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麻烦

    更新时间:2018-07-04 09:00:00本章字数:3032字

    昔日,周文还是落魄的穷书生,靠着母亲每日浆洗衣物维持生计。不曾想,四年之后,他竟平步青云成了沧洲知府,一路敲锣打鼓地住进了知府府邸。

    听管家说母亲派人往阳家送了礼,他顿时不满起来:“娘,如今我今非昔比了,你做什么还去给阳家送礼?不过是个猎户人家罢了,没得辱没了自己的身份。”提到阳家,他首先想起的是那年不肯借盘缠给自己的阳猎户,还有阳家丫头,总是一副瞧不起他的模样。

    周婶真的老了很多,她的脸上遍布皱纹,可见这些年为儿子操碎了心。她解释道:“文儿,娘知道你还在怪阳猎户当年不肯借你银子,可是之前赶考的银子就是他借的呀。那时候日子艰难,他也要养儿女的。再说后来几年多亏了他们阳家,不然,哪有银子给你考举人的?既然知道他们在这里——”

    “行了行了,娘,以后别提这家人。”周文素来不想回想曾经落魄的日子,而阳家的存在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所以,听到阳家人他就厌恶。

    见儿子实在不喜欢,周婶便止了话。随即看向一身官服的儿子,觉得自豪无比。她一个妇道人家,一手将儿子拉扯大,变成了如今的周大人,这让她觉得人生真的完满了。

    而阳保山知道是周婶送的礼后,礼尚往来地想带儿子和女儿去看看周婶。阳一娴可不想去,周文当年不过是考了个举人就拿下巴看他们,这会儿成了知府,那还得了。

    “行,那我和一山去。”阳保山心里也不喜欢周文,不过碍于周婶的情面,还是带着儿子去了。

    小七也知道周文这人,感叹道:“唉,朝庭最近很缺人吗?这样的人也能当知府。”

    她如今换回了女装,整个人比之前活泼了许多。

    阳一娴听了她的话笑了,不过还是说道:“人家现在是知府了,别胡说,省得惹麻烦。”

    小七点了点头。

    不想,半个时辰后,阳保山就带着阳一山回来了。阳保山的神色平静,倒是阳一山有些生气。见到妹妹和小七,他才说道:“周大人没有见我们。”

    “什么叫没有见你们?是不是没让你们进门呀?”阳一娴觉得这事儿周文真的做得出来。

    她猜得没错,守卫听说是来拜访周老夫人的,赶紧进去禀报,哪知道一会儿出来就换了副态度,直接撵他们走,说他们周大人说了,不让他们俩进周府。

    阳一娴无语,就这样小肚鸡肠的人也能当知府?小七说得对,朝庭可能是真的缺人了。一抬头发现小七已经逗得她哥哥乐呵呵的,她只好跟她爹说道:“爹,我觉得咱们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就是周婶吧,也尽量别来往了,这人也太差劲了些。”

    “爹心里有数,对了,我等会儿还得去一趟面馆,午饭就不回来吃了。”阳保山说道。

    阳一娴点头应了。她准备中午多做两个菜,给他爹和邱林大夫送午饭。邱林的医馆生意不错,不过他特别喜欢吃阳一娴做的菜。所以,平常得了空也会给他送饭。

    中午去医馆送饭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苏盛,这几年他一直在做粮食生意,听说做得还不错。相较以前印象中的赢弱少年,他现在已经长得相当结实了,皮肤偏黑,再也找不到曾经“娘娘腔”的影子了。

    见到阳一娴,他特别高兴,笑道:“一娴,我这趟生意路过这里,正好过来看看邱大夫,顺便看看你。”

    “那算你运气好,我今天做了好几个菜呢。”阳一娴说着,将食盒放在桌上。

    苏盛笑了笑,说道:“对了,阳叔的面馆生意还成吧?我之前请阳叔跟我们一起跑货,他没答应。他说面馆赚的钱够生活了,不想让你和一山受苦。”

    阳保山确是一颗心完完全全为她和哥哥打算,是她见过最好的父亲。

    阳一娴回道:“生意还行,平常我和哥哥也会去帮忙。对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才继续问道,“你有打听到阿稳的消息吗?”

    闻言,苏盛的情绪低落了下来,他低声说道:“一娴,我知道你不相信阿稳已经死了,可是,四年前他被老虎咬死的事情人尽皆知。这几年,我都打听过了,根本就没有听到别的消息。况且——”他想说阿稳的尸首都是阳叔安葬的,可是见阳一娴眼神黯了下去,便说不出口了。

    阳一娴还是不肯相信阿稳已经死了。可若是没死,四年了,他到底在哪里?

