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杀人

    更新时间:2018-06-19 09:00:00本章字数:3028字

    那高瘦的汉子眼见就要追上牛车了,身后突然出现一阵脚步声。他回头看去,竟然是个半大小子。那小子正沉着脸看着自己,一双眼睛幽深不见底,让人心生寒意。

    不过就是个不知所谓的小孩子!他自嘲地笑道。

    秦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刚刚窑村的村民,有着黝黑的皮肤和贪婪的目光。他放慢步子,边走边问:“刚刚的小姑娘是你打伤的?”

    “小子,不要耽误时间,我还要去拿粮食。”汉子不屑地说道。在他眼里,男女老少没有区别,只有食物才能让他发狂。

    秦稳握紧拳头,沉声说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命去拿粮食了。”说完,他猛地袭了过去。

    汉子本来以为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两下。而他自己空有一身力气,根本就不会武。是以,几个回合下来,他也受了伤。他回头看了一眼,牛车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这让他更加发狂。

    秦隐一个跃身,竭尽全力将他踢倒在地,而后翻身站稳。他的腿像是踢到了铁板似的,痛得发麻。可是,他的神情却越发沉稳。

    汉子还来不及站起来,便被一块石头敲中了脑袋,眼冒金花,随即便晕了过去。

    秦稳举着石块看着地上昏迷的人,想起阳一娴身上的伤,他的眼神越来越沉。好一会儿,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他才看向自己小腿处,那里绑着一把匕首。他伸手取了下来,一把扯开刀鞘,突然狠狠地刺进了那汉子的心房。

    随着一声惨叫,那汉子浑身发抖地挣扎起来。

    秦稳紧紧地握着匕首,用力地抽了出来,鲜血喷了一地,也溅到了他的脸上。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又刺了一刀。眼见着汉子抖了抖身体,然后一动不动。

    他撩起汉子的衣服,擦了擦脸上和匕首上的血,然后拖着他丢到了一旁的斜坡边,用力踢了下去。

    而此时阳保山和阳一山已经制服了窑村的人,在路上看到了受伤的阳一娴。

    “一娴,你怎么样了!”

    “妹妹——”

    阳保山眼里尽是疼惜,而阳一山看到她后背的伤,直接红了眼睛。

    阳一娴见到爹和哥哥,虽然他们身上都挂了彩,可是,还好好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她高兴极了,摆摆手说道:“没事,就是被个大个子弄伤的,都是皮外伤。”

    阳保山背起女儿,三人去追牛车。路上遇到折回来的秦稳,阳保山小声问道:“阿稳,追上那人没?”他已经听女儿说了,阿稳去追那个汉子去了。

    秦稳看了看他背上的阳一娴,她已经睡着了,可能身上的伤太痛了,一直蹙着眉头。他轻轻点点头,低声说道:“追上了,我跟他对打的时候,他不小心掉到草坡下面去了。”

    “真是便宜他了!”阳保山咬牙说道。把他女儿伤得这么重,他应该一箭射死他!

    秦稳没说话。

    三人很快就追上牛车了。经过刚刚一事,大伙儿都心有余悸。但是秦稳和牛大业却坚定了习武的决心,就连苏盛也说道:“阳叔,你教我们射箭吧,我也想习武射箭,以后跑货看谁敢来抢!”以前别人都笑话他娘娘腔,这段时间,他晒黑了,又长壮实了,倒一改之前的模样。只是,如果能学点防身的技能,他更是愿意的。

    阳保山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世道艰难,能活下去不容易了。跑货虽然辛苦些,却是能赚钱的。只是,他回头看了看背上的女儿,心里一阵难过,女儿还这么小就跟要跟着他受苦。他实在不是个称职的爹。

    阳一娴是被疼醒的,她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是在郊外,大伙儿都坐下来休息了。

    “一娴,让邱大夫给你看看伤口,你忍着点疼。 ”阳保山温声说道。

    他们一行人里只有一娴一个姑娘家,也没个妇人搭把手。好在女儿还小,阳保山也顾不了许多了,让邱林给她清洗了一下背上的伤口,然后上了药。

    回到县城已经四天后了。因为女儿的伤,阳保山没有去凉洲卖粮食,而是让秦稳和牛大业带队去的。阳一娴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只是偶尔有点痒。她看了看为她忙前忙后的爹,笑道:“爹,我真的全好了!不信你问问邱大夫。”

