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验伤

    更新时间:2018-07-26 09:00:00本章字数:3077字

    打伤了人,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苏盛本以为赔些银子了事,哪知道对方不肯。怕给阳一娴惹麻烦,他已将手中的生意尽数停了下来,以此来息事宁人。可奇怪的是,对方居然还是不肯善了。

    “要不干脆报官吧。”阳一娴提议道。皇商,也算是商人当中的佼佼者了。肯定有自己的门路和后台,可若非要咄咄逼人,她就不相信天子脚下还没有王法了。

    苏盛也是没办法了,眼下只有报官一条路了。哪知道还没来得及报官,便有衙差来寻他,语气不善,说他的手下打死了人。

    苏盛震惊:“死了?怎么会死的?”他明明亲眼看着,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怎么会突然死了?

    “尸体都抬到衙门里了,还能有假!苏盛,跟我们走一趟吧!”衙差扬声说道。

    阳一娴也只是一介平民,根本不能阻止衙差抓苏盛,心里着急,立即想到了秦稳,便赶紧去将军府寻他。

    秦稳有些日子没见大皇子宗铭了,听说最近一直在养身体,邱神医的药方果然有效,他的身体已经较往日好了许多。这次是派手下给秦稳送的信,希望一见。

    秦稳将信丢尽香炉里烧烬,一手轻轻地敲着桌子。突然听管家禀报,说是一位姓阳的公子求见。往日都是阳一山来寻他,他以为这次依然如故,便立即让管家请到正厅。哪知道远远一见,对方身材娇小,分明是一娴!他迈着大步走去,见她神色着急,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是苏盛,他的手下跟人起了冲突,打伤了人,可刚刚衙差将他抓走了,说那人死了,对了,对方是皇商。”阳一娴长话短说。

    皇商?京城里倒有一户皇商,叫马良,是做粮食等生意的。听说是三王爷府里一个管家的儿子。秦稳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怕是伶柔郡主指使的。他安抚道:“你先别急,这事我会处理。”

    伶柔郡主,上次魏茹雇人害一娴的事,他都已经查清了,都是她暗中挑拨的,那个雇人的丫鬟也是被她收买了。念在她是本朝唯一异性王的女儿,他本想饶了她一回,没想到,她竟自寻死路。

    阳一娴知道秦稳既然答应了,肯定有办法的。她才松了口气,说道:“那个皇商是什么来头?我觉得挺蹊跷的,苏盛说他亲眼看着是皮外伤,怎么几天过去了,突然死了?”如果没猜错的话,怕是有人故意害他!

    “你每次来寻我,都是为了别人。”秦稳突然不满道。之前是宁安成,这次是苏盛,她永远都是在关心别人。

    阳一娴一噎,她觉得她快跟不上阿稳的思维了,辩解道:“你不是说你是能让我依靠的人吗?除了你,也没人能帮我了。”毕竟,整个京城里,她只认识阿稳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呀。

    听了这话,秦稳倒高兴起来,抬手帮她理了理掉下来的一撮刘海,一边说道:“没错,我会护着你,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苏盛入狱第二天,秦稳便带了太医去衙门,说是要查查死者的伤口。那太医一生医病治人,还没干过仵作干的活,不过谁叫他是宁大将军呢。

    京兆尹也是诧异,不明白这么个小小商人怎么就能劳烦宁大将军出面?他本来想着案子证据确凿,一边是皇商,背后是三王府的人,一边是一介小商人,不用烦心,未料竟然将宁大将军惊动了。

    马良本来不许别人再验伤,见对方是当朝太医,且是宁大将军领过来的,这才慌了神,说道:“宁大将军,小民虽是一介商人,可也是皇商,如果将军想以势压人,小民定是不服的。”反正他是得了郡主的命令,有郡主撑腰,他也是不俱的。

    秦稳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挑眉毛,沉声道:“哦?本将军如何以势力压人了?不过是请了太医来验伤,太医院可是天子近臣,你的意思莫非是皇上以势压你了?”

    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吓了马良一跳,他赶紧解释道:“小民只是就是论事,反正人是他的人打死的,杀人偿命,就是皇上跟前,小民也是不怕的。”

    “不怕就好。”秦稳扫了他一眼,说道。

    那眼神似乎已经洞悉了一切,马良顿时心里一紧。郡主虽然信誓旦旦地说此事三王府撑着,可真要出事了,那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最倒霉的还是他马良!

    太医仔细验了伤,才走到堂前说道:“致命的伤是新伤,大概是昨天新添的——”

    话音未落,便见马良脸色一白,不死心地说道:“不可能,明明是前些日子打伤的!”

