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下场

    更新时间:2018-07-24 09:00:00本章字数:3017字

    “难道是我婆母?”魏茹愤恨道。婆母柳夫人素来不喜她,说不得就是她作的伐子,目的就是为了撵她出府。

    魏夫人不解气地戳了戳她的额头,训道:“你傻呀!你婆母就算再不喜你,难道她会赔上她国公府的名声和她儿子的名声吗?”

    魏茹费解,不是柳夫人,那会是何人?柳常兴后院虽有几个妾室,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能作出此番动静是不可能的。

    “你近来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魏夫人问道。

    说到这个,魏茹双眼冒光,恨声道:“除了魏茵,还能有谁!对!还有她阳一娴,就是她嫁的那个傻子的妹妹!”在伶柔郡主宴会之前,若说她此生最恨的人是谁,那定是魏茵无疑了。可宴会之事,让她对阳一娴更加憎恨!想到这里,她心里一虚,难道她做的事情暴露了?也对,几日了,她派去的人都没有打听到什么动静。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糊涂事!”魏夫人最是了解女儿,见状,着急问道。她虽然不喜魏茵,可谁叫阳家背后是宁大将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不甘,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

    魏茹摇摇头,直道:“不可能!我是让小莲出面的,别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是我!”小莲是她的丫鬟,一个月前她就把她派到庄子上去了,这次为了做事隐蔽才用了她。

    魏夫人抚额,无力地问道:“是不是跟魏茵那丫头有关?茹儿,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又何须与一个庶妹计较!那丫头邪门得很,自从她来了京城,咱们娘俩就一直不顺,你怎么不想想,她背后可是有宁大将军呀!”因着魏茵出嫁一事,魏侍郎到现在都不待见她。

    “我得去告诉柳常兴!我是被人冤枉的!”魏茹突然站了起来,却被魏夫人一把拉住了,她哭道:“别急,明天我亲自去国公府找柳夫人!”她好歹是侍郎夫人,想来柳夫人也会给她几分面子。

    可惜,她想错了。第二日,柳夫人并未见她,倒是说魏家女坏了国公府的名声,此生都不许出现在国公府门前。这可把魏夫人气疯了!

    本以为最坏不过如此了,不曾想魏侍郎回府后,竟作主要将女儿远嫁,细细打听之下,才知道要嫁去的地方是个小山村!魏夫人不敢置信,她尖声问道:“老爷,你疯了吗?茹儿可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如今她受了冤枉,你不但不帮她洗清冤屈,竟还要将她嫁到那种旮旯之地!这可真是要了她的命呀!”

    “都是你这疯妇!竟教出这种不守妇道的女儿!”魏侍郎别提多生气了。本来女儿嫁到国公府已经是高攀了,哪知道她竟恬不知耻,做出这等有辱门风之事!现在把柳国公府得罪了,他头上这顶帽子也快戴到头了,哪还有心思关心女儿是不是被冤枉的。

    魏夫人见魏侍郎铁了心思要嫁女儿,便偷偷安排她出府,并把自己的私房换成银票,给了她一大部分。魏茹拿着银票出了府,准备去找柳常兴说个清楚。只是才出了魏府便被人打晕了。

    等她醒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卖进了京城最大的青楼!她虽然一直强调自己是魏府大小姐,柳国公府的二夫人,可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

    而此时的阳一娴已经在邱林的庄子上呆了好几天了。她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得了,所以她准备进城。尤其是秦稳,这几日未上朝,只怕朝中已经有了不少猜测了。

    邱林给李将军看过病,开了一副药方,只要调养半年即可痊愈。他回庄子时,李盈也随着一起来了。知道阳一娴是因为帮她请神医而受伤,一时又感激又愧疚。

    两人坐在房里聊天,李盈看了看窗外水榭旁边的秦稳,低声问道:“你受伤的事情是不是跟魏茹有关?”

    阳一娴摇了摇头,不过说到有动机,她倒是算一个。

    “听说魏茹被国公府休了,魏侍郎准备将她远嫁,谁知道她竟然失踪了。”李盈是个聪明人,魏侍郎分明就是受了柳国公府的压制才如此,可她听爹说,柳国公府最近与宁将军府走得比较近。外面传言宁大将军卧病,国公大人竟还亲自上门探望。若她猜得不错,只怕此事是宁将军授意的。

    阳一娴诧异:“你特意与我说,是不是和阿稳有关?”若非如此,她怕不会特意提起的。

    李盈笑了,打趣道:“没想到你和宁将军的关系这么好,怪不得他当初会拒绝和伶柔郡主的婚事。来,跟我讲讲你们俩的故事!京城里这些贵女盲婚哑嫁当真是无趣!”

