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乡

    更新时间:2018-06-15 09:02:51本章字数:3126字

    第一集 

    【内容简介】 

    成刚带着新婚妻子兰花,回到了兰花从小生长的乡下村庄。 

    从来没到过乡下的成刚,本想藉此散散心,忘掉心中的那件事,没想到一去就遇上兰花的弟弟闯了祸…… 

    风韵犹存的岳母、高雅美丽的大姐、青春可人的小妹,还有温柔体贴的贤妻,四个女人让成刚心旌荡漾,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一定要一亲芳泽! 

    第一章 美丽之夜 

    成刚跟“老婆”兰花下了火车,踏上县城的土地。再走八里地就到家了,就能见到久别的家人了,想到这儿,兰花面露笑容,想像着一家团圆的喜悦情景。她们要是知道我找了一个很理想的“老公”不知道会多么高兴和羡慕呢! 

    “刚哥,你知道嘛,我就是在这个县城念的中学,现在我妹妹也在这里念书。她比我强多了,考试净拿第一。” 

    两人坐在路旁的长椅上,兰花微笑着说。 

    成刚左张西望,对这里感到很陌生。别看这儿离城市不过几百里,市容可差得太多了。他的目光慢慢收回,落到兰花的脸上,还是觉得兰花比什么都好看。 

    对于兰花的话,成刚有了问题:“你妹妹多大了?你们姐妹三个谁长得最美?” 

    他说这话时,脸上仍然正经,一点轻薄味儿都没有,可他的心里对她的姐妹很感兴趣。暗想:就是不能上,看几眼也是好的。 

    兰花挎着男人的胳膊,柔声道:“我妹妹今年十六了,上高一。你问谁长得最美,我看她俩都挺美的,就数我最丑了。” 

    成刚摇摇头,一双俊逸的眼睛对准兰花,由衷地说道:“在我的心中,你始终是最最美的。” 

    兰花灿然一笑,心里甜蜜得很,嘴上却说:“等你见到我大姐和小妹,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说着,兰花将身子靠在成刚的身上,一脸柔情蜜意。 

    稍后,兰花说道:“我一定帮你生一个孩子。” 

    成刚将她搂紧,充满了幸福感。是呀,现在很需要一个孩子,但一直没怀上,而自己已经很努力了。 

    休息一会儿,两人拎着东西向东走去。成刚拎着两个皮箱,里面都是兰花给家人买的礼物。而兰花手里拎着成刚的爱物——笔记型电脑,一路上她都小心翼翼一地上车下车,唯恐让人撞上。 

    两人走到城边,雇了一辆三轮车,便向小村子行去。一路上兰花眉开眼笑的,心情极好。越接近家乡,她的情绪越是高涨,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沸腾起来了。 

    当车来到村口时,兰花指着路边的一棵老槐树说:“刚哥,我小时候经常到这棵树下玩。有一次爬上去掏鸟窝,被鸟啄了手,从树上掉下去了,回家还挨妈妈一顿打。” 

    说着一皱眉。 

    成刚拉着她的手,感慨道:“你也算有福了,我想挨妈妈打,还没有那个福气呢。” 

    说着叹了一口气。兰花知道他母亲死得早,缺少母爱,于是向他笑了笑,心想:我以后会更用心地照顾你的,让你每天都开心。 

    车进村口不远,就见前方一辆摩托车疾风般跑过来,像在逃命。兰花一见,就连忙叫道:“快停车,停车。” 

    成刚不解地问道:“兰花,你怎么了?” 

    兰花解释道:“那是我弟弟。” 

    说着话,车停了,兰花开门下车,对那辆驶近的摩托车一招手,叫道:“强强,我是姐姐。咦,你的摩托车从哪里来的?” 

    摩托车猛的一刹车,停在兰花面前三米处。成刚也下车,一看那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生得高鼻大眼,挺精神的,只是此时一脸慌张,不时还回头瞧瞧后面。 

    兰花上前问道:“老弟,你怎么了?像个逃犯似的。” 

    强强看一眼兰花,说道:“姐姐,我不跟你多说了,我现在就是逃犯。我得走了,家里的事帮我摆平呀。” 

    说着冲兰花跟成刚勉强笑了笑,一加油门就跑了。 

    兰花一肚子疑惑,望望远去的弟弟,走回成刚身边。成刚问道:“他怎么了,有点不正常呀。” 

    兰花摇摇头,一脸忧虑地说:“我这个弟弟,不知道又闯了什么祸了。” 

    成刚问道:“他很爱闯祸吗?” 

