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夜袭

    更新时间:2018-06-29 09:00:00本章字数:3057字

    一位老爷爷推着一辆货车,上面满满地装了一车蔬菜。他颇为吃力,车子推得也不稳,上坡的时候怎么都推不上去。幸好来了一个小年轻,二话不说就帮忙推车,还愿意帮他推进军营里去。

    “小子,不错不错,有两把力气。”老爷爷边推车边夸奖道。

    秦稳没说话,他打听过了,每日往营里送菜的有好几波,只有这位老大爷是他们现在住的这个村子里的。

    进营的时候搜身检查了一番,几名守门的士兵还多看了秦稳一眼。老大爷怕引起误会,赶紧低头哈腰地解释道:“这是我们村子里的小子,我老了不中用了,所以请他帮忙推车的。”

    听完他的话,守门的士兵这才放行。

    老大爷见秦稳没说话,劝道:“小子,这在外面呀,该低头时就得低头。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呢。别看这些守门的士兵,他们要是想把你怎么样,那别提多简单了!你这性子太沉闷了,所以容易吃亏。”老人家话多,平日里也没什么人讲话,此刻唠唠叨叨地说起来。

    秦稳倒没嫌弃,只是他还有要事在身,等进了军营,他便四处搜寻阳保山的下落。巧合的是,阳保山受伤后一直被丢在柴房,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他。

    阳保山箭术不错,只是武艺不精,一进营里便有人挑战他,说想会会传言里的打虎英雄。本来他是不愿意跟这些人计较的,只是有时候的事情,并不是由自己的意愿来的。所以,没比几场便受了伤。

    “阿稳,你怎么来了?”阳保山正坐在柴房里,见到推门而入的秦稳,吃惊地问道。随即他站起来四周地看了看,赶紧将门关上了。这期间,他肩膀的伤口被扯开了,有鲜血渗透了衣服。

    秦稳赶紧扶着他坐下,一边看了看他的伤口,问道:“阳叔,你还好吧?”

    阳保山笑着点点头:“我没事,只是皮外伤,对了,一娴和一山怎么样了?”

    “他们没事,就是担心你。”秦稳沉声说道。随即抬头,认真地看向他,“阳叔,我明天就来把你换出去!”

    阳保山听了他的话,立即沉下了脸:“说什么傻话!在我心里,你和一娴一山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这种时候,该是一个作父亲的保护你们的时候。你放心,我没事,这伤啊,过不了两天就好了。只是你得帮我看着一娴和一山,你要是真想帮阳叔,你就答应我。”说着,他紧紧地握住秦稳的手。

    犹记得当初他瘦弱的模样,那时候他的手也很瘦,可是此时此刻却让他感觉到力量。

    秦稳犹豫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

    军营里不安全,他也不便多留。很快便随着老爷爷的推车出去了。

    回到村子里,见他回来了,阳一娴和阳一山赶紧围了上来,着急地问阳保山的情况。

    “你们放心,暂时没有危险,阳叔只是受了皮外伤。”不想让他们俩担心,他并没有说得很严重。

    阳一娴听了总算松了口气,而后忧心道:“爹在军营里我总是不放心。咱们能不能想什么办法把他救出来?”这次这个将军太不靠谱了,她总觉得她爹在营里不安全。

    秦稳倒是有个办法,不过刚刚已经被阳叔拒绝了。回来的路上他想过了,得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人弄出来,反正天大地大,总有他们一家四口去的地方。

    “我们先不要冲动,等我找机会去把阳叔弄出来。”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阳一娴急归急,却也知道轻重,便点了点头。

    村子里靠近军营,每次战争最容易波及到的地方。故而整个村子就没有几户人,大家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剩下几户老弱病残。今日送菜的那位老爷爷,姓赵,便是独身一人,他的儿子儿媳前几年被大赢的人杀了,大伙儿都劝他搬走,可是他不肯。根在这里,况且儿子一家就死在这里,他这辈子是怎么都不会离开这里的。他要亲眼看着那些大赢人的下场。

    秦稳暗中计划了两天,准备趁着运菜的空档将阳叔藏在推车下面,然后想办法弄出来。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他准备实施的头天晚上,村子里突然亮起了火把。

