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肖老三的交待

    更新时间:2018-06-14 09:44:25本章字数:1320字

    秀秀见克明还在犹豫,就说:“爸爸你要怕疼的话,要不跟我这样割一下子?”克明浑身一麻,赶紧摆手,还是上吊吧,好歹落个全尸。克明把头伸进绳圈圈里,不小心往下看了一眼秀秀,秀秀的脑袋已经放回到她的脖子上了。克明伤心地叫了一声:“三毛啊,爸爸对不起你了,先走了……。”话还没完,秀秀就抬脚把凳子踢倒了。秀秀静静的看着克明像只老公鸡一样在那里扭来摆去,挣扎了一会儿,一直看到克明不动了,秀秀转身出了堂屋,朝站在院子里的肖遥招招手,说:“我要走了。”

    肖遥问:“你去哪里?”“去该去的地方。”此时正是中午,村子前边的山坡下一个正插秧的农妇直起腰想歇一下,揉了揉眼睛说:“妈呀,那个人怎么有点像秀秀啊。”

    离农妇不远的男人二狗胆子一向很大,呵斥道:“你眼睛是不是长鸡眼了?”旁边几个女人也抬起头看,秀秀正往她们这边走。女人们才吓得扔掉手里的秧苗,哭叫着从田里跑到田埂上,纷纷往村里跑去。

    二狗也跑,可惜还不如女人灵活,跑不动,在田里跌了好几跤,浑身都是泥巴,好不容易爬到水田边的田埂上,一伸手,摸到一只脚。

    二狗抬头一看,秀秀望着他:“狗子哥,你莫怕,我就供你家的田埂路过一下,你不是一直都想摸我的吗?”二狗喊了一声“妈呀”,晕倒在田边。等二狗晃晃悠悠醒过来时,哪里还有秀秀的人影,只看到风把田埂上的野油菜花吹得一摇一摆的。

    第二天,三毛上完课后夹着教鞭和课本回到办公室,坐他办公桌对面的女老师眼睛尖,说:“三毛,你课本里怎么有女人的头发。”三毛打开一看,除了三根头发外,还有一个纸条:“三毛老师,这是秀秀留给你的。”三毛脸发白,眼泪又冒出来了。

    肖遥18岁生日那天,本来好好的肖老三吃了晚饭后突然病倒了,躺在床上,把肖遥叫了过去,说:“我的儿啊,我这回看样子是要走了。”肖遥抓着肖老三的手说:“爷爷您要去哪里?”“去早就该去的地方。”肖老三摸摸肖遥的头,乐呵呵的,没有一点悲伤的表情。

    “您莫走,您走了,我怎么办呢?”肖遥哭起来,一想到爷爷要走,立即陷入巨大的恐慌中,他无法接受没有肖老三的日子。肖老三摸摸肖遥的头,笑说:“人终有一死,况且死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到过秀秀的。”肖遥说:“您说走就走,我呢?”

    “我的儿,我该走了,赖活十几年了,这辈子能把你带大,我划得来了,”肖老三抚摸肖遥的头,眼里充满憧憬:“那个地方是人的归宿。”肖遥想起了秀秀的话。肖老三又说:“有件事跟你说。”

    肖遥想肯定是屋里什么地方埋着一坛金子。肖老三说:“我十六年前就被你爸一棍子打死了,只是心里不甘,才撑到现在,你妈和你……是被我故意医死的……自从你到我身边后,我心中那股怨气消了,应该跟你头上的这个能发光的东西有关系。”

    肖遥虽然听到肖老三为了报仇故意医死了自己的母亲,心里却并没有多少愤怒,好像是听别人的事。肖老三看肖遥在那里发呆,说:“你把灯吹熄了,看看我的眼睛。”肖遥一口气把灯吹灭了。他看见肖老三的眼睛散发出幽蓝色的微光,像猫的眼睛。肖遥抓着肖老三的胳膊,脸发白:“爷爷您莫吓我。”“我的儿,莫怕,你跟我一样,也是个活鬼,我是用中药驱邪,你以后可能跟我不一样,”肖老三指指肖遥的额头说:“你用你额头上的这个东西驱邪,人间苦厄,回头是岸。”说完这句,肖老三就咽气了,这回是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