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言蜚语

    更新时间:2018-06-17 06:02:37本章字数:6495字

    兰花跟兰雪齐声道:“不可能。” 

    李三丫冷笑道:“你们不信是吧?你们出去打听一下,这个村子都传遍了。” 

    风淑萍连连摆手道:“那种事我可没有干,如果我干了那事,叫我不得好死。” 

    李三丫吼道:“说这个都没用,发誓也有假的。这年头除了妈是真的,爹都有假的呢。” 

    兰花哼一声,说道:“你说我妈跟村长有关系,你亲眼看见了?” 

    李三丫说道:“那倒没有,不过假不了。有人说看见了,说昨晚上他们在一起乱搞来着。” 

    兰雪呸一声,骂道:“是谁在那里乱放狗屁,我妈昨晚一直就没有出去过。谁放的话你把他叫出来,当面说清楚。” 

    兰花也说:“是呀,昨晚我妈一直没有出去,她一直跟我们在一起。” 

    李三丫半信半疑地说:“真的?” 

    说着瞧瞧老马婆子。 

    老马婆子小声道:“她们都是一家人,自然帮她说话了。” 

    一听这话,李三丫声音又大了起来,指着风淑萍说道:“今天你不说明白,我跟你没完。” 

    双臂舞动,那样子像要跟风淑萍拼命似的。 

    成刚一直没说话,见此情景,忙上前挡住,他生怕岳母跟亲人受到伤害。 

    他正想用什么法子将 

    “敌人”赶走时,外面一片大乱,只见一个长着几粒麻子的中年男人在一伙人的簇拥下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就叫道:“李三丫,你给我滚回家去,谁叫你来这里胡闹来着?” 

    李三丫见是村长来了,便哼了一声,说道:“你跟这个女人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甭想骗我,我再也不信你的鬼话了。” 

    村长在众目睽睽之下,立刻表态,大声道:“胡说八道,我跟风淑萍啥事都没有,是谁在造我的谣,是谁在坑害我,有种的给我他妈的滚出来。” 

    目光扫视着身后的人群,身后的人群鸦雀无声。 

    李三丫扯一下村长的袖子,说道:“今个儿人多,我就给你个面子,我这就走。” 

    村长指着门口说道:“快给我滚回去,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李三丫回头瞪了风淑萍一眼,说道:“今个儿倒便宜你了,以后别叫我抓住你。” 

    说着跟她嫂子气哼哼地走了。 

    村长跟后面的人说:“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都在这儿杵着干啥呀。大伙都给我记住,那没有影的事就不要乱说,更不要乱信。少听那些狗娘养的东西乱扯蛋。如果让我知道那个传瞎话的是谁,我他妈的砍了他。” 

    众人无声,一会儿才慢慢朝外走去。 

    村长面带笑容,走到风淑萍跟前,正色地说:“淑萍呀,我替我家那败家老娘们向你赔礼道歉了。她是个直肠子,话拿过来就说,没长脑袋,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一定揪出那个造谣的混蛋来,非得打得他屁滚尿流不可。” 

    风淑萍强作笑脸,说道:“村长,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三丫也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只是上了别人的当。” 

    村长点头道:“淑萍呀,还是你明辨是非呀。好了,今天的事就这么地,我先回去了。你家里有什么困难,只管来找我。” 

    说着目光在兰家姐妹跟成刚的脸上扫过,又凝视风淑萍几秒,这才叹气地离开了。 

    兰雪上前抱住风淑萍,恨恨地说:“妈呀,她们也太欺侮人了,我都想跟她们拼命了。” 

    兰花一笑,说道:“小妹,要拼命的话,也不用你,有我跟你姐夫就行了。” 

    接着向风淑萍说:“妈,你受委屈了。” 

    风淑萍摇头道:“没事的,你们要是不及时回来,看来她们真要跟妈伸手了。” 

    兰花哼道:“要伸手谁怕谁呀?她们有靠山,咱们家也有。” 

    说着看一眼成刚。 

    成刚冲她很温和地笑着,表示赞同她的意思。 

    风淑萍这时才问起摩托车的事。 

    兰花叹着气,将进城买东西的事都说了一遍。风淑萍听了脸色一沉,在兰雪的屁股上打了两下,骂道:“你这个小丫头,也真能祸害你姐夫,让他花那么多钱,你当那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兰雪嘻嘻笑着,嘴上说:“妈呀,我跟姐夫说了,我是借他的钱买衣服,以后会还他的。” 

    说着,向成刚一翘嘴角。 

    成刚不说什么,兰花解劝道:“算了,妈,你别生气,这钱一定要她还的,她想不还都不成,我看着她呢。” 

