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隐情

    更新时间:2018-07-03 09:00:00本章字数:3024字

    四年了,阳一山一直没有忘记过小七。可自当年不告而别后,小七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杳无音信。

    所以,当她还是一身男装地出现在阳一娴面前时,她除了惊喜,说不出别的话来。

    小七挽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一脸焦急地喊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娘!”一抬头看见阳一娴,瞪时愣住了。虽然阳一娴也是一身男装,虽然四年未见,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阳一娴缓过神,赶紧上前去搀扶妇人。将人扶到一边坐下,给她把了把脉,倒没什么大碍,只是上了年纪奔波而导致的。

    阳一娴收回手,说道:“你娘没事,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那妇人已经清醒了过来,听到阳一娴的话,她动了动嘴唇,最终没说话。而后回头看向小七,笑道:“我就说没事的,小——你别担心。”

    “嗯,我先扶您回去休息。”说着,小七去准备扶她起身。

    阳一娴赶紧问道:“小七,你现在住在哪里?”问完见她没说话,想来还是想躲着他们,阳一娴又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哥哥一直在找你。你就不想见见他吗?”

    提到阳一山,小七的动作一滞。

    那妇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小七,又看向阳一娴。以她的阅历,她已经发现了面前这位年轻的大夫同小七一样,女扮男装。让她好奇的是她口中的“哥哥”是何人。

    “我、我就不见了,你看我娘也病了,我还得回家呢。”说着,搀扶着妇人就往外走。

    阳一娴着急了,正想追过去,便见她们顿在了原地。

    “妹妹,我来给你送饭啦!”阳一山的声音传来,随即便听他惊喜道,“小七,真的是你吗小七!”

    小七抬头看着他。

    阳一山身量很高,皮肤偏黑,剑眉星目,英俊的脸上浮现着欣喜和稚气。四年了,他似乎还是没有变。

    阳一娴看了眼小七,说道:“小七,要不我们先扶你娘去后院休息一下?”

    听到她身边的妇人是小七的娘,阳一山高兴地喊道:“婶婶,你好,我是阳一山,是小七最好的朋友!”

    可怜他至今还不知道小七是个姑娘家。当年阳一娴本来是想告诉她哥哥的,只是后来小七不告而别,她便瞒了下来。

    那妇人见小七一脸心思,便作主点了点头:“行,那麻烦了。”

    阳一娴将小七的娘搀扶到后院的房间里,留下她哥哥和小七两人单独说话。

    “你就是一娴啊?”小七娘温声问道。她说话的时候脸上有很多皱纹,握着阳一娴的手上也满是茧子,想来这些年过得应该不容易。

    阳一娴点了点头:“小七跟你提过我们吗?”

    “对,她说你们一家人是她遇到过的最好的人。”小七娘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止了话题。

    而院子里,阳一山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呀?为什么不能跟我们一起回家?”他想邀请小七和她娘一起回阳家住,可是被小七拒绝了。

    小七抬头,认真地看着他:“我们只是好朋友,现在我找到娘了,当然不能老住在你们家了。况且,我——”她想说自己马上会离开沧洲,可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阳一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你住在哪里?我去找你啊!”

    “不用了。”她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阳一山却不肯:“要的要的!你不想住在我家,我可以天天去你家找你啊——”

    “我都说了不用了!”她突然扬高了声音说道。

    阳一山的眼睛红了,他明白小七的意思,是不想跟他见面了。他低声说道:“小七,这四年我一直在找你,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

    小七听了,别开了脑袋。

    屋子里,阳一娴见小七娘说到小七的时候不禁抹起了眼泪,问道:“婶婶,小七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其实我哥哥真的很喜欢她的,想必你也看得出来,她对我哥哥也是有情意的。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还要不告而别?”

