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想念

    更新时间:2018-07-08 09:00:00本章字数:3082字

    吴胜虽然猜不透秦稳的心思,可他刚刚听到阳一山喊将军“阿稳”,而且四年前骆明派人抓阳保山时,他大概听说过他有一子一女,还收养了一个儿子的事情。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收养的儿子就是面前的宁将军。

    “阳叔,你没事吧?”他下马,亲自将阳保山搀扶起来,一边帮他解绳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跟阳保山是旧识呢。

    一旁的魏茹一脸神色不明,她不明白这些人怎么突然认识了宁大将军?

    阳保山也是震惊,没想到阿稳竟然还活着。他知道眼下不是说话的时机,便将一肚子的话都咽了下去。

    秦稳已经带着骑队先行一步了,吴胜则安排了马车送阳保山等人去俯衙。案子虽然还没开审,可该怎么结案他心里已经有底了。宁将军素来不管闲事,这次竟然一反常态,况且还是故人,什么意思他能看不出来嘛。

    到了俯衙,邱林大夫将自己检查出的结果一说,吴胜立即让仵作去查实,一边派人去各大药店查买砒霜的可疑之人。

    而此时的魏茹有些坐立难安。她这次来沧洲是借口出来拜佛的。她与柳国公府的小公子柳常兴于两年前成亲,一直没有一子半女,已经让婆母柳夫人很不满意了。她本来只是想惩戒魏茵那个小贱人,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如今赫赫有名的宁大将军竟然与阳家人是旧识!她抬头看向魏茵,阳家那个傻子正在同她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说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竟见她一脸笑意。看到这一幕,她几乎将指甲扎进了手心里。

    此时阳保山正在与小七说秦稳的事情:“……反正你别怕,阿稳一定会帮我们的!”

    案子开审时,秦稳根本就没来,只有吴胜,但有一队铠甲战士跟着他,一看就让人望而生畏。砒霜是魏茹身边的丫鬟去买的,很快就被药铺的小二指认了出来,那丫鬟当然不敢承认,只一个劲地说冤枉:“奴婢没有啊!求大人做主!”

    “行了,本将——公子当然要作主了!”吴胜清了清嗓子说道。他本来想自称将军的,可是一想到秦隐,顿时把这个称谓吞了下去。

    那丫鬟以为吴胜相信她,一时喜上心头,哪知就听他下一刻说道:“等会儿让你偿偿我们天启的刑法,你大概就知道该不该说了。来人,请刑法——”

    “大人——”那丫鬟一听,顿时瘫在地上,尤其是看到衙役真的将刑具搬了上来,她惊恐地大喊道,“我说我说!是小姐!是大小姐让我买的——”

    “贱婢!你胡说什么!”魏茹立即站了起来,指着她厉声吼道。

    丫鬟是家生子,她自幼跟着小姐,魏府里还有她的亲人。她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顿时改了口供:“小姐,奴婢错了,不该冤枉你!”说完,她突然爬了起来,猛地撞向了一边的柱子上,顿时鲜血洒了一地,也溅到了一旁的阳一娴身上。

    阳一娴也吃了一惊,没想到那丫鬟会自寻死路。眼看着口供断了,魏茹的神色微松,阳一娴开口道:“大人,刚刚这丫鬟已经承认是她买的砒霜,那是不是能证明我爹是清白的?”

    “当然当然!”吴胜点头说道。魏茹她认识,魏侍郎的女儿,也是柳国公府的儿媳妇,他当然也不愿意得罪,既然案件到这里,能皆大欢喜是最好的了。

    吴胜很快就判了案,还了阳家人清白。

    而作为沧洲知府的周文,吴胜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哪能去审他。所以,他并没有管周文逼婚一事,再加上周婶的一顿求情,阳保山也不愿再计较了,此事算是彻底了了。

    阳保山受了点伤,邱大夫检查了一下,伤得不太重,不过得涂药休息几天。可他哪里呆得住,他现在就想见秦稳一面。他们已经回了自己的宅子,而秦稳暂时住在驿馆里,离他们这里也不算太远。他撑坐起来,想穿鞋下床。

    “爹,你干什么?快躺下——”阳一娴端着药进来,见状,着急地喊道。

    阳保山一见女儿,笑道:“爹真没事!你刚刚看到阿稳没?他都长那么高了!”说着固执地拿起了鞋子。

    “爹,他已经不是阿稳了,他是宁远彦,宁大将军。”阳一娴走过去,一边搅着碗里的汤药,一边轻声说道。

    阳保山听了一顿,随即抬头说道:“就算他是宁将军,他也是我们认识的阿稳。一娴啊,爹不是要跟他攀关系,爹就是想问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说到这里,他的情绪低落起来。不管阿稳是什么身份,可他知道,这些年在军营里,他肯定吃了很多苦。

