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逃婚

    更新时间:2018-07-27 09:00:00本章字数:3031字

    伶柔郡主因着马良的事情败露,一时气恨,那个马良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明明吩咐过了,让人直接打死,可他却舍不得手下死,只是打伤了,若不是她派人施压,只怕现在还活着!可他若是当初听她的,又怎么会被秦稳找到突破口!她在房间里发脾气,将屋子里值钱的东西摔了个碎。她打听到消息,说苏盛与阳一娴走得近,本来想用苏盛的事情为难她,没想到,秦稳竟连一个商人的事都要插手。

    “王爷——”

    三王爷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挥退了丫鬟,他看着屋子里的狼藉,再见女儿一脸愤恨之色,叹了口气道,“伶柔,你何时变得这么易怒了?”他的女儿素来是温婉大方,是整个京城里贵女纷纷效仿的对象,是京城明珠。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变成了这样?

    “父王,伶柔不甘心!都是阳一娴,是她害我被人笑话!若不是她,宁远彦如何会退亲?我又怎么会受人耻笑!我是郡主啊,想娶我的人都排到了城门口,可偏偏宁远彦不识好歹!”伶柔郡主哭诉道。

    女儿一生顺风顺水,受人爱慕推崇,从未被人拒绝过,是以接受不了。三王爷不由叹气,上前搂住她,温声说道:“何人笑话你?何人敢?伶柔,京城里传言是宁远彦好断袖之风才不敢娶你,整个京城笑话的人是他,不是你。你是我的女儿,是天启朝唯一异性王的女儿,整个京城的贵女都羡慕你,没有人笑话你,也没有人敢笑话你。”

    伶柔靠在他爹怀里,不甘心道:“可是我知道不是!宁远彦他就是看上了那个乡下丫头!父王,你帮帮我,我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

    闻言,三王爷推开女儿,厉声说道:“休得胡言乱语!伶柔,你身份高贵,何须与一个民女计较。况且,宁远彦选择一个民女,说明他有眼无珠,你又何须耿耿于怀!”

    伶柔见他爹生气,便不再开口,只低头哭泣。以他父王的身份地位,哪一点不比宁远彦低?若是他肯帮自已,又何须她大费周章?

    三王爷还不知女儿将自己也怨上了。他安抚女儿,见她情绪稳定了下来,才出了屋子。

    第二日早朝上,多年抱病未离寝宫的大皇子宗铭竟然出现在了朝堂上。他身着皇子服,气质不凡,脸上丝毫没有病态之色,让人大感震惊。

    皇上见到他,也露出了欣喜之色,感慨道:“铭儿的身体当真好了?”

    “回禀父皇,此事多亏了宁大将军为儿臣引荐神医,儿臣已经好多了。”宗铭扬声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各异。更有甚者偷偷去看皇上的表情,见他丝毫没有诧异之色,不由纳闷:手握兵权的重臣与自己的皇子公然处到了一起,皇上竟然没有动怒?看来,皇上对宁将军果真是信任有嘉。

    皇上展颜道:“宁将军有心了,该赏!”

    “臣不敢居功,为皇上分忧解难,本就是臣子该做的。”秦稳出列说道。分明说着恭维的话,可他的语气不卑不亢,倒像是说真的一般。

    皇上含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朝下的众臣,怎么会不知他们的想法,再想起那日与秦稳的对话,顿觉得心身舒畅,这些人怎么懂他的心思呢?还是秦稳最得圣心。

    今日朝上因大皇子突然出现一事,众人都心事重重,是以并没有什么事情汇报。倒是要退朝时,宗铭站出来跪了下去:“父皇,儿臣抱病多年,恐拖累别人,不敢娶亲,如今儿臣身体康复,儿臣想尽快成婚,以尽做人子的孝道。”

    “哦?你可是有了心仪之人?”皇上问道。

    闻言,宗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而后抬头看了看边上的三王爷,认真回道:“儿臣想求娶伶柔郡主,请父皇成全!”

    皇上神色一顿,视线扫了一眼秦稳,见他波澜不惊,随即收回视线,问道:“铭儿常居宫中,与伶柔素不相识,怎么会想娶她呢?”

    宗铭听了含笑道:“儿臣曾有缘见过伶柔郡主一面,当日在宫外,儿子第一次出宫,伶柔郡主的马车受了惊,是宁将军救了她。可儿臣听闻伶柔郡主在那般险境之下毫无惧怕之色,其魄力堪比男子,儿臣便难以忘记。恳请父皇成全儿臣!”

