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征兵

    更新时间:2018-06-01 20:04:35本章字数:3152字

    一所学校前,聚集了众多的人,是学校招生?不!看看那些聚集而来的人,有老有少,学校招生不可能还招这么多年龄大的人。

    而且他们个个是群情鼎沸的,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只怕自己争不到一般。而且每个人都是脚上绑着绑脚的,就像是士兵一样,每个士兵都会在双脚上绑着绑脚的。

    可是这些人都是平民啊,并不是士兵啊!可真是怪了!

    再看看一面迎风招展着的大旗:“参军抗日”四个大字,原来这么多的人是来参军的。

    同时,学生们在唱着《征兵歌》:“同胞们快猛醒,国土沦亡家怎兴?同胞们莫恋家庭,快快奋勇来从军!”

    体检员,登记员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系列的工作呢。

    一个瘦小的汉子是挤到了跟前,他说:“我参军!这是体检表,我合格了!我今年过20岁了!”登记员上下地打量了一下,问:“你怎么这么矮小?是独丁吗?参加过民团吗?”

    因为政府实行的是“独丁不抽”的原则,要是有两个儿子的就得出一个儿子来参与军事,比如说当兵或者是进入民团。三个儿子至少得抽一个。这就是“独丁不抽,二丁三丁抽一”要是有特殊的情况,两个儿子有一个是残废的,就会让这一家免于兵役。

    瘦小汉子应道:“我不是独丁!我还有一个哥哥!我是符合标准的!民团我加入过了!你看看,我也是同样地像士兵一样绑着绑脚的!我的名字叫做刘大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长官就收下我吧!”

    此时,全省的总人口是1300万,可是民团就有300万之众,可以说,只要是适龄男子都得入民团参加军事训练。故就有男儿没扛过枪,不打过子弹,枉为男儿的说法!

    登记员笑了,说:“吆喝!还会掉书袋啊!读过书吧?倒是读过书的可以放宽条件的!”

    有人在旁笑了,说:“小子啊,看看你这么瘦小,还是算了吧!还是继续呆在民团好一点,你还想着进正规军?正规军可是体格要强的!而且你看看这么多人报名,长长的人龙啊,都得抽签来决定能不能入伍呢!你还想进入?难哟!”

    是啊!少一个人,可就少了一份竞争,自己就能当兵成功了!北上抗日,这是每个人的梦想,都想为国家做什么。更为重要的一点,太穷了,很多人是过不下去了,只有当兵是活路啊!

    看看吧,历代只要是征集当兵的,立了功回来,哪个不是立即娶媳妇,盖间漂亮的大房子,来年再抱个大胖小子。尤其是那些北伐老兵,可拽了,回来的那几年风光无限啊!

    好不容易有仗打,既能填饱肚子,又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所以嘛四里八乡的青壮都是蜂拥而上的,唯恐落后。

    尤其是现在国难当头,因为心中一颗爱国心,要为国尽忠才会络绎不绝地前来参军。

    刘大明却是一笑,高傲地说:“小又怎么样?人家甘罗十二岁还不是得当宰相?谁说小就不可以的!自古英雄出少年!”

    金波是招兵的总负责人是笑了,特意逗着说:“哟喝!人家甘罗是当上卿!”刘大明回答地很快:“在甘罗的时候,上卿就相当于宰相啊!”

    金波很是赞赏地笑了,因为刘大明回答正确啊。毕竟来参军的十个就有九个是大字不识一个的,能引经据典的更是难得。

    旁边有一个长官,他的名字是马兴乐,他一见,便立即说:“不行!绝对不行!这么瘦小!”

    马兴乐的表情很不一般,因为他第一眼见到瘦小汉子的时候,他是十分震撼的,他能一眼就认出来:“爷爷!”

    马兴乐是举眼望过去,那不远处是他的家,他有着一个秘密,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是自己过去的家,自己出生的地方——1栋骑楼。

    金波向着瘦小汉子刘大明:“瞧你说话的样子有书生气!你是不是读过书啊?”刘大明兴奋了,立即回答:“长官!自小父亲就教我识字!我懂不少的字,而且我还读过几年的书。你看!”

    刘大明是立即就拿过了毛笔,刷刷地几下,就写了自己的名字还挺好看的,不止如此,他还写了好几个字呢!

    “不错!字写得好,是个文化人!哈哈!”金波乐了,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马兴乐,说:“李白两位长官说过了,文化人参军是我们战斗力的提升呢!你应该也知道这一点,要是在我军中,战功再高,可是你不识字,几乎是不可能升任连长的!为什么?因为他不识字,他就看不懂文件,就不知道上头布置的是什么任务!有知识分子加入军中,当然是要的!”