    “这个——”小七娘看着窗外的小七,又低头抹了抹泪。

    阳一娴越发觉得可疑,她赶紧问道:“婶婶,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帮上忙呢。”

    “这个你们帮不了的。”她摇头说道。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上忙?你们是不是打算离开沧洲呀?”阳一娴继续问道。

    这时,小七走了进来,直接说道:“对,我们准备离开这里。”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

    身后的阳一山一脸难过,脱口而出:“那我跟你们一起走吧。”他力气大,还能保护小七母女。

    话落,屋子里的人都怔住了。阳一娴当然舍不得哥哥,尤其是眼下根本就不清楚小七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

    倒是小七娘开口道:“其实,我不是小七的娘,我只是她的奶娘,姓杨。我们家小姐是京——”

    “奶娘,你别说了!”小七立即打断她的话。

    可奶娘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继续说道:“我们小姐是京城魏侍郎家的庶女,大门户里的龌龊,你们不懂。小姐九岁就自己跑了出来,一个人讨饭为生。可就是这样,有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说着看向阳一娴,问道,“你们只是平常百姓人家,如何与她们为敌。你们根本就帮不了小姐的——”说完,她又低头抹起泪来。

    小七也红了眼睛:“奶娘说得没错,我的嫡母和嫡姐素来不喜欢我,若是让她们找到我,或许还会连累你们。”四年前,她无意中遇到魏府的粗使婆子,对方好像认出了她,竟然一路跟踪她。所以,她才会下定决心不告而别。

    阳一娴不太懂这些官职的大小,不过想来应该也不是个小官。如果事情是这样就有点麻烦,因为小七奶娘说得对,她们只是寻常百姓,根本不能与之抗衡。可是就算这样,沧洲离京城这么远,对方未必能找到她。

    “我不怕的,我力气大,可以保护你!”阳一山认真说道。

    阳一娴也接着说道:“对啊,小七,就算她们再势大,总不能不讲王法吧?再说了,离得这么远,不一定会找来的。”

    小七奶娘也劝道:“小姐,要不我们先在沧洲安顿下来?”她也看得出来,小姐是真的舍不得阳一山。

    小七想到奶娘的身体,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阳一山后知后觉地看了看她,不解地说道:“怎么叫小七小姐?”

    闻言,阳一娴笑了起来,说道:“哥哥,因为小七是个姑娘家呀。”

    “姑、姑娘——”阳一山瞪大了眼睛,结巴地问道。随即,眼里闪过一丝欣喜。然后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扬声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成亲了!”

    小七脸一红,佯装生气道:“你胡说什么?”

    阳一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晚上回了阳家,阳保山知道小七是姑娘家的事情也很是震惊,不过见儿子一直高兴得合不拢嘴,也觉得是桩好事。等她从女儿口中知道了小七的身份后,他不由蹙眉道:“只怕日后会有麻烦找上门。”

    “爹——”阳一娴喊道。

    阳保山笑了:“好了,爹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就是担心你和你哥哥,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办法的。”

    阳一娴点了点头。

    小七和奶娘在阳家住了下来,奶娘的身体也慢慢地好了起来。阳保山觉得儿子一山今年二十岁了,想把他的终身大事定下来。想到奶娘杨氏是小七唯一亲近的人,便正式向杨氏提亲。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杨氏是很满意阳家人的。刚开始知道阳一山脑袋有些问题,她还替小姐委屈,觉得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小姐。可是小姐却跟她说:“我不觉得一山傻啊,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我也相信他以后会对我好,只对我一个人好。”不会像她爹一样,一堆妻妾,儿女的生死都顾不上。

    杨氏也没含糊,应了下来。

    既然决定要在一起了,小七和阳一山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婚事定在月底。杨氏听说后,不由气急,唉声叹气道:“哪有姑娘家自己主动提婚期的?你这是——唉!”她毕竟是从大门户里出来的,小姐的作法让她不赞同,可想到多年来她一个人颠簸,也没个妇人在身边教她,便觉得心疼。

    小七倒没觉得什么,这些年躲来躲去实在是累了,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她一刻都不想多等了。

    阳家要办喜事,邻里都来帮忙,日子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这日,街上敲锣打鼓的响了起来。阳一娴好奇地问了问,才知道是新来的知府上任了。她倒没在意,只是下午的时候,便见衙役往家里送了份礼,说是知府周大人的母亲送的。

    原来是昔日的邻居周婶。而新上任的知府竟然是周文。

    阳一娴诧异,她一直都看不上那个傲慢无礼又迂腐的周文,四年前才中了举,没想到今日便成了一洲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