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失明

    更新时间:2018-07-31 09:00:00本章字数:3038字

    太医给秦稳诊断后均束手无策,皇上大怒。朝臣俱是诧异,想着皇上果然器重宁将军,竟然为他如此动怒。而宁侯更是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庄子上,站在秦稳面前,他试探地挥了挥手,见他的双眼毫无反应,顿时捶胸顿足道:“怎么好好的会被蛇咬了?是不是有人害你!”

    不止宁侯如此想,就连朝臣无一不以为他是被人所害。以至平日里跟秦稳关系不太好的大臣都心神不宁,生怕皇上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爹也不必担心,邱大夫说有治愈的可能。”秦稳并没有解释,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他是为了救一娴才如此。

    宁侯一听更是忧心:“可能?!不行,一定得治好你!你可是我唯一的儿子,是宁侯府的未来!”他到底作了什么孽,让他前半生无子,后半辈子好不容易找回了儿子,竟然瞎了?

    秦稳见状,轻轻扬了扬唇,继续说道:“爹,如此正好,也省得你为难,我不做侯府世子,便能娶阳姑娘,你也不用担心被人笑话。反正宁安成这孩子也不错,不如你就将他记在族谱里,以后为宁家光耀门楣。”

    宁侯听了他的话更是生气,可想到儿子如今瞎了,猛地一甩袖子,叹气道:“大丈夫何患无妻!以你的身份地位,想娶公主都可以,又何必心心念念一个乡下丫头?”说完,见他丝毫不为之所动,又劝道,“你先好好休养,等眼睛好了再说。”

    “我心意已决,明日便会上折子向皇上请辞。”他沉声说道。

    宁侯连忙阻止:“不可!侯府世子是多少人想求也求不到的身份!再说,就算你眼睛看不见了,你也是我儿子!我看谁敢有意见!”

    “是请辞骁骑将军一职。”

    话落,宁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也觉得朝中那帮大臣不会让一个瞎子手握兵权,可真要儿子辞了这身份,怎么想都不甘心呐!旁人不知,他是知道的,他派卢奇去边疆辅佐他,知道他这一身军功都是用性命拼来的。

    秦稳认真说道:“我知爹不舍,可与其让旁人提出来,倒不如我自己主动。”

    宁侯离开庄子时一脸生无可恋,这让阳一娴更加愧疚,若不是因为她,阿稳也不会变成这样。她端着药碗进屋,见阿稳正坐在窗前,听到动静,立马扭过头来,温声说道:“又去熬药了?”

    “我都没出声,你还能知道是我?”她端着碗走近,一边问道。

    秦稳笑了:“当然,自从眼睛看不见了,我倒是发现听力更加灵敏了些。”

    阳一娴可笑不出来,她走到他跟前坐下,舀了一匙药递到他嘴边,低声说道:“听说皇上召你回京修养,你拒绝了?”

    秦稳喝了一口药,才回道:“京城哪有这里安静,况且我已禀明皇上了,邱神医医术过人,自会替我治眼睛。”太医院全都束手无策,也只能指望邱神医一人了。

    阳一娴没再说话,只是一匙一匙地喂药。等碗见了底,她才让他休息一下。却被秦稳拉住了手:“来了这么久了,温泉还没去试过呢。”

    阿稳都瞎了,她哪还有什么心情去泡温泉。似乎知道她的心思,秦稳继续说道:“邱大夫也说泡温泉有利于药性挥发,我想去试试。”

    听到对阿稳的眼睛有帮助,阳一娴立即应道:“真的?那行,我扶着你去。”

    秦稳低头轻轻扬了扬唇。

    温泉是建在一间空旷的房子里,一进门,整个烟雾缭绕,让人觉得神清气爽。阳一娴颇感意外:“我一直都不知道这里还有温泉!邱大夫太过分了,竟然不告诉我!”她哪里知道这是秦稳来之前派人建的。

    秦稳也不说破,继续往前走。见状,阳一娴赶紧上前拉着他的手,生怕他摔跤,一边说道:“你先脱衣服下水吧,我在旁边看着。”说完又觉得不妥,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乱看的。”

    秦稳轻笑,却并未说话,径直脱起衣服来。他本来想逗逗一娴,让她帮自己脱,可不想惹她反感,便没出声。等他脱完衣服下了水,他才说道:“真的很舒服,你要不要一起泡,反正我也看不见。”

    阳一娴当然不会答应,扭头看了一下,见他在温泉里好好的,才坐在一边,说道:“你自己泡吧。”

    秦稳见她坐在一边发呆,泡了 一会儿便站了起来。听到水声,阳一娴赶紧别过脑袋,问道:“你怎么不泡了?”