    阳一娴最后还是将她爹劝住了,等阳保山喝完药,她才端着碗出了门。她也在想,该怎么去面对秦稳。走了几步,一抬头,竟然发现院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背手而立,正直直地看向她。

    秦稳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她长高了,五官也长开了,皮肤较以前白皙了些,此时穿着一身女裙,倒有些闺中小姐的模样。他刚刚还在想卢奇的话,临出驿站前,卢奇问他是不是念着阳家人的旧情,他当时没有回答。可见到她,他觉得好像有了答案。这四年里,他无数次经历过生死时,都会想起她。后来慢慢地他就知道了,这就是想念。

    阳一娴止了步子,一时两人相对无言。好一会儿,还是秦稳开口:“阳叔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比四年前厚重了些。阳一娴敛了情绪,回道:“喝过药睡了,不过刚刚一直说要去驿站看你。”

    秦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答非所问道:“周文说,你之前答应和她成亲?”

    阳一娴想起自己的打算,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不过她的犹豫已经让秦稳很不满了,他以为完全是周文逼迫她,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过这种念头!

    他抬着步子向她走去,突然说道:“跟我去京城。”

    “什么?”阳一娴诧异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发生了小七的事情,他们是不打算离开沧洲的,再说,就算计划离开,也只是想去江南,而不是京城。

    秦稳低头看着她,沉声说道:“魏茹已经知道了魏茵的行踪,你觉得她会善罢甘休?去了京城,她会顾忌我的身份,不会动你们。阳一娴,你还是不打算相信我吗?”

    他说话时故意靠近了些,阳一娴这才发现他竟高出自己一个好多,而且整个人看上去那么有力量。

    “我爹他——”

    “我会去跟阳叔说。”

    他打断了她的话,根本就没给他找借口的机会。阳一娴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样的秦稳特别具有侵略性,竟然让她心里发慌,心跳也快了许多。

    他果然说到做到,傍晚时找阳保山说了去京城的事情。阳一娴以为她爹会拒绝,只是不知道秦稳是怎么劝她爹的,她爹竟然同意了。

    “爹,真的吗?我们都要去京城?”阳一山没去过,高兴地问道。

    阳保山笑着点了点头。

    阳一娴却是不解地问道:“爹,你素来不喜欢麻烦别人,怎么会答应去京城的?”

    “爹想过了,阿稳说得对,咱们阳家既然要娶魏家的女儿,那是该登门提亲,省得日后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再说了,阿稳也不是外人,他说这些年他一个人孤寂,纵然以后是宁家的子孙,可关心的他的人实在寥寥无几,想让我们去京城陪他。”阳保山想起阿稳说这些话时流露出的舐犊情深,一时感慨不已。所以,冲动之下他就答应了。

    高冷如秦稳会说这种话?阳一娴怎么那么不相信啊。好啊,她算是明白了,他根本就是在骗取她爹的同情,想方设法地让他们去京城!

    阳一娴只能暗自生气,毕竟她不想惹爹伤心。

    既然决定了要走,大家便立即收拾行李。倒是小七听说要去京城时,一直恍恍惚惚的,她担忧地对阳一娴说道:“万一我爹不答应阳叔的提亲怎么办?”以她爹和嫡母的性子多半是不会答应的。

    阳一娴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再说了,与其被魏茹暗地里使坏,不如跟她正面相对。”

    这话小七倒是同意,她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听说了他们要走的消息,周婶上了一次门。这回更憔悴了,她两鬓已经露出了白发。见到阳一娴,她还有些尴尬,随即笑道:“你不怪周婶就行,我就是太喜欢你了。不提这事儿了,一娴啊,听说宁将军就是阿稳,以后咱们文儿的事情还得托他帮帮忙。”

    阳一娴一直都觉得周婶是个可怜的女人,一生为了儿子周文而活。而她那个儿子却没有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周婶,就算他是阿稳,朝中的事情我们也是插不上手的。”阳一娴客气疏离地说道。这次一别,可能以后都不会见面了。

    周婶也明白她的意思,尴尬地笑了笑,才找借口说道:“没事没事,那个,文儿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呐!”说着,与阳保山等人道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