    苏盛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按奈了下来。他能有今天,完全是受到了秦稳的帮助。他感激他。这些年,他也没有停止过打听消息,可得到结果每次都一样。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还得去给我爹送饭。”阳一娴敛了情绪说道。

    苏盛提出送送她,走到门口时,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道:“一娴,我拿阿稳当兄弟的,他把你当家人,我也把你当家人的!我——”触及到她平静的目光时,他的话顿住了,才改口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开口就成。” 

    “知道啦,我也没把你们当外人。不过你也知道我哥,他力气大,咱们家出力的活儿他都干了,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阳一娴笑着说道。

    苏盛眼里闪过失落之色,却还是笑着点点头。

    傍晚,小七慌张地跑来面馆找阳一娴,奶娘杨氏说去买些针线,可是都这么晚了也不见回来。她焦急道:“奶娘她肯定出事了!一娴,怎么办?我到处找了,就是没找着!”幼年时,都是奶娘护着她,除了她娘,奶娘是和她最亲近的人了。

    “小七,你先别急,要不我们去衙门报案吧。”阳一娴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一旁的阳保山也觉得应该报案。所以,他们立即去了俯衙。周文正准备回家,听到有人来报案,一见是阳保山父女,不以为意道:“又想以这种方式来见我?”

    阳一娴无语,这人还觉得他们是想方设法来巴结他呢!

    她扬声说道:“我们是来报案的。周大人乃一洲知府,应该知道人命关天,是大事。现在我们家有人不见了,难道不应该来报案?”

    阳家这丫头永远都是这样伶牙利齿又不将他放在心上!周文仔细打量着她,发现她长高了许多,肤色白皙,不施粉黛的小脸上毫无怯弱巴结之色。他回过神来,便吩咐衙役去寻人。

    杨氏是晚上找回来的,已经被人打得血肉模糊了,她伤得很重,又耽误了救治的时机,邱林大夫看过之后也无力回天。

    小七很伤心,拉着杨氏的手不肯放开,一边哭道:“奶娘,您不要丢下茵茵好不好?”

    杨氏吃力地睁开眼睛,虚弱地说道:“小姐,大小姐身边的周妈妈已经发现我了,所以,沧洲不能久留,你快——走——走得——远远的。”至于周妈妈说的,让她转告小姐,让她主动跪在魏府门前求饶,她却没有说。魏府后院就是个地狱,小姐真的回去也是没有好下场的。说完,她不舍地看着小七,好一会儿才垂下了手。

    邱林上来叹了叹她的脉息,然后摇了摇头走开了。

    小七哭得很伤心,她紧紧地抱着杨氏的身躯,哑着声音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肯放过我?”

    阳一山走过去揽着她,一边帮她擦着眼泪。

    杨氏的丧事是阳保山父子一手操办的。小七这两天失魂落魄的,杨氏的事对她打击很大。一直到丧事办完了,她的情绪还处在极度哀伤中。

    阳保山也听到了杨氏临终之言,只怕马上会有麻烦找来,便开口说道:“沧洲也是临时落脚的地方,不如,我们去江南吧。”如果让儿子一山和小七两个人离开,他是不放心的,所以他决定一家人都迁去江南。

    小七很感动,遇上这样的事情没有赶她走,还能为她着想。她也没有推辞,阳家人的性子她知道,都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既然决定离开沧洲,当然要快,所以,当天他们就收拾好了细软。阳保山还得去一趟面馆,将面馆转手出去。 

    哪知道这一去便没能回来。

    等阳一娴知道后,她爹已经被关进了知府的大牢里,听说是有人吃了面馆的面条,中毒死了。

    她是不相信他们家的面条能吃死人,所以,当下大伙儿便跑到了俯衙门口。守门的衙役没让他们进去。

    “我要见你们周大人!”阳一娴高声呼道。周文就算不喜欢他爹 ,也不可能这样诬陷她爹,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隐情。

    “魏茵,好久不见呀。”

    突然,传来一声柔弱的女子声音。

    阳一娴寻声看去,迎面走来一群丫鬟打扮的姑娘,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华服的姑娘。她的面容精致,额头上的珠饰闪闪发光。

    “是你——”小七见到她,神情愤然。这人就是她的嫡姐魏茹,非要致她于死地的亲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