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娶她

    更新时间:2018-07-09 09:00:00本章字数:3026字

    翌日。

    秦稳派了吴胜等人来阳家帮忙搬行李。好在阳保山家里没什么值钱的物件,因为之前准备去江南时已经变卖得差不多了,所以差不多只有几个包袱。

    这次邱林大夫也跟着一起进京。他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医馆的生意很好,根本就离不开他。只是没想到秦稳竟然亲自来找他,说已经在京郊给他留了一个庄子,随他种什么药草,而且,会给他提供各种珍贵的药草研究新药。这对他来说,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

    等阳一娴知道这事时,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这种她想到了却还没做,而有人已经替她做了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体验。

    行李拿上了马车,阳一娴不舍地看了看住了四年的宅子,正准备上车,便听到匆匆赶来的马蹄声。她抬头看去,是苏盛。

    苏盛驱马走近了,才勒住缰绳,跳下马,快步走到阳一娴跟前,笑道:“知道你要走,特意来送你的。”说实话,听说秦稳还活着的时候,他是震惊欣喜的,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失落。大概他也明白了,他和阳一娴是真的没有可能了。

    去京城不是阳一娴愿意的,所以对她来说,未来是很彷徨的。此刻听到苏盛的话,她无奈地笑道:“要不要一起呀?京城地大物博,说不定更适合你做生意。”

    看得出来她是认真的,苏盛很高兴,笑着摆摆手:“我暂时就不过去了,等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就去京城看你们!”

    阳一娴点点头。

    马车启动的时候,阳一娴正靠在小七的肩膀上休息,一边听小七说起京城里的情景。可能是昨晚失眠,听着听着,她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突然陡了一下,阳一娴一下子撞到了车壁上,瞬间将她疼醒了。

    “一娴,你没事吧?好像有人拦住我们了。”小七紧张地说道。

    阳一娴刚伸手掀起帘子,只看到了在阳光下闪亮的铠甲,便听一道熟悉的声音:“把帘子放下来,坐好。”

    是秦稳。他竟然就在马车外。

    阳一娴听话地将车帘放了下来,听着外面的刀剑声,她心里担心,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掀起了帘子。这次没看见秦稳,不过倒是闻着一阵血腥味。她自动脑补了一下刚刚的场景,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吓到了?”秦稳不知何时驱着马过来,沉声问道。

    阳一娴抬头看去,他面上倒没什么情绪,似乎刚刚的事情不值一提。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刚刚那些是什么人?冲着你来的吗?”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稳的神色软和了下来,低声问道:“你关心我?”

    明明只是一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话,阳一娴总觉得被他说得别有意味,尤其是他现在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她不自在地别开脑袋,答非所问:“还有多久到京城?”

    其实她也明白,树大招风,他突然一下成为炙手可热的大将军,肯定有人对他不满。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呢。

    “三天,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们的。”秦稳说完,看了她一眼,便驱着马走开了。

    阳一娴放下帘子,便见小七捂嘴偷乐,随后说道:“我怎么觉得宁大将军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呢?唉唉,一娴,你快跟我说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小七一脸八卦地扑过来问道。

    阳一娴赶紧摆手,压低声音说道:“你别胡说,被人听见了多尴尬!我们可以说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我当他是弟弟!”说完又觉得不对,阿稳可比自己大两岁呢!

    秦稳耳力好,隔这么远也听见了她这句话,顿时脸黑了起来。弟弟??几年没见,她可真敢说!

    令人高兴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眼看着已经到京城的地界了,马上就能进城了。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打斗声。紧接着就看见一名年轻的男子策马奔跑,他似乎受了伤,坐在马上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而他身后跟着一群蒙面黑衣人,他们个个手中提着长剑,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救命——”年轻男子用力说道,一边向秦稳伸出了手。

    秦稳微微蹙眉,他并不愿意惹麻烦,尤其在什么事情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不过他知道,他身后的马车里坐了几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只好挥手示意下属去看看情况。

    那男子长得挺英俊,身上的衣服料子也是上等的,不过身上受了伤,脸上也溅了血迹,看起来颇为狼狈。

    两名铠甲士兵迎了上去,厉声问道:“你们是何人,竟然敢挡我们将军的道!”

