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求医

    更新时间:2018-07-22 09:00:00本章字数:3137字

    “为什么呀?”阳一娴觉得他这个想法莫名其妙。

    秦稳见她没明白,当然不想帮苏盛表白心意,胡诌道:“我已经跟我爹说了要娶你,要是被他知道你去见别的男子,让他误会就不好了。”

    “所以说大户人家就是麻烦,规矩多。”阳一娴小声嘀咕。

    秦稳不置可否。

    近日书斋的生意因为乞丐之事受了影响,好在阳一山也意识到自己行事不妥,便不再派发馒头了,倒是为那些乞丐找了些活计。

    如此,书斋的生意也慢慢回到了正轨上。这日,她正在思量着新的话本子,便听小七说李姑娘找她。

    “哪个李姑娘?”阳一娴放下炭笔问道。

    小七赶紧解释道:“就是李将军的女儿李盈呀!那日在伶柔郡主的宴会上见过的!”

    原来是她。阳一娴对她有些印象,盖因当日她与其她贵女不同,吃点心吃得特别欢。想到这里,她站起身来,去前厅看她。

    李盈一见她,便着急地提着裙子大踏步地走了过来,一边说道:“阳姑娘,是我唐突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无妨,说来听听。”阳一娴说道。

    李盈这才说明来意:“我听说宁大将军认识一个很有名的神医,前些日子还带进宫给大皇子治病,此人医术远胜太医!阳姑娘,我爹他旧疾复发,已经疼得几日没入睡了。”说到此处,她也觉得自己的要求太唐突了些,难为情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理,可宁大将军府我根本就进不去,我想求他帮忙,他不见我呀!我听说你们家与他相识,你看能不能帮我说一声?”

    这事倒不难办,阳一娴点头应了下来。

    李盈见她答应了,顿时喜上眉梢,一把揽着她的肩膀,扬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帮忙!若此事成了,我请你喝酒!”

    阳一娴觉得此刻才是李盈的真性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倒让李盈不好意思起来,她突然反应过来,收回手,尴尬地说道:“那个,我这人就这样,一时改不了。”

    “哈哈,没事,我喜欢。”阳一娴挺喜欢她这个性子,凑过去低声说道,“别忘记了有空请我喝酒呀。”想想还真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

    李盈赶紧点了点头。

    所谓一见如故,说的就是她们俩。两人聊了会儿,阳一娴知道她担心她爹李将军的病情,便说道 :“这样吧,你先回去,我明天一早请邱大夫去给李将军看病。”

    “阳姑娘,真的感谢你了!”李盈从不求人,第一回求人帮忙竟然这么顺利,感激之情顿时溢于言表。

    送走李盈,阳一娴决定亲自去找邱林大夫。之前在沧洲,邱大夫开了个医馆,整日忙得不见首尾。如今到了京城,他反而不想开医馆了,倒一直醉心于秦稳送的庄子。那个庄子上种着数不清的药草,他伺弄那些药草就已然没有精力去开医馆了。况且,这些年他一直在研究治疗瘟疫的方子,可数年过去了,那方子却是一直没研究出来。

    想到方子,阳一娴倒想起来了,小说里天启大面积爆发瘟疫是在秦稳当上将军的第二年。如此看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邱林大夫的庄子在京郊,此去一趟得马车才行。可她爹这两天在和苏盛商量跑货一事,不在家,所以她只好去集市上雇了一辆马车。小七倒想跟她一起去,不过一会儿约了一山去看戏,说道:“一娴,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呀。”

    “没事,天子脚下,没什么问题的。”她又不是第一次去邱大夫的庄子了,所以一点都不担心。

    小七为难地点点头。

    阳一娴很快坐上了马车。马车驶得飞快,很快就出了城。赶车的是个年经大的老爷爷,一路上话不多,就是间断性地咳嗽了几声,还生怕她不高兴,解释道:“就是感染了风寒,吵着姑娘真是抱歉。”

    “没关系的。”阳一娴轻声说道。

    老爷爷见她性子好,话也多了起来:“今儿跑最后一趟就回家了,我那老太婆嘴碎,知道我这两天染了风寒,怎么都不许我出来拉生意!”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里带了笑意,“她就是瞎操心,我赶了几十年的马车,这点咳嗽算什么。”

    “人活着,身体最要紧嘛。”阳一娴回应他。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就到庄子外了。她掀起帘子看了看,觉得这里的空气真好。只是下一刻她还没来得及收回手,便听到马儿一声哀嚎,伴随着老爷爷的惨叫声!而她也突然从马车里甩了出去!

