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生

    更新时间:2018-07-25 11:38:28本章字数:950字

    花生白嘴吃是零嘴,就着一杯酒来吃又成了下酒菜,要是肚子饿了话,抓过一把花生揣兜里吃个不停,无异于是作“一餐饭”了。花生这玩意儿质朴的很,也值不了几个钱,平民老百姓爱吃,当官为权的也爱吃,不分尊卑,没有等级,反而显出它的亲切可爱,平易近人了。花生榨成油是花生油,做酱话是花生酱,要是过油锅一炸话,它又成了花生米。

    最好吃花生不是过油锅里炸一下的花生米,花生米是脆,但油味也大,还是清爽爽过水里来煮起来吃的好,最好再搁一点盐下去,来个盐水煮花生,配啤酒也好,白酒也行,哪怕是可乐和茶都能与它搭到一处去,嚼着香,又带着一些水分,生糯,有点咸。把盐水花生往太阳底下一晒干,它又成了煮晒的花生干了,这个时候吃到嘴里不止多了一点咸味,而且又多了一点嚼头。温州人家是喜欢吃这种先煮再晒的花生,香,咸,干巴巴得有一点味道在。

    以前同事她爸爸就这样煮了一锅盐水花生,又特意得找了几个竹筛子来,让花生带壳在大太阳底下,又多晒了几天“日光浴”,这才让她拿过来大家一起分着吃,比外头什么怪味,上糖霜的要好吃多了。温州话叫:鹅晒,意思是先过盐水把花生煮上一遍,再拿出去晒干了来吃的花生。

    水煮的花生,不落盐,与猪头肉一起,再搁上一大把香菜也是好吃的。吃猪头肉离不开花生,花生与猪头肉搭在一块,是极好的下酒菜。花生是越嚼越香的东西,猪头肉事先入过味也香,但是拿猪头肉和牛羊肉一比较总是要逊色些的,有了水煮花生来画龙点一下睛,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些人吃猪头肉,就爱夹与肉一起入味的水煮花生,觉得香,就着一杯小酒,再买上几块豆腐干,统共花不了几个钱,却是有了一餐丰盛的下酒菜。

    花生这东西,咸来咸着吃,甜来甜着吃,极好,把鲜百合与花生,大红枣一起煮成甜汤来喝,既能滋养人,又能起到美容的效果,要是手边没有百合或红枣话,就是单单烧一锅花生,再搁上一勺白糖,也是甜滋滋的好吃。

    金圣叹讲过豆腐干与花生米同嚼有火腿的味道,豆腐干是最接近肉的味道,花生则是越嚼越香的食物,不能说百分之一百相似,但起码有百分之五,六十的接近。温州当地有一种在篮子里卖的豆腐干,以前一袋子五块钱,光吃豆腐干就很香了,如果再加上花生话,是香上加香,一个是豆腐干的五香味,另外一个则是花生的油香气,肉本来就是荤性大的食物,一个五香,一个油味大,搭在一处不像肉,也像是在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