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功力恢复

    更新时间:2018-06-13 15:12:43本章字数:4036字

    公孙斌平并没有急于回答,只是依然抱着肩膀凝视着她。听到公主的问话,他仿佛对眼前这个刁蛮任性的公主多了些怜悯之情——这么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原本是应在田野之间疯狂的奔跑的年纪,却被深深地锁在深宅大内之中,剥夺了她原有的那股属于她的快乐与自由。

    “我来自距离你们几千以后的一个时代。”此话一出口,这公主看着他眨眨眼皮,眼睛里充满了茫然与憧憬。“那你们那个时代都有什么?你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来?你有是怎么来的?”公孙斌平听着这一连串的问话,在他的内心深处真是又好笑又心酸。好笑是笑她年幼无知,天真无邪;心酸是怜悯她在这深宫大内之中与世隔绝,限制了人生自由。

    公孙斌平坐下来笑了笑,就将自己的所造所欲讲了一遍。并且告诉她现在的科技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听得她天马行空,一脸的茫然。简直就像听神话故事一般。

    “哥哥,哥哥我不想在过以前的生活了,你可不可以带我走,我为你当牛做马,肝脑涂地。”“哈哈哈!”公孙斌平实在受不了,不由得大笑起来。“怎么了,哥哥,你笑什么?”公主天真的问道。“那至少你得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你多大了,我才能带你走。”虽然看年纪公孙斌平比她大不了几岁,可是被她这一连串的问题逗得实在受不了,只好充当了长辈的角色。

    “我叫冯灵儿,是夷吾国的公主,父王是这里的君上,我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人们见了我都躲着我。在宫里我深居简出,这也不许,那也不许的,一大堆规矩束缚着我。嗨!”冯灵儿说不下去了,脸上立刻又布满了愁容。从她的表情中,仿佛看出她对外界事物的渴望。使人不由得产生一股怜悯之情。

    “哥哥,哥哥你带我走,你带我走嘛!你会法力,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冯灵儿撅着嘴拼命的摇晃着公孙斌平的胳膊。

    公孙斌平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只是笑了笑。就见他盘膝打坐,瞬息之间静气凝神,过了好一会,却不见半丝灵力在他周围闪现。冯灵儿眼巴巴的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公孙斌平额角上顿时斗大的汗珠跟落下来。见势不妙,冯灵儿也的表情也渐渐的严肃起来,问道:“哥哥,怎么了。”“我法力尽失了,可能和我来这之前走火入魔有关系。”公孙斌平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此刻的他顿时脸色惨白。

    冯灵儿看着他惨白的面皮吓得有些不寒而栗,浑身发抖。公孙斌平笑了笑,有些泛白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发出一丝微弱的声音:“小妹妹,没事的。可能我的功力还不够,再加上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不适应。所以……咳咳……”说着还咳嗽了两声。“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冯灵儿关心的问着。“我现在有些饿,有吃的吗。”公孙斌平有气无力的说着。

    冯灵儿一脸愁容的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这荒山野岭的别说什么吃的了,就连个人家都没有。此时冯灵儿的脸上不由得愁容瞒促。

    公孙斌平看着冯灵儿急切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冯灵儿瞪了他一眼呵斥道:“哎哎哎,你笑什么,你可别忘了,要不是你运功走火入魔私闯我的宫中,我也不至于陪你在这里挨饿,现在你饿着肚子没办法运功,我在四处帮你找吃的,你还笑。”说着柳眉倒竖,杏眼圆翻。又耍起了她那股公主的刁蛮。

    冯灵儿一双怒火中烧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公孙斌平,公孙斌平看着她那一脸怒气的表情,看着她那股带着丝丝可爱的刁难劲,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冯灵儿白了他一眼,撅着嘴,蹲下身来,不在理会他了。公孙斌平看着她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和她这么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还是运功想办法回去吧。想到这,径直往前走出去十几步远,坐下来,五心朝天,昂首挺胸,微闭双眸,安静的入定了。他的面色也随之渐渐恢复过来。

