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罪恶都市(二)

    更新时间:2018-06-08 13:05:19本章字数:3837字

    零晨点点头,嘴角的胡渣因为微笑而变得很有成熟感,或者说是性感。但是,对于一个生活在黑暗底层的破坏者来说,时刻保持微笑可以让自己的心思藏地更加的缜密。

    他提着密码箱站起身,略带伤感的耸耸肩叹了一口气。

    “那么,就要说再见了,金山老大。我们,来日方长。”

    “等等,不不,请再多留一分钟,零晨老弟。你难道不想见识一下毁灭一个人,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吗?”金山老大微胖的脸上焕发着灿烂的荣光,就像是一个十**岁的生气少年,充满了青春与活力的味道。

    “格雷·多摩,他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称职的市长,也是我忠实的对手。”金山老大挪动着壮实的身躯,缓缓的站起身。他的左手负在背后,右手上两根肥硕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记忆存储试管。里面的深绿色气体在不停的漂浮着,撞击着,但又有意识的螺旋,撤回,寻找一切出口。

    零晨倒不是个急躁的人,他非常喜欢听故事,吸引人的剧情,峰回路转的格局,还有柳暗花明的反转。

    尤其是在听到别人悲惨的结局时。

    “对最爱的对手做最后的送别礼吗?真令人期待呀!金山老大。”

    金山老大沉闷的鼻音“嗯”了一声。

    他转过身,边捏着记忆试管边走到液化窗前。这是由三块晶莹透明的液化玻璃组成的窗,外面是灯红酒绿霓彩夺目的夜景,在黑暗中给人一种繁荣和骄傲。

    “虽然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可能会比较孤独,但是,战胜你,可是不变的真理!”金山老大举起盛装了绿色记忆的试管,他仰起头,似乎想借着灯光的反射好好的看清里面的景象,就像是在品尝一杯红酒,寻找那沉淀的芳香。“是我赢了!格雷!是我赢了!多年来,你对我的阻挠可以说是有如深仇大恨,这让我感到彷徨,害怕,还有愤怒。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曾做过任何坏事呀?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作对。”

    金山老大有点得意洋洋。

    “那么,我们要该说再见了。永远的,说再见了。”

    说罢,他转过身,看着零晨那满是期待的目光,微微一笑。紧接着,他的食指与大拇指轻轻弹动,指间的试管便有如失去了双翼的小鸟,在空中扑闪扑闪了一秒后,呈现出一道绿色的弧线,向着地面的怀抱拥了上去。

    零晨将第一次见到记忆被破坏的景象,他对此很感兴趣。虽然他只是一个为人办事的不知名小队长,从小到大所做的坏事情也是数也数不清,当然对于制造悲剧后的愧疚感也是几乎为零的,但是就是这种自己没有做过的一件小事,轻轻的弹一弹手指,一个亚进化人类的记忆,或者说生命就要为此而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真是有点可惜。

    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当然,对于毁灭一个人,尤其是自己不得不除掉的敌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比金山老大此刻更加兴奋了!

    他的视线随着绿色小瓶掉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愈加的瞪大,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生命,随着心脏的跳动,扑通扑通。

    而掉落在地面上被砸的粉碎的瞬间,心脏停止,一切回归蛮荒。

    世界,清净了。

    记忆试管中的深绿色记忆像是逃窜的鱼群在疯狂的挤压,聚合成了一团,就漂浮在朝上的瓶底,它们似乎有着意识,在面临危险与灭亡的时候,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就差尖叫了。

    记忆的试管,撞到了地面。

    “哈?!”

    “哈??”

    它,消失了!

    绿色的记忆在撞到地面的瞬间,消失了。

    金山老大脸上的呲笑僵住了。

    零晨脸上的嬉笑也僵住了。

    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但是很快的,零晨的双眸瞬间露出杀意,微笑化作阴影,他扭头对着其余人厉声喝道。

    “快!开启生命检测!电网防御系统!”

    在他身后的众黑衣人在听到零晨的命令后,顿时做出了仿佛事先演习过的准备。其中五人快速的从腰间拔出枪分别跑到大门和四个拐角处防守,剩余一人打开手腕上的迷你装置,露出三个红色的按钮。他按下中间那个按钮后,身后的墙壁突然发出了剧烈的震动与轰鸣声。一块方圆十米的工作区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里面有数个穿着白衣的人员在不停的操纵着身前的电脑,给各个安全系统下达命令。而正中央放置着一块巨型曲屏,黑暗的画面上投映着数个红点。

    零晨也在第一时刻拔出插在右腰上的一柄黑色手枪,枪口呈三角状,透着一层寒光。

    “怎么回事?!”金山老大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他张着嘴,对零晨的这种行为略感到生气但是又无法说出责怪的话。

    而他的保镖,在零晨做出异样动作的瞬间,便早已举枪瞄准了零晨的眉心,将金山老大护在身后。

    “滴滴!”

    一层又一层金黄色的光芒铺在了玻璃与墙壁上,这些光芒就像是流动的水,细软,旋转。

    它们是电网,没有温度的电网。只要有生命体碰到它,它们就会释放出超强的冷电流,不同于通常的超高温电,这些冷电流并不会摧毁生命,而是将生命冻结。这样做的唯一好处就是冰结入侵者的行动能力,活捉他们,对于之后拷问各种情报也起着相当关键的作用。

    “生命…检测仪…没有检测到入侵者的行踪!”

