不等你爹回来,将那叫苏盛的小子赶走吧?你看这事整的,都没生意了。”她好不容易才带着女儿进了城,可不想再回桃山村了。

    环月刚刚一直躲在后面,此刻才走出来说道:“我娘说得对,一看那王大少爷就不是好惹的。”

    阳一娴也知道,爹也不在身边,她暂时不能轻举妄动。只是让花婶去打听城里其它商户的情况,顺便说道:“这几天我们就不开业了,等爹回来再说。”

    花婶听了松了口气。反正她和女儿的工钱是按月发的,歇几天对她们也没什么影响。

    而此时的阳保山正在一个小村子里收了一车黑山羊。

    “阿稳,这可是个好家伙,估计能值不少钱!”阳保山常年打猎,自然知道酒楼里哪些肉类比较值钱。

    秦稳却看向不远处的高山,提议道:“阳叔,既然都买好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路过这个小村子是个意外。这个小村子靠了一座大山,一旁就崖壁。之前计划里是没有这里的,不过路上看地图走岔了路。

    阳保山点了点头,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走了一段路,阳保山突然发现自己的玉佩不见了。那块玉佩对他尤为重要,他才从当铺里赎回来的。顿时一急,喊住大家:“你们先赶着牛车走,我回去找找,应该是刚刚不小心挂到树枝上去了。”

    “爹,我跟你一起去找。”阳一山跑过去说道。

    阳保山想了想便同意了。

    阳家父子返回后,秦稳和黑子等人继续赶着牛车前行。苏盛第一次跑货,累得不行,却感觉很充实。想到这些货物拉回城里就能换钱,只觉得走起路来都有劲了。

    “阿稳,你怎么了?”见秦稳频频往回看,他不由问道。以为他是担心阳家父子赶不上来,便劝道:“我们的牛车走得不快,阳叔识路,很快就能赶上来的。”

    而秦稳担心的却是,如果山崩的地点真的是刚刚那座村子,那阳叔和一山岂不是很危险?想到这里,他突然停下了步子,对黑子和牛大业等人说自己要回去寻阳叔父子。然后飞快地跑了回去。

    阳保山果然在旁边的林子里找到了玉佩,他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高兴道:“走,咱们去追他们去!”

    父子俩走了一段路,便见林子里的小动物到处乱窜。阳保山停下步子看了看,又皱了皱眉,只觉得这情形好像在哪里听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爹,阿稳来了!”阳一山见到前面跑来的秦稳,扬声说道。

    秦稳见阳叔父子安然无恙,松了口气,一边大步走过来,一边说道:“阳叔,玉佩找了吗?”

    “找到了,咱们走吧。”阳保山摸了摸怀里的玉佩,笑道。

    三人刚刚走了几步,阳保山突然顿住了,他想起来了!好像以前教他打猎的老师傅说过,兽鸟异常,那是地动的象征!

    “糟了!这里有危险!我得去通知村民搬迁!”他严肃地说完,便立即吩咐儿子和阿稳先离开。

    山崩?

    秦稳没想到一语成谶,真的碰上山崩。可他不放心阳保山一人,提出跟他一起去,却被阳保山拒绝了。

    阳保山立即往村子跑去,而秦稳犹豫了一下,才让阳一山先走,他跟阳叔一起。只是阳一山怎么都不同意。

    时间紧急,容不得耽误了。秦稳便跟阳一山折回了村子。

    阳保山进了村,直奔村长家,将可能会发生的危险讲了。村长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从来没有遇上山崩,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只是,见到满脸焦急的阳保山,他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去集合了村民,将事情讲了。结果还是一样,大家根本就不相信,不过有少数人觉得害怕,立即收拾东西跑到了前方的空地上。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跟着动了心思,很快,陆续的村民都背着行李跑去了空地。

    山崩来得很突然,“轰”地一声,整个大地开始摇晃。村子里的破房子一瞬间夷为平地,而旁边的大山也陡然倾塌下来。伴随着恐惧声和呼救声,刚刚还宁静的村子立即成了一块废墟。

    而阳保山为了帮一个老太太搬东西,也被陷在了一座坍塌的房子里,只是胳膊受了点伤,并没有大碍。

    当秦稳发现阳保山没跑出来时,他立即跑了回去,一边大声地喊着阳叔,直到听到他微弱的应答声。

    等他用血迹斑斑的手将阳保山从废墟里拉出来时,大地开始又一次地颤抖。

    “阿稳,你别管我!快走!”阳保山受了伤,满脸的土屑,大声说道。一边推着秦稳往前走。可是秦稳却不肯。

    等颤抖停下来时,他们已经被埋进了一旁的横梁之下。依稀还能看见外面的光,秦稳想,阳一娴的梦可真准啊。

    “阿稳,你还好吧?”阳保山说着,一边摸了摸他的肩膀。

    秦稳闷哼一声,回答:“没事。”不过被石块砸伤了背,让他感觉个背部火辣辣地疼。

    村子里真的遇上了山崩,这让逃出来的村民对阳保山的提醒充满了感激。只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的恩人没有逃出来。

    “我爹呢?”阳一山力气大,当时背着老太太就跑了,哪里知道他爹和秦稳没出来。

    在大家看来,没跑出来的已经凶多吉少了。可是阳一山不相信,他力气大,也没人拦得住他。只见他一个人跑回了废墟。他大声地喊着爹和阿稳,一次又一次,根本就没有回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稳听到上面传来的呼喊声,立即应道:“一山,我们在这里——”

    声音传出去很微弱,阳一山根本就没听到。而他背上的伤失血过多,他整个人开始头晕起来,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阳保山见状,一边用力敲着土壁,一边竭力地回应儿子。

    秦稳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遇上了山崩,被困在洞里,几天后被救出来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了。那种绝望和疼痛让他一下子又醒了过来。他怔怔地看着面前放大的脸,赫然是阳保山。

    “阿稳,你醒了!”阳保山激动坏了。

    秦稳这才知道自己被阳一山救了出来,不过晕睡了一天。他摸了摸背上的扎带,想起晕睡时做的梦,只觉得疑惑不已。上次在码头那次,他明明避开了危险,可是仍然梦到自己被砸伤了腿,后来瘸了。那种梦境的疼痛感和真实感,真的就像发生过一样。这次也是,地点和情形都不一样,可像是经历过的一样。这让他很困惑。还有,阳一娴为什么会梦到这些?她真的是梦到的吗?

    “阿稳,等会儿让一山背着你走。等赶上了牛车,你就坐牛车。”经历了一次生死大难,阳保山对秦稳不只是感激,还有佩服。才十二岁的孩子,在这样危急的关头,竟然能舍生救他。

    阳一山的力气大,背着秦稳也很快赶上了牛车。听说了他们三人经历的事情,大家都觉得震撼不已。尤其是牛大业,啧啧称奇:“阿稳,我怎么觉得那么玄乎呢?”

    “行了,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苏盛说道。

    不过后福没来,麻烦倒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