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拒婚

    更新时间:2018-07-15 09:00:00本章字数:3175字

    宁侯此言一出,皇上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意,说道:“宁爱卿当真是慧眼识珠,就怕三王爷不肯答应呐。”

    三王爷此时正在朝中,他听女儿提过秦稳救命之事,对这人的功绩也很满意,只是女儿乃是他掌中明珠,他还需考虑考虑。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还没来得及表态,竟然见秦稳出列向皇上行礼道:“皇上,家父乃玩笑之言,微臣并没有此意。”

    话落,众人都露出了诧异之色,就连高高在上的皇上都怔住了,随后脸色沉了下来,平静地问道:“伶柔郡主乃京城明珠,求娶之人数不胜数,与你是绝对相配的。”

    若是聪明人,此时应该明白皇上的意思,他是很赞成秦稳与伶柔郡主的婚事的。 

    可是秦稳却固执地说道:“微臣并不想娶伶柔郡主。”宁侯突然求娶之事让他始料未及,若此时再提及一娴,怕是会给她惹麻烦。

    “你胡说什么!自古婚事都是父母之言,为父怎么不能替你作主了?”宁侯气急败坏地说道。他本来替儿子求娶伶柔郡主是为了结两姓之好,这个孽子倒好,当众拒绝与三王府的婚事,岂不生生地打脸三王爷?

    三王爷确实很生气!他的女儿自是最好的,足以匹配京中任何男子!可秦稳却如此折辱她!他气愤地扬声说道:“你们父子二人分明是在羞辱我!”说完,看向皇上,行礼道,“请皇上为臣作主!”

    “三王爷,你可别误会,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宁侯着急地辩解道。

    可三王爷连看都不肯看他一眼。

    皇上扫了秦稳一眼,才说道:“此事暂且不提,你们都起来。”随即转了话题问起旁的事情。可此事却打乱了秦稳的计划,他本来是想请皇上赐婚的,出了伶柔郡主之事,再提赐婚一事,怕是不能了。让他意外的是,没想到皇上竟然也同意他父亲的意思。

    下朝之后,宁侯气急败坏地喊住他,让他随他一起去给三王爷道歉。秦稳却没理会他。

    “宁远彦,你给我站住——”宁侯吼道。他知道这个儿子性子冷,可如此漠视他这父亲,这让他接受不了。

    秦稳停下步子,回头看着他,沉声说道:“宁远彦?实事上,在我的心里,我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秦稳。还有,就算你是我的父亲,我的事情你也不能替我作主。”

    “你什么意思?侯府的世子之位你还要不要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请皇上收回成命!”他才给他请立了世子,他就这么跟他说话!

    秦稳根本就不在意什么世子之位,他想要的他都能靠自己得到。但是,宁侯作主为他求娶一事确实触动了他的底线。

    他不以为意地回道:“随你。”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宁侯觉得自己快气晕了!他怎么可能会去求皇上收回成命!他的所作所为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孽子吗!他气呼呼地回到侯府,一听秦稳没回府,气得当声摔了茶杯,然后命人去请卢先生。

    卢奇才踏过门槛,便被侯爷劈头盖脸地训道:“刚刚在朝上,我才提了求娶一事,远彦就当众拒绝了!这不是你给我出的主意吗?你一直跟在远彦的身边,你连他的心思都没弄清楚!现在这事怎么办!”

    不错,求娶伶柔一事是卢奇给他出的主意。

    卢奇似乎并不意外,他皱着眉说道:“莫非将军当真对那个乡野丫头动了情意?”从边疆回京时,将军特意饶到沧洲,他后来仔细想了想,无非就是为了阳家人。再见他一路上的表现,分明就是对那乡下丫头生了情意。

    “什么乡下丫头?”宁侯诧异地问道。

    卢奇便将阳家人的事情与他详说了,末了说道:“此事还是属下的猜测,还请侯爷不要急。成亲的事情总是越不过侯爷的,若是真的,想必将军会与您提的——”

    “提什么提!这种没来路的乡下丫头想进我侯府的大门,做梦!”宁侯当真生气。伶柔郡主是什么身份?用皇上的话来说,那是京城明珠!放着京城明珠不要,去娶一个乡下丫头?他死都不会同意!