    他凑近窗户旁瞧了瞧,看装扮很像是大赢人。他暗道糟糕,赶紧将阳一山叫醒了,然后去另一个房间喊阳一娴。

    阳一娴听到外面的动静,突然想起今日的老爷爷,开口道:“哥哥,阿稳,赵大爷还在隔壁!”秦稳让阳一山看着阳一娴,他去救赵大爷。

    “让我去吧,我力气大,能背着他跑!”阳一山赶紧说道。

    他说的是实话,他的力气惊人,背着一个老爷爷完全不是问题。所以阳一娴和秦稳俱是点点头,叮嘱他一定要小心。

    “我们去前面那个林子里集合。”秦稳低声说道。那林子树木茂盛,特别好藏人。

    阳一山点点头便去了。

    阳一娴紧张地拉着秦稳的衣袖,小声问道:“大赢人这么嚣张,天启的将士怎么没发现呀?”这个村子离军营那么近,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

    秦稳没说话。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知道现在军营里的主帅姓骆,听说是个勋贵子弟,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还有那个吴胜将军,也是一丘之貉。就这样的将领,指望他们保卫天启的百姓,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如果大赢真的倾巢而出,怕是他二人要弃城逃跑了。

    秦稳拉着阳一娴往外面走去,夜里很静,阳一娴紧张得手心都是汗。下一刻,传隐隐传来惨叫声,惊得她差点没站稳,心跳也快了起来。

    “别怕。”秦稳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带着她慢慢往树林里去。

    只是跑了没几步,便听到有人喊道:“这边有人——”

    似乎指的是他们。秦稳跑得很快,他紧紧地拉着阳一娴的手,阳一娴也拼命地往前跑。只是刚刚跑进林子便被两个人追上了。

    秦稳停下步子,将阳一娴拉到身后,神情冷冽盯着他们,而后抬起拳头就袭了过去。

    这两年,他的武功进步神速,已经鲜少遇到对手了。所以面前这两个人很快就被打晕了。怕引来更多的人,秦稳不敢恋战,又拉着阳一娴跑到林子里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又传来打斗声。阳一娴似乎听到了她哥哥的声音,她立即站了起来。

    “一娴,你在这里,我过去看看。”秦稳拉住她说道。

    说完,他便窜了出去。打斗声越来越激烈,慢慢地就安静了下来。就在阳一娴心急火撩时,阳一山背着赵大爷过来了,后面跟着四处警惕的秦稳。

    “哥哥,你没事吧?”阳一娴赶紧走了过去,透过月光看清他身上的血迹,一双手哆嗦起来。

    阳一山还没发现妹妹吓坏了,是秦稳赶紧扶着她,解释道:“一山没事,那不是他的血。”

    阳一娴这才松了口气。

    赵大爷只是受了点累,身体不好,喘着气。好一会儿气顺了,才狠狠地捶着自己的腿,悲怆道:“这些人还敢来,我老头子要跟他们拼命去!”他的儿子儿媳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被杀的。那些大赢人根本就没有良心,就为了抢他们一点点食物,还把人赶尽杀绝。

    “大爷,你别激动。”阳一娴低声劝道。

    也不知道村子里还有多少大赢人,他们只能躲在林子里等天亮。已是初秋了,夜里骤然冷了起来。阳一娴跑得急,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袍子。为了方便,她又是一身男装。

    好像越来越冷了,她坐在草地上忍不住抱了抱自己的胳膊。

    阳一山也没穿外衣,见妹妹冷,便在附近找了些干草铺起来。

    “还冷吗?”秦稳凑近她,低声问道。他们常年练功,于他而言,这种温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可他却发现一娴的手臂冰凉一片。他想也不想,便将人揽进自己怀里。

    温热的胸膛突然凑了过来,让阳一娴一怔。虽然是晚上,她还是有点尴尬,伸手轻轻推了推他,小声说道:“我没事——”

    “别动,等会儿冻病了更麻烦。”秦稳低声说道。

    阳一娴只听到了“麻烦”一词,觉得他说得在理,她不会武功又没力气,现在就是个麻烦。许是真的太困了,又或者是秦稳的怀抱太温暖,她竟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秦稳低头看向她,发现她睡着了,神色也柔和了下来。

    这一晚,阳一娴睡得不安稳,她竟然做梦梦见了小说里的场景。似乎是秦稳冷漠地坐在高大的马匹上,沉声下令:“都烧了。”

    毫无温度的三个字,便决定了整个桃山村村民的性命。阳一娴拼命地想阻止他,只是她发现她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不要!阿稳,不要烧死他们!

    “阿稳,不要烧——”阳一娴突然挣扎着醒了过来。一眼睁见天已经亮了,而哥哥和阿稳正担忧地看着她。

    “妹妹,你刚刚做梦喊阿稳了,还叫他不要烧什么。”阳一山一脸疑惑。

    秦隐也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