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皇子

    更新时间:2018-07-10 09:00:00本章字数:3053字

    刚刚救的那名年轻男子竟然是大皇子?

    秦稳微微蹙眉,他松开阳一娴,低声说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回复。当然,我只接受一种结果,你明白的。”

    阳一娴欲哭无泪,阿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的?

    秦稳迈着步子走向那名男子,而后问道:“你是是大皇子?”听说大皇子宗铭,是已故皇后的儿子,从小体弱多病,深居简出,因而朝中许多臣子未曾见过他。

    那男子还未答话,便听吴胜抢着说道:“错不了,我有一回随我姑母宁侯夫人进宫遇见过大皇子!”能得幸见一回皇子,他记忆犹新呢。

    宗铭苍白的脸上浮现笑意,轻声说道:“实不相瞒,我的确是宗铭。昨日刚去天龙寺为我母妃上香,不料回程竟然遇到这等险况。我的护卫为了保护我,都牺牲了。”说完,他不由自主地轻咳了几声。

    “大皇子,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随末将一起进城吧。”秦稳说道。

    他的意思是答应护他安全进城了。宗铭含笑地点点头。

    阳一娴平复了一下心思走向马车,被小七一把拉住,低声说道:“一娴,原来那个就是皇子啊!”她虽然生在侍郎家,可作为庶女,自小身份卑微,从未出过府,更别说认识什么皇子了。

    皇子?阳一娴觉得怎么还没进京就已经遇到大人物了。她扭头看去,大皇子肤色偏白,五官清秀,倒像是个柔弱的读书人。可是,她好像记得《权臣当道》里最后登上皇位的就是大皇子啊! 

    小说?对啊,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就算秦稳的身份与小说里有所出入,可他还是沿着小说里的轨迹成了大将军!她记得小说里,秦稳大胜回京后没多久就被赐了婚,对方是京城第一才女——伶柔郡主,其父是三王爷。

    别说她现在对秦稳只有亲情,就算她真的想与他成亲,以她的身份,估计宁侯就不会同意。想到这里,阳一娴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好像有些失落,又好像松了口气。

    她摇摇头,还是努力回想了一下小说里的情节。当初只是匆匆看了一遍就睡觉了,再加上时间过得越来越久了,她好多情节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登上皇位的是大皇子,她记得。还有,宁侯宁悦站的是三皇子宗康的队。现在秦稳的身份是宁侯的儿子,她得找个机会提醒一下秦稳。自古皇位之争,站错队的后果可严重了。

    邱林大夫的医术的确高明,他给宗铭用了两味新药,没想到效果极好,伤口的血立即止住了,连疼痛都减轻了几分。时间紧急,见状,秦稳立即下令启程。

    傍晚时分就到达了城门口。而此时城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大臣,为首的竟然是天启皇帝宗曦!见皇上如此重视这位年轻的大将军,不少朝臣心里已经暗暗盘算了起来。

    秦稳虽然意外,却并未显现。他翻身下马,面色无波地向皇上行礼。

    皇上宗曦虽是中年,两鬓却已生了华发。见到秦稳,他似乎很激动,抬手迎了上去,走了几步又似乎停住了,扬声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好好!走过来让朕瞧瞧!”

    一旁的大皇子很诧异,他从未见父皇对谁这么热络过。可以说,整个皇宫中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的情绪如此外露,除了已经去世的贤妃。

    宗曦仔细打量了秦稳好一会儿,才敛下情绪点点头。然后发现了被人搀扶在一旁的宗铭,他蹙眉问道:“铭儿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他这个大儿子从小身体就不好,几乎没怎么出寝宫,今日怎么会同秦稳一起回京?

    宗铭示意搀扶他的人放手,然后向宗曦行礼道:“父皇,儿臣昨日去天龙寺为母妃上香,今日回程时遇到贼人追杀,多亏了宁大将军出手相救,才能安全地回到京中。”

    “知道是何人所为吗?”听到有人追杀自己的儿子,宗曦的脸色一沉。身为皇子都有人追杀,那是不是下一次也要杀他了?