    阳一娴却笑不出来,阿稳这样的性子,也不知是好是坏。

    已经决定回城,邱林大夫也不知是不是被秦稳说了什么,也准备跟他们一起,并言说暂时不会来庄子上了。 

    “这个神医是打哪来的?这么年轻?”李盈凑近阳一娴问道,并一边打量邱林,他个子高,长相清瘦,整个人透着一股书生气,倒不像外面传的那么玄乎。

    阳一娴轻笑:“几年前认识的,对了,邱神医还没娶亲呢,你要是有合适的姑娘跟我说说。”邱林醉心于医术,他们要是不帮着关心关心,只怕是要和药草过一辈子了。

    阳一娴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李盈却上了心。她双手抱臂,又仔细看了邱林一眼,而后点头小声说道:“长得不错,医术也好,性子看着也好,挺好的。”

    阳一娴没听清楚,问道:“什么挺好的?”

    “喔,没什么。”李盈笑道。

    马车进了城,阳一娴觉得有些饿,便和李盈下车去买点吃的。秦稳因为之前称病一事不便露面,便坐在马车里等。

    阳一娴点了些吃食,又买了一份烤鸭,让伙计打包,想着秦稳喜欢吃牛肉,又点了一份牛肉片。正准备提着食物走,便听到旁边桌子的议论声:

    “……在花满楼,长得还行,挺烈的,嘿嘿,她还一直说自己是魏侍郎府的大小姐呢!我听说啊,长得倒是挺像的,也不知真假,不过,嘿,挺便宜的,你今晚也去试试……”

    阳一娴拿着食物出来,李盈见她出神,出声道:“这些人的话当不得真,再说了,她要真是沦落至此,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行了,我们走吧。”

    两人上了马车。秦稳送阳一娴回家,下马车时,阳一娴突然喊住了他,将手里的一包牛肉片递过去,见他面露喜悦之色,轻声说道:“魏茹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放了她吧。”

    一个贵女被夫家休弃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可将她发卖到青楼,手段确实残忍了些。

    秦稳敛了笑意,接过油纸包,沉声说道:“你在同情她?那你知不知道,那天那些人是她雇的?”只是卖到青楼,并没有要她的命,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阳一娴正色道:“那你现在这样做,跟她有什么分别?阿稳,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你放了她吧。”

    “好。”秦稳沉声应道。

    阳一娴进了家门,她爹阳保山见到她高兴不已,连忙笑道:“长大了还贪玩了!怎么样,邱神医的庄子上就这么好玩,让你都舍不得回家了?”

    “爹——”阳一娴过去抱住她的胳膊,笑道。

    秦稳在门外跟着她的娇笑声,心里苦涩,一娴只有在阳叔面前才会这样天真无忧,而在他面前,她不说他也知道,她永远都在担心自己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油纸包,而后抬步走了。

    阳一娴好几日没在家,不止阳保山想她,阳一山和小七也念得紧,见她回来了,小七赶紧说道:“你下次去玩带上我呀!你不在家,我可无聊了!”

    “有我哥哥,你才不会无聊呢。对了,宁安成那个小家伙呢?”这些日子也没见宁侯府寻他了,说起来小家伙也挺可怜的。

    提到宁安成,七小皱眉:“脾气大,性子倔,倒是不哭不闹,天天晚上问我你去哪儿了,说是要对账,问他债还完没。”

    倒是挺有意思的,阳一娴笑了,决定等会儿去书斋看看。这几日在庄子上养伤,她也没闲着,又构思了两篇话本子,正好去写出来。

    宁安成来了书斋有些时日了,他起初跑出府是因为他娘杨氏对他打骂,他一直都知道杨氏不是自己的亲娘,可他没想到她根本就不爱自己 ,只是把他当成争权的工具。这些日子以来,他每天靠自已的双手劳作,虽然辛苦,心里却是高兴的。可是,他还是盼着他们能来找自己。前天他偷偷跑去宁侯府了,见到养育自己三年的杨氏,他刚想上前,便见她笑容满面地牵了一个三四岁的男童上马车,一旁的丫鬟还称他为小公子。他顿时傻眼了,他才离家多长时间,杨氏已经全然忘记了他,竟然又找了一位小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