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小七

    更新时间:2018-06-27 09:00:00本章字数:3040字

    对于她的猜测,秦稳不置可否。阳一娴却是惊呆了,她缓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爹肯定不会同意的。”虽然她也很不想同意,可如果哥哥开心的话,她……还是勉强同意吧。

    秦稳见她神色莫名,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右手,握拳抵着下巴轻轻咳了一声,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就没发现小七有什么不同吗?”

    阳一娴疑惑地看着他。

    “你啊,算了。”他凑近,轻声低语了几句。

    阳一娴听完,瞪大眼睛看向他,不可置信道:“你说的是真的?!”

    天啊,阿稳刚刚竟然跟他说小七是个姑娘家!她怎么没有发现!阳一娴觉得自己太蠢了,她一直觉得古装剧里的女扮男装弱爆了,那些人都跟睁眼瞎似的指鹿为马。可是没想到,小七扮了两年的男装,她竟然完全没看出来!

    她个子小小的,跟时下束发的男子不一样,独独留了一头短发,平日里话也不多,印象之中就是个文弱的小少年。

    是夜。

    阳一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拼命地回想着《权臣当道》里有没有小七这号人物,似乎真的没有啊。也对,小说里,阳一山是跟王阿翠的娘家侄女成了亲,哪还有小七什么事情。不过后来桃山村发生瘟疫时,倒是有人托人给阳一山带了食物,说是曾经受过他恩惠。可是她一时想不起来那人是谁了,因为那晚看小说时,她一目十行,小配角的故事她看得并不仔细。

    好吧,要是知道会穿越到这本小说里,她一定会记下每个小配角的剧情。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呀。

    日子就这么过着,阳一娴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小七,越看越觉得像个姑娘家。这日,她索性找了个机会,想单独跟她说说话。

    小七说话声音小小的,见阳一娴寻她,不解地问道:“小东家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他一般叫她小东家,只有在阳一山面前,才直呼其名。

    阳一娴觉得为难,她总不能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姑娘?这样肯定不行,万一她和秦稳都猜错了怎么办?

    “小东家?”小七小声地喊道。

    阳一娴尴尬地摆了摆手,“你叫我一娴就行了。对了,小七,我最近听到一个笑话,特别好话,有人居然说你是个姑娘家,你说好不好笑?”她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小七,见她果然神色一变,随即遮遮掩掩地拉了拉衣服,小声回道:“呵,是挺好笑的。”

    阳一娴四周打量了一下,见目下无人,继续说道:“可前些日子你生病时,邱大夫给你把脉说你的脉相是个姑娘家呀。”当然,这话是秦稳告诉她的,邱大夫当时真的说过,不过不是用的肯定句。他的原话是“奇怪,这小子的脉相怎么跟个姑娘似的。”

    小七已经彻底慌了,她四周看了一眼,才小声说道:“小东家,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呀!”没错,她的确是个女孩子,这些年,她东躲西藏就是怕被人发现。

    阳一娴看她如此慌张,赶紧表态:“你别担心,暂时没人知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啊?”

    “你也知道,两年前,我还是个小叫花子,要是个姑娘家更会被人欺负的。所以我一直都把自己当成男孩子。再后来,被一山救了后,我担心别人嫌弃我是个姑娘家不会干活,便一直装成男孩子,慢慢就习惯了。”小七想了想,慢慢说道,见阳一娴似乎相信了,便垂下了眼。

    阳一娴觉得心口的大石终于落下了。还好还好,她总算不用担心她哥哥是个同 性恋了。

    “小东家,你能不能先不要告诉别人,你也知道,这两年我一直跟一山住一个房间,我——”小七说着,脸一下子就红了。

    阳一娴明白,人言可畏,赶紧点点头。

    等阳一娴走后,她才平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若有所思地掏出了脖子上的玉坠,赫然刻着一个“魏”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闭了闭眼,强压下眼中的泪意,又藏好玉坠。

    没几日,花婶母女竟然又找上了门。这次花婶是一脸笑意,见到阳保山,他立即亲热地说道:“亲家,大喜啊!我们家环月说她还是想嫁给一山,她呀,现在心里念的就是一山了!”

