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罪恶都市(一)

    更新时间:2018-06-08 12:58:20本章字数:3114字

    这是一个罪恶的世界。

    这是一座罪恶的都市。

    今晚的城市特别的璀璨,在雨露的衬耀下,粗糙的地面变的柔滑,街道上车辆呼啸,似狂似妄。高耸的大厦犹如帝王般坐在自己的王位上,冷眼俯视着统治着眼前的蝼蚁。

    当然,这只是人们的幻想而已。

    由远至近,可以看到许多许多黑暗的巷港,这里没有灯,这里没有快乐,但是这里有人。

    一个,两个,三个…很多人…

    由近至远,也可以看到,在那座异常突兀给人印象非常深刻又非常震撼的大厦屋顶上,一辆直升机此时正缓缓地降落,周围的雨滴因为螺旋桨的无情打击而四处飞散,身不由己的脱离了它们原有的路线和轨道,或者说是希望。

    一个黑衣人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并打开握在右手的黑色雨伞后,他跳了下来,并站在了直升机的门口。雨伞微微挪到了那似乎还会有人走出的门口,静静的等待。

    过了一秒,一个身材略胖,白色衬衫在黑暗的反射中异常的显眼,并且由于略胖,他下来的时候不是特别的利索,小短腿在垫了垫地面的位置后,才似乎很艰难的松开了握着门把的手,一跃到了地上。

    不过很奇怪的是,地面上那一层薄薄的雨水似乎没有被踩溅。仿佛这个男子的动作是如此的轻柔,优雅。

    “咳,嗯!”

    男子润了润喉咙,他转了转脖子,似乎刚刚那一跃伤到了他的身体。

    他的头发不是很长,但是梳理的特别柔滑。左半边是黑色的头发,右半边是白色的头发。中年与老年之间的转换吗?

    他看了撑伞的男子,沉着嘴唇斜视了他一眼。

    “带路!”

    “是!”

    一个命令,一个遵命。

    雨不是很大,很轻柔,洗净城市的空气,将一天的枯燥化为绵延的细流,恬静,慵懒。

    但是依然不可否认,再小的雨滴,也会杀人。

    在第三十五层的左大厅,空旷且鲜有摆设使得站在这里的人显得格外的孤立,他们穿着一身黑衣,带着一副泛着暖色调光芒的墨镜,昂着头双手负背笔挺的站在左右。

    在他们中间,有一个人瘫躺在沙发上,两只穿着皮鞋的长腿交叉靠在放着一瓶红酒以及一只刷了一层深红色液漆的高脚杯。

    他留着一嘴的胡渣,随着嘴唇无规则的张合而挪动着。雪茄弥漫的浓厚烟雾在空中优雅的飘散着,为本便略微昏暗的气氛更添了不少朦胧。

    他闭着眼睛享受烟雾吞吐的**,但是嘴唇的干燥让他本能的伸了伸舌头,之后鼻腔中那团酝酿已久饱含浓郁香味的烟气便随着他的呼吸有节奏的在空中舒展开来。

    “吱嘎”

    通往大厅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黑衣人提着一只手提箱走了进来,他向里走了一步,将还在滴答着雨水的伞竖放在门口,随后抬起右手稳了稳墨镜,眼睛在左右扫视了一番后,才侧身到了一旁,让开了正中的位置。

    “老板。”

    黑衣人半鞠躬冷声说道。

    “嗯。”

    长长的沉答。

    中年男子沉着脸负手走了进来,他皱了皱眉,对这朦胧又难闻的烟味很是厌恶。

    “我说,小小年纪就爱上了抽烟,寿命可会相当的短。”

    “呵。”

    零晨半眯着眼睛,嘿嘿笑了。

    他伸手指了指桌对面,说道。

    “给金山老大搬张椅子。”

    旁边一人点头示意,转而走进身后的一间小屋内,过了几秒后那人便单手提着一把泛着深紫色光芒的椅子走了出来。

    他将椅子放在零晨的桌对面后,看了一眼金山半弯腰伸手行礼。

    “坐。”

    零晨微笑着说,顺便坐起身扭了扭脖子,给懒散的身体活动一下筋骨。

    “嗯。”金山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零晨,又盯着他手中还冒着袅袅细烟的雪茄,昂着首并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

    零晨抬头看着金山愣了一秒,随后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倒是浣然一笑,将夹在右手的雪茄头往烟灰缸里猛的拧了一拧。

    “真是一个对健康十分执着的好男人呢。”零晨摊了摊手,微笑着调侃道。

    “年轻人,狂一点确实能够给自己增加不少自信。”金山并没有笑,他略胖的脸与鹰隼般锐利的双眼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是,在利益面前,狂只会让彼此的合作有失败的风险。”

    说着,他的鼻腔里呼出了一口长气后,便笔挺着腰间坐在了眼前的椅子上。

    这个椅子还是挺舒服的,椅子的中间是被挖空的,里面填充了可根据人体重的多少而作出相应弹性的可记忆棉。

    零晨看着金山老大一脸正经的模样,有点想笑,但还是半低着脑袋忍住了。

    “金山老大说的是,我们这些为别人跑腿的下等人,也只能尽尽自己的本分,对于像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商界老大来说,确实什么都不是。”

    “我不是来和你谈心的。”金山冷冷的说道,“那个东西,拿来了吗?”

