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6-13 21:28:10本章字数:1885字

    2007年8月28日,七夕之夜,广州,新港西路。刘春坐在天桥附近的一个小吃店里,他已经吃了两碗肠粉了,然后就坐在那里数窗外的路灯。这个时候,他甚至有想去附近学而优书店看书的冲动,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看。刘春想起自己当初跟陈丽第一次逛街时,还特意带她一起逛了书店,买了几本自考用的书,尽管考了几次后他放弃了,但书一直留着,晚上出门之前他甚至还翻了几页,当然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新港西路之于刘春来说,他是很喜欢的,这条路就是他在广州的所有回忆。除了百佳超市外,只要不上班,他就喜欢带着陈丽逛学而优、中山大学,当然还有中大码头。他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睡到了一起,准确的说应该是住了一起,用刘春的话讲,这样省钱嘛。某种程度上来说,刘春已经把陈丽当自己的老婆了。

    刘春一直盯着对面看,眼睛不敢眨一下。刚走了一场台风,空气显得接近透明,这样的天气,这种日子,如果按故事的发展,他本不该坐在这里。刘春起到这里,心里像被一只手捏了一下。他皱了下眉头,眼睛依然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对面,对面是家肯德基。

    上个月陈丽跟刘春提出分手,说他没钱不说,还小气、脾气不好、多疑……总之各种不好,最主要的是,陈丽说她父母不同意,他们一个广西一个湖南,隔得太远了,这种情况下谈感情是不现实的一件事情。仔细一想,陈丽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他们是在康乐村里的一家服装厂认识的,陈丽最近也辞工了,陈丽说她打算离开广州,至于去哪里,陈丽没说。

    快10点的时候,刘春远远的看到陈丽牵着许达标的手进了对面肯德基旁边的一家快捷酒店。许达标是陈丽高中同学,上个月来广州参加同学会时两个人搭上了线,刘春当时陪陈丽去的,从许达标及众人的眼光里,刘春当时就看出了许达标对陈丽是有想法的。

    刘春起身出了餐厅,慢慢朝门口走去,出门的时候,收银的姑娘看见门口一道白光闪了一下,等她擦了下自己的眼睛后,刘春的身影不见了,刘春一走,姑娘就拉下了店子的转闸门。

    刘春在书店里呆到11点,打烊,他把从前跟陈丽一起来看过的书全都抽出来,翻了一遍,再慢慢的放回原处。出了书店,他走到马路边的人行道等绿灯,此时车不多了,横穿过去完全没有问题。但刘春一直等到绿灯亮,才慢慢的过了马路,进了肯德基,这家肯德基是通宵营业的。刘春一直在里面坐到五更,出了肯德基,他坐到那家快捷酒店门前的台阶上,酒店的保安这个时候正眯着眼睛打瞌睡,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有双豹子一样的眼睛在他身上扫。

    刘春坐了不到五分钟,陈丽挽着许达标的手出来了。许达标在东莞一家服务装做采购,有车,据说有房,有老婆孩子。许达标看到刘春,眼里流过一丝怯意。但是陈丽就不一样,陈丽看刘春的眼睛只有厌恶和不屑。刘春迎上去,心里非常的紧张,他其实想拨脚走,又被一只手拉住了。

    刘春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但语气依然有些虚弱,甚至有些后悔。他说:“不是说要回家吗?”陈丽盯着刘春,眼光凌厉。她说:“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的谁?”这时刘春不知道怎么回应,他有些怕陈丽,他看了许达标一眼,这小子脸上分明有些笑意,这刺痛了刘春的心,刘春能想象得到他在他俩眼中一副萎琐的模样。

    被陈丽骂,春哥已经习惯了,但当着许达标的面,刘春感觉是大大的耻辱,这个绝对无法接受。刘春看着许达标:“你笑什么?”许达标说:“老子想笑就笑,关你什么事啊?”刘春说:“你再笑一下?”许达标就笑,笑得有些夸张,不像第一回那么腼腆,但后半部有些阻塞、僵化,许达标还听到了一声惊叫,是陈丽嘴巴里发出的,这叫声跟刚才在房间里相比,就不那么温柔悦耳。

    准确的说,刘春只看到许达标笑到一半,因为许达标把头低下去看他的胸。哦,买糕的!我的胸肌上怎么多了一把刀?许达标还没眨眼,刀就离开了他的身体,然后插到肚子上。等他想去按刀把,刀又抽出来,插到了肚子的另一处,这多少像是插豆腐啊,而且有一定的节奏感。

    许达标眼睛就跟着刘春的刀,感觉他插的有些随意,但都又在范围内,不是肚子就是胸。陈丽在后面拉刘春的胳膊,一边拉一边骂刘春,这对激情中的刘春来说,只是一场配合,陈丽越拉,刘春感觉自己插得越准。他心中的交响曲轰鸣而起,风越来越大,风里有陈丽的眼泪,和着许达标的血,溅到了他的身上。

    刘春看到许达标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慢慢的瘫到地上,大口喘着气。刘春转身看着陈丽,陈丽看着刘春手里滴着血的水果刀,往后退,转身要跑,可是拿不动腿。陈丽听到刘春笑笑:“放心,我不碰你,你报警吧。”陈丽突然感觉,刘春这个时候有点像上帝。

    这时清晨的早上,行人来去匆匆,大家都要上班,公汽上有人看到路边的这一幕,对搂着他腰的女朋友说,另一场台风帕卡要来了,为寻找他的天鸽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