    这话别说阳保山不信,屋子没一个人信的。当日,环月一脸地嫌弃,一口一个傻子,可不像是会念着阳一山的样子。

    没想到,环月竟然也附和花婶的话:“阳叔,真的,我真的愿意嫁给一山,我一定会跟他好好过日子的!”她紧紧地攥着衣袖说道。没人知道这两日她经历了什么。那个该死的梁欣竟然敢骗她,说什么富家子弟李秀才,原来是她的夫婿李显。她也根本不是想给她介绍好人家,而是想让她去给李显做妾。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况且那李显家境贫寒,她要真进了李家,那不是成天做丫鬟的命吗?

    “不用了,我不想成亲了。”这回开口的是阳一山。他说这话是看向阳保山说的。

    阳保山也心疼儿子,仍然记得当日花婶母女说过的话,便温声说道:“此事就作罢了,我也当你们今日没来过。退亲当日便说过,咱们两家从此不再来往。以后,你们也别上门了。”

    一听这话,花婶急了:“亲家,别呀!你也知道姑娘家害羞的,上回是我家环月闹着玩的,再说她也知道错了。你放心,这回我不要嫁妆了,只要他们小俩口能好好过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这番做法更是让阳保山纳闷,不由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婶哪里敢说,只说女儿这几天突然想通了,不吃不喝地想嫁给阳一山,她这也是没办法了。一句话说得环月也跟着低声哭泣,仿佛真的是舍不得阳一山似的。

    一旁的小七见状,生怕阳保山会答应。赶紧去面馆里找秦稳和阳一娴。因为面馆被收了回来,暂时是阳一娴在打理,秦稳得空了也会去帮忙。

    所以,听说花婶母女又上门了,他们二话没说就赶了回来。

    花婶见到阳一娴,哭得越发大声了:“娴丫头,之前是婶子不对,不该说你,是婶子错了。可是咱们家环月是多好的姑娘啊,她要是做了你的嫂子,那以后也会待你好的——”

    “花婶,我以为你们至少要点脸面的。”阳一娴声音严肃。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她们以为哥哥是什么,是她们想丢就丢想要就要的吗?

    她敢肯定,定是那个李秀才不愿意娶环月了,她才转而回来找她哥哥的。

    花婶被她一噎,哭声一顿。正好阳保山开口道:“我们阳家的意思很清楚了,环月和一山的婚事也已经取消了,以后也不会再提。”说完,他看了儿子一眼,见他没反对,也暗暗松了口气。

    阳一山见环月哭得梨花带雨,想劝劝她,可又怕小七生气,便偷偷地瞧了小七一眼,见小七瞪了他一眼,他赶紧低下头不说话了。

    花婶还想开口,便听秦稳扬声说道:“花婶,我们刚刚来的路上听说环月要给李秀才作妾,对了,李秀才的夫人正是环月之前的小姐梁欣——”

    “是哪个混蛋胡说八道!”花婶啐了一口说道。她的语气慌乱又生气,看了一眼阳保山,见他脸色不好,赶紧解释道,“是那个李秀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家环月可没想去做妾!”穷得连个丫鬟都没有,还想纳她女儿为妾,简直是做梦!

    “行了!你们母女的事情跟我阳家无关!”阳保山只恨自己眼瞎,当初作主定下这门亲事,差点害了儿子一生!

    他生气的时候脸色吓人,让花婶半天没敢说话。

    阳一娴见状,故意说道:“爹,要不要我去把你的弓箭拿过来?”

    “拿、拿弓箭干嘛?”花婶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阳一娴扬了扬小脸,脆声道:“当然是赶你们走啦!再多说一句,让我爹拿箭射你们!到时候报官就说家里进了贼。”

    “你你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恶毒!花婶真怕阳保山做得出来,她赶紧拉着女儿跑了。

    阳保山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佯装生气道:“以后不能如此调皮了。”省得传出去对一娴的名声不好。

    阳一娴笑嘻嘻地点点头。只是想起一事,才扭头问秦稳:“阿稳,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那环月定是被梁欣夫妇给骗了。”

    “听醉风楼的伙计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秦稳温声回道。事实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他都很清楚,甚至,李显拿出那颗黑珍珠送给环月也是他暗中推波助澜的结果。不过,这些事情他不想让大家知道。

    阳一山的婚事告一段落,日子也渐渐步上了正轨。听说环月最终还是进了李家的门,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花婶再也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只是这天早上,阳一山惊慌失措地大喊,说小七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