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退婚

    更新时间:2018-06-26 09:00:00本章字数:3073字

    果然,环月和花婶第二天便上门来退亲了。

    环月自打见了李秀才便彻底动了心思,而说动她娘是因为李秀才临别时送了她一颗南海黑珍珠。

    那种昂贵的黑珍珠她在梁欣娘家当丫鬟时见过,知道极其珍贵。所以当她将黑珍珠交给她娘时,她娘才勉强应了。

    阳保山听明来意,很是生气。可嫁娶一事,总归讲究你情我愿,勉强不得,他只好叹了口气同意了,回头见儿子低着头没说话,觉得心疼,可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

    花婶想了想,开口道:“这嫁妆——唉,你看我,还以为环月定是要嫁到你们阳家来的,所以,银子我就花了。”她一边说一边打量阳保山的脸色,见他没神色未变,又继续说道,“还有面馆的事,当初说了是给我的,我很感激,已经完全把它当成了我后半生的着落。咱们总归是邻居一场,买卖不成仁义在,你看这——”

    “那可不行!”阳一娴赶过来说道。她本来跟邱林大夫在后院晒药草,听说花婶母女来了,就赶紧跑来了。没想到一来就听到花婶的盘算,她可真是敢想啊!不想把女儿嫁到他们家来,还想着要她家的面馆和嫁妆!

    阳一山见到她,特别委屈地喊了一声“妹妹”。

    阳一娴走过去拍拍他的手,才看向花婶说道:“花婶,你们都上门来退亲了,去哪打听都知道,哪有只退亲不退嫁妆的?还有面馆,那可是我们家的产业,当初因为你是准亲家,我爹才让你经营的,现在亲家做不成了,我们家的产业当然要还回来了。”

    花婶早就知道阳家这个丫头厉害,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这么不饶人。她料想阳保山一个粗汉子应该不会计较这些,却独独忽略了阳一娴。她不满地说道:“娴丫头,你好歹也叫一声我婶婶,可不兴这样没大没小的,你也十二岁了,也快到找婆家的年纪了——”

    “行了,一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至于怎么管教一娴,那是我的事情。”阳保山沉着声音打断道。真当他是个傻的,看不起他儿子,又来埋汰他女儿,也不看看他阳保山是不是这么好欺负。

    花婶尴尬地笑了笑,还想继续说,却见环月拉了拉她,小声劝道:“娘,算了,反正以后这些东西都会有的。”她也舍不得那些嫁妆和面馆,可是想到李秀才的家境,便忍住了。

    花婶可忍不了,别的不说,面馆让她交出来,她是怎么都不愿意的。她甩开女儿的手,继续说道:“大家好聚好散不成么?这十里八乡的,可不是人人都知道一山是个傻的,咱们偷偷地把亲退了也没人知道,真要是弄得人尽皆知了,难堪的可不是我们家环月呐。”

    哟,这是连威胁都用上了!还要不要点脸了!阳一娴简直无语了。

    “够了!”阳保山可真是生气了!他现在觉得,这门亲事退了也好,省得以后儿子更难堪。他沉着脸扫了一眼花婶和环月,扬声说道:“退亲就退亲,就是人尽皆知又怎么样?我儿子行得正坐得直,不怕人议论。总归是认识这么多年,嫁妆就当是我送给环月以后的添妆,至于面馆,那是必须还回来的。至于旁的,什么都不用再说了,以后咱们两家就不来往了。”

    没想到他竟然松口将嫁妆送给环月!花婶心里一乐,只是想到经营了这么久的面馆要还给阳家,她心里就一千个不愿意。想到既然嫁妆都能松口,那面馆怎么就不能了?

    “面馆都是我和环月在经营,那都是我们俩的心血啊!反正你们阳家有钱,你又何必跟我们母女俩计较呢!”花婶不死心地说道。

    一旁的阳一娴可是彻底忍不了了,本来想着嫁妆给了就算了,哪知道她们这么贪心!她走上前两步,说道:“花婶,你们为什么来退亲,心里应该很清楚吧?不就是因为环月找了个更有钱的公子,便嫌弃起我哥哥来了!就这样,你们还敢要我阳家的嫁妆?你们怎么好意思开口?”

