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决定

    更新时间:2018-06-25 09:00:00本章字数:3084字

    “我是阳一山。”阳一山扬声回道。他的笑容干净,就是看起来有点傻呼呼的。

    环月暗自瞪了他一眼,才说道:“真是巧啊,你也是来买首饰的吗?”说着,扬了扬手里的首饰盒。

    梁欣嫁人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可自从进了夫家,不想日子天差地别。她的夫君是个秀才,屡次未中举,最近脾气暴躁,更是扬言要休了她。说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其实不过就是看她娘家生意失败寻的借口。

    她暗自摸了摸手腕,那里之前一直带着一个玉镯子,刚刚被她当掉了。娘家生意支撑不下去了,欠了些债,她娘来求她帮忙,她没办法,只有当掉首饰。她压下心中的郁闷之气,笑道:“对啊,不过没有什么看中的。对了,你成亲了没呀?”

    环月刚想说话,便听阳一山咧嘴笑道:“我跟环月妹妹马上就要成亲了!”说完看向环月,却见她脸色不佳,似乎生气了,他不解地敛起了笑容。

    梁欣刚刚就看出不对劲了,此刻也算明白了,看来环月不太中意面前这个男子。不过,他看起来长得不错,看穿着也不算穷,对环月很好,只是有些不太机灵。

    环月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恼过阳一山,他分明就是让她在小姐面前丢面子!临别前,梁欣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问她:“你的未婚夫婿是不是这里有点问题?”说着指了指脑袋。

    环月想辩解,却听她继续说道:“环月啊,你跟了我那么久,我是最看好你的,本来以为你不当丫鬟了能享福呢!哪知道你这么傻,好好地干嘛嫁一个傻子?你听我说,你长得这么漂亮,不愁嫁不好!这样,我相公认识一个秀才,长得不错,是个富家子弟,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帮忙介绍介绍?”

    她也没指望环月立即应她,只说三天后在前面的小茶馆再约。

    不用三天,环月现在就想答应她,只是想到她娘,她便忍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阳一山几次开口找她说话,她都没理。可怜阳一山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惹她生气了,一路上垂着脑袋没再说话,心里却想着等会儿去找小七问问,看她知不知道。

    环月到家便跟她娘摊牌了,说她不想嫁给阳一山。花婶接过她手里的首饰和衣服,脸上的笑容刚堆出来就听到这个消息,一时气愤地点了点她的额头:“大妞啊,你是不是傻了?你看,这些是什么?首饰、衣服!咱们买得起吗?买不起!可是现在轻轻松松就能有,是为什么?那还不是因为人家阳家有钱!你就听娘一回,那阳一山虽然不太机灵,可也不是太傻,怎么就不能嫁了?”

    上回听女儿说,还当她一时想不开。没想到,她还真是想不开,搁阳家那个金窟窿不去,还想去哪儿刨土吗?

    “娘,你为什么非得让我嫁给一个傻子!我不管,我不嫁!”环月这回是铁了心了,她觉得梁欣说得有道理,她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就非得嫁一个傻子了?至于梁欣提的秀才,她觉得可以考虑一下,如果真像她说得那样,富家子弟,又是个秀才,她当然愿意!

    花婶也急了,女儿要是不嫁的话,那她的面馆,她的银子,她的首饰衣服就都没有了!

    环月了解她娘,她继续说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就算不嫁给阳一山,我也能嫁个富家子弟。”

    花婶见她说得信誓旦旦,忙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情况。环月没办法,只好把梁欣说的话给她讲了。

    花婶从来没有见过梁欣,只知道是个富家小姐,听女儿一说,便信以为真。顿时也犹豫起来,她看中阳一山,不过是因为他爹阳保山能干会赚钱,可若是女儿真能嫁个富家子弟,那干嘛嫁给一个傻子?

    花婶母女的心思阳家还不知道。此刻阳一山正在找小七,找了半天没看见,便去问妹妹阳一娴。阳一娴正在跟邱林大夫商量药草的事情,见哥哥一脸焦急,她赶紧说道:“早上苏盛他们说凉洲有一趟货要送,小七就跟去了。”

    听完,阳一山顿时一脸失落。

    “哥哥,你是不是和小七吵架了呀?”她怎么觉得两人怪怪的。

    阳一山满脸不解:“没呀,我们俩好着呢!”

