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被救

    更新时间:2018-07-28 09:00:00本章字数:3107字

    大皇子陈情晕倒,一时轰动朝野。皇上当场宣了太医,经诊治乃是忧思过甚,须修养些时日。皇上站在他的病床前,背手而立,良久,才立旨,取消大皇子与伶柔郡主的婚事。因大皇子求情,免了伶柔郡主的罪责。

    故此,伶柔郡主得了自由之身。京中不少贵女迷恋大皇子的深情,替他不值。更有不少大臣毛遂自荐女儿,却被大皇子一一婉拒了。

    “我觉得大皇子挺可怜的,好不容易求了门婚事,结果人家姑娘跑了。”阳一娴坐在书斋里听着小姐夫人议论纷纷,不由摇了摇头。她倒觉得,伶柔郡主也挺可怜的,她不想盲婚哑嫁,依她来看,是情理之中。可大皇子与她解除了婚约,那整个京城谁还敢娶她?她可是连皇子都逃婚的人,娶了她不是打脸皇子?也就是打脸皇上了!以后她要想嫁个好人家,是难了。

    同样忧思的还有三王爷,女儿做下此等糊涂事,他本是难逃其责,眼下皇上对他的态度分明冷淡了不少。所谓君恩,他已然不敢肖想了,荣华名利,这辈子他也算值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女儿,他派人去寻了,可还是不知所踪。

    而此时的伶柔正处在一辆马车之中。她昏昏沉沉地爬坐起来,掀开车帘一看,竟然是全然陌生的地方。她记得自己出了府,正准备进宫面圣,便被什么人打晕了。她突然反应过来,着急大叫道:“停车!快停车!”可惜根本就没有人回应她。

    伶柔心头大急,索性跳下了马车。不待她爬起来,马车已经停了下来。赶车的是个中年男子,见着楚楚可怜的伶柔郡主,他并没有怜惜之色,反应厉声说道:“王牙子已经将你卖给我了,你要是敢跑,我打断你的腿!”这女子样貌不凡,等他弄到杭洲去,定能大赚一笔!

    王牙子?卖?这样的词汇让伶柔郡主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与愤怒,她指着男子说道:“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当今三王爷的女儿伶柔郡主!你竟敢侮辱堂堂郡主,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她勉力站了起来。

    那男子听了皱眉,随即像听了什么笑话似的,戏虐道:“郡主?”说这话时上下打量着她,因为逃出王府时换了丫鬟的衣服,所以着装上倒是看不出来,不过模样还真是拔尖的。他想起王牙子跟他说的话,说这姑娘是贵人府里逃出来的小妾。想到这里,他不耐烦地指着马车,“识趣的赶紧上车,否则,我将你剥光了扔上去!”

    伶柔一惊。她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眼下不知身在何方,她孤身一人,硬碰硬确实不是明智之举。她紧紧地攥着拳头,满眼的不甘心,随即软了声音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是伶柔郡主!只要你肯放了我,我给你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

    那男子常年做这种贩卖女子的勾当,自然知道她们狡猾起来又多厉害。尤其是一张嘴,编起故事来无所不能。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伶柔郡主的话。他向伶柔郡主走了几步,突然猥琐一笑:“你要是不愿意上车,那们先在这里办点事。”说着,伸手去脱她的衣服。

    “住手!我上车!上车!”伶柔大喊道。他的力气出奇的大,拽着她的衣服怎么都挣脱不了。她害怕了,妥协了。

    那男子似乎对她没兴趣,松开手,盯着她上马车,然后坐上去赶车。

    马车到下一个镇子时,城门守卫森严,来往的行人都要一一检查。听说是城里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伶柔郡主一路上都在想跳跑的法子,可是她一直没有机会。眼下要进城检查,她倒有了主意。她掀开帘子看了看,准备一会儿向守城的士兵求救。哪知道下一刻竟然看见了七皇子宗盛!

    宗盛素来仰慕她,这两年来一直跟在她身后,明里暗里都在向她表明心意。只可惜,他虽是皇子,可她根本就不看不上他。而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想见到宗盛!