    “感觉头有点晕——”

    话还没说完,便见阳一娴着急地扭头,一边问道:“是不是余毒没清?”入眼的是便是他结实的身体,水渍顺着肌肤往下流。阳一娴反应过来,赶紧回过头,捂住眼睛。

    秦稳慢慢地穿上衣服,走到她身边低笑道:“行了,我们回去吧。”

    阳一娴脸上的热意还没消,胡乱地点点头,站起来就走。走了一会儿发现身后没动静,转身一看,秦稳还站在原地,他伸出了手,等着她牵着他。她轻轻拍拍脸,又折回去拉着他,一边说道:“要不我给你找个小厮照顾你起居?”眼睛看不见也确实不方便,可她也没办一天到晚陪着他,还是找个小厮比较妥当。

    “不用。”秦稳立即拒绝。笑话,失明了还如此淡定,不就是因为她会一直在身边照顾自己吗?

    阳一娴劝道:“你的事情我爹他们肯定也知道了,我猜他们马上会来看你的,到时候我总不能一直跟着你吧,不太妥当。”男女授受不亲,他爹要是见了他们整天在一起,也觉得不妥的。

    提到阳保山,秦稳微微蹙了蹙眉,突然开口道:“不如我们早点成亲吧!”

    “这——”阳一娴一噎。他可真是会想对策呀。

    秦稳接着说道:“我明天会上折子给皇上,请辞大将军一职,交出兵权,到时候只是一个没有兵权的废人,并不会有人为难你的。”若他还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皇上可能会不同意,可若卸了兵权,那他的婚事自有他爹宁侯作主。他看得出来,他爹已经松口了,只要他坚持,他爹也只能妥协了。

    阳一娴没说话。

    没听见她答应,秦稳一脸失落,问道:“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我以后看不见了,你不想照顾我了?”

    “谁说的,我又没说不答应。”阳一娴赶紧回道。他知道一个人眼睛看不见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怕他胡思乱想,立马表态。

    秦稳知道她的想法,虽然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挺开心的。他双手握着她的手,认真说道:“一娴,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他已经对自己够好了。现在为了她,连眼睛都看不见了。阳一娴暗自腹诽。

    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刚出温泉室,便听说阳保山父子来了。阳保山素来当秦稳是亲儿子,听说她双目失明,着急不已,立即带着儿子来了。见到他们,他询问地看向女儿,阳一娴点点头。

    阳保山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秦稳的肩膀,问道:“外面都在传是被人害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这么大胆?”

    战无不胜的大将军被一条毒蛇毒瞎了,大家纷纷猜测是被政敌所害。倒无一人想到阳一娴身上。此时阳一娴听着她爹的话,又是内疚又是好笑,她忍不住解释道:“害阿稳的人是我,是为了救我才被蛇咬的。”

    “一娴,你——”阳保山不敢置信地叹了口气。阿稳如此真心待女儿,让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稳将阳保山父子请进屋,才开口道:“阳叔,我想尽快跟一娴成亲。”说完,怕他因为自己双目失明而有顾虑,又接着说道,“邱大夫说他有把握能治好我的双眼。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一娴的。”

    阳保山自是个聪明人,知道他此刻求娶的原因。他关心的是他的双眼,此刻听到肯定的回答,心里总算放下心来,说道:“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是连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我还担心——既然邱大夫有把握,那我就放心了。至于你跟一娴的婚事,我是答应的。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以后跟一娴成了亲,也是一家人。”

    听了他的话,秦稳高兴地说道:“不过关于我双眼的事情还请阳叔保密,我暂时不想让人知道能治好。”若不是如此,他的将军一职怎么请辞。

    阳保山知道他是个有主意的人,便点头应了。

    第二日,秦稳便将自己亲笔所书的折子递了上去。皇上看着字迹微乱的折子,知道是秦稳亲笔所写,一时心痛又惋惜。他当然不同意,可他是皇上,得为大局着想。况且,为了秦稳的安危,他此时也应该收回兵权,省得有人浑水摸鱼。

    是以,宁大将军因双眼失明自请退去骁骑将军一职,并交还兵权,一时传遍了整个京城。让人更加震惊的是,他竟然求娶一普通女子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