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药草

    更新时间:2018-06-21 09:00:00本章字数:3070字

    技术?

    她这个心直口快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

    阳一娴仰着小脑袋笑道:“技术就是说你会种药草呀!” 

    “略懂皮毛罢了。”邱林似乎对她提的建议很感兴趣。

    当下,两人便热络地聊了起来。言谈之中,邱林发现眼前这个小姑娘年纪虽然不大,倒是懂得挺多的。他一直很好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在研究治瘟疫的方子,不由脱口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研究治瘟疫的方子?”

    说完,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

    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阳一娴抚额。她想了想,脆声道:“这个嘛,天机不能泄露。反正,我就是无意中知道的。”

    见她不肯说,邱林也没再强人所难。本来当她是小孩子,跟她聊了这么半天,他已经把她当成与他相当的成年人了。

    邱林是个说做就做的性子,过了几天便决定好了种什么药草:天麻和田七。这两种药草用途广泛,他都接触过,种植起来并不是很难。

    因为种药草,阳一娴越发地忙碌起来。她请花婶帮她回桃山村买了五亩地,专门用来种天麻和田七,然后让帮忙看西红柿的小拐长驻在田地里。种药草那天,她租了牛车拉着药亩回桃山村,又在村里请了十来个村民帮忙下地。

    这事儿在村里轰动一时,大伙儿之前都听说阳保山在城里混得不错,开始跑货赚大钱了,连马车都买了。却没想到,阳家这么小的丫头回来买地种药草了。一时村里热闹极了。

    王阿翠听到这些议论的时候,那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她跟的这个赖二,人如其名,好吃懒做又赖皮,现在天天窝她家里,也不出去做活,就指望着跟她和儿子大宝抢吃的。她赶了几次都没赶走,也是没办法了。

    “你就别发呆了,我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见她发愣,赖二得意地笑道。

    王阿翠可不相信他的鬼话,他要是能赚钱,那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还是个光棍。不过,赖二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他低声将自己的主意说了,吓了她一跳:“你不怕被人抓到?”

    “嘁,一个没长大的丫头片子又什么好怕的!”赖二白了她一眼说道。

    家里早就没粮食了,这些日子,他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此时听到一个赚钱的办法,说不心动是假的。

    于是很快,她就下定了决心。

    当天晚上,赖二带着王阿翠偷偷摸摸去了阳一娴的田地里,两人声东击西,一人将小拐引开了,另一人偷走了半亩药亩。

    等阳一娴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她最近一直和邱林住在阳家的老房子里。两人赶到地里一看,心中便有了数。

    “小东家,对不起,是我没看住。”小拐一脸担忧失措。他昨晚听到动静跑了出去,寻了一路也没见到人,等再赶回来时,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哪知道大早起来一看,有半亩药苗都被偷没了。

    阳一娴却是觉得生气。大家都是凭双手过生活,竟然有人不劳而获来偷她的药亩?她盯着地里看了看,随即心里有了主意。

    她和邱林在村子里打听了一下,听说一大早,赖二就带着王阿翠母子进了城。还挑了两箩筐东西,神神秘秘盖了起来。

    不用想,她的药亩肯定是被赖二偷走的。

    她偷偷跟邱林商量了一下,然后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也没在村子里声张,只是暗地里跟里正杨大树说了一声。

    可能是偿到了甜头,当天晚上,赖二带着王阿翠又来了。这次依然是上次那个法子,由王阿翠引开小拐,赖二背着麻袋去偷。

    哪知道,刚刚走近地里,脚上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嚎叫起来。

    村子里有离得近的已经听到了动静,大家都缺粮食,听到异样的动静,就忍不住担忧起来。于是,不少人陆陆续续举着火把看了过来。就连里正杨大树也赶了过来。

    赖二这才发现他脚上的是老鼠夹子,本来想忍着疼痛先跑路的,却不想高估了自己。这样的剧痛之下,他一步都没法走。

    小拐很快折了回来,牵着一条黑狗就跑了过来,那是之前秦稳救的小黑。小黑狗狂吠了几声,便突然向赖二冲了过去,一口咬住了他的大腿,顿时,赖二的惨叫声就没停过!