    “行了,爹知道你想下床,等会儿你哥哥回来了,爹带你们出去走走。”算日子,阿稳和一山也该回来了。

    阳一娴叹了口气,故意说道:“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咱们家倒好,哥哥早就被爹抛到脑后了。”

    阳保山被她逗笑了,随即认真地说道:“你跟哥哥都是爹的心头肉,不过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不能娇气。”

    他猜得没错,中午的时候,秦稳和阳一山就回来了。五大车粮食全卖了,这一趟赚了二十四两银子,大伙分了下来,阳家分了八两。

    秦稳将银子递过来的时候,突然说道:“阳叔,我想去南边运皮毛去凉洲卖。”凉洲比这些小县城繁华多了,物价也高。他在凉洲城里看了一下,城里除了首饰就是皮毛最贵了,可是他听武馆的师傅提过,南边的皮毛根本就不值钱。如果他能从南边运皮毛去凉洲,那中间能赚的利润才多。像这样跑一趟粮食,才分到几两银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在县城里买得起宅子?

    阳保山一怔,南边?那是离这里多远的地方?他一生无大志,只要能养活一对儿女,便无欲无求了。可是,经过窑村一事,他也明白,要给儿子和女儿一个安稳的环境,那他必须挣更多的银子。

    对于秦稳的提议,他并没有立马应下来,而是说道:“这些银子你先拿着,至于你刚刚说的,我再考虑一下。”

    他知道阿稳的脾性,就算他不去,阿稳决定了的事情也不会改的。

    阳一娴觉得秦稳的想法挺好的,只是,他爹会为难,是怕她跟着受苦,不跟着一个人又不放心。她想了想说道:“爹,你就别担心我了,不是还有花婶和环月姐姐吗?而且,我想过了,我想种一些番茄,就是上次那个红果子。”现在是春天,正好可以下种了,上次番茄卖得不错,她想大面积地种植。

    她一个女孩子,又没力气又不会武,跟着他们跑货只会帮倒忙,所以她应该留下来做一些真正能为这个家做的事情。

    阳一娴的话,阳保山没有立即答应。

    说了要带女儿出去走走的,正好一家四口去买些日用品。出门的时候遇到了隔壁的周婶,她比前一段日子更加憔悴了。她刚刚送完浆洗的床单回来,见到他们,笑着打招呼:

    “一娴长高了呀。”

    阳保山笑道:“都十岁了,该长个了。”

    闻言,阳一娴暗暗叹了口气,还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呀。穿越到这本小说里已经大半年了,她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

    阳保山也客气地问了问她儿子周秀才的情况,提到儿子,周婶双眼放光:“快了,估计下个月月初就能回来。”回来呆到入秋的时候再去府城下场考举人。

    与周婶道别后,阳一娴才说道:“爹,你以后不要对我和哥哥这么好。”想了想,才又解释道,“就是不要像周婶对周秀才那么好,太辛苦了,而且啊,我觉得周秀才这样不好。”

    她想表达的意思,阳保山也懂。他笑着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我们一娴真聪明。不过,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爹不对你们好对谁好。但是,爹不会把你们养废了的。”

    养废了——她爹可真是一针见血呐。

    他们去街上买了一些吃食和用的东西,然后去面摊看了看。花婶和环月将面摊经营得很好,完全不需要他操心。

    见到阳保山一家人,花婶子笑道:“阳兄弟,你们可回来啦!听说你们这趟赚了不少银子呀!”说真的,她很羡慕阳保山,以前以为只会打猎,没想到离了桃山村,他照样能混出名堂来。

    阳一山见到花婶身后的环月,高兴地跑了过去,将手中的冰糖葫芦递给她:“环月妹妹,给你的!”

    环月看着他一脸傻笑,柔声说道:“谢谢一山哥哥。”心里却想的是前两天有人上门提亲,竟然将她说给一户屠户。还说什么嫁给他,每天都有肉吃。她看过那屠户了,年纪倒不大,只是长得也忒难看了一点!再看看眼前的阳保山,虽然呆头呆脑的,可是长得好看啊,而且听她娘说,阳家可有本事了,这次又赚了不少银子。她一时心动起来。虽然心里还是想像小姐那样嫁个秀才或者举人,可,谁叫她命苦呢。

    阳一山可不知道她的心思,见她笑起来,自己更高兴了。

    一旁的花婶见状,跟阳保山打趣道:“看看一山,跟咱们环月的感情真好!”

    这话其实不太妥帖,不过阳保山一个糙汉子也没觉得什么,只是跟着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