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窑村

    更新时间:2018-06-18 09:00:00本章字数:3040字

    阳一娴不知道怎么回答邱林的问题,她暗怪自己太心急大意,总是这样让人猜疑自己。倒是一旁的秦稳说道:“你就别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跟我们去县城总比呆在这个小村子里好。”

    “对啊对啊,村子里的药材有限,还不如县城方便。”阳一娴附和道。

    邱林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手头太拮据,才一直没有离开村子。此时听这两个小孩说起,他蠢蠢欲动的心,再一次心动了。

    阳一娴没想到说动邱林这么容易,跟着秦稳一起回去路上,她的心情一直很好。秦稳几次想问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第二天一早,阳保山等人装完粮食便准备上路。听女儿说要把邱小大夫带去县城,他倒没多说什么,反正多一个人多一张嘴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下一个村子离这里不远,赶过去也就大半天的时间。还是像之前一样,收粮食特别顺利。经过这两个村子,五牛车的粮食已经差不多装满了。准备回程时,走了一条小路,靠近一个贫瘠的窑村。

    大白天的,窑村里安静得不正常。明明偌大的一个村子,竟然没看见什么人出入。阳保山见多识广,也看出不对劲了,瞅了大家一眼,大伙立马会意,打起十二分精神赶着牛车。

    阳一娴坐在牛车上觉得奇怪,小声对走在一旁的秦稳说道:“这个村子里都没有人吗?”看着不像啊,外面不是还有挂的衣服吗?

    秦稳四周扫了一眼,刚刚走近的时候就看到炊烟了,说明有人做饭。还有,这么大一个村子,如果一个人也没有才不正常。当然,现在的情况也不太正常。他示意阳一娴坐好,低声回道:“不管等会儿发生什么,你就跟着你哥哥。”

    在他们这些人里,只有力大无穷又会点拳脚功夫的阳一山能够护她安全。就连他都不行,他的力气不够大,拳脚功夫也不够好。想到这里,他更加坚定了用心习武的决心。

    阳一娴听了他的话有点害怕,她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就连脑袋不太灵光的阳一山也看出不对劲了,他立马走到妹妹旁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牛车还在继续走,几人都四周打量着。果然,下一刻,便见一群人扛着锄头出来了。他们大概有十几个人,当中有粗犷的汉子,也有黝黑的妇女,甚至还有个半大的小姑娘。

    “放下车里的货物,不然,你们都得留下!”为首的汉子粗着声音说道。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锄头。

    原来是打劫的。阳一娴觉得纳闷,怎么连妇女和小孩也跟着打劫了?

    阳保山皱了皱眉,虽然之前没遇到过这种状况,但是,各种危险他都考虑过了,包括目前这情形。他从牛车下面拉出自己的弓箭,随时准备射箭。

    其他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准备攻击。他们当中,只有苏盛和阳一娴没有还手能力,还有邱林,他是个大夫,应该也不会功夫。阳保山暗暗叮嘱儿子保护好女儿。这一刻,他又后悔让女儿跟着来遭罪了。

    阳保山抬起弓箭对准为首的汉子,沉着声音说道:“我们只是路过,无意伤人,够聪明的话,立即带着妇女和小孩子走开。”

    他们当中的妇女和小孩听了这样的话,丝毫不为之所动。原来,这个窑村早些年人口众多,只是后来发生过旱灾,慢慢地便饿死了一些村民。再后来,村子里越来越穷,饿死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这里路过了一对年经的夫妇,有人带头将他们抢了,在反抗过程中打死了那个年轻的丈夫。他们从这对夫妻手里得到了食物和银子,从此,罪恶的大门打开了。所有路过这里的人,无一幸免。时日久了,连小孩子都学会抢劫了。饿的时候,大家都盼着村里能有人路过。

    而这次,还是第一回有这么多人路过。最让他们丧失理智的是,他们居然有五大牛车粮食!

