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魏府

    更新时间:2018-07-10 10:00:00本章字数:3031字

    赐婚?

    阳一娴一怔,随即回头说道:“你可别!别说皇上会不会同意,你现在的爹会同意吗?”

    见他没说话,以为他在考虑,她接着说道:“而且,你不是说给我时间考虑的吗?如果真成亲了,一辈子这么长,你以后要是遇到喜欢的人了,那我就很惨了。阿稳,你就没想过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吗?比如才华横溢,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而且家世又很好的那种?”

    嗯,小说里秦稳娶的伶柔郡主不就是吗?

    “阳一娴——”秦稳沉着脸喊道。

    阳一娴见他神色不好,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你赶快走吧,被我爹发现就惨了。”

    “大不了被阳叔打一顿。”秦稳听了,倒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干脆又躺了回去。

    阳一娴气结,她刚想走过去拉他,便听到小七在屋外喊她:“一娴,你起来了吗?”

    阳一娴一听,急了,赶紧对秦稳使眼色,想叫他快起来。没想到他毫不为之所动,甚至脸上隐隐带了笑意。

    “喔,起来了,怎么啦?”她扭头回道,一边走到床前去拉秦稳。

    见她是真急了,秦稳适可而上,顺着她的劲道坐了起来,低声说道:“这么怕人发现我?”

    阳一娴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秦稳识趣地下了床。见她示意他躲到衣柜里去,他点了点头。

    阳一娴走过去开门,见小七一脸忐忑,连忙问道:“怎么了?”

    “也没有,我就是担心,听说阳叔今天要去跟我爹提亲?”她爹是什么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他最爱的就是身上那身官袍了。如果知道他的女儿要嫁一个平民百姓,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阳一娴也听说过这位魏侍郎,听说除了偏爱自己的嫡女魏茹,对其他子女感情淡薄,曾经还将一个庶女送给了六十多岁的上峰作小妾。她也觉得这事难办,可这个时代讲究的就是父母之言、媒妁之命。想了想,她才说道:“你先别担心,等会儿我换身男装跟我爹一起去。”

    小七点点头回房了。

    阳一娴关上房门,走到衣柜前打开门,却见里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秦稳的身影。她四周看了看,一边轻声喊道:“阿稳——”

    无人应答。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来无影去无踪的。

    她换了身男装就去寻她爹。此时阳保山正在教儿子礼节:“……我刚刚说的,你可都记住了?”

    阳一山换了身新衣,看着颇有点翩翩公子的模样,立即高兴地点了点头。

    “爹,哥哥,我跟你们一起去吧。”阳一娴喊道。

    阳保山见女儿又是一身男装,皱了皱眉:“一娴啊,你怎么又穿这个?”昨儿进城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京城里的姑娘出门连面都不露的,还戴着面纱,再看看自己的女儿,他就越发担忧了。

    阳一娴走到她爹跟前,似模似样地作了个揖,恭敬道:“老爷,小的是公子的跟班呀。”

    知道女儿打的是什么主意,回头看了一眼儿子,还是应了。一娴从小就聪明懂事,有她跟在一山旁边他也放心。

    他们住的这条街叫永安街,是京城最繁华的地段。魏府则离得有些远,毕竟京城达官贵人数不尽数,一个侍郎根本不值一提。至于阿稳安排他们住在这么好的地段,阳保山心里越发彷徨。

    马车速度快,很快就到了魏府门前。朱红色的大门前守着两个小厮,高高的门顶上挂着“魏府”二字的烫金牌匾。

    “在下姓阳,泸洲桃山县人,特意来拜访魏侍郎大人的。麻烦二位通告一下。”阳保山上前作揖道。

    两个小厮上下打量了一下阳保山,见他穿戴一般,而且身后坐的马车也极其普通,并没有刻哪家的家徽,便问道:“你找魏大人有何事?”

    “我们是来向魏大人提亲的。”阳保山如实说道。

    两小厮听了,对视了一眼,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如今魏府里只剩下九姑娘了,可惜魏大人已经帮她选好夫婿了,听说是给杨大人做续弦。而杨大人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这事已经在府里传开了,为此九姑娘的姨娘求情时把头都磕破了,可魏大人并没有改变主意。

    其中一个小厮可能动了恻隐之心,见阳保山身后站了两位年轻公子,一位看上去像小厮,另一位应该就是来提亲的公子了。他长得俊俏又年轻,想起府里的九姑娘,才十四岁,他便说道:“我去给大人通报一声,至于他见不见——”说到这里摇了摇头。

    那小厮说完就推门进去了。

    阳保山等人在门外等了许久,才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出来了,一双小眼睛跟扫描仪似地打量着他们身上的穿着,然后不屑道:“敢问阁下是哪个府里的?”