    那个东西,是一个必须要自己亲自来,亲自解决的东西!虽然对于下等人的野蛮和无礼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要亲手扼杀危险自己的敌人!

    “那当然,”零晨嘿嘿笑了一声,他将右手伸到桌上,并且犹如变魔术般的不停拨动着自己的五根手指,“就在这里。”

    “嗯?”

    随着金山盯紧零晨的手指,零晨突然神秘兮兮的握紧了手心,随后将手摊开,便看到一个细小只有两毫米长的圆形玻璃器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一个试管,里面正飘动着深绿色的气体。这些气体似乎有生命一般,在不停的顺着管壁蠕动着,时而缩成一团时而有规则的打转,好像在寻找出口,好像在试着逃离。

    零晨将这个试管放在靠着金山老大的桌旁,伸手示意。

    “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金山老大紧紧的盯着这个试管,他的眼中泛着兴奋和得意的精光,他张了张嘴,伸了伸舌头舔舐着略微干燥的嘴唇,他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真的就是它吗?!”

    金山老大严肃的神情顿时喜笑颜开,他忍不住开始炫耀和嘲讽了。

    他一把抓起桌上的这个试管,将它凑到自己眼前,眼睛不眨一下的死死盯着里面正因为颤动而四处乱窜的绿色气体,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味的佳肴,又或者是一个倾城的美人,更或者是--权利!

    但是很快的,他就冷静下来。

    “记忆读取器!”

    金山老大头也不回的冷声说道。

    站在他背后的黑衣人听后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类似手机的装置,它的正面有一块显示屏,侧面较厚,约有一厘米,似乎是为了**某个东西而设计的。

    “哦?是不相信我们吗?”零晨此时又躺在了沙发上,正以一种轻蔑又嘲笑的眼神看着金山老大。

    金山老大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接过仪器后,在仪器的右上角按动了开关后,就见到屏幕闪烁了一番后,右侧的下方随即打开了一个圆形的插口。

    他看了一眼试管,冷笑一声。

    “有些事情,必须由我亲自完成,我才能安心!”

    说罢,试管被他插了进去!

    而记忆读取器的屏幕上,在一排排编码与数字快速的闪过后,一条信息出现在了他的眼里。

    【亚进化--格雷·多摩--100%!!】

    在这个世界上,叫格雷·多摩的亚进化人类,只有一个!

    金山老大笑了,舒畅,疯狂,带着胜利的喜悦,他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格雷,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个悲惨下场!哈哈哈哈!”

    是我赢了!格雷!在你我之间的战斗中,是我赢了!而输掉这场决斗的你,将在永恒的黑暗中度过!

    他的手在颤抖。无尽的喜悦,满足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已经确定好了吗?”零晨不想打扰金山老大的兴致,但是,这一场交易,并不是为了取悦某个人,而是双方互赢的合作与利益。

    零晨再一次坐起身,微笑着整了整西装上的衣领。

    “你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而我们的东西,是不是也可以给我们了呢?金山老大?”

    金山老大嘿嘿一笑,现在的他可完全不在乎作为交易的东西会是什么,即使将自己的生命都作为交易的筹码,他都无所谓。

    只要能够结束掉自己的敌人!

    “给他!”

    “是!”金山老大身后的黑衣人挺着身走到零晨面前,他将提在右手的黑色手提箱放在桌上后,在一侧的锁孔输入密码,随后听到一声开锁的“咔”,手提箱变被打开了。

    “请!”

    黑衣人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并再一次退到金山老大的身后。

    “嘿嘿,金山老大还真的肯下血本呢,为了将自己的敌人置于死地,不惜用公司的最高机密作为交换,零晨我可真的佩服佩服呵。”

    零晨看了一眼箱内的东西后,便又一次合上了手提箱。

    “呵,论手段,我远不如你们。”金山老大冷视了零晨一眼,便将插在记忆读取器中的试管取了出来,又说道,“至于手提箱的密码,无须我在告诉你了吧?以你的记忆力,这种小事可难不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