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秘密

    更新时间:2018-07-01 09:53:07本章字数:3098字

    窗外寂静。

    阳一娴醉得小脸红红的,她的眼睛半眯着,一脸傻笑地抬手:“嘘,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秦稳凑近了些,便听她小声嘟囔道:“其实——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我知道!说出来都没人相信。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我就是看了一篇小说,结果一觉醒来,我就穿越到小说里来了。哈哈哈,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说到这里,她打了一个酒嗝。

    秦稳的神色一变,凭直觉,他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虽然听起来这么不可思议。难怪,她每一次都能提前知道他即将要发生的危险。

    “不过,在这里我也很开心,爹和哥哥对我很好很好……”她似乎困了,说着便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秦稳说不清此刻的感受。他觉得震惊,又很生气。让他生气的是,她从一开始接近他,就是因为知道他日后会是什么所谓的大将军吗?

    他紧紧地攥着拳头,沉声问道:“阳一娴,你心目中的秦稳,到底是哪一个秦稳?”是跟你生活了这么多年的阿稳,还是你看的画本子里的大将军?

    听到秦稳的名字,阳一娴动了动嘴唇,呓语道:“阿修,秦稳这个人设不好,太狠毒了。”阿修是《权臣当道》的作者。

    狠毒?秦稳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吞了一口冰渣子,咽下去难受,可又吐不出来。他一直觉得,她是桃山村第一个对他好的人,可是此刻才明白,她不过是因为预知未来才对他施以援手。可笑的是,当初他竟然幻想她是特意来帮助他的小仙女。

    阳一娴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除了头疼之外,她对昨晚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连怎么睡到床上的她也不清楚。只依稀记得昨晚和阿稳喝酒,然后——她喝醉了?不会吧!

    她叹气地捶了捶脑袋。屋外已经响起了她爹的喊声,让她起床的。

    她赶紧下床收拾了一下自己,现在还是处于逃命的阶段,她当然不能拖后腿了。等洗漱完,她爹和哥哥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

    “爹,阿稳呢?”她不解地问道。

    阳保山背起包袱,一边回道:“阿稳去赶马车去了。走,咱们得抓紧时间。”他昨晚睡得不安慰,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等出了客栈,秦稳已经牵着马车侯在那里了。见到阳一娴,他看了一眼,便别过了脸。

    阳一娴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秦稳素来话少。准备就绪,大家开始继续赶路。他们的目标是沧洲,这样赶路,大概得半个月。

    出了小镇子,阳一娴终于发现秦稳不对劲了,因为他今天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讲过。她拿着水壶递过去,一边问道:“阿稳,你是不是不舒服呀?”

    秦稳看着她面带关心,跟昨晚喝醉酒的阳一娴大相庭径,不由沉声说道:“你昨晚喝多了,说了什么还记得吗?”

    果然,她昨晚真的是喝多了!阳一娴觉得脸上一热,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赶紧摆摆手道:“哈,你别当真。我这个人喝多了就爱胡言乱语。”她明明记得以前喝醉酒只爱唱歌的啊!

    见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秦稳索性没再说话。

    所以,阳一娴一直沉浸在自己喝多了做了蠢事的懊恼里,完全不知道秦稳已经获悉了她的秘密。

    出了镇子,阳保山拿着地图研究起来。他得想想,他们是走水路还是陆路,各有各的好处。刚想跟三个孩子商量一下,便听到马蹄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

    他和阿稳无视了一眼。两人都警惕地摸向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防身武器上。

    马车飞奔,可身后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近。

    阳一娴知道情况不妙,掀开车帘一看,竟然真的是军营里的人!难道他们是来抓她爹回去的吗?

    “停下,我数三二一,再不停下就放箭了!”为首一名百户高呼道。他们本来想着一个打猎的,跑了就跑了。可是哪知道骆将军指名要见他,听说他养了一头花斑虎,他想看看,到底是人厉害还是他的老虎厉害。

    长箭应声而出,立即射中了他们的马车。阳一娴紧紧地抱着他爹的胳膊,低声说道:“爹,等会儿到前面茂盛的林子里,我们就跳下马车,咱们分三个方向跑。如果顺利的话,就在下一个镇子的入口汇合。”

    阳保山想了想便点了点头,说道:“行,等会儿你跟着我,一山和阿稳往另一边跑。”

