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宴会

    更新时间:2018-07-18 09:00:00本章字数:3055字

    阳一娴今日穿了一身藕粉色的纱裙,发髻上只插了根玉簪子,一张小脸未施粉黛,反正看起来普通得很。小七跟在她身后,警惕地看着旁边的护卫,低声说道:“我觉得那个伶柔郡主当真奇怪。”

    阳一娴冲她摇摇头。她当然知道有蹊跷,毕竟这么热络地非要她去,不是摆明了鸿门宴嘛。

    三王府今日热闹非凡,京中但凡有些名望的姑娘和夫人都去了,可见伶柔郡主在贵女中的地位。阳一娴下了马车,身旁的护卫才依次散开。有几位还没进府的夫人看了过来,其中一人低声问道:“她是哪个府里的小姐,竟劳三王府的护卫亲自迎接?”

    她们之中正好有柳国公府的家眷魏茹。魏茹今日是随婆母柳夫人一起来的,因着她娘魏夫人被魏侍郎惩罚的事情,她对魏茵和阳家人是深恶痛绝,没想到此刻竟然遇到了阳一娴和魏茵。听闻那位夫人的疑惑,她搀扶着婆母,不屑道:“什么哪个府里的?不过是乡下来的白身罢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攀上了伶柔郡主?”

    柳夫人不满地看了儿媳一眼,低声说道:“休得胡说。”她是素来看不上这个小儿媳,一个侍郎府的姑娘能嫁到国公府已是上天眷恋了,不曾想,竟然是个不下蛋的母鸡,成婚几年也未生下一子半女,还不得小儿子常兴的欢喜。若不是她得了伶柔郡主的帖子,她是不会带她来的。

    “娘,我没胡说,我那个失踪了几年的庶妹正好嫁到他们家去了,反正就是上不得台面。”魏茹赶紧说道。见旁边的几位夫人都露出了鄙夷之色,她得意地笑了笑。

    柳夫人眼里闪过失望之色,魏茹的作派怎堪当大妇风范?所幸嫁的是嫡次子,不然,她国公府便是倒了大霉了。

    阳一娴和小七进府的时候就听到几位夫人对她们指指点点,一抬头见到魏茹,她就明白了,看来今日这宴会注定没法平静了。

    小七也是生气:“一娴,我又连累你了,魏茹恨我入骨,她等会儿肯定会找我们的麻烦。”她已经不跟魏府来往了,也不曾当自己是魏茵,她现在只是小七,可架不住有的人不肯放过她。

    阳一娴握了握她的手。

    进了府,伶柔郡主派了身边的大丫鬟过来带路,对她二人甚是客气,更让大家好奇她们的身份。而魏茹碍于婆母在场,也不敢大肆宣扬,只是聊天时仿佛无意似的说两句。

    伶柔郡主见到阳一娴很高兴,拉着她的手说道:“一娴来啦,等了你好久了,还怕你不会来呢。”

    派了那么多护卫,又是太医,她能不来吗!阳一娴腹诽。不过面上笑道:“承蒙郡主厚爱,民女怎敢不来。”

    一声“民女”,算是自曝了家世。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倒是好奇她有何本事让伶柔郡主刮目相看。

    因为来了很多身份尊贵的夫人,伶柔郡主便迎了过去,留下阳一娴和小七在场中。阳一娴感觉许多道打量的目光,也没在意,反而低声问道:“你不是跟我说三王府里的景致是京中一绝吗?咱俩去瞧瞧。”杵在这里,挺不自在的。小七赶紧点了点头。

    两人便往花园走去,一路上果然见到了许多奇珍异草。阳一娴这几年随着邱林大夫也学了不少东西,看见珍贵的药草自然欣喜,只是可惜这么多的好东西都是拿来观赏的。她一边叹气,一边看得挪不开眼。倒让小七笑道:“好啦,你瞧瞧你,都快赶上邱大夫了!你也不想想,宁将军不是送了邱大夫一座庄园吗?那里种的药草可比这里多得多呢!”

    “就你会说。”阳一娴抬头笑道。

    哪知两人还没看够,便听到身后热闹的声音传来,原来众人都移步到花园里来了。为首的伶柔郡主打趣道:“你们两个可真是机灵,知道我府中的好颜色都在这里,竟早早就跑了过来。”

    阳一娴和小七向她行礼,轻笑,算是应了。

    “我看是有些人不懂规矩,见到这些早就眼花缭乱了,舍不得离开才对。”说话的是魏茹。她是真生气啊,一个猎户的女儿,一个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为什么宁大将军对她们另眼相看?如今伶柔郡主也是这样?反倒是她这个正经的嫡女,柳国公府的二夫人,竟然没受郡主一个正眼?她不甘心。她的婆母柳夫人正和几位老夫人在正厅休息,也没人出口阻拦她了。

