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偷练功法

    更新时间:2018-06-06 19:05:04本章字数:3156字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我们人类渺小的犹如一粒细微的沙,就在我们这颗懒以生存的地球之外,还存在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你我只是大千世界中及其微弱的一粒分子而已。

    就在这颗水晶色的星球之外,还有八种法界隐隐的存在着:妖界、魔界、九幽界、冥界、佛界、异界。再加上我们生活的修真界。这九界相附相承的有规律的运行在宇宙之间。

    公孙域在九界之中一直占据着威名显赫的地位。夏天慵懒的午后总是让人感到丝丝的倦意,在公孙域正中心有一所高大的庭院,黑色的门楼彰显着主人的高贵与权威。庭院之中放着一张躺椅,椅子上懒洋洋的躺卧着一名老人。一头丝滑飘逸的银发枕在脑后,脸上皱纹堆垒,微闭着双眸,鼻孔内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身上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短衫,胯下一条蹲裆滚裤,左手还慢慢的摇着一把芭蕉扇,微微晃动的身体带动着躺椅轻轻地前后摇摆,那惬意的样子真叫人羡慕啊。

    这时从门外进来三位中年男子,为首的一个生的气宇轩昂,细高挑的身材,一头乌黑的冲天发,宽宽的额头,一对大豹子眼,高颧骨,矬腮帮,两片薄嘴片,一对扇风耳。身穿青蓝色衣衫短靠,紧随其后的那位虽然稍稍有些逊色,但也称得上是位英姿飒爽之辈,五官貌相和前面的差不多,浑身上下一身白,也算得上是个英俊的中年。可最后一位确是不然,这位离得多远就能闻到他身上那熏人的酒气,身上披着个青布衣衫,坦胸露乳。胯下一条免裆裤穿的更是不堪入目。脚下拖拉着一双千层底夫子履。

    这三位来到老人的面前,前两位毕恭毕敬的一躬扫地:“爹,孩儿给您老人家问安。”说完规规矩矩的垂手站立两侧。唯独最后这位,横着脖子,用眼睛扫了老人一眼,双手抱拳往上微微一撩道:“爹,安了。”老人微闭的双眸微微撩了撩,脸上露出一丝愠色。

    老人道:“这几天的功夫你们可曾丢下了?”就见那个身穿青蓝色衣衫的男子双手抱拳道:“爹,孩儿早就知道今天您检查我们的功课,岂敢落下,孩儿现在就展示给您看。”说着转过身来,面对着一座假山,只见他骑马蹲裆式站好,气发丹田,丹田惯于两臂,瞬间一道道蓝色的灵力环绕着他的身体,犹如两条巨龙一般盘在他的二臂之上。只见他大呵一声,二臂一阵,两道蓝色的灵力瞬间从他的掌心发出,将面前的一块巨大的石头震的四分五裂。而后收了灵力垂手站在一旁。老者手捻须髯点了点头,眼角眉梢透露出些许的微笑。

    这时穿白色衣服的那位,毕恭毕敬的走了过来道:“爹,兄长的功力真是叫孩儿大开眼界,孩儿自愧不如,今日既然爹爹考验我们兄弟,孩儿自当竭尽全力。”老者听完面带笑意的微微点了点头:“你就练吧。”“孩儿遵命。”

    说着就见这位转身来到来到一眼井边。只见他学着哥哥的样子蹲好马步,气运丹田,同样一道蓝色的灵力自丹田发出,通过他的经络运到掌心,只听他大喝一声,两道蓝色的灵力从他掌心喷射出来,直冲井中。瞬间,井水喷射出数十丈高。“好!”接着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好声。

    这位回过身来,微微笑了一笑,双手抱拳道:“爹爹,孩儿献丑了。”说着像方才那位一样来到老者身后垂手站好。

    “老三!该你了!”老者对青衣男子怒道。这时一旁的白衣男子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衫轻声道:“三弟,没事的,爹没那么凶,认真练。”就见这位挠了挠头红着脸来到老者面前说:“爹,孩儿,孩儿——孩儿不会。”“混账的东西,一会回去把组训抄写一千遍,今天抄不完不许睡觉。”说完站起身来只见他双手一辉,两卷泛着金光色竹简自他的袍袖中飞了出来,蓝衣男子和白衣男子规规矩矩的跪下来,双手呈上,竹简旋转着落到他们的掌心之中。而后老者一甩袍袖,扬长而去。