    此时宗盛正坐在马上,低头看着一众官员逢迎他,倒也觉得有趣。来此地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视察河水情况,来了些日子,倒觉得这些当官的比较识趣。不过,再怎么样,也比不上京城。

    伶柔眼看着就要进城了,她急切地想喊住宗盛,可赶车的男子似乎发现了她的异样,回头冷冷冷地盯着他,低声说道:“老实点!你敢闹出动静,我立刻剥了你的衣服!”似乎知道这招对她管用,伶柔果真忍了下来。

    眼看着马车就要进城了,她急中生智,趁那男子不注意,将随身携带的荷包丢下了马车。

    宗盛不耐烦地听着下面的官员拍马屁,,倒是突然想起前些日子得到的消息:大皇子求皇上赐婚,皇上竟然答应了。想到这里,他是满眼的不甘!这些年,三皇子宗康因为有个受宠的贵妃娘,一直踩在他头上,还有五皇子宗麒,前几年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出去游历去了,而一直被他嘲笑的大皇子,竟然求娶了自己的心上人!早知道父皇这么容易松口,他当初就应该开口求赐婚的!

    “这荷包谁扔的?”有人捡了荷包问道。

    宗盛回神,随便扫了一眼,问身后的官员:“你们这儿竟然还有路不拾遗的风俗?”说着,他又冲捡荷包的人看去,这一看,突然怔住了!

    “把荷包递过来!”他怎么觉得那荷包那么眼熟呢!

    那人得了命令赶紧递了过来,宗盛接过一看,上面果然绣着一个“柔”字!是伶柔郡主的荷包!他曾经问她讨过,可是被她拒绝了。他立马问道:“这是什么时候捡的!”

    “七皇子,我好像看到是前面那辆马车上掉下来的——”

    话音未落,宗盛已经骑着马追了上去。

    伶柔心里失落,心里对宗盛更是鄙夷。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甚至还开口讨要过那荷包,可如今丢在他眼前,他竟然没发现!想到那男子不知会将她带到何处,她心里顿时焦急不已。

    “前面的马车停下来!”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伶柔郡主心里一喜,刚想掀开帘子,便被马车一颠,撞到了额头。原来赶车的男子听到声音非但没有停下来,反正赶得越发快了。只可惜,马车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宗盛所骑的千里良驹。他带着人追上马车,将它拦了下来。

    “官爷,有什么事情吗?”赶车的男子讨好地说道。

    宗盛刚想开口,便听到马车里传来伶柔郡主的声音:“七皇子,此人乃不正之徒,快将他抓起来!”她不敢露面,堂堂的郡主竟然被人挟持数日,这要是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竟然真的是伶柔!宗盛欣喜,驱马上前去看她。伶柔郡主轻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七皇子,麻烦你将前面这个人交给我处置。”

    这还是伶柔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宗盛高兴不已,哪能不答应。

    伶柔郡主跟着七皇子去了驿馆,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讲了,末了才说道:“不知道是何人害我?”

    “所以,你根本就不愿意嫁给大皇兄?”那真是太好了!他比宗铭那个病秧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伶柔郡主就应该嫁给他! 

    伶柔见他一脸喜意,心中生恼,她受了这么多委屈,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第二日,宗盛准备带着伶柔郡主回京,去敲了她的门,竟然被丫鬟告知她不在房间里。他去院子里问了才知道,原来伶柔郡主一早去处置那挟持她的匪徒去了。

    过了一会儿,伶柔一脸解气地回来了,见到他,问道:“我们是现在就启程吗?”

    宗盛无意中发现她的袖口上沾了血迹,不由问道:“你把那人杀了?”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毕竟京中贵女别说杀人,连杀只鸡都不敢的。

    没想到,伶柔郡竟冷笑道:“杀了他是便宜他了,我让人把他衣服脱光了丢到菜场去了。”当然,丢之前还切掉了他身上一样东西。想到这里,她轻轻勾了勾唇。

    等宗盛从手下那里得到消息时,大惊,没想到郡主行事竟然如此狠毒。莫不是那人对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吧?一想到这里,他心里便隔应起来,就像是自己碗里的食物被别人吃过了。

    回京途中,宗盛对伶柔一如继往地殷勤。快进城时,才听到她与大皇子退婚的传言,一怔,拉着路人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伶柔郡主逃婚了?”她虽不想嫁给宗铭,可没想过逃婚,她只是想去找皇上,让他收回成命!可现在,全京城都知道她逃婚了!

    伶柔郡主大急,没想到害她的人心思如此深沉!她赶紧让宗盛带她进宫:“我得当面跟皇上解释清楚,我是被人掳走的!”

    伶柔郡主跟大皇子的婚事不成了,他就有希望了。顿时动了心思,赶紧点了点头。

    进了宫,见到皇上,伶柔郡主将前因后果一讲,本以为皇上会体恤她,哪知道他竟开口道:“且不说你讲的是真是假,你不想嫁给大皇子是真的?想违背圣旨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