    此时的冯灵儿趴在一旁的草丛上等着公孙斌平过来哄自己,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过来。她的内心渐渐的有些失落,这要是在宫中,早有一大帮人过来哄自己开心了,赶都赶不走,哪像他啊!说实话过管了使奴唤婢的日子,冷不丁来到这荒郊野外还真有些不适应。

    此刻冯灵儿的内心早已等的如坐针毡一般,又忍了一会,最后怒火中烧的她实在忍不了了。站起身来走到朝公孙斌平走来,那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到他面前刚要怒吼,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就见公孙斌平的身旁隐隐约约围这一道道若因弱音的蓝色光环。方才紧蹙的眉头这会也舒展了许多。说实话,冯灵儿长这么大,虽说吃尽穿绝,使奴唤婢。但是还从没见过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场面。

    就见公孙斌平身旁的灵力越来越深,越来越亮,直到最后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刺的冯灵儿歪曲这面孔,用手遮挡着光环。

    这样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就见公孙斌平双臂围着身体画了个弧线,而后双掌自上而下慢慢的归于丹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此刻的冯灵儿早已被他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真好似木雕泥塑一般。

    公孙斌平看着她笑了笑站起身来。和蔼可亲的说:“现在我的功力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一时的失误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真是抱歉。”此刻冯灵儿看着面前这个高大威猛又帅气的小伙,不由得双眼迷离,两个眸子之中闪现着稍许的青春萌动。

    公孙斌平当然看清了她内心的变化。此刻他才真正细心的观察着面前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纤细的身材,白嫩的肌肤,两颗水汪汪的大眼睛,再加上那樱桃点点般小口映衬着红润柔嫩的双唇,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就这样两个人静静的凝望着对方,四目相向的那一刻,两颗心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冯灵儿的两腮渐渐地泛起了微红。

    就在这一刻,赫然间,就听得远处传来一阵狂吼。两人的表情顿时变的严肃起来。就在二人刚然一愣的这个瞬间。突然从一旁的草丛之中窜出一只判然大物一个鱼跃,向他二人扑将过来。

    公孙斌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搂住冯灵儿纤细的小蛮腰,一个黄龙大转身,将这一扑躲过。冯灵儿脸色立刻吓得惨白。公孙斌平低声在她面前说道:“别怕,有我在。”话虽不多,声音也不大,但却蕴含着多少男人的担当与责任。

    公孙斌平轻轻的放下冯灵儿,转过身来面向这只巨大的怪物。他这才看清是只山跃熊。就见这只山跃熊张牙舞爪的扑向公孙斌平,公孙斌平一个潇洒的转身,撤到一旁,探出右手使了一招单撞掌奔山跃熊的肋下拍来,瞬间蓝色的灵力由掌心发出,就听“啪!”的一声巨响。正拍在山跃熊的软肋上,虽说只是元婴法度的功力,又伤了元气,刚刚回复不久。可是打这只山跃熊还是绰绰有余的。就见这只山跃熊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公孙斌平见状立刻来了精神,紧接着鼓足全身的的力气接二连三的在这只山跃熊身上迅速的连击数掌。这只山跃熊顿时七窍流血死于非命。但是别忘了,那可是熊,再加上公孙斌平刚刚恢复元气,这一下又伤了体力,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此刻冯灵儿早已吓的脸色惨白蹲坐在一颗树下瑟瑟发抖。等这只山跃熊彻底死了才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站起来,一步步挪到公孙斌平的身旁。此刻他已累的气喘吁吁,蹲坐在地上摇摇晃晃险些跌倒。幸好冯灵儿一把楼住了他将要倒下的身躯,此刻冯灵儿已渐渐的回复了平静,可轮到公孙斌平脸色惨白了,这可不是吓得,本来元气就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这么一折腾,此时的他体力早已耗尽了。