    那男子已经骑着马躲了过来,他指着对面的黑衣人,竭力说道:“他们追杀我——”说完便晕倒在了马背上。

    那群黑衣人见对面一队骑兵,尤其是后面那位年轻的将军,他冷冽的神情上带着些许不耐烦,似乎要恼怒了。不知为何,竟然让他们产生了怯意。

    “撤!”为首的黑衣人喊道。很快一群人以极快的速度在他们的面前消失了。

    秦稳让邱林大夫去看看那男子的伤势,然后命大家在原地休息。这几天下来,阳一娴坐马车都坐累了。小七也一样,两人准备下马车走走。

    秦稳救了一名受伤男子的事情,阳一娴听说了。她和小七走过去时,那男子已经醒了过来,正向秦稳道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他伤得很重,说这几句话已经费了不少劲,说完脸色又白了些。

    “不足挂齿。”秦稳不以为意地回道。见到阳一娴,他驱马过去,说道:“马上就要进城了,我安排了一间宅子,你们先住进去,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不用了。”阳一娴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我爹也攒了些银子,如果买不起宅子,我们就先租一间。”四年过去了,很多东西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尤其是在京城,他们更应事事谨慎,这样莫名其妙地住到秦稳的宅子里,不妥也不好。

    秦稳对她的拒绝不满意,可是也不想勉强她。他飞身跳下马,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一旁的大树后。

    “你快松手!被别人看见多不好!”阳一娴紧张地四处看着。他现在身份非同寻比,肯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他。她不想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况且,这个时代卑尊分明,她只是寻常百姓,在权贵面前不值一提,她不愿意让自己以及家人陷入无助又被动的处境。

    秦稳没松手,而是问道:“阳一娴,我何时成了你的弟弟了?”

    呃,原来他竟然听到了。阳一娴想挣脱他的手,却一直没能如愿。她生气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我骨子里就是个成年人!在我面前,我一直都把你当弟弟看的!”也就是后来才把他当弟弟的,之前还觉得他是个小朋友呢。

    秦稳似乎动怒了,他突然用力揽过她的头,凑过去亲了她一口,一触即分,说道:“弟弟会这样对你吗?阳一娴,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你看的话本子里的虚无飘渺的人!也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别的人!我就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

    阳一娴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怔,随即恼怒道:“你疯啦!”可恶,他竟然敢这样——啊,她也快疯了!

    秦稳也是后知后觉回过神来,他竟然亲了一娴?见她恼羞成怒,他不自在地握拳,低着下巴轻咳了一声,说道:“我想娶你。”

    什么?!

    阳一娴呆住了。他们四年未见,见面几天就说要娶她?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不够转了,他到底什么时候对她有这种想法了?

    秦稳伸出两只手扶住她的肩膀,认真说道:“一娴,相信我一次,我会对你好的,永远都对你好。”

    阳一娴呐呐地说道:“不是,你让我想想,咱们俩怎么就说到这个话题上来了?不对,我一直都把你当家人的,跟我哥哥一样的家人,你懂不懂?阿稳——”

    “行了!”秦稳打断她的话,握着她的肩膀说道,“成了亲一样是家人。”见她还想反驳,他继续说道,“阳一娴,你再多说一句试试。”

    想到刚刚那个吻,阳一娴不自在地闭上了嘴。她觉得自己脑袋很乱,她怎么都想不明白阿稳怎么突然会产生这些想法的?四年前,他还小,她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四年后,他们才相处了没几天。

    而此时那名被救的年轻男子正看向他们这边,面色微微讶异,随即恢复如常道:“敢问你们将军是不是刚刚大败大赢人的宁大将军?”

    吴胜也下了马,听了他这句话,立即说道:“可不是!”说着,低头看向他,面露疑惑:“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挺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电石火花之间竟然让他想起来了,“大皇子!”

    他的声音震惊高亢,大树后的秦稳也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