    “娴丫头,你胡说什么呢?”花婶心虚,扬声反驳道。她也觉得这事做得不地道,这不是看阳保山平日里出手大方嘛。

    “一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阳保山皱着眉头问道。还以为只是嫌弃一山脑袋不灵光,没想到竟然是骑驴找马,如此羞辱他的儿子。

    阳一娴便将醉风楼一事说了。

    话落,花婶暗怪女儿大意,竟然让人抓个正着。而环月却是生气了,没想到阳一娴还跟踪她。她指着阳一山说道:“是,我是嫌弃他!我环月是哪里不好了,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傻子?阳叔,你也别怪我,换了谁都一样的。”她觉得她一点错都没有,当初之所以答应,不过就是受了阳家的利诱而已。

    阳保山摆了摆手,看了不说话的儿子一眼,才沉声说道:“既然如此,什么都别说了,这亲事就退了,面馆明天我让阿稳带人去接手。”

    “那怎么——”花婶刚想开口,便被环月拉住了。跟阳家的婚事退了,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想马上去找梁欣。

    而此时的梁欣正在发脾气:“那颗南海黑珍珠是我爹送给我的生辰礼,你竟然就这样送给那个贱婢了?”

    坐在她对面的正是李秀才,他不以为意,想起那日见到的环月,他轻笑一声:“怎么?舍不得了?这主意不是你出的吗?等我纳了她,她还是你的奴才,黑珍珠还是你的。”

    梁欣紧紧地攥着手帕,只觉得心口都气疼了。他说得没错,这些都是她的计谋。什么李秀才,不过是她的相公李显。之前她娘家生意没落了,他借着她没生个一儿半女的借口想休她,还是她提出让他纳妾,休妻的事情才搁了下来。如果不是上次在街上看到环月,她根本就想不到她身上去。谁叫她那日的笑容那么刺眼呢!想想当初,她只不过是她房里一个可以随意打骂的丫鬟罢了。

    想到这里,她才想赶紧把环月弄进门。正好,派人去打听环月情况的人回来了,听说她已经去阳家退了亲,不由嗤笑了一声。也别怪她骗她,还不是因为她自己太贪心了。

    阳家。

    花婶母女走后,阳保山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几次欲言又止。他一个粗汉子,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还是阳一娴拉着他去后院帮忙晒药草。

    阳一山力大无穷,干起活来一个顶几个。结果就是,阳一娴和邱林大夫站在一旁看着他干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邱林大夫这两年一直住在阳家,除了种药草便是配药,也研制出了几种治病救人的药方。可他最想研制出的瘟疫的药,却迟迟没有成功。阳一娴也不急,她记得小说里瘟疫大肆蔓延起来还得好几年呢。

    “阳一山,我回来啦!”

    门口突然传来小七的声音。

    阳一山怔住,立即放下手中的药草跑了过去。把一旁的阳一娴看得目瞪口呆。他哥哥跟小七的关系真好啊。

    小七也是刚刚听说他退婚了,见他一脸高兴地跑过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见院子里还有别人,他打了个招呼便将阳一山拉到一边去了。

    “听说你退婚了?”小七搅了搅手指说道。

    提到这个,阳一山想起环月嫌弃他傻的事,一时难过起来:“嗯,环月妹妹说我傻——”

    “你个笨蛋,怎么还叫她环月妹妹!”小七听到这个称呼就不爽。

    阳一山疑惑:“那叫什么?”

    小七认真地想了一下,最后扒了扒短发,说:“就叫那个女人,以后你跟我提起她就说那个女人!”说完,他咧嘴一笑,觉得自己真是聪明。

    阳一山为难起来,不过为了不让小七生气,他没说话。

    小七抬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阳一山,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扬声说道:“算了,别难过了,那个女人不要你,我要你啊!以后,就咱俩过了!”这话他可是认真地考虑了好几天的!

    阳一山觉得小七的话怪怪的,不过还是高兴地点了点头。

    阳一娴半天没见她哥哥回来,好一会儿回来还一脸笑意,顿时觉得这个小七当真不错,竟然能把哥哥劝好。

    秦稳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等他回来已经是傍晚了,大家正准备吃晚饭。阳一山退亲的事情他似乎知道,不过并没有多问。饭后,倒是阳一娴跟他唠叨起县城里的媒婆时,他挑了挑眉:“找媒婆做什么?”

    “给哥哥说媒呀!”家里就她一个姑娘家,她爹一个汉子,也不好自己去找媒婆,只有她出马了。

    秦稳脸上难得有了笑意,温声说道:“一娴,难道你还没发现一山已经有对象了吗?”

    对象?谁!阳一娴不解地看着他。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秦稳继续说道。

    阳一娴只觉得脑袋里好像突然炸开了,她指着屋外,震惊地说道:“不会是小七吧?”

    天,她的确是穿越过来的现代人,可是,她还是接受不了他哥是个同 性恋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