    村民举着火把赶过来时,赖二已经痛得快晕过去了。他气急败坏地指着小拐大骂,却见阳一娴和邱林走了出来。

    “原来是你偷了我家的药亩。”阳一娴分明的声音在夜里响起。

    大伙儿早在看到这一幕时就明白了原委,此刻听她说起,都对着赖二指点起来。盖因这人在村里净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简直是人憎狗厌。

    赖二可不会承认,龇牙咧嘴地嚎道:“你个死丫头可别冤枉我!我就出来转转,就被你们家的狗咬了!我不管,今儿这医药费不赔,我就跟你没完!”当他赖二是好欺负的吗?一个小丫头片子他还不放在眼里!

    阳一娴早就知道他无耻,此时也没有生气,继续说道:“里正叔也知道,昨天我们家的药亩被偷了半亩,听说赖二早上进了躺县城,回来竟然买了白米,我倒想问问,你什么活都没干,哪里来的钱?再说了,大晚上的出来转转,好巧不巧转到我家的地里来了,谁信啊?”

    “就是就是。”

    “忒不地道了。”

    “……”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地说了起来。赖二还想抵赖,没想到王阿翠竟然跑了过来,尖声指着他骂道:“呸!就是他!他偷了药亩!里正大人,你可得为我作主啊!我真是命苦,眼瞎才找了这么个人!”

    “王阿翠你这个贱 人!”赖二没想到王阿翠会临阵反水,跟着指责他,一时气得跳脚,却忘记了脚上的老鼠夹还没取下来,顿时痛得满头大汗。

    女人狠起来那可不能小觑,比如此时的王阿翠,她边哭边向里正诉苦:“里正大人,你可得为全桃山村的村民作主!赖二这人,他在村子里做了多少坏事,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他又来偷阳家的粮食,谁知道他明天会不会偷到你家去了?”

    闻言,大家都担忧起来,家家户户都攒了点粮食,可那是一年里的生计,平时都是忍饥挨饿地过活,要真是被人偷走了,那一家人只得喝西北风了。顿时,大家都附和王阿翠的话。

    王阿翠只是受够了赖二这个人,她跟着他就没吃过几顿饱饭。一想到能借此机会甩掉他,她当然要不遗余力地争取了。

    杨大树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做了决定:“好,既然大家都是这么个意见,那我就代表全村的村民宣布:将赖二赶出桃山村,不允许再踏进村子一步,否则,大家都可以抄家伙将他赶出去。”

    赖二在村子里没什么亲戚,因此这话一说,竟没有一人帮他说话。

    可怜的赖二,脚伤了,腿被狗咬了,还被村民连夜赶出了桃山村。

    对阳一娴来说,事情解决得太顺利了,她本来以为还要多费些功夫防贼,哪里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将麻烦解决掉了。

    日子过得很快,地里结了成片红彤彤的西红柿时,已经是夏天了。而阳保山和秦稳等人竟然一去就是三个月。这段时间里,阳一娴是越来越担忧。只要一想到上次在窑村的经历,她就担心他们遇上了更加危险的境况。

    “娴丫头,是不是又想你爹了?”一旁的花婶问道。

    她现在跟女儿环月两个人守着面摊,有时候也回桃山村帮帮忙。最近西红柿成熟了一大批,她正好带着环月回来帮忙。

    阳一娴笑了笑,回道:“是啊,没想到爹他们去了这么久。”

    别说她担心,就是花婶也担心,她的女儿跟阳一山定了亲,要是他们父子有个好歹,那她们损失可大了。环月跟阳一山还没成亲,阳家这些产业也轮不到女儿。所以,她能不担心吗?

    这几个月里,她能感觉到大家对她和环月的热情,尤其是阳一娴,平时也不过问面摊的生意,什么采买之类的也全权交给她处理,完全是她自己当家作主的架势。就连这会儿也是,此时在地里请来采摘的人,哪个对她们母女不是恭恭敬敬的?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阳一娴也算了解她们了。只是,哥哥喜欢环月,就算花婶母女有什么小心思,她也并不想计较。

    而此时正在回程途中的阳保山等人,却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是附近的山民想抢他们马车里的货物,几番打斗之下,还是被阳保山等人抵御了。

    这段时间里,大家的武功都进步神速,尤其是秦稳,他连阳保山的箭术都学了七八分。这让阳保山感慨了几次,夸他是天生的武才。

    秦稳似乎又窜了个子,十二岁的少年,已经到阳保山的肩膀了,他深邃的眼神扫了一眼四周,丝毫没在意肩膀上新添的伤口,低声说道:“阳叔,我想换一条路走,直接去凉洲,把货物卖了再回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