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夫妻的那点事

    更新时间:2018-06-17 05:57:16本章字数:6475字

    成刚被玩得舒服,喘息都加重了。他说道:“兰花,如果喜欢它的话,快点用舌头舔呀。我特别喜欢被你舔的滋味儿。” 

    在自己亲爱的男人面前,还有什么害羞的呢? 

    兰花不再犹豫,便双手握棒,吐出香舌,在龟头上温柔地一扫,爽得成刚啊地一声叫。 

    兰花又舔了两口,问道:“刚哥,舒服吗?” 

    成喇粗喘着称赞:“太好了,兰花呀,我都要飞起来了。” 

    兰花见他高兴,便卖力地舔着、吸着、吻着,把肉棒子弄得唧唧直响,连下面的两个 

    “子弹”都不放过。那玩意越来越大,还有生命似的一跳一跳,像是回应着兰花的工作。 

    成刚爽得直颤,他坐起来,伸手玩着兰花的奶子,又握又捏,弄得兰花也直哼哼。 

    这结实圆滑的尤物,每次都令他爱不释手,恨不得将它揉碎才过瘾。在享受的同时,不禁想起了兰月的胸脯,那是很大很诱人的玩意,当他第一次见到时,他就有了欲望跟野心。 

    他下定决心,一定找机会打开那衣服的阻挡,看一下它的庐山真面目。 

    如果此时揉的是她的奶子,那可是美得上天了。 

    兰花哪知道男人的心思呀,她只管吃棒子,将它吃得干干净净,舔得直直愣愣,胀到最大。 

    兰花说道:“刚哥,还要吃吗?” 

    成刚吩咐道:“兰花,你把屁股掉过来,我也要舔舔你的小洞。” 

    兰花特别高兴,因为成刚很少舔她的东西,她不知道为什么。 

    她更不知道,他的心里正想着别的女人,他的兴奋有一部分是来自对别的女人的意淫,而这别的女人都是与她有直接关系的。 

    兰花听话的与男人来个倒错式,互相亲吻对方的性器。兰花的屁股就在成刚的眼前,成刚已经闻到女人熟悉的腥骚味,这种气味不但不令人反感,还能激起情欲。 

    成刚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滑行,抓弄着,感受着它的肉感跟弹性。 

    说实话,兰花的屁股虽然不如兰月的大,更没法跟岳母比,然而那也是很圆润光滑挺翘。 

    摸着熟悉的屁股,成刚的心一下子飞到岳母的身上。嘿,岳母的屁股才真是勾人呢。 

    那种肥美,那种浑圆,那个丰隆,都叫人口水长流。成刚贪婪地摸着兰花:心里想的全是岳母的屁股。 

    他在欲火熊熊之际,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梦想只能深埋心中,一辈子甭想动真格的了。 

    过是手瘾,成刚便伸过嘴亲吻起兰花的小穴。兰花被男人的舌头一刺,美得呻吟几声。 

    成刚提醒道:“兰花,小点声,别叫人听见。” 

    兰花哼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太舒服了。” 

    为了报答男人的疼爱,兰花低下头,再度吃起棒子来,充分发挥香舌的优势,舒服得成刚差点射到她的嘴里。 

    成刚不再浪费时间,让兰花骑上来,兰花大喜,转过身跨在男人身上,将棒子缓缓收入洞里。 

    当棒子完全顶到花心时,兰花长出一口气,小穴里的骚痒似乎减轻不少。 

    兰花轻扭着屁股,感受着棒子在体内的冲击;成刚双手没闲着,一手一只奶子,使劲搓着,也将这双尤物当男人最爱的玩具了。 

    兰花浪起来了,胸部和下部的舒爽,像电流一样不时传来,乐得她直叫:“刚哥,你好厉害呀,干得我要死了。” 

    成刚得意地配合着她,说道:“千万别死那么快,我还要多高兴一会儿呢。” 

    说着,猛挺下身,使肉棒子有节奏地撞击着女人的骚穴。 

    因为淫水已经不少,竟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令兰花又羞又喜。不但没有掩饰这种声音,反而干得更起劲儿,仿佛要将肉棒挟断似的。 