    他一番话情真意切,倒让三王爷多看了他几眼。大皇子与宁将军相比,他更希望女儿嫁给大皇子,盖因他性格温和,不像宁将军此人,性格让人捉摸不定。可是,将女儿嫁进皇家,又是他所不愿的。大皇子身体康复,他占嫡占长,只怕储君一事又会在朝中引起风波。他一生戎马,跟着皇上打天下,如今只想唯一的女儿能够安享此生,别无所求。

    三王爷神色犹豫,秦稳都看在眼里,只是,他难道不知道皇上最忌讳别人挑战他的皇威了。只是一个异性王的女儿,如果敢拒绝他的嫡子,那皇家颜面何在?要说了解,三王爷应该是最了解皇上的人,只可惜,关心则乱。

    果然如秦稳所料,三王爷生怕皇上应允,出列道:“臣多谢大皇子厚爱,只是小女顽劣,怕当不得皇家妇。”

    此言一出,皇上原本决定的心思又转了回来。他握紧龙椅,面上不显,沉声说道:“爱卿所言差矣,伶柔乃京城明珠,怎么当不得皇家妇了?既然铭儿真心求娶,那朕便为你二人赐婚,择吉日完婚!”

    “皇上——”三王爷此时才幡然悔悟,他怎么能忘记了皇上的性子呢!若他刚刚没有站出来,只怕皇上已经拒绝了大皇子了!

    赐婚的圣旨一出,断没有转还的余地。伶柔看着明黄的圣旨,不敢置信:“父王,皇上是不是搞错了?他之前不是要为我和宁将军赐婚吗?怎么会变成了大皇子?”大皇子她根本就没有印象,只听别人说过是个病秧子。她伶柔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病秧子!

    “伶柔,你听父王说,大皇子的身体已经康复了,我在朝中见过他,他长得不比宁远彦差,况且,他是嫡长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三王爷用安慰自己的话来安慰女儿,只可惜,他话还未说完,便见女儿尖声说道:“我不要嫁给大皇子!”她又不是物件,凭什么让别人选来选去!她伶柔自诩才情容貌第一,凭什么要被人作践!

    三王爷知道女儿一时想不明白,又怕她出府做出什么令皇上不满的事情来,便下令将她关在屋子里,不许出入。唯一的女儿要嫁进皇家,最担心难过的还是他。可惜女儿不懂,所谓伴君如伴虎,他们的无尚殊荣,也有可能因皇上的厌恶而一朝消失。若是将女儿嫁给大皇子,他只有竭力替她打算了。

    此时的宗铭正坐在一间酒楼里,看前对面的秦稳,他笑道:“宁将军好算计,没想到父皇真会应了这婚事。”此事系秦稳一手安排,在皇上应允之前,他根本就不相信皇上会答应。可没想到,论识人心,竟然无人比得过秦稳。

    “我并没有要你真的娶她。”秦稳宁有算计,根本不是想把她嫁给宗铭。

    宗铭毕竟有隐卫,略知一二,叹气道:“那真是可惜了。宁将军,本皇子也算是还了你一个人情了,你觉得我的诚意可还足?”

    “自然。”秦稳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两人说话不多,一切却尽在不言中。

    伶柔虽被关在房中,可心里却是没死心。她思来思去,决定亲自进宫去面见皇上,只要见到皇上,她定然有办法让他改变圣意。她让贴身丫鬟扮成自己,躺在床上,然后打晕了送饭的婢女,换上婢女的衣服逃了出去。等她从后院逃了出来,她想进宫去面圣,没想到竟然被人打晕了。

    不知从何处听说的,伶柔郡主不想嫁给大皇子,已经逃婚了。谣言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就传遍了。等人尽皆知时,三王爷才知道女儿逃出了府。他暗怪女儿做事糊涂,可又不想让她背负如此大逆不道的名声,便想谎称是病了。哪知道皇上竟然派了太医来,还当场问了几个伺候的婢女。欺君是死罪,谁敢不说实话。很快,皇上便知道伶柔当真是不想嫁给大皇子而逃婚了。

    “就算是亲王之女也不敢藐视皇权,更何况只是一个异性王之女。看来这些年朕对三王爷是过份宠信了,以致让他没教导女儿何为君臣有别,何为圣旨。”皇上看着奏折沉声说道。

    一旁伺候的宦官低着头不敢应话。

    第二日早朝上,大皇子悲痛地请皇上收回成命:“儿臣竟不想做了这强人所难的恶人,让三王爷与郡主父女分别,儿臣恳请父皇收回赐婚的圣旨!”他的神色悲痛,说完这番话,连脸色都惨白了几分。

    皇上不同意,只是宗铭坚持,并跪地不起,下一刻便倒在了朝上,他才慌张地喊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