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为救红颜闯禁地

    更新时间:2018-06-11 20:36:08本章字数:4018字

    突然,公孙斌平由于实在受不了这股热量,猛地睁开眼睛,就见在他两个瞳孔之中燃烧两股熊熊火焰。公孙斌平已被这股热量烧灼的心急如焚。此时的他,头脑还非常清醒:书上明明说运功打坐可以调养生气,使人心情舒畅,可自己为什么心急如焚。这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在逼散丹田之气时过于急躁,没有使丹田之气均匀的散发到身体的各个经络,肯定是哪个穴道憋住了气。

    可是此时再想运功调节为时已晚。就感觉一阵胸闷,紧接着一股热气由胸腔涌了上来,顿时觉得嗓子眼发甜,公孙斌平暗道不好,就见他身不由己的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浓浓的鲜血喷射而出。这口血怎么着也得有二百CC。

    等这口血彻底喷射出来,公孙斌平瞬间觉得舒服了许多,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足足缓了能有一个小时,公孙斌平才渐渐地苏醒过来。当他睁开眼一看,却发现他原本生活了多年的卧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前的景象哪还是他懒以生存的那个温馨的家。朦胧中却见自己躺在一张古代小姐的床上,崭新的床单铺在身下,鲜红的幔帐卷在床前两侧的栏杆上,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头剧烈的疼痛,浑身无力,就像大病初愈一般。

    公孙斌平揉了揉太阳穴,忍着剧烈的疼痛从床上慢慢的坐起来。皱了皱眉,透过轻纱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一片深红色,地上铺着红地毯,对面的墙壁下面是一张梳妆台。真是奢而不华,雅而不俗。

    “这是哪里!刚才我气沉丹田打通经脉。怎么……怎么……到了这里。”公孙斌平有气无力的自言自语着。

    突然就听门外传来一阵砸乱的脚步声和银铃般女子谈话的声音:“公主,奴婢退下了。”“你们去吧,我也睡觉了。”声音若隐若现,听到这,公孙斌平更是疑惑不解,这是哪儿。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吱呀”一声,门板被什么人推开了,一名白衣女子闪现在门前,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在皎洁的月光映衬下显得楚楚动人,高梳凌云髻,金簪别顶,面白如玉,宽宽的额头,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细巧挺秀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口。身穿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长可拖地。挺拔的身躯,细细的腰身,富有女人那迷人的曲线美。手里还拿着一把合欢扇。

    女子一眼就看见了床上的公孙斌平,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大叫一声。顿时扔了扇子,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面露惊恐之色。

    听见了女子的喊声,守夜的卫士们纷纷冲了进来。此时的公孙斌平已经从床上下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大家,不是所云。

    只是为首的那名将士上下打量着公孙斌平见此人的穿着打扮非同寻常。头戴绛紫色六棱收口软幢巾,国字脸,宽脑门,浓眉大眼,鼻直口方。身穿青衣,胯下一条瘦腿裤,收拾的锦缠利落。看他的穿着打扮怎么看怎么别扭。

    为首的一人断喝一声:“哪里来的贼人,敢在此撒野。”公孙斌平瞬间被眼前的一切更是吓得不清,这一切他也没办法解释,只是支支吾吾的站在那里,半晌没说出话来,两只眼睛茫然的看着大家。

    这时就听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别跟他废话,去叫君上,快请君上前来定夺。”“好好好,看住他,快去请皇帝陛下前来定夺。”

    公孙斌平彻底被这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此时的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就在他迟疑之时,忽听外边响起一阵砸乱的脚步声。不一会,几位将军前呼后拥这一位君主来在了房中。

    这位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头戴冕旒,面似银盆,一副狰狞的面孔咄咄逼人,身穿皇袍。显得大腹便便,真是威风凛凛。

