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解围

    更新时间:2018-07-11 09:00:00本章字数:3074字

    见到京兆尹,张管家瞬间变了张脸,谄媚道:“大人,您看,这些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刁民,竟然掳了我们府里的七小姐,还敢出手伤人!”

    听说京兆尹大人来了,魏侍郎和夫人赶紧出来相迎。走到门口听到张管家的话,立即附和道:“可不是,这些刁民太猖狂了!”

    京兆尹看向阳保山等人,扬声问道:“你们是何人?到底怎么回事?”

    阳保山一抬头见到了他旁边的秦稳,随即松了口气,他作揖道:“我乃泸洲桃山村人,今日带小儿来向魏大人提亲。求娶的是魏府七小姐,因为机缘巧合之下救了七小姐,所以一同前来魏府,并不是掳人。”

    听到这里,魏夫人笑了:“有道是挟恩以报,我今儿倒是见识了,你们只是一个小山村民,竟然敢求娶侍郎之女?说出来不怕人笑话吗?”

    “有什么好笑话的!反正我愿意嫁就行了!”小七反驳道。她娘还活着的时候,受尽了这个女人的蹉磨,如今再见,她还是气愤难消。

    魏夫人气结,转而搀扶着魏侍郎说道:“老爷,你看看,好好的姑娘家怎么变成了这样?定是受了这些人的蛊惑啊。”

    “没脸没皮的东西!”魏侍郎也生气。

    京兆尹也算看明白了,他觉得这是家事,所以对阳保山等人说道:“既然魏侍郎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们就莫要再纠缠了。”

    “那可不行。”阳一娴出声道。她穿着一身男装,个子娇小,不过秦稳还是一眼就看见她了。此时听她说话,微微扬了扬眉,倾耳听她继续说道,“七小姐当年被我们家收留,与我哥哥情投意合,不知道她的身世以前,她已经答应同我哥哥成亲了,而且三媒六聘也行了,现在魏家悔婚,岂不是棒打鸳鸯?”

    “就是就是!反正我是嫁定了!”小七附和道。她才不看她爹气绿的脸呢。

    京兆尹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家事,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情况他也没法断案,便看向一旁的秦稳,恭敬道:“宁将军以为该如何?”

    宁将军?!

    魏侍郎眼睛一亮,最近京城里炙手可热的大将军,那可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啊!他一直想跟宁将军搭上关系,可惜他一个小小的侍郎找不到门路,没想到这尊大佛竟然就在眼前!他立即推开魏夫人,谄媚地笑道:“原来是宁大将军!魏某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你们继续,本将军只是路过。”秦稳不以为意地说道。

    阳一山也看到了秦稳,他刚想开口喊他,见爹和妹妹和没说话,便顿住了。但是,见到阿稳,他心里就莫名地心安,反正他是不会让这些人欺负他们的。

    魏侍郎已经完全忘记了女儿的事情,一心只想巴结秦稳,可惜他说了半天也不见秦稳有什么反应,一下老毛病犯了,突然说道:“宁将军觉得我这个女儿怎么样?”他刚刚已经发现了,这个七女儿长得比大女儿还出色。

    闻言,秦稳微微蹙了蹙眉。

    只听魏侍郎说道:“听说宁大将军府中还无妻妾,不如将小女带回去——”

    “魏明中,你卖女求荣上隐了是吧!”小七突然喊道。这些年在外面闯荡,她的胆子早就不像一般闺中小姐了,性子自然不必说。此刻听了他的话,再也忍不住了。

    “哎呀,老爷,你看看她,简直太放肆了!”魏夫人火上浇油。

    魏大人顾忌着秦稳,气得发抖地指着小七,一边还不忘同秦稳说道:“就是脾气坏了点。”

    阳一娴觉得,世上父母真是千万种,像魏明中这样的,确实罕见。她不担心秦稳会带小七回府,只是好奇他会怎么回魏明中。

    京兆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魏明中这个人虽然糊涂,可他刚刚这一问,他也纳闷了,难道宁将军真的是看上魏七姑娘了?不然,他怎么会来趟这趟浑水?所以,他一时没有说话。

    “不用,本将军已经有心上人了。”秦稳这话是看着阳一娴说的。

    不止魏明中和京兆尹好奇,就连一旁的阳保山心里也特别想知道阿稳的心上人。他不止一次地想过他和女儿的事情,只是没想到,阿稳这么快就有心上人了。

    魏夫人听了,笑道:“也对,这丫头失踪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配得上宁将军呢。”她的女儿不过嫁了个国公府的嫡次子,以后无爵无权,她当然不愿意那个小贱人跟了宁将军。