    不一会儿,兰花有点累了,趴到成刚的身上。成刚笑道:“不行了吧?看我的。” 

    双手握住兰花的屁股肉,接着挺下身,干得兰花浪叫不止。 

    为了感激男人,兰花亲吻着成刚的脸,又把香舌伸到成刚嘴里让他享用。 

    成刚得意洋洋,强而有力地攻击着兰花的肉体。 

    成刚觉得这姿势不能尽显男人本色,就翻了个身,将兰花压到底下,挺动屁股,呼呼有声地插起来,不但有水声,还有小腹相撞的啪啪声,每一下挺人,龟头都撞击到娇嫩的花心,乐得兰花呻吟、欢呼、浪叫,掺在一起,分外动听,大胆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 

    成刚两手握着她的奶子,一边干一边问:“兰花,我操得你舒服吗?” 

    兰花哼哼着,说道:“舒服,舒服死了,你操死我吧。” 

    两臂搂着男人脖子,屁股极力配合着。 

    成刚大力干着,每一下都像是要干破她的小洞一般,大概有几百下吧,兰花就有点受不了,她的喘息加重,叫声增大:“刚哥,快一点,我要死了。” 

    成刚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拿出最大的马力冲刺着,嘴里还问道:“兰花,喜欢被我操吗?” 

    兰花叫道:“喜欢,喜欢,我要你一辈子操我。” 

    成刚乘着她兴奋,轻声说道:“兰花,我想操你全家,行不行?” 

    兰花已到了最后关头,哪里还有理智呢,忘情地说道:“你操吧,随便操吧,只要你高兴就好。” 

    成刚猛干几下,小声地说:“我想操你姐姐,操你妹妹,我还想操你妈,将她们都操死。” 

    兰花哼哼着,说道:“刚哥,你操吧,你操谁都行。” 

    成刚听得欣喜若狂,一口气将兰花给推上高潮,自己又干了一会儿,这才射人骚穴。 

    成刚无声地趴在兰花身上。兰花摸着他的头,想起刚才的粗话,说道:“刚哥,那些话你可别当真呀,你不能操她们,那样会有报应。” 

    成刚亲亲她的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以为我真能那么干吗?” 

    兰花微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君子,你不会当畜牲的。” 

    成刚笑了笑,没再出声。 

    他的心里想:正常时候,我不会那么干,不过要是上天给我机会,我会错过良机吗? 

    那可不好说了。想到兰月的乳房,岳母的屁股,以及正在往美的顶点发育的兰雪,成刚的心里痒痒的,像被猫挠着一般。 

    稍后,他搂着兰花睡觉。兰花入梦了,他还醒着,他心想:如果我能光着身子冲到那个屋里,像一个皇帝,三个美女通通归我享用的话,就是明天死掉我都值了。 

    第二天早上,兰花先起床,她来到西屋,见母亲和大姐正在穿衣服,小妹兰雪正趴在被窝里冲她嘻嘻笑,还扮鬼脸。 

    兰花不解其意,哼道:“小孩子,搞什么鬼?” 

    再看大姐,大姐眨着美目瞧她,脸上泛起红云,样子怪怪的。 

    兰花更奇怪了,再瞧风淑萍,风淑萍正没好脸色地瞪她。兰花问道:“妈,你们都怎么了,怎么都这个样子,像变了个人一样。” 

    风淑萍一边穿上布鞋,一边瞋道:“你这个丫头,怎么变得这么浪呢?都不像你了。” 

    兰花更奇怪了,说道:“妈,我怎么了?” 

    风淑萍瞧瞧东屋方向,说道:“还说呢,你昨天叫声也太大了,只怕全村人都听见了。” 

    说着用手指划脸地羞她。 

    兰花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禁脸色绯红,低下丫头,小声道:“人家是太快活了嘛,以后我一定会小声的。” 

    兰雪眨着一双大眼睛,从被窝里伸出条玉臂,抓住姐姐的手,问道:“二姐,那事有那么舒服吗?你说给我听听。” 

    风淑萍笑骂道:“小丫头,别胡乱打听,我可不想你也学坏了。” 

    说着将兰雪的胳膊塞入被里,像怕给人看一样。 

    一会儿,风淑萍出去做饭,兰月也不在屋,兰雪就嘻嘻笑道:“二姐,你们昨晚的话我都听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说着吐吐舌头。 

    兰花想起那些粗话,就问道:“你都听到什么了?妈和大姐也听到了吗?” 

