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婚了

    更新时间:2018-06-04 21:30:49本章字数:1253字

    今妃17:50:36

    2017年情人节,沈清清结婚了。

    她和顾明从民政局出来,每个人揣着一个大红本,上面的结婚证三个字,告诉他们:以后就是合法夫妻了。

    六年的爱情长跑终于有了幸福的结局,沈清清美图秀秀修了半个小时的图,才找出三张满意的图片,发了一条朋友圈:持证上岗,再也不用担心无证驾驶啦!

    才几分钟的时间,沈清清收获了十几个赞,她美美的合上手机,顾明的一句话把她拉回现实:“咱们晚上住酒店?”

    沈清清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结婚的喜悦冲淡了大半。

    说起来,沈清清和顾明都是北京人,新北京人。

    二十年前,双方父母从各自的老家来北京工作,之后结婚生孩子,在这里扎了根,拿到了开头110的身份证,和那些老北京人不同,沈清清和顾明说着一口普通话,儿化音的北京方言和他俩没关系,偶尔爆出一句你丫的,才有那么一点点北京人的性情。

    双方父母只有一套自住房,一家三口居住绰绰有余,可是提到孩子结婚,房子就成了大问题。

    顾明和沈清清是高中同学,学渣沈清清的父母望女成凤,当年初中毕业托了好大的关系把她送到了城北的学校去,就这样,在高中和顾明成了同班同学,这段缘分延续至今。

    沈清清家在丰台区,南三环外,她父母都是厂里的工人,当年分到了一套公房,住了几年,后来花了七八万买下了产权,公房的户型不好,北京房子快涨价的时候,急匆匆的卖了房子置换成一套大三居,后来那里通了地铁,房价蹭蹭涨。

    直到现在,沈清清的父母悔不当初,说不如咬咬牙再买一套, 现在早就翻了好多倍了,当时就觉得生的是女儿房子上不着急,错过了机会。

    结婚一提到婚房,沈清清就咬牙切齿,责怪顾明连套房都没有,哪有生了儿子不给孩子准备房子的?她身边的独生子,条件好的上初中就备下了以后的婚房。

    顾明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国企普通的职员,一辈子虽然吃喝不愁,但也是清水衙门,靠着顾明他妈从牙缝里省出了几个钱,但这点钱应付了顾明的开销,也剩不下多少,对于偌大的北京而言,就像落入湖面的石子,激不起一丝涟漪。

    顾明家也只有一套房,二十平米的平房,是父母从一户北京人手里买到的,就图离单位近,价格也合理。顾明初中以前,一家三口挤在二十平米的单间里,破旧的平房邻里矛盾四起,顾明青春期那会儿,没少和别人吵架,逼仄的环境下,再平和的人心态难免都会失衡。

    后来平房拆迁,他们家被迁到了中关村附近,那个年代的中关村和现在可不一样,只有两条公交线路,路上全是土,车一过尘土飞扬,顾明一家三口叹着气,灰溜溜的搬了过去。

    曾经有那么短暂的时间,顾明可是一个拆二代,中关村一套两室的房子,外加几十万的拆迁款,这点家里足以让普通人家横着走了。可他们家运气不好,钱还没捂热,他爸就得了病,这些拆迁款,全都折腾进去了,现在每个月还得吃药。

    两家没有多余住房的北京年轻人,日子也不好过。

    南三环北四环,沈清清经常吐槽,谈个恋爱谈成了异地恋,顾明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北边工作机会多,他顺理成章的在中关村附近找了工作。

    沈清清呢,大学毕业按照父母的期望,进了一家国有企业,工资不高不低,压力小工作稳定,用她妈的话说:适合女孩子。当然,她这份工作在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