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8-07-25 11:36:47本章字数:1397字

    好的大米做成饭,不用配菜,光一碗白饭就可以了,它的香甜可口度,不需要别的菜再来打扰了。

    早年有回在自己家附近一家日料店吃饭,后来他家换米了,我直接问他家服务生是不是换掉了,他说是,反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食物只要一入口,舌头永远都是最先知道的。

    我第一次在他家吃,欢喜是米饭很可口,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记忆太深刻了。

    后来他家一换米,我就察觉到了,和之前那一款大米完全不一样,糙了,不够细,不够香甜,也不够蓬松入口。

    最差白米饭,永远都是食堂里的蒸米饭,湿气重,米糙,几乎是粘成一团,温州话叫烂头饭,阿公阿婆会喜欢,贪其软糯,似粥非粥,似饭非饭,根本就不需要过多牙齿力道来咬碎它。我最讨厌这种白饭了,用自己家话讲硬性人喜欢吃硬饭,家里饭永远都煮得硬一点,隔夜可以炒蛋饭。

    小时候家里过年,喜欢在最后一道菜上八宝饭,白色的,上面有蜜枣,莲子,葡萄干,红绿瓜丝,里边是塞麻心,用热水冲开来的炼乳来泡着吃,又甜又腻的,还捎着一点奶香味。不知道当年家里人是怎么会喜欢上这道甜品,一再觉得好吃。

    事隔几年后,八宝饭不再是家里过年的时候最后一道甜品了,反而容易想起它来了。外面剔透莹白糯米,颗颗相粘,粒粒鲜亮,里边黑芝麻心有细细沙口感,要是把炼乳泡开了来冲八宝饭也是顶好吃的,因为粘性大的糯米中可以捎着一点奶香味,几年没有吃到了,倒是格外想它了。

    同事说她婆婆以前给她做过一碗饭,是用黄酒泡的糯米饭,吃的时候要往上头舀一勺白糖来沾着吃,确实是大甜之物。我妈以前最爱这样一碗饭,她一直都有做,我只尝过一勺,糯米中透着一点酒香气,浓郁,糯米粘,白糖落上去确实好吃,但多了就会显得过于腻了。

    这种糯米甜饭,只有嗜甜的人才爱,其实不搁白糖也香,饭在蒸熟前就已经吸饱了酒的香气,糯米又粘又透着浓厚的酒香味。

    但我觉得还是接受不了,酒话单纯喝可以的,但一蒸到糯米饭里味道太大了,酒气挥发出来过于浓烈,对于不喜欢在菜或食物里搁酒的人来说是不喜欢的。

    温州人家早饭也是有糯米饭的,叫炊饭,咸饭是最常见的,甜饭吃的人不多,甜的糯米饭,就是盛一碗糯米白饭,撒的白糖是掺了一点黑芝麻进去,甜的炊饭,就是白糖加油条碎就这样拌起来吃,甜,有一点油条的脆。糯米饭和饭团又不一样,前者是只要盛在碗里就可以了,后者要紧紧握住了,握成一个棒子状,紧实,成团,可以拿在手上来咬着吃。

    这几年温州人家已经很少有人会弄这样的饭团了,以前是拿一条毛巾,把糯米平铺在上面,撒一层白糖,裹上一根老油条来,双手紧紧一攥,整个糯米饭团又硬又结实,吃的就是这一股子劲儿。

    说起来温州人家也是,大早上一碗白饭是不要吃的,但一碗炊饭又是天天吃不腻,我妈说糯米是挺养人的,以前医院里一个病人身子消瘦,他家里人天天做一小碗糯米饭给他吃,不到一个礼拜的功夫,就看见他一天天胖了起来。

    可见糯米饭是有多养人,一般怕胖的人也是不吃的,但是越胖的人反而越喜欢这种油性大,肉汤味道香浓的糯米拌饭,最上头油条脆扑扑在齿间咀嚼,糯米粒颗颗弹牙,在舌头上翻滚过来,喜欢吃葱的人,把葱拌在饭与汤里,葱香味自自然然得荡漾在米饭和汤之间,勾出一点鲜葱味来,也只得温州人家才懂得把糯米饭做早饭的好滋味!

    温州话里也有着天光(早饭)吃饱一天饱,老婆娶对了一世爽的话。

    如果说四川人有摆龙门话,那温州人散讲起来的时候,也是唾沫横飞,幽默风趣,和温州人聊天讲爽起来也是讲爽兮,讲不爽起来话,也是能够直戳你眼睛。看心情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