    冯灵儿轻轻将他发在地上,蹲在一旁静静的守护这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微弱的呼吸和惨白的脸色隐隐有些心痛。眼圈渐渐红润起来。

    过了一会公孙斌平醒了过来,看着她的脸,笑了笑:“怎么了,我这不好好的,你干嘛落泪啊。”见他醒了,冯灵儿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算落了挺了。可听他这么一说,冯灵儿那股刁蛮劲又上来了,撅着小嘴说:“谁,哭了。”而后羞涩的将他往外一扔。

    这时冯灵儿立刻露出了一丝喜出望外的表情,指着面前的山跃熊说:“诶,对了,你赶快把它解刨了,吃他的胆。我在宫里听太医院的人说过,这熊胆可是名贵的药材。”公孙斌平此刻也如梦方苏一般,他也听说过熊胆是名贵的药材。只见他手掌开立,奔着山跃熊的肚腹一张拍来,瞬间一道蓝色的灵力从他掌心发出,这掌中的灵力比那开了忍的宝剑还要快上几分,只见一道蓝色的灵力闪过,瞬间给这只山跃熊开了膛。

    公孙斌平伸出手来在它的体内摸索了半天,最后揪住个肉乎乎的东西,用力歪歪一拽一颗椭圆形漆黑的胸胆就这样被他硬生生的拽了出来。

    说实话,看着这只熊胆恶心的险些要吐出来。一旁的冯灵儿看出了他的心思,瞪了瞪眼,厉声说:“吃,要想好吃了它。”公孙斌平回头看看冯灵儿此刻他的脸已经扭曲的像是梯田一样。可冯灵儿还是瞪着眼睛,严厉的呵斥他说:“快点吃,吃了它。”公孙斌平只有一闭眼一张嘴仰着头,将熊胆慢慢的放在嘴里。最后只见他一瞪眼,一挺脖,愣是把熊胆生生咽了下去。那冯灵儿呢,虽说对武功一窍不通。可装的却像个武林高手似的。“快,运功疗伤,现在是你恢复体力的最佳时期。”

    公孙斌平听着心里不住的暗骂:你懂吗?先说你练过武吗?就跑我这装大尾巴狼来了。可他内心知道人家冯灵儿是好心,所以只是心里想了想没敢说出来。

    他倒挺听话,立刻盘膝打坐,气沉丹田。一会一道道灵力就便开始在他的四周环绕。灵力明显比以前清晰而且雄壮了许多,他也感到神清气爽来了精神。一旁的冯灵儿抱着肩膀依这一棵大树。一脸欣慰的笑容看向他。

    过来好一会,只见公孙斌平双掌上翻动,掌心向下,自上而下缓缓地将气压至丹田。又过了一会,公孙斌平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这次脸上立刻浮现出些许的笑容。冯灵儿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公孙斌平笑了笑说:“嗯,现在我感觉神清气爽,比之前强多了。我感觉我的功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说着双掌并举向前猛然一推,一道蓝色的灵力瞬间从掌中喷射出来。将面前一颗千年古树震的四分五裂。

    一旁的冯灵儿乐的手舞足蹈:“公孙斌平,你成功了,熊胆发挥作用了。”此刻公孙斌平也高兴的满脸乐开了花。

    就这样两个人顺着这片田野走到前边不远处的大山之中,找了个可以藏身的山洞,两个人就在这山洞里住了下来。每天采些野果冲击,当然公孙斌平坚持每天寻找山跃熊,吃熊胆。

    数月时光稍瞬即逝,公孙斌平的法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天,冯灵儿来到他身旁娇滴滴的说:“斌平,你带我走吧,带我回到你们时代吧,我不想在受着宫中之苦了。”公孙斌平抚摸着她的头说:“灵儿,听话,回去安心做你的公主,你属于这皇家高贵的身份,不属于我们那个时代,走我送你回家。”“难道你还忍心让我受那冷宫之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