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戏

    更新时间:2018-06-15 09:14:39本章字数:6451字

    望着她的背影,成刚心里叹道:这个姑娘真够味,不但有个性,嘿,好像比我老婆还美呢。 

    吃饭时候,成刚跟兰月坐了个对面,正好观察她的俏脸。她依然穿着昨天的衣服,依然板着一张脸。 

    看得出来,她不是有意要摆脸色给成刚看,而是她的表情向来如此。成刚觉得对面坐着一座雪山。 

    尽管如此,成刚还还很满意。因为对方毕竟是漂亮的女人,跟画中美女一样。 

    两人静静地吃饭,兰月一声不吭,而成刚虽然想说什么,但不知道什么话是她爱听的。 

    想来想去,成刚问了一句:“兰月,咱家小妹快回来了吧?” 

    兰月听到 

    “咱家”一词怔了一下,接着意识到彼此是一家人,不是陌生男人,而是自己的亲妹夫。 

    兰月思了一声,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成刚的脸,说道:“明后天就回来了,今天都周五了。” 

    成刚听到美女说话,声音动听,心里大爽,就又问道:“听说小妹也很漂亮,就跟你一样出色。” 

    兰月那双幽深的眸子盯了成刚一眼,说道:“兰花、兰雪都很美,我就差了些。” 

    成刚诚恳地说道:“你也不差呀,身材好、脸蛋好,只不过嘛……” 

    成刚淡淡一笑,没有发挥下去,继续喝碗里的粥。 

    听到自己漂亮,谁心里都会高兴;若听到缺点,自然更加注意,兰月也不能例外。 

    她放下碗筷,问成刚道:“只不过怎么样?你倒是说呀?” 

    说话的音量都变大了,显然对这个问题很在意。 

    成刚不想自讨没趣,便摆摆手,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兰月脸一下拉长了,冷冷地说道:“我最不喜欢说话吞吞吐吐的人了,有话你直接说,要像个男人一样。” 

    成刚听了有气,将碗筷放下,盯着她的俏脸,说道:“那我就说了,说得对与不对也都是真心话,希望你不要生气。” 

    兰月没有反应,只静静地听着他对自己的评价。 

    成刚回答道:“你这人挺好的,只不过个性有点忧郁,有点冷淡。” 

    一听到这话,兰月眼圈一红,身子猛地一颤,张了张嘴,没有说什么,两颗晶莹的泪珠在眼里转动着。 

    她固执地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落下。 

    她看也不看成刚,只是又拿起碗筷,将碗里剩下的东西迅速吃光,然后站起来。 

    成刚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原以为她会瞪自己几眼,或者跟自己辩论一番,哪知会是一声不吭的,这更叫人难受,是一种茫然的困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望着她既忧郁又悲伤的冷脸,成刚也站起来,忍不住拉住她的手,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兰月,你生气了吗?” 

    兰月手被他拉着非常不习惯,一下子甩开,说道:“我没有生气,你说得很对,我这个人冷得没有人性,你用不着理我!” 

    成刚急得直搓手,大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脸上多点笑容,不必什么都往肚里吞。有什么心事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帮你的。” 

    兰月惨然一笑,说道:“帮我?谁都帮不了我的。” 

    说着话她弯下腰,开始收拾桌子。 

    成刚也上来帮忙,嘴里还说:“实在对不起,兰月,我惹你不开心了。” 

    兰月回答道:“没事的,我没有不开心。” 

    成刚逗她道:“那你笑一个看看,来证明你开心。” 

    兰月闭一下美目,说道:“自从那个人死了之后,我就不再笑了。” 

    成刚不禁问道:“那个人是谁呀?” 