    兰花唉了一声,说道:“他呀,我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拉开车门上去,成刚也跟着上车。按照兰花的指点,车拐进一个胡同,终于停下来。 

    两人下车,付过车费。成刚一打量,这大门是木造的,院墙是土的,只有一米半高吧。站在门外,可以看到院里的情景。只见一个老妇正跟一个中年女子发怒呢,旁边还有一个男人站着,不说话,还板着脸,像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一进院子,放下东西,兰花就清脆地叫道:“妈,我回来了。” 

    中年女子快步过来,搂住兰花,欢喜地说:“你回来就好,快把妈想坏了。” 

    语气中充满了慈爱与母性。 

    成刚一打量丈母娘,顶多四十岁吧,穿着粗布衣服,头发上沾了几根稻草,像刚从田地里回来。再看相貌,脸上虽有些灰,却难掩丽色,眉弯目亮,只是脸色黑些。这也难怪,乡下女子不像城里的女人养尊处优。 

    兰花跟妈妈分开,指着成刚介绍道:“妈,这是我的男人。” 

    成刚上前叫道:“你好,婶子,我叫成刚。” 

    兰花妈一听觉得怪呀,兰花说是他男人,可他为什么叫我婶子?这可有点矛盾呀。 

    旁边的老婆子一脸凶相,凑上前大声道:“风淑萍,你们先别忙着连络感情,咱们先把正事处理完吧。” 

    说到这儿,她一扭头,对男人说道:“当家的,你儿子叫人给欺侮了,你倒是放个屁呀。” 

    那男人手抱胸靠在院里的稻草垛上,回应道:“你说怎么办,俺跟着就是了。” 

    兰花望望那两人,又瞧瞧母亲,问道:“妈,怎么了?谁欺侮你了,你跟我说。” 

    不等风淑萍作声,那老婆子的破锣嗓子响起来了:“兰花,俺跟你马叔可没有欺侮你妈,俺们来是跟你妈讲理来了。” 

    兰花心道:这哪像讲理,倒像打架的。嘴上问道:“讲什么理呀?” 

    她挺起胸瞠,美目睁得圆圆的,一改在成刚怀里时的温柔形象。成刚站她身边,并不出声,他觉得现在还不必自己上场。 

    老婆子哼一声,做着手势,脸上的横肉更突出了:“今天上午,你那个好兄弟兰强差点把我儿子给打死了。你说,俺们家再好说话,也不能装哑巴吧?” 

    兰花看看风淑萍,对老婆子说道:“不会吧?他们可是好朋友呀,经常在一起赌钱的。” 

    老婆子说道:“你还不信吗?” 

    转头对男人说:“老马,我说得对不对?” 

    老马慢慢走过来,一脸悲伤,说道:“可不是吗,兰强这小子够狠的,用圆锹把在我家马五的后脑勺敲了一下,流了好多血。” 

    兰花吓了一跳,转头问风淑萍:“妈,这是真的吗?” 

    风淑萍点头道:“是真的,是真的,咱们对不起人家,不过,马五也不是没有错。” 

    一脸的难过跟为难。 

    兰花问道:“兰强为啥要打马五?” 

    老婆子冷笑道:“谁知道你家兰强是发得什么疯?” 

    瞅了丈夫一眼。 

    风淑萍肯定地说:“他没有发疯,这一切都是你家马五引起来的。” 

    老婆子凑前一步,指着风淑萍喝道:“俺儿子有什么错,你倒说说看。” 

    风淑萍瞧瞧成刚,又瞧瞧马家夫妻,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显然这事一定是很难启齿。兰花催促道:“妈,到底因为啥,你倒是说话呀。” 

    风淑萍张了张嘴儿,一会儿才说道:“因为马五那小子前几天对你大姐不规矩。” 

    兰花这下可抓到理了,美目瞪得老大,冲着马家夫妻说道:“原来是这样呀!你们跟我们算帐,我们还要和你们算帐呢。你们不对我大姐的事有个交待,咱们没完。” 

    老婆子掐着腰,鼓着腮,吐沫横飞,说道:“要比横,谁怕谁呀?老娘和人打架时,你还吃奶呢。” 

    眼看着这事越闹越僵,成刚不能不说话了。他上前一步,对马家夫妻说:“我看这样吧,这件事咱们交给警察处理吧。需要我们付医药费,我们没有意见。但你们儿子调戏女子这事,咱们也得按法律办事。” 

    听了这话,老婆子气焰小了不少。她转了转眼珠,跟男人到旁边嘀咕了几句,接着便对风淑萍大声说:“风淑萍,今天先这样,俺回去看看俺儿子,明天再来找你算帐。还有兰强那个臭小子,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看他能躲到哪儿去。” 

    说着话,拉着男人往外走,临出门时,还瞪了风淑萍母女一眼。 

    他们一走,兰花的脸上就有了笑容。她拉着风淑萍的手,说道:“妈,没事了。你看你这个女婿还行吧?几句话就把他们吓跑了。” 

    风淑萍认真地看了一下成刚,只见他不到三十岁,身高约一米七六,穿一套蓝色西装,国字型的脸上既斯文又有几分严肃。他的那种气质跟这个小村子很不和谐,一看就知道是都市人,挺有文化的。 

    风淑萍冲他笑了笑,问道:“你跟兰花结婚了吗?” 

    兰花抢先说:“我们还没有办婚礼,不过已经登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