    巨大的疼痛向她袭来,浑身的骨头像是被摔散了架似的!阳一娴觉得疼得头晕眼花,一抬眼便见马车已经四分五裂了,而赶车的老爷爷满身血迹地倒在地上。在她不远处站着几名汉子,个个都提着大刀,其中一人龇牙咧嘴地笑道:“没有银子,有姑娘也不错!”

    “咱们要的是银子!不过那人说了,杀了她可以换银子!”另一人接话道。

    阳一娴疼得迷迷糊糊的,却没有错过他口中的“那个人”。看来是有人要她的性命了。她吃力地站了起来,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老爷爷,对面前这几人憎恨不已,咬牙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里她来了几次,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贼人。前面不远处就是邱大夫的庄子了,她看着受了伤的马发疯似地跑了,暗自祈祷它能跑到庄子上去,一边为地上的老爷爷难过。今日若不是她雇了他的马车,他也不会枉送性命了。想到他说的老婆婆还在家里等着他,顿时不由攥紧了拳头。

    “我们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得把命留在这里。”其中一人扬了扬手里的大刀说道。

    阳一娴不由后退了几步,只是刚刚似乎伤到了脚,连这么小的动作都疼得让她皱眉。

    “等等,杀了她之前让我先偿偿,这姑娘看起来不错!”另外一人猥琐地笑道。说完,向她走了几步。

    阳一娴心里慌乱,她一直与人为善,从未想过有人会置她于死地。眼下,她手无缚鸡之力,而对方人多势众,她孤身难敌。她突然转身就跑,忍着巨大的疼痛,竭力往前跑!

    “看你往哪儿跑!”身后的声音突然近了,其中一人一把拽住了她的衣衫。只听“嘶”的一声便碎裂开来,露出了她光洁的皮肤。

    阳一娴被她一拽,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她双手颤抖地往后退,一边强壮镇定地说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嘿,还想威胁我们?今儿谁死不明摆着嘛。不过,你要是乖乖的,让哥几个高兴了,没准让你死得轻松一点了。”那汉子说完,回头朝同伴嬉笑道。

    阳一娴厌恶地皱了皱眉,呵斥道:“你们知道宁大将军吗?若你们敢伤我半分,他定不会饶你们!”生死关头,她也只能将阿稳推出来当挡箭牌了。

    听到阿稳的名号,几人犹豫了一下,不解道:“人家宁大将军跟你有什么关系?”话虽如此,到底有了顾忌。

    阳一娴见有效,立即说道:“关系可大了,如果你们现在收手,我便当此事未曾发生过。”

    几人犹豫了一下,倒是有一人色令智昏,大声说道:“别听她的,我是不信她与宁大将军关系匪浅!再说了,今日我们几个杀了她,谁知道!”说着,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她走去。

    阳一娴撑着手往后爬了几下,却被他一把按住了,一边说道:“要真是宁大将军什么人,老子这辈子也算值了!”

    “走开——”阳一娴立即掏出怀里的手帕捂过去。那手帕浸了药水的,十分有效,那人顿时就软倒在了一边。

    另外几人见状,大惊,提着大刀就要砍她,却听她说道:“他中了剧毒,你们还想不想救他了?”

    可惜她低估了这群人的狠毒。立即有人笑了起来:“救?你怕是在开玩笑吧?兄弟们,不过就是个狡诈的娘们,咱们谁先上?”

    “我来!”有人应道。他提着大刀走向阳一娴,一刀便刺中了她手里的帕子,然后立马向她扑了过去,见她挣扎,不耐烦地甩了她一巴掌。

    阳一娴被他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却仍然激烈地挣扎着。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恐惧和委屈,她能感觉到她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甚至能闻到身上陌生男子恶心的气味……

    突然,刀剑刺入身体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志,然后看着面前这人被人一脚踢飞了。

    “一娴——”秦稳急切又阴沉的脸映入她眼帘中。他双目赤红,脸上还溅了许些血迹。

    “阿稳——”她一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刚刚是真的害怕,这么多年了,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她在梦里穿越到了《权臣当道》里,好像这里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而她就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一切。可是刚刚,她才明白,都是真的!她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的米娴,她是阳一娴,活生生地阳一娴!

    秦稳紧紧地抱着她,若不是遇上小七和阳一山告诉她一娴的行踪,只怕她——想到这里,他抬眼看着余下的几人,神情冷冽。他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她身上,小心翼翼地将她扶坐在一边,拿起一旁的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