    小七暗自翻了个白眼,这个女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贬低她。

    魏侍郎很失落,女儿派不上用场了,他还真不知道拿什么讨好秦稳。

    秦稳似乎准备策马离开,阳一娴急了,本来还以为他是来帮忙的,敢情他看看热闹就要走了?她突然开口道:“宁将军——”

    话落,大家都看向她。

    阳一娴实在没办法,硬着头皮说道:“宁将军跟我哥哥也是旧识,今日他来提亲,理应帮他向魏大人美言几句啊。”

    是谁早上还要说娶她的,现在她们家有麻烦了,他就不会主动帮忙吗?怎么说他跟哥哥也相处了这么多年!

    “你们是宁将军的故友?”魏侍郎诧异。他看向阳保山,上下打量着他,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啊!

    阳一娴见他不说话,走近了两步,说道:“可不是,他跟我哥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呢!”狐假虎威谁不会啊!

    魏侍郎求证地看向秦稳,见他没说话,以为这些刁民乱攀关系,刚要出口呵斥,便听秦稳沉声说道:“不错,确实是,不知道魏大人可愿给本将军一个面子?”

    “愿意愿意!怎么会不愿意!”魏侍郎立即回道。左右不过是个女儿,跟谁不是跟,反正跟宁大将军攀上关系就成了!

    他高兴,魏夫人可不高兴了。她暗暗拉了拉他袖子:“那杨大人那里怎么办?”

    “不是还有小九嘛。”魏侍郎觉得她不会看眼色,在宁将军面前,杨大人那东西算什么。

    阳保山没想到儿子和小七的婚事,阿稳一句话就成了。他向魏大人说道:“既然魏大人答应了,可否将婚事定在这个月底?”

    魏侍郎听了,立即看向秦稳,问道:“宁将军以为如何?”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宁将军嫁女儿呢。”小七在阳一娴旁边嘀咕。阳一娴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抬头见秦稳点了点头。

    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魏夫人暗自生恨,笑着开口道:“既然待嫁,那自然得回到府里来,老爷你说是不是?”

    “是!当然是!”不在他魏府里住着,怎么向别人展示他跟宁将军的关系?

    小七急得拉拉阳一娴的袖子,眼神往秦稳那边使。

    阳一娴叹气,看向秦稳,希望他帮忙。秦稳会意,说道:“从魏府出嫁,成亲前一天住回魏府就成了。”

    魏夫人想反驳,可想到对方的身份,还是没开口。不住在魏府,她怎么对付那个小贱人?

    魏侍郎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一旁的京兆尹是越看越糊涂,宁将军怎么又帮阳家人做起媒来了?直到他带着兵马离开,他还是没想明白。

    秦稳提出送阳保山他们回去,阳保山正好有话对他说便没拒绝。

    小七正兴奋地和阳一娴说道:“你看见我那嫡母的脸没?整个都是黑的!太解气了!一娴我跟你说,宁将军真是太厉害了!我觉得你以后在京城可以横着走了!”

    “我又不是螃蟹,干吗横着走?”阳一娴无语。

    小七笑眯眯地凑近她,问道:“快老实说,他说的心上人是不是你?”她早就看出秦稳看一娴的眼神不对劲了。

    阳一娴答非所问:“好了好了,我困了,我想眯会儿。”

    “你不说我也知道。”小七抱着她的胳膊笑道。

    阳一娴哪里睡得着?她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秦稳的脸,他今日是特意来解围的吧?可恨,他肯定是故意的。

    而马车外,阳保山也骑了匹马,正和秦稳说道:“阿稳,这京城里处处是达官显贵,我一个粗人也待不习惯,我想等一山成亲就带他们回沧洲,你要是有空,随时回来看看。”

    秦稳正在想怎么跟阳叔开口,突然听他说这话,顿时握着缰绳的手一顿。他侧头看向他,沉声说道:“阳叔,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嗳,你说。”阳保山含笑道。

    秦稳看了看阳一娴她们的马车,认真说道:“我想娶一娴。”

    阳保山的笑意凝固了,他结巴道:“你、你不是说有心上人了——难道你说的是一娴?”面前的男子已经找不到少年的影子了,他高大,面色沉静,不怒自威的气势已非常人所比。他是宁侯的儿子,是赫赫有名的宁大将军。而他的女儿,虽然在他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可世人愚昧,谁不是先敬罗裳后敬人?一个是平民的女儿,一个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这条沟壑是怎么都越不过去的。

    知道他的顾虑,秦稳沉声说道:“您只需要答应我就行了,其它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绝对不会委屈一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