    这名女子一见这位,哭着跪倒在此人的脚下说:“父王,是他,”说着用手一指公孙斌平“是他擅闯女儿的房间,要对女儿强行无礼,还请父王为女儿做主啊。”这位君上眼皮都不撩一下,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一个女儿家家,不守妇道,竟然在你的房中发现了男人,我们皇家的颜面对被你丢尽了。”说着狠狠的一甩袖袍,顿时满脸涨红,青筋暴露,怒目圆睁,感觉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大踏步的来到公孙斌平的近前:“哪里来的野种竟敢擅闯公主的闺房,来啊,推出去杀!”这时一回头看见躺在地上的那名女子说:“将公主打入冷宫,听候发落。”说完一甩袍袖离开了。

    这时过来几名士兵,抹肩头拢二臂将他们二人捆绑起来推了出去。

    就这样公孙斌平被他们推推搡搡的出了公主的寝室。走出皇宫奔午门而来,当一个士兵推他的时候。公孙斌平突然想起了《九界真经》上的功力。可由于这是后宫,公孙斌平从史书上对后宫森严的法纪也略知一二所以迟迟没敢动手。

    正当一出午门,就见他气沉丹田,双臂一较力。捆绑他的绳索愣是被他给崩开了。瞬间一道道蓝色的灵力围绕着他的身体,就见公孙斌平双臂齐摇施了一招叫排山倒海,奔他左边那个士兵的肋下拍来,就听“啪”的一声巨响,左边的那个士兵瞬间飞出去一丈多远,摔在地上。

    这时另一边的士兵一看这还得了,立刻一脚奔他的肋下蹬来。公孙斌平顿时觉得身后恶风不善,猛地向旁边一转身,这位一脚蹬空,公孙斌平顺势使了个野马分鬃一叼这为的小腿肚子,接着脚下使了个狸猫上树,一道蓝色的灵力闪现在他的大腿上,耳聋中就听“啪!”的一声踹了个结结实实。这位仰面摔倒。公孙斌平的身法越来越快,疾如雷电般穿梭在众人之中,最后只见一道蓝光游刃有余的在众人之间闪现,也就约莫盏茶之功,这些士兵已被打的屁滚尿流,就地翻滚。

    等将众人打翻在地,就见公孙斌平微闭双眸,双手以上是下松了口气,蓝色的灵力越来越浅,渐渐地收复在了他的体内。这时他才发现公主早已不见了身影。再想想刚才那个刁蛮公主在她的父王面前那般挖苦自己,真是气得他暴跳如雷。可转念又一想,《九界真经》上头一章就说了侠义道的本质:惩恶扬善,救民于水火。眼见着公主因为自己身陷囹圄岂能一走了之袖手旁观。想到这,飞身上房,开始四外寻找冷宫。

    公孙斌平哪将这三尺禁地的规矩放在眼里,他只知道,那公主是为了自己才遭了劫难。虽说此时他本可以驾驭丹田之气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那样就违背了侠义道的本质,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可是这是什么地方?皇宫深宅大内,岂是自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正在他进退两难之时。也许是自己还没有完全熟练的掌握《九界真经》的缘故。突然一股寒气由丹田发出,瞬间朝心口涌来。就这样那股莫名的寒冷在他体内由下而上逼近着他的全身,此时此刻仿佛掉进冰窖一般。公孙斌平暗道不好,急忙坐下来盘膝打坐,气发于丹田,丹田惯于全身。就见他额头渐渐泛起潮乎乎的汗珠,一道道蓝色的灵力也随之围绕着他的身体。

    此刻已是红轮西坠,玉兔东升,天色早已暗淡下来,故此公孙斌平身旁的灵力借着这朦胧的夜色,离得多远就能看见那一道道耀眼的蓝光。

    就听远处隐隐有人说话:“那是什么。”“什么东西。”“走,看看去。”又过了一会,在他周围便围了不少皇宫的侍卫。他们哪见过这个,一个个手持刀枪隐隐的躲在远处,不敢向前。