    这时那哥俩把秘籍收起来来到这位身旁,安慰道:“老三,你怎么搞的,这么长时间,你连初级的都不会吗?”青袍男子当啷着脑袋,一语皆无。

    过了好一会,见他也说不出什么来,哥俩一使眼色,走了出去。只留下他一人默默地在庭院中发呆。

    良久,已是红轮西坠,玉兔东升,璀璨的繁星点缀着银河。深深地庭院之中死一般的静,只有他一个人伴随着阵阵的晚风发呆。最后只好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回到房间之中,瘫坐在椅子上,一脸的茫然,无助的眼神直勾勾的顶着远方。这时从里屋走出来一名二十左右岁的青年男子,这位头戴绛紫色六棱收口软幢巾,国字脸,宽脑门,浓眉大眼,鼻直口方。身穿青衣,胯下一条瘦腿裤,收拾的锦缠利落。手中拖着一个茶盘,茶盘中放着一只脂白的盖碗来到此人面前道:“爹,怎么才回来,喝杯茶吧。”说着将茶盘放在茶几上,垂手站在旁边。

    这位叹了口气将方才的事情讲说一遍。青年道:“爹!爷爷说的也不无道理,你以后勤加练习也就是了。”“老子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别看他功夫练得不怎么样,对儿子倒是蛮凶的。青年吓得一吐舌头,后退两步离开了。

    方才那名老者名叫公孙啸天,是堂堂公孙域第五代域主。公孙啸天今天已是当上域主的第十个年头了。在这十年之中,他将公孙域治理的井井有条,深得民心。那三位是他的三个儿子:公孙延烈、公孙延杰、公孙延庆。正所谓虎父无犬子,这公孙延烈和公孙延杰在整个公孙域之中可是首屈一指的人才,提到公孙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哪个不是高挑大指。

    可这老儿子公孙延庆确是整天吃喝嫖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哪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公孙啸天对这三儿子也是恨铁不成钢,所以方才对他的态度明显不两位哥哥严厉的多,可是家族大了,等级分明,自然就分出了三六九等,所以家族之中上上下下百十余口对这公孙延庆经常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经常受到排挤。

    方才那名青年正是他的儿子公孙斌平,年少轻狂的他早就对家中的这种等级制度看在眼里,怒在心里,可是无奈,身轻言微的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罢了。今天听爹这么一说,更是燃起了他心中那颗愤怒的火苗。暗自怀恨爷爷不公。

    第二天清晨,公孙斌平来到茶室之中沏了壶宴茶,端到伯父的房中。轻叩房门,只听里边应了一声:“谁啊!”“大伯,给您送茶来了!”“哦!进来吧!”公孙斌平毕恭毕敬的端着茶盘来到公孙延烈的房中。

    公孙斌平环视了一下四周,房间一往如常并没什么新鲜之处:正对面是一张楠木金雕的双人床,床边是个立式衣柜,在门边上还放着一张书桌。此时公孙延烈正背对他在衣柜整理衣物,他一眼就看见了放在书桌上的那本秘籍,他用眼角扫了一眼见上面写着《九界真经》,

    见是自己的侄子也就没加提防。

    这时公孙斌平说:“叔叔,我将早茶放您桌上了。”“哦,好的。放那吧。”公孙斌平放下茶盘,随手将那本《九界真经》揣入袖筒之中。公孙斌平如获至宝一般,出了门东瞧瞧西看看,生怕被什么人发现,他懂得爷爷治下的家规,要是私自偷了东西不被打的皮开肉绽才怪。

    公孙斌品四下看了看,见左右无人像一只猫一样顺着墙边溜走了。他深知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要被发现的,所以他便将自己锁在了书房之中,找来文房四宝,运用自己微薄的法力,迅速地将这本抄了下来,只见他右手持笔,灵力借助他的手掌运用到笔墨之间。笔尖飞走龙蛇,不消片刻之功这部《九界真经》便要他抄了下来。又悄无声息的将其送了回去。用现在钟表说话,整个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九界真经》一共分为七个法度,每加深一个法度,修炼者的法力就会加深一个层次。这七个法度分别是:金丹、元婴、入神、出窍、合体、渡劫、大乘。

    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公孙斌平便天天五心朝天,静气凝神。一个月下来,他就掌握了金丹和元婴两个法度。此刻的他就觉得神清气爽,浑身使不完的劲不说,还莫名的感觉到自己丹田部位阵阵发热。他知道,这是气血正在隐隐下沉。

    就这样连续持续了几个月,这天练功之时,他突然觉得这股丹田之气,慢慢的、慢慢的遍布他的全身。他能感觉到这股气在体内流动。慢慢的、慢慢的,就觉得全身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一开始头发跟潮乎乎的,渐渐地斗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面颊滚落下来。又过了一会,公孙斌平就感觉好像守着个火炉一般。

    他知道这是丹田之气正在打通他全身的经脉,于是他便开始随着这股丹田之气做深呼吸,迎合着这股来自体内的热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