    兰雪笑道:“她们在屋里只能听到你哼哼,没听到说话。” 

    兰花放了一半心,说道:“那你是怎么听到的?” 

    兰雪解释道:“我晚上到外屋尿尿,正听到你们说话呢。什么舒服了,美死了的。” 

    兰花连忙捣住兰雪的嘴,说道:“小妹呀,这些话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呀,会让人笑话。姐姐会给你买好东西的。” 

    兰雪一听给买东西,美目一亮,说道:“一姐,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没有那么傻的。” 

    兰花这才放下心,见兰雪粉嫩可爱,便伸手进被窝,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心中暗叹:这么好的皮肉,将来不知道轮到哪个男人享受呢。 

    等吃饭后,兰月上班去了。风淑萍说她要到别人家去,谈谈打稻子的事。 

    兰花跟妈说,她要进城洗澡,要成刚陪着。 

    一听这话,兰雪马上跳起来,说道:“一姐,我也想洗澡,我也要去。” 

    兰花问道:“你不是要在家洗衣服吗?” 

    兰雪吃吃笑道:“我明天洗也是一样的,时间多着呢。” 

    兰花看一眼成刚,成刚笑着点头。 

    对这个小姨子,成刚很喜欢,虽然不能有什么越轨的举动,但是能看看她,听听她甜美而青春的声音也是好的,既可养眼也可养耳。 

    兰花领着兰雪、成刚到村子口拦了辆车子,往县城去。车上已经有不少人,差不多跟兰花他们一样,也都是搭车的。 

    因为都是近邻,其中不少人都认识兰花姐妹俩。站在这些穿着朴实的农村人里,成刚觉得自己也变成了农村人。 

    兰花跟成刚都手抓车斗上的大架子,两人不时对视,脸上都带着笑容,充满了情意。 

    这一幕被兰雪看在眼里,心想:二姐好有福气呀,什么时候我也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等我上大学,保证找一个不比他差的。 

    三人在城里下了车,兰雪发牢骚道:“我的肠子快要被颠断了,回去我说什么不坐这车了,我宁可走回去。” 

    兰花笑道:“你不用走回去,你就回舅舅家待着吧,反正周一你还得上学,省得再折腾一趟。” 

    兰雪说道:“那不行,我的衣服还没有洗呢,你如果帮我洗的话,我就不回去了。” 

    兰花呵呵一笑,说道:“小妹呀,我的衣服还没有人帮忙洗呢,不如雇小妹你洗吧。” 

    兰雪嘻嘻笑道:“一件十块钱我就洗。” 

    兰花嘿了一声,说道:“小妹,你这和打劫有什么不一样?” 

    兰雪转动着圆溜溜的眼睛,说道:“二姐,你说哥哥会跑到哪里去呢?” 

    兰花哼道:“那家伙狐朋狗友多了,说不准藏哪里了。” 

    兰雪叹息道:“跑就跑,还把摩托车骑走。留下来我好用,骑自行车要使劲的。” 

    兰花抬杠道:“吃饭不用力吞还不下去呢,你不还得吃。” 

    兰雪冲兰花一笑,说道:“二姐,你什么时候买辆摩托车,我好借借光。” 

    话是对兰花说的,目光却瞥向成刚。很显然,她知道决定权在成刚手里,姐姐买什么,也得姐夫同意才行。 

    兰花摇头道:“买什么买,还是等咱们家有钱再说吧。” 

    兰雪拉着兰花的手,说道:“二姐,现在咱家就数你有钱,你不买的话,我什么时候能骑上摩托车呀。你不知道,哥哥可小气了,摩托车从不让我碰一下,好像是宝贝一样。” 

    兰花甩开兰雪的手,说道:“说了半天,还是你想骑,可我和你姐夫只在村里待一段日子就走,买了那个东西不好带走。” 

    兰雪连忙说:“如果你们嫌带着麻烦的话,可以留在咱家,我替你照顾着。等你们下回回来,再接着骑。” 

    说到这里,兰雪的美目中闪着狡猾的光芒。 

    兰花轻拍一下妹妹的头,笑骂道:“鬼丫头,你的花花心眼倒不少。” 

    兰雪双手拉着姐姐的手,说道:“二姐,那你倒是说,买不买嘛!” 