    一个白衣男子声音略微颤抖,他看着零晨如实报告。

    “什么?!没有检测到新生命?!”零晨吃了一惊,就算是历经过各种生死的他,也为之感到震惊。

    不,是恐惧感。

    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下颚,然后汇聚成一滴水滴,在停留了片刻后,随着大地的吸引而坠落在了暗红色地板上。

    他握枪的双手有点不太稳定,身体在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反射着冷光的双眸不敢轻易的闭上,在四周扫视了一圈后,除了自己的部下以及金山老大与他的保镖外,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入侵者的踪影。

    空旷的大厅!

    “零晨!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金山老大脸色阴沉,他跨步走向零晨但是被保镖一手拦住。

    “请不要过去,老板!”

    强有力的手,还有冰冷且异常镇静的劝告。

    “哼!”金山老大的理智还没有完全丧失,他停下脚步,身体在微微颤抖,他对刚才所发生的突发状况非常的不满。应该落地摔个粉碎,记忆因接触空气而迅速被氧化破坏的梦幻般好戏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原地消失不见了!

    金山老大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遇到了强劲的敌人!我很确信,这个家伙一定还躲在这里!他可能穿着一件可以预防生命检测的隐身衣,他在迷惑我们,使我们的心理产生动摇!”零晨的视线在扫射这个宽旷大厅的每一寸地板每一寸角落,他不敢放松警惕,并且身体在缓缓的人向前走去,希望能够察觉到空气中那微妙的“风”的流动。

    零晨很镇定,因为他感受到了危险。

    金山老大是个聪明的人,他立刻就明白了现在他们所处的环境,并不是那么的友好。无法检测到生命,无法准确的锁定入侵者的位置,就等于让自己处于被动和及其危险的境地。

    “之前这家伙已经三番两次的破坏了我们的行动,使我们征龙社在黑道中的地位降低了不少。雇主对我们的负面意见可谓是恨到了骨子里,如果再没有做出一些有效的防御措施,我们征龙社的名誉可就完完全全的扫地了。”零晨接着喝问道,“我知道你还在这里!如果有胆量就现身和我们战个痛快!躲在暗地里算什么男人?!”

    周围一片安静。

    金山老大不敢动,他的保镖不敢动,因为他们知道,征龙社派遣而来的杀手,都不是吃素的。虽然此前也听说过最近一段时间征龙社接的单子频频失手,在信誉上可是被狠狠的抹了一把黑。但是金山老大是个不信邪的人,有近水他并不喜欢求远。

    但是,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发生到了自己身上。而且,就连生命检测仪都无法检测到生命体的存在,这着实让金山老大感到汗颜。

    为什么?就算是如今亚进化者,也未必能够发明与制造出隐身装备,更何况是连生命都无法探测出来的装备!

    这技术,可不是现在这个人类社会能拥有的!

    零晨的心中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虽然冷电流以密不透风的防御力包围了整个大厅,包括上下楼层呈圆球状的防御,生命体想穿透电网而进行逃离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零晨很自信,自信的直觉告诉他,敌人,就在这间屋内!

    风,都没有察觉到有东西飞过自己的耳边。

    零晨的双手突然吃痛,好像有一只强有力的脚踢中了他的手腕,手指顿时失去了握力,手上的枪掉在了地上!

    “嗒嚓!”

    零晨的意识愣了零点一秒,而紧接着他便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的左手迅速的往左腰伸去,那里还有一把枪!也是一把三角状的手枪,这种枪型号EC-07,枪口呈三角状,每发子弹的弹头都镶嵌了两颗细微的特殊子弹,在子弹发射的一瞬间,由摩擦产生的热量会使那两颗细微子弹进行第二次的灼热加速,在灼热加速后它们就会以更快的速度脱离母子弹,优先并以十度的角度差进行三次打击!

    就好比是散弹枪,但是比散弹枪轻便,子弹的发射速度更快,并且射击距离更远,更容易命中。

    然而,零晨的手摸了个空。

    枪,居然不见了!

    零晨的心顿时咯噔一声暗叫不好!他猛然的抬起头,不,这是本能,是本能的抬起头。

    有一个坚硬而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的额头上,如同是死神的镰刀,无情,冷血,收割灵魂与生命。

    皮肤的触感让零晨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呈三角状,中间是一个空洞,里面,是能够夺走人生命的恶魔!

    零晨的冷汗如瀑布般的从额头流淌而下,因为在他抬头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不可思议到让他感到害怕,不可思议到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他什么也没看到!

    他没有看到可能站在自己眼前的那个举枪抵在自己额头上的敌人,也没有看到那柄抵在自己额头上的EC-07!

    他们,都是透明的!

    但是,却真实存在!

    零晨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从什么时候偷走了自己的枪,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要阻拦破坏自己的交易。因为这些都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答案的,因为此刻的自己才是对方的俘虏。

    零晨保持着右手往后探去,左手往腰间拔枪,而自己正微弓着腰扭过头来看前方的姿势。

    他的眼睛瞪的很大,他的嘴巴张的很大,嘴唇已经干裂了,却不敢蠕动舌头将嘴唇舔湿。

    他做不到。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

    一个声音透过冰冷的枪口传递到了他的额头他的脑海中。

    零晨在潜意识中松了一口气。

    【但是,你们,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声音,很温柔,很清细,很软,很好听。

    扣动扳机的声音。

    子弹破膛的声音。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