    兰月摇头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她忙着去洗碗,不再理成刚了。 

    这使成刚感到很没有意思,想不到这个大美女对自己一点好感都没有。 

    凭自己的形象跟人缘,以往在省城跟美女接触时,向来手到擒来,想不到今天栽了个跟斗。 

    成刚回东屋坐下,二日不发地望着窗外的院外平房。那些林立的烟囱多像烟卷,烧火的时候便如吸烟一样,烟囱口不时冒着黑烟或者灰烟。 

    在都市里生活,在这里不也一样吗?在这里生活未必就不幸福,城里生活也未必就幸福。 

    可为什么还有许多乡下人愿意往城里去呢?有人为了住城里,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有人发出了自损人格的宣言:下辈子就是托生成一条狗,也要住在北京。 

    这简直是笑话,如果让我选,我可能选乡下呢。乡下没有什么不好,空气好,天空蓝,没什么污染,吃的东西也没有化肥,可以活得长寿。 

    想来想去,又想到自己的父亲身上。自己也真是不孝,父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弟弟又在上学,按说自己应该尽点当儿子的孝心才对。 

    可自己呢,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寄生虫,是一个能独立活下去的 

    “能人”也为了逃避那件事,竟然再度离家自立,这也有点太狠心,太自私了。 

    我不该这样的,父亲就是父亲,水远是父亲。他想自己时,往往会到自己的公司来看望;我呢,想起他时,只往他助手江叔那里挂个电话,打听一下父亲的近况而已,我实在是不应该。 

    等这回回到城市,我一定亲自去看他,让他知道我这个儿子心里也有他,也是爱他的,他没有白生我这个儿子。 

    由他身上,他又想到另一个人,想到那个人,心里就不好受,总有一种负罪感。 

    虽然发生那事的责任不全在自己,可自己总不能原谅自己,总跟自己过不去。 

    其实有什么呀,一切都过去了,都成为历史,对方都不说啥了,自己没有必要念念不忘,死死咬住来折磨自己。 

    俗话说得好呀,人无完人,谁没有毛病呢?改了就好嘛! 

    这时,兰月拉开门,说道:“成刚,你继续看家吧,我得上班了。” 

    成刚一愣神,才思一声。 

    兰月已经恢复平时的表情,见成刚有点发呆,倒有点奇怪,她还以为是自己刚才这事闹的呢,她想说几句话安慰一下他,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成刚从玻璃倒映中看到兰月到了院子,又往外走去。她穿戴没有那么高级跟时尚,但她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成刚注意到她腰细如柳,扭动起来如软糖,屁股特别圆,像盘子一般,且鼓溜溜的,大有乃母之风。 

    想到岳母,成刚的心更是飘飘荡荡,又兴奋又有点惭愧。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见兰月出了院子,成刚像听到什么召唤似的,急忙追了出去,仿佛要把兰月拉回来一般。 

    当他冲出门外时,兰月已经快走到胡同口,就要拐弯了。成刚突然冷静下来,靠在门口,心想: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大姨子,我追她干什么呀? 

    她只是老婆的姐姐,又不是我的。 

    他站在门口,望着兰月越来越远的背影,本想多看一会儿,可是兰月的倩影很快转弯不见了。 

    她一走,成刚倍感孤独。他盼着自己的老婆快点回来,好来陪伴自己。 

    这些年来,他孤单时候多了,反而怕孤独。他希望自己需要有人陪时,就有个心爱的女人在旁边守候。 

    他正想回院子时,西边来了一辆自行车。远远看,成刚只见车上是一个小巧的影子,等到近些,成刚才看清是一个穿着粉红裙子的小姑娘。 

    一到这门口,自行车戛然而止,小姑娘一腿支地,对成刚站在门口咦了一声,又眨眨美目,问道:“你是谁呀?怎么会站在这里?” 

    一脸的惊讶。 

    成刚见小姑娘美丽之中透着稚气,青春无邪:心情大好,回答道:“我是一个帅哥,站在这里看风景,看来看去,看到一位小美女。” 

    对他的回答,小姑娘并不满意,她板起脸,说道:“快说实话,不然我喊人了。” 

    成刚睁大眼睛,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他心想:我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她为什么要喊人呢? 