    美目不时在成刚脸上打着转。成刚一直在旁边听话,没有插言,因为看美女说话也是一种享受。美女的表情变化及声音的高低起伏,都是一种美。 

    兰花见兰雪缠着自己,倒不好伤她的心,就说道:“小妹呀,买不买得问你姐夫,你姐夫说了算。” 

    兰雪咯咯笑着,将脸转向成刚,一双美目笑得弯弯的,连皓齿都带着笑意。她很温柔地说:“姐夫,买一辆吧,咱们回去就不用受罪了。” 

    那种柔美撒娇的情态令成刚魂都移位了。瞧着兰雪的期待眼神,以及正在迅速发育的娇躯,成刚什么都不顾了。古人不管江山安危,只为博美女一笑,我成刚腰缠万贯,买辆摩托车就跟拔一根汗毛一般。 

    成刚把目光看向兰花时,兰花正向他摇头,不让他答应。成刚笑了笑,说道:“也是呀,回去时咱们不知道怎么回去呢,得了,那就买一辆吧。” 

    兰花急了,忙叫道:“刚哥,不好吧,咱们可没有带多少钱出来呀?” 

    两人此次回乡,只带着一万块现金和两万元的存折,以防万一。而这回来洗澡,兰花只带了一千块钱。 

    成刚说道:“没有关系,咱们到银行去领吧。” 

    兰花皱眉道:“刚哥,你这样做会惯坏小孩子的。” 

    成刚笑道:“是给你骑的,不让小孩子碰。” 

    目光一看兰雪,兰雪的小脸笑成了一朵鲜花。她心想:姐夫可比姐姐好对付多了。以后少什么,不妨跟他开口。 

    兰花警告道:“买可以,不过兰雪,可不是买给你的,我们夫妻要留着用。” 

    兰雪知道大事已定,自然连声答应:心里连叫哇塞,万岁!因为兴奋,她搂住姐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她本想亲成刚来着,但是毕竟不好意思。 

    兰花摸一下被亲的地方,笑骂道:“疯丫头,这可是在大街上。” 

    兰雪嘻嘻笑着,说道:“会儿回去,再不用坐那个可恶的车。” 

    兰雪连蹦带跳地走着,脚下像装了弹簧一般,那灵活的小腰,笔直的大腿,以及圆绷绷的小屁股在兰雪的动作中像是诱惑的灯光一样,照亮了成刚好色的神经。他再次在心里下流地想,这小丫头要是能落到我手里可多好呀,再把那母女俩搂过来,这世上的艳福可叫我一个人占了。 

    三人沿着一条水泥路,向街里走去,两边也都是像样的楼房,虽没有城市的高耸威严,也比农村强上百倍,成刚从这里才找到一点都市的气息。这里的人也有混得不错的,路上随时可以看到衣冠楚楚的家伙昂首阔步,腋窝夹着皮包,一手拿着手机傲慢地说话,像是刚由山鸡变成金凤凰,急忙表现出自己出人头地,高人一等。偶尔也有轿车跑过,有的是官员,有的自然是有钱人。 

    三人正走着呢,一辆轿车在兰雪身边停下,从车窗里探出一张姑娘的脸,向兰雪叫道:“兰雪,你干什么去?” 

    兰雪一看,是同学严玲玲,就回答道:“我跟姐姐、姐夫来逛街。” 

    兰花跟成刚站在一边微笑着。 

    严玲玲瞧瞧成刚两人,说道:“你姐姐长得挺好看,比你漂亮呀。” 

    兰雪一扬下巴,说道:“那当然了,你看她是谁的姐姐呀。” 

    虽然自己不如对方有钱,但兰雪还是挺高胸脯,表明自己并不自卑,自己仍然很自信。 

    严玲玲又细看一眼成刚,说道:“你姐夫长得真斯文呀,一点都不像乡下人。” 

    兰雪哼一声,说道:“那是当然了,我姐夫是省城人,在省城里当大老板呢,混得比你老爸可好得多。” 

    小丫头信口开河,替成刚做着广告,也为自己脸上贴金。 

    严玲玲又观察一下成刚,对兰雪笑道:“那是你姐夫,他再行也是你姐的人,又不是你男人,你有什么好神气的。” 

    兰雪翘翘小嘴儿,说道:“我以后会找个比他还好的。” 

    严玲玲傲然一笑,说道:“那好呀,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运气。” 

    兰雪不想跟她抬杠,就问道:“你这是干嘛去?” 