    就听有人高声喊呵:“妖道,妖道,哪里来的妖道,冲冲冲。”一声令下,众人不敢怠慢,只好一个个战战兢兢拿着兵器,蹑手蹑脚的奔公孙斌平走来。公孙斌平一看眼前的形式,知道事情已经暴露,再躲闪已于事无补,只有拼死一搏。

    想到这就见他右在半空中画了一道弧,随后紧握成拳。再看他的这只右手,明显比以前粗了三圈。公孙斌平抡起拳头猛地往前一击,一到蓝光刮着风声奔众人击来。这些人就像被人在面门上重重的击了一拳一般。飞出去一丈多远,仰面摔倒。也就眨眼之功,这些人皆被打翻在地。

    公孙斌平知道闯了大祸顾不得许多,转身就跑。也没辨别方向,垫步拧身,翻上房坡,奔西北方向就跑了下去。跑着跑着就见眼前闪现一座矮小的房屋。和皇宫里其他的房屋相比,这一间要小上一倍还要多,门窗早已破烂不堪。窗棂纸也是支离破碎的没有几块完整的了。门前更是杂草丛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间屋子有些端倪,因此格外注意起来。双脚一飘,跳下房檐来在近前隐隐的听见里边有女子的哭声。公孙斌平更是好奇,等走近一看,透过凌乱的窗棂口往里观看。里边背对着他这个一名白衣女人,这位头发披散着,衣服已被撕破,看得出上边还透着斑斑血迹。看此人的背影有些面熟。他忽然响了起来。

    “公——”公孙斌平不由得喊了出来,可是没敢大声吵吵。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听到有人喊自己,这位站起身来慢慢的转过来,公孙斌平定睛观看,正是那个因为自己被大荣冷宫的公主,那公主看着公孙斌平一脸的怨恨,真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翻,恨不得把他捏碎。

    “你来干什么。”那公主恶狠狠的丢过来一句。公孙斌平竖起左手的食指放在嘴的中间,一脸恐惧的看着她,示意她不要出声,公主白了他一眼,怒气冲冲的坐在铺好的稻草上。

    这时公孙斌平探出两根手指,夹住门前象鼻子大锁的铁环。丹田一较力,就听咔吧一声,锁头立刻断为两半。公主被他的这一举动惊呆了。还没等公主回过神来,公孙斌平早已抢步欺身来在她身旁,二话没说,抱起公主冲出牢门,翻身上房逃之夭夭。

    公孙斌平踩在房脊上,简直比我们普通人在平地上百米冲刺还要平稳。公主在他的怀里被吓的紧紧的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一动不敢动。她就感觉耳边生风,吓得双目紧闭,不敢睁眼看看四周的情况。虽说对他怀恨在心,可是公孙斌平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她胆裂魂飞,此刻的她可以说没有丝毫挣扎的能力,值得任凭这位不速之客玩弄于股掌之间。

    过了好一会,就觉得耳边风渐渐地糅合起来,这时就听一个富裕雄厚的男中音在叫自己:“好了!你现在安全了。”

    等公主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缕糅合的阳光映入眼帘。此刻她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片田野上,广袤无垠的原野被朝阳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纱。阵阵晨风吹拂着她的面颊,衣袂也随之翩翩起舞。久居深宫大内的她,来到这原野之上,不由得被这大自然赋予的原始美深深的吸引了。

    是啊!这里是真正的原始美,没有任何人工的雕琢。正值盛夏时节,身旁嫩绿的柳条压弯了腰,垂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远处隐隐约约还传来几声知了的叫声。面前的一汪小溪顺流而下。此情此景岂是那皇宫大内能媲美的?

    公主微闭着双眸,挺胸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大自然新鲜的气息,脸上立刻浮现出浅浅的笑容。此刻她早已将心中的那股怨恨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公孙斌平双手抱着肩膀正倚靠这一桩柳树的树干注视着她。

    “你到底是谁,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里?”此刻公主的声音温柔了许多。收起了之前的那股傲气。却展现了一个小女孩应有的天真无邪,浪漫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