    而此时的秦稳已经到了阳家。阳保山再见秦稳的心情很复杂,自从上次他向自己表明了心意之后,他心里已经将他当作女婿了。他招了招手,说道:“来得正好,今儿一娴下厨,偿偿她的手艺。”

    “那我运气不错。”秦稳温声说道。从小他就觉得阳一娴特别能干,做出的饭菜比酒楼里做的还要好吃。

    阳一娴端着菜出来,正好听到这一句话,对身后的小七说:“小七,你先把这个菜送出去,我再去炒一个。”多了人,三个菜就不够吃了。

    “不是说了要改口叫大嫂的。”阳保山提醒道。

    阳一山和小七已经成亲了,作为妹妹的一娴当然得改口了,可偏生阳一娴叫小七叫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阳一娴冲小七撇了撇嘴,应道:“爹,知道啦!”说完就往厨房去。秦稳见状,立即说道:“我去帮一娴。”说完也不等阳保山同意,迈着步子就过去了。

    见状,小七放下菜,打趣道:“爹,我看咱们家马上又有喜事了!”

    阳保山倒是叹了口气,就他们这身份地位的,也不知道侯府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再说了,高门大户里规矩多,他也担心他的女儿日后过得不快活。

    阳一娴刚进厨房便见秦稳跟了进来,说道:“你先去吃吧,我一会儿就好了。”

    秦稳没说话,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她。他的臂膀结实有力,身上似乎还带着热气。

    “你干嘛呢?快松开!”说着,她伸手去掰他的胳膊,却听他失落道:“我今天本来是要请皇上为我们赐婚的,可是,我爹却在我之前帮我求娶了另一个姑娘。”他本想以他在战场上的功绩换回赐婚的圣旨,可出了伶柔郡主一事,他并没有把握皇上会同意。

    阳一娴的手一顿,问道:“是伶柔郡主吗?”

    她的语气里一丝一毫的诧异都没有,甚至他都没听出失落之意。秦稳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起来,他松开手,将她的身子掰向他,问道:“你当真一点都不担心?不吃醋?”问这话时,他的眉头紧紧地蹙着。

    阳一娴如实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看了一本小说才穿越到这里的,这里发生的情节和小说里差不多,在小说里,你最后娶的就是伶柔郡主呀——唔——”话音未落,便被他用嘴堵住了。

    秦稳似乎带着惩罚的意味,亲吻的力道都重了些。

    阳一娴觉得自己快透不过气来了,她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胸口。好不容易他松开了,她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喘着气,生气道:“你干什么呀!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说着,一边抬手擦着自己的嘴巴。

    她好像很用力,嫣红的嘴唇一下子更红了。

    秦稳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揽着她说道:“小说?又是小说?小说里秦稳这样亲过阳一娴吗?小说里秦稳喜欢阳一娴吗?阳一娴,你告诉我!”见她不说话,他靠近她,声间软了下来,“所以,一娴,你相信我,我们跟你看的小说里不一样。”

    阳一娴没说话,她承认,她对秦稳比对一般男子有不一样的感情。可是,她从现代穿书到这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沿着小说的轨迹在发展,她没办法相信还有别的结局。她害怕,不管她怎么努力,结果都不会变。可秦稳刚刚的话,却让她动摇了。

    见她没有排斥自己,秦稳顿时高兴起来,松开她说道:“不是还要炒菜吗?开始吧,省得阳叔他们等急了。”说完就开始烧火。

    他倒是神色如常,可阳一娴却没办法忽略刚刚那个亲密的吻。她瞪了秦稳一眼,又擦了擦嘴巴才开始动手烧菜。

    吃饭的时候,小七见他们俩气氛不对,凑过去问道:“一娴,你们吵架了?”

    阳一娴咬着筷子摇了摇头。

    秦稳却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她碗里,关心道:“多吃点,你太瘦了。”说完,竟然还冲她笑了。

    小七立马知道自己想多了。

    吃完饭,秦稳刚想带阳一娴去外面走走,便见侯府里来人,说是侯爷有要事请他回去。

    阳保山听了,立即说道:“阿稳,那你赶快回去吧!”

    秦稳轻轻蹙了蹙眉。阳叔他们住的这里他并没有告诉府里任何人,可他们却找到了这里。不出他所料的话,应当是他爹猜到了自己的心意。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同阳保山等人告别,又看了一娴一眼,才转身走了。

    见秦稳走了,阳保山才叹了口气。

    “爹,叹什么气呀”阳一娴笑着问道,“对了,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讲。我想在京城开一间书斋,名字我都想好了,叫黄金屋,你们觉得怎么样?”不是有句话说了,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嘛。

    “噗哧——”小七一下被她逗乐了,不过她很赞同,“好啊好啊!我去给你帮忙!”

    阳保山没意见,他反正都支持女儿。

    阳一娴是突然想起来,她在现代的工作就是编辑,现在,她可以重操旧业啊,甚至,她可以“写”几本千古流芳的话本子啊!

    而回了侯俯的秦稳,正神色冷冽地看着对面的宁侯,沉声说道:“正如你所知道的,我要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