    严玲玲说道:“闲着没事,作业也做完了,我让司机载我到城外登山。要不要一起去?” 

    兰雪摇头道:“不了,我姐姐还要帮我买衣服呢。” 

    严玲玲点头道:“那好呀,周一时记得穿出来,让我瞧瞧。” 

    兰雪认真地回答道:“那是一定的,让大家都看看,也知道我有个好姐姐。” 

    严玲玲一笑,纠正道:“是有个好姐夫。” 

    说着跟兰雪很有风度地挥挥手,小车一阵风地跑了。兰雪一跺脚,哼道:“家里有钱就很了不起吗?我兰雪以后一定比你还有钱。” 

    成刚跟兰花上前,兰雪问道:“小妹,她是谁呀?” 

    兰雪没好气地回答道:“我们班的严玲玲,严霸天的女儿,神气死了,以为自己是公主呢。” 

    小丫头一脸不满。她生气的样子也挺好看,小嘴撅着,小胸脯一起一伏,成刚看在眼里,忍不住又胡思乱想了。 

    兰花想了想,说道:“严霸天?就是开娱乐城的那个家伙吗?” 

    兰雪哼道:“可不是嘛,听说县长还经常上他家喝酒呢。” 

    兰花瞧瞧轿车消失的方向,说道:“他女儿长得还不错嘛,算得上是美女。” 

    成刚也注意到了,那姑娘虽不如兰雪生得标致,五官倒也不俗,只是脸上带着傲气,还长了一个鹰钩鼻子,使人觉得女人味略少。 

    兰雪切了一声,说道:“姐姐,我跟她比的话,你说谁更好看一些?” 

    兰花笑而不答,望了望成刚。成刚很正经地回答道:“那还用问吗?自然是咱们家的小兰雪漂亮了,简直是仙女下凡,那个严玲玲就是骑上马,也绝对赶不上呀。” 

    听得兰雪吃吃笑了;兰花也笑了,心里有点怪成刚太夸张了,这样会把兰雪给宠坏的。 

    兰雪心情好起来,当先开路,成刚两人在后跟着。不一会儿,经过一座白色的小楼,样子很气派,上面有牌子,写着的是“夜明珠娱乐城”门外停满了轿车跟摩托车,显然生意兴隆。 

    兰雪指着这里说道:“这间娱乐城是严玲玲家开的,里面可豪华了,我跟她进去过一回。” 

    成刚目不转睛地望着,问道:“里面都是干什么的?这么热闹。” 

    兰雪小脸一红,说道:“听玲玲说,里面都是让男人变坏的地方。” 

    兰花插嘴说:“既然是不干净的地方,咱们快走吧。” 

    三人过了小楼,直奔前方的一家浴池。走出没多远,兰雪又回头瞧瞧小楼,眼中充满了羡慕,她心想:我要是将来能盖起这么一栋楼就好了。想到这里,她不由望望成刚。成刚冲她一笑,笑得兰雪连忙转过头,芳心怦怦乱跳,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害羞起来。 

    三人来到浴池,成刚本想跟兰花洗鸳鸯浴,可兰雪拉着姐姐的手不放,说道:“二姐跟我洗,不跟你洗。你是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多丢人呐。” 

    朝成刚直作鬼脸。她当然知道人家是夫妻,在一起理所当然,可她就是不想让成刚得逞。 

    兰花也不好非说跟成刚一块洗,女人总是要面子,她只好跟成刚说:“刚哥,你自己洗好了,反正咱们以后多的是机会。” 

    她说这话时,声音挺小,生怕给别人听见。 

    那浴池老板离得不远,听不清三人叽咕些什么,但凭他的经验,他也能知道三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