    这些人看向他们的眼睛像是发着光,贪婪的光,那样热切而可怕。阳一娴有些害怕,赶紧拉着秦稳的手臂,小声说道:“这些人看起来怎么这么恐怖啊。”好像要吃掉他们似的。

    秦稳还是第一见她露出害怕的表情,一时温声劝道:“别怕,我跟一山都会保护你的。”

    “对,妹妹别怕!”阳一山抡起牛车下面的菜刀说道。出门的时候每人选了件武器,他选来选去就选了把菜刀,一路上都是用它来切菜的,没想到还有当武器的时候。

    那群村民似乎迫不及待了,急躁地想扑过来。其中一个黝黑的妇女确实这么做了,她抄着家伙向他们跑来,阳保山立即射了一支箭,正中她的脚前方。似乎有点威慑力,让她顿住了。只是,下一刻,她又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而其他的村民见状,也都跟着跑了过来。

    阳保山这才知道,这些人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他咬牙冲为首的汉子射了一箭,正中他大腿,只听一声惨叫,所有村民的步子都停了下来。

    阳保山又上了一支弓,厉声说道:“这一箭会射中你们的心脏!谁再跑过来,谁就得死在这里!”他猎过无数的野兔,但从来没有射过人,此刻他握着弓箭的手隐隐发抖,却又强 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在这里,阿稳还有他的生意伙伴,他不能退缩!

    那汉子捂着自己的伤口,显然生气了。只是,他也担心冲过去会被射死,所以死死地盯着阳保山。

    “后退!”阳保山喝道。他的声音粗犷,大吼一声,一时声音在村子里回荡。

    那群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依言后退了一点。阳保山立即安排大家推着牛车先走,他留下来善后。阳一山担心他爹,也跟着留了下来。

    其他人推着牛车走得很快,阳一娴坐在牛车上看着他爹和哥哥的身影越来越远,心里担心得要死。可是她知道,她留下来只会增加他们的负担。可那群村民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人性,她真的很担心她爹和哥哥。

    “你别怕,阳叔和一山会没事的。”秦稳劝道。

    理智上她应该跟着大家一起走,可感情里,她总害怕爹和哥哥会出事。不行!她不能走!她拉着秦稳的手跳下了牛车,整个人没站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一娴——”赶牛车的苏盛喊道。

    秦稳立即将她扶了起来,不待她开口,便说:“我回去接应阳叔他们,你跟着牛车先走!”说完,便往回跑。

    阳一娴知道自己不应该跟着,可是,她真的害怕他们会出事!就算要死,她们一家人也应该死在一起!

    她拔腿便跑,根本不理会身后苏盛的声音。

    秦稳折回来时,阳保山已经射中了那名汉子。而那群人像是疯了一样袭了过来,大概是因为看到粮食跑了,他们的理智全部都丧失了。好在阳一山的力气大,他从村民手里抢过了锄头,一下一锄头将这些人敲晕在地。跟他爹进山打猎的时候,他都能敲晕野猪,这些人哪里有野猪重?所以很快,一半的人都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见状,大家的目光终于露出了害怕之色,也不敢再急着跑过来了。

    “再不走,就把你们脑袋敲开花!”阳一山生气地喊道。

    阳一娴已经远远地看到他们的身影了,可惜她人小腿短,要不然怎么一会儿就没跟上秦稳呢。

    突然,前面窜出了一个高瘦的汉子,他目光凶狠地看着她,气愤地问道:“粮食在哪里!”他是偷偷跑过来的,是想追粮食的,没想到竟然遇到这个小姑娘。

    阳一娴害怕地后退了几步,大声喊了一句“救命——”便被他冲过来捂住了嘴巴。他的手掌出奇地大力,感觉快把她的牙齿磕掉了,疼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秦稳似乎听到了阳一娴的声音,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人,只是心里不放心。见这边阳叔和一山占了上风,便飞快地往前跑。

    而此时阳一娴被这个高瘦的汉子塞住了嘴巴,拽着两条腿拖着前行。地上不平,她的背部都咯得生疼,整个人也痛得快要窒息了。

    那汉子见拖着她费力,干脆扔到了一边的沟里。秦稳赶过来时,她已经晕了过去。

    “一娴——”他着急地喊着她的名字。

    阳一娴是被痛醒的,见到秦稳,她急忙问道:“我爹和哥哥呢?”

    “他们没事,等会儿就跟上来了。伤你的人呢?”秦稳咬牙问道。

    阳一娴的背上一片血肉模糊,脸色苍白得吓人,脸和嘴巴都肿了。刚刚在沟里看到晕过去的她,他还以为她——她是桃山村第一个对他好的人!他绝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她指了指前面,忍着痛意说道:“糟了,他会不会追上牛车队伍了?”

    秦稳将她扶坐在一边,让她在这里等自己。然后他站了起来,阴沉地盯着前方,握着拳头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