    宗铭摇了摇头,如实禀道:“儿臣不知,不过他们身手极高,行动统一,看着就训练有素的模样,应该非常人所为。”

    “大皇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非常人?难道是指我和三皇兄或者五皇兄吗?”站在皇上身后的年轻男子说道。他的面容与皇上有两分相似,从他的话里就能听出来,他应该是七皇子宗盛。

    宗盛是骆嫔的儿子,也是皇上最小的儿子。世人对小儿子难免宠爱了些,皇上也不例外,所以养成了他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七弟,为兄不是这个意思——”宗铭着急地想解释,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引得身后伺候的人惊呼出声。

    见状,皇上摆手道:“行了,都别说了,这事回头让大理寺卿去查!”说完看向秦稳,露出笑意,“咱们先进城吧。”

    皇上在宫里准备了晚宴,秦稳得直接进宫。他找了个机会跟阳保山说道:“阳叔,这么晚了,你们就别推辞了,我在城中有一套宅子,挺适合你们的。”这是他之前找人买好的,为的就是让阳叔他们住进去。

    阳保山当初只是被阿稳的话说动了,没想到一进城就要住到阿稳的宅子里,这对他来说不太习惯,他想了想说道:“那先住一晚,明天我去租一间。”他阳保山有手有脚,当然不想依赖这个让他觉得亏欠的阿稳。

    秦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来日方长,他有足够的时间说服阳叔。

    阳保山等人被送到新宅子时,天已经黑了。所幸家里一应俱全,甚至连伺候人的都有。他挥手让大家下去,而后对阳一娴说道:“一娴啊,你说爹是不是做错决定了?我当初只是想来京中与阿稳有个帮忖,没想到——”那个与他们阳家相偎相依的阿稳,已经成了顶天立地、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了。

    阳一娴明白她爹的感受,她抱着她爹的胳膊笑道:“我和哥哥都听爹的,说不定在京城里住一段时间就想回沧洲了呢。”

    见女儿这么支持自己,阳保山也笑了。他还有正事要做,得准备礼物去魏府提亲呐。

    夜里,阳一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脑海里一直回想着白天秦稳对她说的话。如果不是身份相差太多的麻烦,她倒觉得嫁给秦稳也不错,至少大家一起长大,有亲情在啊。

    没想到念曹操,曹操就到了。她听见窗口传来动静,刚想爬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就听见秦稳的声音:“是我。”

    阳一娴吓了一跳,立即弹坐起来,低声斥道:“大晚上你来我房里干嘛!”幸亏小七提议跟她一起睡的时候被她拒绝了,不然被小七看到多尴尬。

    “想见你。”秦稳走近了,身上传来了一阵浓烈的酒气。

    阳一娴皱眉:“你该不会是喝醉了吧?”怎么喝醉了也能找到她房间来?她无语,赶紧披了件衣服下床,将桌上的油灯点着了,然后给他倒了杯水,“来,坐下喝杯水。”

    喝多了的秦稳特别听话,他坐下,端起水杯一仰而尽。

    昏黄的油灯下映出秦稳微微泛红的脸,他突然拉起阳一娴的手,低声说道:“一娴,这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阳一娴点点头。大家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她们家以前养的那条小黑狗,也有感情了。

    秦稳眼睛一亮,继续问道:“真的?”他爬在桌上慢慢地眯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嘀咕道,“我也很想你,很想。”

    阳一娴喊了他几声,见他睡着了,吃力地将他扶到床上,一边叹气:“明早要是被我爹看到了,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而本以为睡着了的秦稳,竟然暗暗扬了扬嘴角。

    床被秦稳占了,阳一娴只好打了个地铺。本来以为会继续失眠的,没想到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听到平稳的呼吸声传来,床上的秦稳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一片清明,哪有喝醉的迹象。他掀开被子起身,轻声走到阳一娴跟床,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在了床上。随即,他也躺上了床。

    翌日天亮,阳一娴迷糊地醒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即睁开了眼睛,爬了起来。入眼的便是一张睡熟的脸,又陌生又熟悉。

    听到动静,秦稳也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阳一娴一脸纠结:“你怎么睡到我床上来了?不对不对,是我怎么睡到床上来了?”她昨儿明明在地上打了个地铺啊。

    秦稳被她的表情逗笑了,起身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说道:“我抱你上来的。”

    抱?阳一娴闭眼吸了口气。而后看向他说道:“阿稳,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我都说了我把你当亲人的,可是现在我们长大了,不能再这样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说完了?”秦稳的神情又恢复了一惯的清冷。

    阳一娴一言不发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却听见身后传来阿稳的声音:“阳一娴,我想请皇上给我们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