    “在下阳保山,泸洲桃山村人——”

    阳保山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那中年男子打断了:“哪个旮旯里的?听说是来提亲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家九小姐已经许配给杨大人了,你们请问吧!”说完转身就想走。

    “等一下——”阳保山喊住他,继续说道,“我们是来向你们府里的七小姐提亲的。”

    七小姐?中年男子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他记得七小姐九岁那年就失踪了,这都多少年了,竟然还有人上门来提亲?

    他回过头笑道:“七小姐?咱们府里的七小姐早就没了。”

    “谁说本小姐没了的!”

    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寻着视线看去,竟然是小七。阳一山高兴地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小七提着裙子从马车上下来,扬着脸看向中年男子:“张管家,麻烦你通报一下,就说魏茵回来了。”

    被唤张管家的中年男子着实吃了一惊,失踪了多年的七小姐竟然回来了?他得赶紧禀报老爷!

    小七向阳保山等人走过来,一边低着头小声说道:“阳叔,我、我就是担心我爹他——”她实在是不放心,不说她爹,就是她那个嫡母魏夫人,因为娘家势大,在魏府后院里一手遮天。

    “没事,别担心。”阳保山温声劝道。

    这回大门开得很快,听说七小姐回来了,府里一片议论。后院的魏夫人听了,她猛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眉毛一挑,道:“居然还敢回来?”当年跑了她就当她死了,自前两天听女儿来消息说看到了那个小贱人,本以为她会想方设法躲起来,没想到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回来。

    魏侍郎听说七女儿回来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他已经不太记得那个女儿了。倒是魏夫人寻来,笑道:“老爷,这可是大喜啊!您上次不是说小九还小嘛,要我看呐,不如让小七去好了。”魏侍郎耳根子软,被小五的姨娘哭了几回心软了,就想改变主意,是魏夫人不同意,说除非拿另一个姑娘顶上。没想到一语成谶,居然真的冒了个女儿回来了!

    “夫人果然有先见之明!”魏侍郎笑道。

    所以,小七是被府里的下人笑着请进去的,倒是阳保山等人被人拦住了。

    “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去?”小七指着阳保山等人问道。

    张管家笑道:“你是府里姑娘,亲事自然由老爷和夫人作主。刚刚老爷已经为你订下了一门亲事,自然是不能再答应旁人了,所以嘛,这些什么村来的人自然就不让进了。”

    一旁的阳一娴见状,暗道不好,看来这个魏侍郎是想卖女求荣了。她眼疾手快地将小七拉了回来,高声说道:“你们老爷想把七姑娘嫁给何人?”

    张管家不欲同她多说,用眼神示意身后的家丁,家丁们会意,立即围了上来。倒是阳一山左看看右看看,明白魏大人是不想把小七嫁给他了,他顿时握着拳头说道:“看你们谁敢过来!”

    “一山,别冲动。”阳保山低声劝道。

    张管家只想完成老爷吩咐的事情,不愿意耽误,便挥手道:“还不将七小姐请进府!”

    家丁刚要碰到小七的胳膊,便被阳保山一拳打倒了。他将小七拉到身后,生气道:“谁过来我就打谁。”

    被打的家丁躺在地上好一会儿爬不起来,让其余的人吓了一跳,不明白这年轻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反了反了,竟然敢到魏府来闹事!快,去报官!让京兆尹把他们都抓起来!”张管家高声呵道,立即有人往京兆尹跑去。

    阳一娴也觉得这次冲动了,不该这么鲁莽地跑过来提亲。她低声问小七:“你爹和魏夫人还记得你长什么样不?”

    “我爹可能不记得,但是那个女人应该没忘。”毕竟魏茹可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阳一娴也知道自己是异想天开了。

    阳一山和家丁僵持了好一会儿,京兆尹果然带着兵马来了。只是同行的竟然还有秦稳。他高坐在马上,只身一人,京兆尹正恭敬地同他说话。其实他心里纳闷不已,怎么宁大将军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