    阳一山点了点头。赶马车的秦稳也应了一声。

    马车跑得飞快,很快就驶进了林子里,阳保山寻准时机,揽着女儿便跳下了马车,一个翻滚滚进了林子里。阳一山和秦稳也是如此。

    只是为首的百户眼力惊人,一眼就看见了阳保山。他立马带着大部队向阳保山的方向追去。秦稳见状,也随了过去。

    阳一娴刚刚跳马车的时候扭到了脚,所以全程由她爹背着。此刻听到身后的动静,阳保山一脸沉重地将女儿藏到了旁边的茂密的草丛里,叮嘱了女儿几句,便窜出去吸引敌人的视线。

    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外面的动静。阳一娴为她爹担忧,又暗怪自己不争气,总是给他们增加负担。好一会儿,终于听到外面有动静。她脸上一喜,以为是她爹折回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到了一个陌生的士兵。

    他是刚刚受伤掉队了,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这样也能让他碰到猎户的女儿。

    “站住,别过来!”阳一娴呵斥道,一边撑着手臂站了起来。过程中不小心扯到了扭伤的脚,痛得她暗暗蹙了蹙眉。

    那士兵见状,笑了起来,他只是伤了手,可他人高马大,力气也大,对付一个小姑娘不在话下。因而他不屑地说道:“老老实实地跟小爷我回军营,我让你少吃点苦头。”

    说着,一边往她跟前走去。

    阳一娴紧紧地盯着他,一边往后退,只是被地上的石块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摔到在地。一抬头便见他已经走到跟前了。

    阳一娴随手抓了块石头便扔了过去,却被他避开了。只他听怒道:“别不识好歹!骆将军指名要阳保山去打虎,要是打赢了让骆将军高兴了,说不定有赏呢!”

    大赢人在边疆虎视眈眈,多少百姓受难,而身后主帅,竟然还有心情斗虎?如此草菅人命,简直是不知所谓!

    阳一娴刚想站起来,便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他的力气极大,勒得她生疼。可那士兵像是着急带她去邀功似的,完全不管不顾地拉着她就走。

    路上遇到另外两个士兵,见状,骂骂咧咧道:“还没抓到那个猎户吗?”

    他们这一路追过来也不容易,若不是骆将军的指示,他们哪里愿意跑这一趟。

    拉着阳一娴的士兵笑道:“抓了这个,不怕他们不来。”说着,用下巴指了指阳一娴。

    因为他的手臂受了伤,他想处理一下伤口,便将阳一娴绑在树干旁,三人坐在一旁歇息。

    阳一娴挣扎了几下,发现他绑得太紧了,根本就挣脱不开,一时泄了气。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她扭头看去,竟然是戴了顶树叶帽子的秦稳。他冲她作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暗暗帮她解开了绳子。

    阳一娴得了自由,轻轻甩了甩发疼的手。便偷偷跟着秦稳往一旁跑去。跑了几步,确定没人追上来,她才问道:“阿稳,我爹不知道怎么样了?”

    “阳叔从小在山里跟猎物打交道,没有人能躲得过他的。”秦稳很是肯定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阳一娴才点了点头。

    两人没走多远,秦稳见她脚疼,便让她坐着休息一会儿,自己去前面打探一下情况。

    “行,你去吧。”她坐着,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脚。

    秦稳走了一段距离,便听到刚刚那三个士兵气急败坏的声音,他立即闪到一旁的大树后。

    “竟然这么让她跑了!”抓阳一娴的士兵声音愤怒极了。

    另一个士兵也跟着惋惜道:“是挺可惜的,你们没发现那小姑娘挺嫩的吗?可惜啊——”说到这里,一脸的猥琐。

    余下两人会意,都笑了起来。

    躲在一旁的秦稳神情冷冽,眼神深邃得吓人。他竟然慢慢地走了出来,一抬小腿,便拿出了自己的匕首。

    见到突然出现的秦稳,三人俱是一愣,随即一人说道:“小子,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说完便举着拳头袭了过来。

    秦稳三下两下将他踢倒在地,不解气地又踹了两脚,便彻底晕了过去。

    剩下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向他冲了过去。秦稳一个翻身,避开两人的攻击,而后以惊人的速度袭了过来,一脚将两人踢倒在地。

    他拿着匕首走向刚刚轻薄阳一娴的士兵前,沉着脸看着他。

    那士兵被他吓得往后挪了几步,却被他一脚踩住了,听他冷声说道:“一刀还是两刀?”

    “英雄饶命!饶命!”那人吓得哆嗦起来,他似乎能感觉到匕首上的杀意。

    秦稳脚踩着他的胸口,一边弯腰,一边说道:“既然你不选,那我就帮你做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