    因为阳一山和环月的婚事定在了月底,阳保山想先将准备好的嫁妆先送过去。于是便找花婶商量。花婶这两天心神不宁的,一会儿觉得女儿想法是对的,一会儿又觉得阳家挺好的。此刻听到嫁妆一事,立即就动摇了,阳家挺好的啊,这不女儿的嫁妆都不用她操心。

    “那行,先把嫁妆送过来。”花婶喜滋滋地说道。

    事情定了下来,阳保山便着手准备。

    等环月知道的时候,嫁妆已经送到家里来了。她娘正拿着一块银锭子咬了一口,一脸喜意地让她过去看看。

    她刚刚如约去见了梁欣,已经完全被她说动了。她提的那个秀才,画像她也看了,长得也不比阳一山差,只想立马回家将婚事退了,哪知道嫁妆已经进了屋。

    “娘,我到底还是不是你的女儿了!”她觉得愤怒。哪有母亲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的?

    花婶动了动咬银锭子咬疼的牙齿,才放下银锭子说道:“你不是我亲闺女,我能这么为你着想?你来看看,这可是实打实的银子!环月啊,娘觉得你之前那个小姐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还是阳家可靠。”

    环月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银子,喊道:“我不管,你明天就把这些退了!”

    她现在满心里都是秀才娘子,才不想嫁给一个傻子。梁欣说得对,要是她真嫁给了阳一山,出门都会被人笑话的。

    花婶见女儿这么激动,一时也为难了。可要她将这些嫁妆退回去,她是不愿意的。如果女儿真能嫁一个富家子弟,那这些嫁妆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没影儿的东西,哪有放在面前的东西吸引人?

    环月知道她娘的心思,软了声音说道:“娘,嫁妆我们先不退,等我和那位公子搭上话,再退,你看行不行?”

    花婶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反正事情没成的话,女儿还是要嫁去阳家的,对她来说,这个没区别,她便应了。

    这天,阳一娴正在院子里帮邱林晒药草,秦稳突然寻了过来,说是找她有事。

    “什么事情呀?”他性子沉,神色不显,阳一娴根本就猜不出是什么事情。

    秦稳没回答,反而说道:“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而此时县城最好的酒楼醉风楼里,环月羞怯地看了看对面的男子。他的身量没有阳一山高,不过人长得不比阳一山差,最重要的是一身书卷气,手边还放着一本她不认识的书。

    “环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李公子。”一旁的梁欣笑着说道。随即扭头看向那位公子,见他一脸满意地盯着环月,她不由攥了攥手里的帕子。

    环月低下头,柔声说道:“李公子好。”

    那位李公子见状,更加满意了。他最是中意柔弱的女子。不由看向一旁的梁欣点了点头。

    三人相聊甚欢,而隔壁的阳一娴却是气死了。她低声问旁边的秦稳:“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把我哥哥当什么了?”这都还没成亲就这样?成了亲是不是敢红杏出墙了!

    “嘘,你先别激动。”秦稳低声劝道。

    随后将她拉出了房间。这间酒楼是他们的固定合作伙伴,酒楼里的伙计认识他。之前他有托他留意一下,没想到竟然能遇到这样的场景。

    阳一娴生气极了,她刚刚就想冲进去问问环月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被秦稳拉住了。她生了会儿气,见秦稳没事儿人一样,不由说道:“你都不关心我哥哥吗?”

    “不关心我会带你来看?”秦稳反问。

    “那你刚刚为什么阻止我呀?我们不是应该抓个正着,看她怎么解释?”想到刚刚的场景她就生气。

    秦稳却沉声说道:“你之前一直没有出声反对这门婚事,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哥哥呀!阳一娴还没说话,便听他继续说道:“我们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不重要,得让一山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说一山傻,可你心里真觉得他不傻吗?一娴,其实一山就是反应迟钝了一点,他心里什么都明白的。”

    秦稳的话让阳一娴沉默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看着一脸开心帮她夹菜的哥哥,她强忍着泪意,笑着说道:“谢谢哥哥。”是啊,阿稳说得对,她哥哥不傻,她得把她当成一个正常人相待,而不是将他当成一个傻子一样,什么都替他决定。

    “哥哥,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饭后,阳一娴拉着阳一山说道。

    阳一山这两天没看见小七,心里各种不是滋味,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嗯,妹妹说吧。”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今天的所见所闻说了。完了,好一会儿没见哥哥说话,一抬头,发现他一脸失落,小声嘀咕:“环月妹妹是不想跟我成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