    话落,大家都看向阳一娴二人。

    阳一娴轻笑,并未理会,好像说的不是她一般。这让魏茹更加生气了,她看向小七,扬声问道:“魏茵,你如今嫁进了阳家,可毕竟是我魏府的姑娘,万不可坏了我魏府的名声!不过,说到名声,你恐怕是早没了,谁都知道你失踪多年,这些年里可没人知道你经历了什么。”

    小七自进了京,性子收敛了不少,可此刻听她一说,还是生气了:“既然姐姐要名声,那做妹妹的我就帮你挣一挣,都知道我失踪,可那时候我才九岁,要不是天天受欺负,忍饥挨饿,我又怎么会偷偷跑出府?说来还要感谢嫡母和姐姐了,不然啊,我可遇不到一娴这么好的家人了。”

    “都过去了,知道你受苦了,虽然我们家没有显赫的家世,可断不会让你受委屈和挨饿的。”阳一娴一边安慰她,一边附和道。

    魏茹可算是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见众人都议论纷纷,还想开口,便听婆母柳夫人身边的张妈妈唤她,那眼神分明是阻止的意思。

    见状,伶柔郡主也出来打圆场:“不说不知道,原来是姐妹呀。好啦好啦,咱们去正厅吃点点心吧,我父王最近寻的一个糕点师父,手艺不错的。”

    郡主发了话,大家都点了点头。

    众人往正厅走去,小七冲阳一娴一笑,开心道:“啊,没想过有一天能让魏茹吃个哑巴亏,你刚刚看到她的表情没?她脸都气绿了!”

    “行啦,适可而止,毕竟是郡主的地盘。”阳一娴轻声回道。

    众人回了正厅,柳夫人已经从张妈妈的嘴里知道的事情的经过,她不动声色地扫了魏茹一眼。不争气的东西,和一个庶女争执,简直是有辱自己的身份,但她却偏偏不自知!

    魏茹看见她的眼神,手心一紧,她也看出婆母生气了。心里对阳一娴和小七更加憎恨了,若不是她二人,她又怎么会讨婆母不喜!

    阳一娴此刻很开心,因为郡主说的点心当真是好吃!她已经吃了好几块了,一抬头发现大家面前的点心都未动,一想便明白了,这些夫人和小姐最讲仪态礼仪了。倒是发现不远处有一位小姐同她一样,吃相颇为开心。见她盯看她,还冲她一笑。

    “那个是李将军府的李盈,她啊从小就跟她爹一样,喜欢刀剑,都二十了还没嫁出去了,看来应该是被李夫人硬拉着出来的。”小七凑过来说道。

    阳一娴了然地点点头。在座夫人不少,应该也有暗中相看媳妇的。

    “七皇子到——”

    突然,前院响起公公尖锐的喊声。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便起身相迎。就连伶柔郡主也站了起来,见到大步进来的宗盛,她轻轻行了一礼。这可把宗盛高兴坏了,他听说郡主在府里摆了宴会,便匆匆赶了过来。

    在场都是夫人和小姐,宗盛在此不太合适宜,他虽然不舍,可是也明白,便开口道:“我来找王爷下下棋,你们继续!继续啊——”

    伶柔派人将宗盛送走后,才让歌舞上场。阳一娴此时有机会看古代的歌舞,顿时来了兴趣,觉得此行不虚。

    “呀——”一个不留神,一旁的丫鬟竟然将花酒洒在了她的衣袖上。

    那丫鬟早就跪了下去,战战兢兢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阳一娴觉得奇怪,好好倒个酒也能洒她衣服上。她见那丫鬟虽然说得可怜,可脸上并没有害怕之色,心里倒有些明白了。唉,小说和电视剧里演了无数次的狗血剧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上座的伶柔郡主还没开口,便听阳一娴说道:“没事,你下去吧。”

    “粗心大意的,是该受罚!不过,一娴,让她带你去后院厢房换件衣服吧。”伶柔果然站起来说道。说着对那丫鬟说道,“还不快带阳姑娘去!”

    阳一娴暗自叹气,看来是有备而来。她倒要看看,伶柔郡主设了什么局让她跳。想到这里,她对小七摇了摇头,然后随着那丫鬟去了。

    那丫鬟见她走路慢吞吞的,不由催促道:“阳姑娘,前面就到了。”

    阳一娴已经确定了这丫鬟有问题,她不由轻唤了一声,装作崴脚似地倒在地上,皱眉道:“不行了,我的脚受伤了。”

    那丫鬟见状,紧张不已,生怕不能完成主人的吩咐,蹲下来去看她的脚,便闻到一阵花香,而后晕了过去。

    阳一娴将手里的帕子收了起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把丫鬟拉到一旁的花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