    成刚不解地说:“小妹妹,你喊什么人呀?有人欺侮你吗?” 

    小姑娘严肃地说道:“谁是你小妹妹?不要乱认亲戚呀。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我妈说了,这年头坏人可多了。” 

    成刚作出最和气的脸色,说道:“我可不是坏人呐。” 

    小姑娘警觉地摇头道:“那也说不准呐,坏人脸上又没有写我是坏人。我妈说了,坏人经常跟别人说自己是好人。” 

    说着,那圆溜溜亮晶晶的美目盯了成刚一眼,不用说,这坏人是指成刚了。 

    成刚仔细观察她的相貌,见她年纪不大,长得确实漂亮。她随便地绑了个马尾,那一束头发却微微歪斜,显出她的俏皮来。 

    圆润的额头前,是一排整齐的刘海,每根都弯弯的,很好看。她有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鼻直唇红,两腮稍瘦,再胖点就更完美了。 

    她娇瞋薄怒的样子,尤其动人,只是不够成熟,少点成年女性的挑逗感。 

    就这个外表,已经叫成刚心跳加快,胡思乱想了。他有个想法,想将她脱光,看里面是什么样子。 

    她才多大呀,胸脯已经明显隆起,再过几年,那还得了? 

    小姑娘见成刚贪婪地望着自己,心头一震,怒道:“你看什么看?我看你不像好人,快点走,不然的话,我真要喊人了?” 

    成刚问道:“你喊人来干什么呢?” 

    小姑娘果断回答道:“因为你是个坏人,我喊人来抓你。” 

    说着下了车子,停好车子,一副要跟成刚搏斗似的。 

    成刚觉得非常好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一眼就认定为坏人。 

    成刚看着小姑娘样子好看,有心跟她逗乐子,说道:“小姑娘,你说我是坏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姑娘理直气壮地说:“你站在我家的门口不走,而我又不认识你,你自己说说,你不是坏人吗?”成刚回头瞧瞧她家的院子跟一切,问小姑娘:“你说这是你家?” 

    小姑娘瞪他一眼,下巴一扬,说道:“那当然了,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吗?” 

    成刚一听:心中立时明白她是谁了。 

    当下就说道:“啊,原来咱们是一家人呀!你是兰雪吧?” 

    小姑娘一惊,大眼睛扫了扫成刚,说道:“谁跟你是一家人?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叫兰雪?” 

    成刚挺挺胸脯,很清楚地回答道:“我叫成刚,是你的姐夫。” 

    小姑娘大声道:“那怎么可能?我两个姐姐都没有结婚,哪来的姐夫?” 

    成刚再度解释道:“我是你二姐夫。虽然跟你二姐还没有正式结婚,但已经正式登记,已经是夫妻了。” 

    说着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兰雪的美目重新打量成刚一会儿,脸色好多了,但语气仍冷冷的,说道:“你说你是我姐夫,你有什么证据呢?” 

    成刚笑了笑,说道:“兰雪,你先进院子吧。你有什么话,咱们进屋说去。” 

    兰雪想了想,说道:“反正这是我家,我也不怕你搞什么花样出来。” 

    跟着成刚将车子推进院子里。 

    他们先是来到西屋,成刚指着柜上的两个皮箱说:“兰雪,这两个皮箱是我跟你姐拎回来的,里面都是买给你们的东西,有吃的、有穿的,你看看吧。” 

    兰雪有点信了,打开皮箱一一看着,问成刚道:“给我买了什么礼物没有?” 

    成刚回答道:“给你买了巧克力、棉花糖、水果,还有裙子、内衣裤。” 

    按照成刚的指点,兰雪将东西一一取出,每拿出一样,脸上的笑意就多了一分。 

    兰雪拿起一颗苹果擦了擦,张嘴正要吃时,又闭上了,一双美目疑惑地望着成刚。 

    成刚问道:“还不相信我吗?” 

    兰雪放下苹果,问道:“你说是我姐夫,那我两个姐姐,一个哥哥,还有我妈都干什么去了?” 