    马兴乐这一下是无话可说了,他太清楚了,不识字的是当不了连长,军功再高也得去学习,经过学习能认得不少字之后才能荣升连长。军中最多的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识字有文化的实在太少!只要是有文化的来当兵,那是肯定要的,条件也会适当放宽。

    他看着欢天喜地的刘大明,他不由叹气了,他知道了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不过既然无法改变的话,刘大明是应该死不了的,虽历经大小百战,他的命硬得很,是会逢凶化吉的,自己就不必过于担心了!

    看来都是自己关心则乱啊,是啊,要不是穿越而来,附身到这一副身体上,怎么会关心祖辈?没有了刘大明,就没有了日后他的。

    马兴乐看着远去的刘大明,知道刘大明因为要参军,所以他会与童养媳的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成亲,新婚后就立即到部队里报到。

    马兴乐就像是知道了刘大明的一切一般,而且马兴乐情不自禁地就到了刘大明的家门前,更怪的是马兴乐直瞧着刘大明的家,嘴里念叨着的却是让人惊讶无比的话:“这就是我家吗?几十年前的家!这是我出生的地方……”

    真个是怪事,刘大明并不认识马兴乐啊,马兴乐说的又是疯话啊?不过看得出,马兴乐的心中是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绝非是无的放矢。

    马兴乐也不知是看了多久,他叹了口气,“历史终究是历史!”马兴乐随之是想到江边的,他要看看江边。因为马兴乐想到了很重要的。

    马兴乐望着滚滚江水,他心潮澎湃:“小时候,总见在江边的居民会自发在一起聚餐,并且是搞活动。一城的人都捐款捐物的,摆放祭品的,然后再通过江面放水灯,并且是放祭品之类的。按照长辈们的说法,那是因为战争,北上抗日,去几十人才有一人能回来,很多人是尸骨都不知在哪里,只能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来祭祀死去的人!按说法,这是积阴德,也是感戴先人所做出的一切。”

    马兴乐是看着江边,江水在流,他想着长辈所说的话:“世上有很多的孤魂野鬼,生怕伤人,就得在七月十四的第二天,七月十五,大做法事,并且祭祀以安抚孤魂野鬼。还有那些当年作战埋骨他乡的英烈,让他们能享受到祭祀!抗战而死的英魂们会顺着江水回到家乡,从而是享受人的祭祀!放水灯就是招魂,招他们回来以享祭祀!这一习俗自抗战之后一直保留着的。”

    马兴乐苦笑了,心中想的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会穿越回几十年前,会来到这里!我又会奉命回家乡征兵!看看啊!这么多人踊跃参军,可是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能活着回来啊?绝大多数连尸骨在哪里都不懂!最终只有家乡人通过这一条母亲江来祭祀他们,来招魂,希望他们的英魂能回来,能享受到祭祀!”

    马兴乐望着江,他知道抗日太惨了,小时候就听老人说过,一个村出去参军抗日的几十,上百个小伙子,结果回来的就一两人,甚至上百人没有一人能活着回来。

    会不会到时自己也是回不来的人?那时只能是顺着家乡滚滚的江水,灵魂跟着水灯回来,从而是享受家乡人的祭祀?

    马兴乐望着自己的家,对!几十年前的家,要是自己战死了,自己的魂能回到出生的地方,看看自己的家吗?

    马兴乐不由回忆起了小时候,每年农历七月十五的时候,爷爷和他幸存的战友们是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江边,他们放下了水灯,望着江面,无语哽咽着,这一切都是背着人的,毕竟这么多人偷偷地哭,在外人看来是丢人的,可是当你知道了内幕之后,观点就会改变了。

    年轻的刘大明随之像是变成了九十岁的老翁独立在江边,深陷的眼窝里流出了泪:“弟兄们,你们回来了吗?家乡等着你们回来!”

    马兴乐记得小时那一次偷偷地跟着爷爷来到江边偷瞧到这一幕,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也不了解在老人活动中心时,为什么一说到抗日时,爷爷和几个抗日老兵就会集体沉默,眼中有泪流出,在偷偷地抹着眼,连“牌九”、麻将都没心情打了。

    只要你一与几位老人的眼神一接触,会深深地被震撼住,那是无法言喻他们内心中的悲痛,都会被他们的悲伤所感染,虽然不知道他们悲伤的是什么,可是只要跟着他们一同悲伤,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