    “你这人,本官行医多年,从未出过错!若是不信,大可请掌院来验验!”那太医是个执拗的性子,最受不得人冤枉他,一时激愤道。

    秦稳扫了堂上的京兆尹一眼,附和道:“请掌院来验也行,不过得禀明皇上,若是属实,那便是欺君之罪,可是要灭九族的。”

    闻言,马良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他当然不敢答应,他马家本是靠伺候人起家,到他做上皇商,不知洒了几代人的汗水,怎可毁在他的手里?

    事以至此,京兆尹还有什么里明白的,便当堂释放了苏盛。苏盛向着秦稳作了一揖,感激道:“没想到你又救了我一次,我此生认识你,得你相助,如此大恩,实在难报。”他虽已不是当年的瘦弱的小子,可是,在秦稳面前,他终究是渺小的。

    秦稳想到一娴为他担心的模样,便说道:“我是为了一娴,不想让她担心。”从前也是,他帮他,是因为一娴同情他,他无非是顺着她的心意罢了。

    苏盛面露苦笑,他对阳一娴的心思,旁人没看出来,倒是被秦稳看得清楚。罢了罢了,自从秦稳出现后,他便死了心。

    秦稳带着苏盛回到阳家,可把大家高兴坏了。阳保山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就好!难得齐聚一次,今晚一起喝一杯!”当年跟着他一起跑货的小子都长大了,真是让人感慨。

    “那咱们晚上就吃火锅吧!”阳一娴提议道。她前几天刚让人打了一个火锅,正好拿出来用用。

    听到她做吃的,大家顿时胃口大开。在他们的印象里,一娴做的食物又特别又好吃,光是想想,就饿了。

    当晚,阳一娴和小七准备了食材,自制了辣椒酱料,然后将火锅摆了出来,等中间炉柱子里的炭烧得通红,她夹了块肉片一烫,肉香顿时散发出来了。

    “这吃法新鲜!”阳保山大赞。他烫了块肉片,就着酱料一口吃了,不住地点头。

    大伙儿吃得尽兴,又多喝了几杯,阳一娴嫌弃他们喝的酒太烈,便负责帮他们烫食物。一旁的阳保山当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儿子成家了,女儿的婚事也有着落了,他也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妻子了。

    酒足饭饱,阳保山喝多了,被阳一山扶回了房间。而苏盛也是满脸通红,倒是秦稳,除了身上的酒气重了点,面上倒是不显。

    “我决定回沧洲了。”苏盛突然开口道。说着,他抬头看了阳一娴一眼,又看向秦稳,笑道,“不是醉话,我已经决定了。”京城不是不适合做生意,也不是不适合他,可是,他就是想回沧洲。当初为什么会决定来京城呢?其实是不甘心吧?就是想来看看她,如今她过得好,他也该彻底放下了。

    说完,他又猛地仰头喝了一杯。

    “别喝了,都喝多了。”阳一娴出声阻止道。

    苏盛闻言,冲她痴笑了一会儿,便倒在了桌上。秦稳对阳一娴说道:“一娴,你先去休息吧,我送他回去。”

    阳一娴见阿稳神色清明,便点了点头。

    秦稳将苏盛扶出了阳家,沉声说道:“行了,该回去了。”

    “你知道我是装醉?”苏盛睁开眼睛笑道,倒没有尴尬之色。

    秦稳松开他,沉声说道:“你走南闯北,酒量是跟着本事一样见长,怎么会轻易醉倒。”

    “阿稳,你当真是聪明。一娴这辈子是被你吃定了。”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一娴说要离开的事罢了。说来说去就是舍不得。不过,此生能有你们几个朋友,我已经是死而无撼了。”

    心上人被人惦记的滋味不太好受。秦稳蹙眉没说话。

    苏盛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行了,不用你送我了,我自己回去了,我决定明天就启程,你帮我跟她说一声。”说完便回头看了一眼阳家的大门,随即别开了眼睛。他一边走,一边冲后面挥了挥手。

    夜色里,他的影子越来越模糊。

    第二天,阳一娴听到消息时,苏盛已经上船了。她错愕:“我还以为他昨晚说的是醉话呢!”

    “都怪那个马良,要不是这件事情吓到苏盛了,他怎么会走得这般匆忙?”一旁的阳一山接话道。

    小七看看阳一娴,又看看面无表情的秦稳,突然觉得聪明人真的好孤独呀,她昨晚见苏盛看一娴的目光分明跟秦稳看一娴的目光无二,不过,她决定她还是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