    成刚二做了回答。 

    兰雪听说哥哥又惹祸了,轻声骂道:“这个害人精,真叫人受不了。这样下去,会害死我妈的。” 

    成刚笑了笑,说道:“兰雪呀,你慢慢看,我到东屋坐一会儿。” 

    说着去了东屋。 

    他刚坐到炕沿上,兰雪就跟了过来。 

    成刚间道:“又怎么了,兰雪?” 

    兰雪想来看看这个陌生人到东屋干什么,这东屋是他哥哥住的。 

    她心想:他不会是想偷哥哥的东西吧?一进屋,却见到桌上放着一台笔记型电脑。 

    兰雪走近它,指着它问道:“这是谁的电脑?” 

    成刚回答道:“是我的。” 

    兰雪问道:“我可以摸摸吗?” 

    成刚一笑,站起来走过去,说道:“随便呀,你想玩玩也行。” 

    兰雪面露喜色,伸出小手抚摸着电脑,一双美目不住地观察着这东西,像在欣赏什么宝贝。 

    成刚笑咪咪地问:“喜欢它吗?” 

    兰雪情不自禁地回答道:“喜欢呀,就是买不起。” 

    成刚笑道:“喜欢的话,回头让你姐给你买一台玩。” 

    兰雪摇头道:“我姐哪来的钱呀,她又不买彩券,更不会中奖。” 

    成刚解释道:“我的钱就是你姐的钱。” 

    兰雪睁大美目,问道:“你很有钱吗?” 

    成刚抿嘴一乐,说道:“我没有多少钱,不过买台电脑的钱倒是有的。你们学校没有几个人有这个东西吧?” 

    兰雪又伸指在电脑上划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我们同学只有严玲玲家有笔记型电脑,其他的人家有台桌上型的就不错了。” 

    说着脸上大为失落。 

    成刚是个成熟的男人,当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他安慰道:“你也不用多想,别人有的,你以后也会有的。你好好念书,将来自己挣钱了,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兰雪一笑,说道:“就是,就是,我也是这么想。书念好了,以后有出息了,要什么都有。当个有钱人真好,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像我们班的严玲玲,真是要什么都有,我们都羡慕死她了。可是她很小气,我们上她家去,摸一下她的笔记型电脑都不行。” 

    成刚缓缓将笔电的盖子掀开,问道:“她家是干什么的?那么有钱。” 

    兰雪美目望着露出来的萤幕跟键盘,嘴上回答道:“她爸是个大老板,从事娱乐事业,在县城很厉害,家有几百万呢。” 

    成刚叹道:“是不少呀,挺有钱的。” 

    说着将电脑电源接好,又将电脑启动。 

    他又说道:“你喜欢的话,尽管玩吧。” 

    兰雪露出开心的笑容,一张俏脸美得跟鲜花一样,说道:“我真的可以动它吗?” 

    成刚坚定回答道:“当然可以了,这东西不就是给人玩的嘛!” 

    兰雪坐下来,伸手向键盘,又缩回手,说道:“还是不要了,要是玩坏了我可担不起责任,我妈也会骂我。” 

    成刚笑道:“兰雪,咱们是一家人,不要那么见外,你尽管玩就是。如果这东西那么容易坏的话,那电脑公司早就倒了。” 

    兰雪朝成刚一笑,这才玩起键盘来。 

    兰雪见到那按键在自己地敲击下凹下又弹起,像看到好玩的玩具一样,美目直发光。 

    兰雪玩了一会儿,转头问道:“怎么打开程序?我想打打字。” 

    成刚问道:“你没有玩过电脑吗?” 

