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二十年》—— 苛责,善良

    更新时间:2018-10-02 22:18:22本章字数:2220字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到关于父亲朋友公司的那位看门老人,我曾经一度天真的以为,老人本该已经是“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年纪了,可还要每日做些粗使活计,三餐也不能吃的舒心,大抵是由于家中条件十分左支右绌。

    快过年了,各家单位总会给员工发放年终福利,父亲朋友的公司,除了发年终奖还有一些年货之外,老板还特意去农家采购了土鸡,一人一只。

    料想那位老人也终于可以在年节里喝上碗舒心的鸡汤了。

    不过没一会儿,公司门外就停了一辆宝马系新车,度其车,虽不到价值不菲的地步,但也绝不算便宜。

    车主是老人的孙子。

    下了车,径直走进公司,老人连忙将公司发的那只鸡帮忙塞到孙子的后备箱,叮嘱他记得杀来吃掉,还一直强调这是土鸡,很补充身体的,而老人的孙子,全程挂着“理所当然”的模样。

    父亲目睹了整个过程。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整个公司,上到老板,下到保洁阿姨,都会对这个老人大呼小叫,毫无丁点儿礼貌。”

    “……”

    “可能在看过了其家人对他的态度,来自陌生人的苛责,都已经算善良许多了......”

    若要活得卑微,别怕被人踩在脚下。而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卑微的人。

    饭桌上,父亲说起了此事,我也才有所耳闻,良久没有说话,母亲说到,“这样的鸡汤,可能只有他孙子才能喝得下了。”

    我在刚来这座城市时,希望通过交通出行,意图快速了解这座城市,时常打着出去找工作的幌子,在外面瞎逛玩乐,一直到天黑方才尽兴回家。

    没有车没有驾照,导致我在出行方面大部分时候都是选择公交作为出行工具,而且觉得,像我这样连自行车都练不会的人,大概也无法十分顺利地考到驾照。

    为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安全,我还是趁早打消考驾照的念头吧。

    也别问为什么不选择地铁,因为我还不太会坐地铁,就连公交也是花了将近两年的功夫才学会怎么坐的。

    老坐反,这是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而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站牌的同时,那路车就来了,便慌忙上了那辆车,我经常害怕由于错过一辆车最终导致上了一辆反方向的车。

    虽然坐错车的情况时有发生,倒不如就同大白先生曾经对我说的一样,“迷路了就当是新冒险吧!”

    好在现在终于不会因为坐反方向而苦恼了,反而经常在公交上看到许多趣事。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一位公交师傅闹脾气罢工的故事,“打架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公交师傅有一些脾气不好,这是真的,作为在现实生活中很怂的我来说,都是避而远之的。

    而公交上又总是发生一些让人“喜忧参半”的故事。

    我经常乘坐的那条线路,总会有很多老年人,而在早上,老人的比例可以占到整辆车一半以上,我很多时候也在想,这些老人家大早上的,是要到哪里去。

    若非是很空的车,即便有位子,我也不会去坐下,谁知道下一站冷不丁上来个老人,走到你跟前,抓着扶手,即便不看着你,自己这心里也必定似猫爪挠一样。

    但是有时候真的就想找个椅子好好坐下来,靠着休息休息。

    这人啊,如果从一开始就养成勤快的习惯,那以后必定是勤快的;

    可如果一旦让他尝到偷懒的甜头,再想勤快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就跟那句话,“如果我从未享受过光明,我就不会如此惧怕黑暗”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索性就直接不坐下了,一站到底。

    对于刚下班的年轻人来说,能在乘车的时候寻摸到一个好位置,一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抢夺。

    那趟车下班又总都是年轻人,老人很少。

    我一般选择驾驶员后方的位置坐下,总觉得挨着技术高超的驾驶员会比较安全些,我的对面坐着一个手里拎满购物袋的中年女人。

    她在上车前,反复用拙劣的普通话向师傅确认,“这趟车经过XX的吗?”

    得到师傅反复的确认之后,她便一股脑的将手里的东西拎上来,与其说是拎,倒不如说是抱。

    上身着黑色棉服,下身着黑色的弹力裤,一身黑色装扮,却由于沾上了灰尘而有些变色了。

    脚上是一双颜色跟服饰极其不搭的粉亮色跑鞋,这种鞋穿起来,舒适度自是没得说,并且十分耐磨。

    一上车她便一股脑儿把手中的袋子都放到旁边的位置上,坐过公交的人大概都知道,宁波公交在挨近驾驶员的前四排,横排的方式分为四排,再分为两列。

    我坐在首排,她也是,我们俩面对面,中间隔着一条走道。

    上车放好袋子,她便开始从其中一个袋子里面扯面包出来啃,我皱了皱眉——这是无饮食车厢。

    一般来说,对于在车里面吃东西这样的举动,虽算不上十分不文明,可却会让我觉之粗鲁,况且是明文规定,禁止在车内饮食。

    不过师傅并未阻止,我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下一站上来的人会很多,我料想她的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大概要换个地方了,毕竟没有人会容忍别人占据两个座位导致自己没座位的情况发生。

    如同预料的一般,那站上来很多人,也出乎我的意料,每个上来的人,在她的位置前甚至未做停留便往后走了。

    没有一个人开口让她挪一下东西,甚至连这样的意识动作都没有。

    而每上来一个人,那位中年妇女都会十分费力的把自己的东西往身上挪,意图把座位留出来,许是她也没想到这出吧!

    及至到她下车时,驾驶员也不忘放慢车速,害怕若是稍稍有些急的刹车会让手提重物的她重心不稳跌倒。

    我见过公交上因为一个位置争吵不休的,也见过公交上因为一个扶手而闹不愉快的,生活中的苛刻,在公交上表现的十分明显;

    可我也见了,在公交上,年轻人让座,老人硬是不坐,还嫌弃年轻人嫌他老了的,以及公交在没有交通指示灯的情况下,愿意停下来让行人先走的(虽然这在宁波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了),这都是我所见的善良。

    在老人看来,生活是苛刻的,所遇之人,皆以苛责相待;

    在那位中年女人看来,生活又是善良的,所见之人,皆以温暖报之。

    我永远想不到前方会有多少刻薄等着我,我也想象不到前方会有多少善良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