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还是你的回忆吗?

    更新时间:2018-06-13 21:27:31本章字数:2065字

    中午下课铃一响,我就从教学楼四楼教室跑到二楼最东边的美术班,杜青就坐窗边,所以我每次从窗口一闪,就知道她马上会出来,于是心也就难免疯狂跳动起来。

    “明天星期六,进城玩?”

    杜青低头,过了会儿,瞟了我一眼,说:“就到山上玩也一样嘛。”

    她指的是学校边上的南山坡,不足200米,爬上去可以眺望整个襄阳师范,远处的襄江,躺江面上的那条气贯长虹的公路大桥。那时我喜欢一个人爬上山坡,极目而视,在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杜青娴静文秀,俏丽的脸庞生着一双略带着忧郁的眸子。这姑娘话少,那时的我想好女孩都这样,后来才明白其实是跟我没什么话说。她是学校文学社刊物《雨地》的美术编辑,画画得不错,我呢,社刊总编。一天晚上我去找杜青商量插图的事儿,出了画室,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上了南山,在山坡上的松树下,我挖空心思的寻章索句,以表白我凭空而来的爱情,杜青则一言不发,最多嗯啊几下,总之一晚上过去,我们勾搭上了。

    青黛色的远山,青灰色的古城墙,青碧色的襄江水,青蓝色的天深……我和杜青在这座鄂西北的古城里游荡,那种感觉很醉人。

    古城襄阳距今已有2800多年的历史,现有的内城又叫“夫人城”,远远看去,北门门楼上有个精致高耸的亭子,里面静伫着素白的“韩夫人像”,江水清冷,江边有洗衣的女人挥动着木槌,让人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李超说杜青并不漂亮,我并不在意。李超又说,杜青不如周歌。周歌是李超的暗恋对象。李超在襄阳师范读了两年,主要成果是给周歌写了50多封情书,开始匿名,然后笔名,最后真名,依然没摸着人。

    李超黑瘦,时间长了我发觉这人有点意思。记得某天深夜,寝室的人集团失眠,讨论谁胆大,说如果谁到南山背面的乱坟岗摘一朵新坟花圈上的纸花,才叫真胆大。李超说:“这算个啥子哟。”老木说:“那你去。”李超一屁股坐起,翻身跳下高低铺,穿双拖鞋就出门一头扎进夜色,不到一刻钟上李超冲进来,手里多了朵灰白色的小纸花,衬着月光,乌惨惨的。

    寝室乱了。

    这所师范在鄂西北有点名气,以前叫耕读大学,我睡的那张木架子床上有行钢笔字:“王二水,睡于1956年。”我睡的那一年是1989年。

    政教主任李成能说,极爱找机会演讲,李成精瘦,说话秀声秀气,记得学校某次组织社团干部春游,我因买书,回来时没车费了,李成盯他:“都像你这样, 还搞个么子鸡巴春游?”

    某天中午上课时,李成把307寝室撬开进去检查有没有人躺床上睡觉不去上早自习,结果一无所获,寝室众人感觉受了污辱,大怒。李超用书把课桌擂的山响:“操他先人,把我们当囚犯了!”

    我经过深思熟虑,缓缓说道:“撬门是违法行为。”

    不一会儿全班所有男生约好上了南山,拒上晚自习了。

    不一会儿女生也上山了,身影娉婷,我见犹怜,哥几个都兴奋了,感觉被学校开除也值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李成按兵不动,又过一个小时,班长说要去方便一下,结果一去不返。

    月亮上来后,大家就散了,我趁夜黑,又去找杜青。

    一开始我跟老木玩得来,老木父亲是个小公司老板,长得也一表人才,后来老木嫌我出去玩不爱出钱,老爱占他便宜,就不跟我玩了,我跟李超玩,还介绍李超进了文学社,但后来也经常吵的不可开交。

    时值国庆,学校饭堂张灯结彩,学生会搞周末舞会,丰富师生生活,也给单身老师提供些机会。

    李成50好几的人了,舞技一般,为了表示自己有活力 ,跟学生打成一片,在人堆里蹦的很欢,四处出击,邀这个请那个,一些平时崇拜他演讲才能的女生争先恐后往他怀里扑。

    我在一边看傻了。作为学生干部,我的主要工作是安烟调音响清场扫地。

    李超恨恨道:“妈的色狼!你瞅他脸,与别个不同,眼仁黄的,狗眼。”

    李超说被李成玩过的女生不少于一个班。

    李超叮嘱我:“你最好要杜青小心点。”

    音乐班一男的和女同桌晚上在教室课桌上搞活动,被李成当场擒拿,女的羞愤难当,夺门而出,后来在襄江上找到,依然一丝不挂,肌肤似雪,男的被张榜开除扭送回老家,杀鸡吓猴以敬效尤。

    夏至,太阳似火的时候我得了伤寒,浑身哆索打起了摆子,脑子烧糊了,走路都要人扶着,最终昏倒卫生间,眼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小床上,校医给我喝了一管子萄糖,我精神一振,看到床边站着老木,李超。李超说是老木看到我倒小便池旁边的。

    校医说:“得去市里治。”

    刚好校长张胜进城开会,李超和老木扶我搭上张胜的小车,这是我人生头一回坐小车。

    入院后老木和李超轮流照护我,班上的同学也来看我,这感觉很温暖。

    老木还给我带来一封信,当然是杜青的,杜青说:“你是个好人,我们分手吧。”

    李超说杜青跟音乐班上一个男的好上了,那男的歌喝的好。

    从医院出来后,和杜青在教学楼的入口碰到,我装作不认识这姑娘,擦身而过。

    过了几天,杜青叫他们班上的男生又捎了一封信给我:“来看看我,求你了。”

    我去了杜青寝室,发现她喝醉了,满嘴酒槽气,眼泪直流。

    我从口袋掏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给她。

    杜青说:“我被李成欺负了,你要替我保密。”

    毕业后我去了南方,四处的漂,直到现在。

    有天做了个梦。李超还是黑瘦,先开口:“我其实喜欢杜青,得不到她,决定打一辈子的光棍。”

    杜青说:“我一毕业就嫁人了,不足月就生了个小孩,是李成的,老做梦梦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