    兰雪看着萤幕,说道:“玩过,我们学校有电脑课,只是笔记型电脑没有碰过,这东西没有鼠标,不太好用。” 

    成刚指着触控板解释道:“那个触控板就是鼠标呀,你试试看。” 

    他闻着兰雪身上发出的阵阵体香,真是心旷神恰,灵魂仿佛都在蠢蠢欲动呢。 

    他暗骂自己好色,怎么对这么点大的小丫头胡思乱想呢。 

    这工夫兰雪正操作触控板,怎么动都无法使游标到达指定位置。 

    成刚见了着急,便给她示范了一下。兰雪再试,还是不行。成刚一笑,说道:“我来帮你吧。” 

    说着握着兰雪的小手,一起操作起来。 

    在成刚的 

    “指导下”那游标很容易就指到兰雪要的位置。 

    成刚看兰雪时,见小姑娘的俏脸绯红,成刚马上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连忙放开兰雪的小手。 

    但兰雪的小手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却没有马上消失,可以用软、滑、细、暖来形容,想来兰雪在家里可不干体力活。 

    兰雪没有说话,在电脑上随便地打起字来,打了几行,不太顺溜。 

    成刚问道:“怎么了,兰雪?” 

    兰雪叹气道:“这个键盘跟学校的不一样,我用得不习惯。” 

    成刚鼓励道:“以后慢慢学就好了,我刚开始时也是这样。” 

    兰雪转头望着成刚,问道:“以后我还能用它吗?” 

    成刚痛快地说:“怎么不能呢?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送给你。如果你不喜欢这台,给你买一台也行。” 

    兰雪望着他,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成刚笑道:“咱们是一家人,你是我小姨子嘛,送点东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兰雪笑了,说道:“我想要的东西多了,你又不能都给我。” 

    成刚拉过一把凳子坐到她身边,说道:“你都想要些什么东西,说来听听。” 

    兰雪伸出手指,如数家珍,歪头说道:“我想要笔记型电脑,想到城市里上学,想住楼房,喜欢坐小车,以后更想嫁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这一切都实现了,那可太好了,这辈子才没有白活。” 

    说着,兰雪将美目眯得弯弯,一脸甜蜜。 

    成刚在旁说道:“你的愿望都很平常,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兰雪似乎已经沉醉在斑烂的梦想里,幽幽地说道:“只怕我没有那个好运气呀。” 

    说着睁开美目,有几分忧虑。 

    成刚插话道:“你这回相信我是你姐夫了吧?她们都出门了,让我看家。” 

    兰雪看着成刚,眨了眨美目,说道:“嗯,我相信一半了。” 

    成刚惊讶道:“相信一半?” 

    兰雪点头道:“是呀,另一半要等姐姐回来验明正身。” 

    成刚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成什么了,要被斩的犯人吗?只有犯人才要验明正身。 

    正当两人间谈,风淑萍跟兰花工刚一后地回来了。 

    兰雪一见到妈妈,叫了一声,向风淑萍扑过去,一脸喜悦。风淑萍忙说:“我身上脏,就别抱了。” 

    兰雪向妈妈眨了眨眼,又对兰花说:“二姐,你总算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你回来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及时见到你呀。” 

    兰花上前握了握兰雪的小手,说道:“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没通知家里就回来了。” 

    兰雪嘻嘻直笑,回头一指成刚,问道:“姐姐,他说他是你男人,是不是真的?” 

    兰花瞧了一眼一脸无奈的成刚,说道:“你看他不像吗?” 

    兰雪的一双美目,看看姐姐,又看看成刚,说道:“现在看看你俩,倒有几分像夫妻。” 

    兰花用手指点了点兰雪的额头,说道:“小丫头,一点都不会说话。你在屋里陪你姐夫聊天,我跟妈去洗手换衣服。” 

    说着跟风淑萍出屋了。 

    成刚对着兰雪说道:“兰雪,这回相信我是你姐夫了吧?” 

    兰雪嘻嘻笑道:“嗯,这回信了。姐夫,我问你,你是怎么得到我二姐芳心的?” 

    说着,小丫头走过来坐在成刚的身边。 

    成刚只要一伸手,就能搂住她的肩膀。 

    成刚故意很深沉地一笑,说道:“那还用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