    风淑萍又叹了两声气,这才跟女儿们进屋。 

    一进屋,兰雪就将买来的东西一一拿出,其中有帮妈妈买的衣服,她还忙着拿水果给妈妈吃,经过一阵子献殷勤,风淑萍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 

    风淑萍看一眼成刚:心想:兰花的命总算不错,总算嫁了个好男人。 

    一会儿,兰月下班回来了。 

    成刚一看美女,正穿着他跟兰花买的薄衫裙,遗憾的是兰月里面套上了衬裙,什么都看不见,不然的话,那饱满的奶子,一定向自己发出诱惑的光芒。 

    成刚暗暗叹息,恨自己没有眼福。 

    兰花瞧她穿了新裙子,就笑道:“大姐,你穿了这身,可真漂亮呀,你学校的男老师准馋得流口水。” 

    兰月哼一声,问道:“那辆摩托车是你买的吗?” 

    话是对兰花说的,目光却瞥了成刚一眼。 

    虽然是冷冷的,成刚也觉得分外舒服。如果不是冷冷的目光,那成刚反倒奇怪了。 

    兰花回答道:“是刚哥买的,大姐你也可以骑。” 

    兰月皱皱眉,说道:“不了,还是你们骑,我骑不了那东西。” 

    兰花一笑,不再说别的,她转头跟成刚说:“刚哥,你也累了吧,去东屋歇歇,一会儿我给你烧炕。” 

    成刚知道她们有话说,就答应一声,看一遍四大美人的脸,就回东屋待着去了。 

    晚饭后,成刚打开电脑,静静地写东西。写了一会儿,就听见门吱呀一声。 

    一回头,只见兰雪在站口,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只美目,正转动着,显出调皮的样子。 

    成刚一笑,说道:“是兰雪呀,进来吧。” 

    兰雪问道:“会不会打扰你呀?” 

    成刚回答道:“不会的,我已经不想写了。” 

    听了这话,兰雪才进屋来。 

    她还穿着那套新衣服,特别漂亮。 

    兰雪来到他的身边,望着成刚,幽幽地说:“姐夫,我今天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成刚眨了眨眼,说道:“没有呀,你今天没什么得罪我的地方呀。” 

    兰雪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道:“姐夫,我今天让你花了好多钱,我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你。” 

    成刚哎了一声,说道:“哪儿的话?这话就见外了。我买摩托车,是因为你姐喜欢,我们要在这里住一段日子,有了摩托车,进出也方便些。买衣服嘛,哈哈,我不白花钱的,说好了,你以后要还我的。” 

    兰雪小嘴一撅,微笑道:“只怕我还不起。” 

    成刚嘿嘿一笑,说道:“只要你以后乖乖的,听话,有出息,那些钱我一分不要,还把这辆摩托车送给你。” 

    兰雪听了美目都睁大了,问道:“真的?你没有骗我吧?” 

    成刚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一下,说道:“我说得自然是真的,我是男人呀。” 

    兰雪笑道:“那咱们勾勾手,免得你反悔。” 

    说着伸出兰花般的手指,跟成刚拉起勾来。 

    成刚望着她那张兴奋而纯真的俏脸,神魂飘荡。他心想:你有这个缺点,我就大有希望让你臣服于我,被我随意摆弄。 

    兰雪又说道:“你不生气就好,害得我刚才被妈好一顿的数落,像是干了什么大坏事似的。这回我放心了!我不打扰你了,我得回那屋了。” 

    说着话,突然搂住成刚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地跑了。 

    成刚再回头时,只见到远去的摇曳生姿的小屁股。这一亲使成刚大为兴奋,他因此可以知道这小丫头对自己相当有好感。 

    自己想拿下她,还是大有可能的。 

    成刚摸摸被亲的脸,心里甜甜的,仿佛看到了兰雪在自己胯下宛转呻吟的销魂情景。 

    晚上夫妻照例要亲热一下,这回没有关灯,而是把窗帘都挡得严严实实的,保证不会走光。 

    两人脱光了衣服,开始干那快活之事。 

    兰花平躺着,成刚趴在兰花的身上,亲吻着她的嘴唇,两手各抓一奶,尽情地玩着。 

    兰花热情上来了,将香舌伸到嘴外,任男人品尝。成刚使劲地咂着,弄得直出声音,两手下的奶头很快硬起来了,像花生米一样。 

    一会儿,兰花又将男人的舌头吸到自己嘴里,百般奉承着他,使他尝到玩女人的最大的快乐。 

    稍后,成刚将嘴栘到兰花的奶子上,吸吮着一只,一只手玩另一个,忙得不亦乐乎。 

    他兴奋极了,贪婪地亲着、玩着,使兰花舒服得连声呻吟,轻声叫道:“刚哥,你好会玩呀,玩得我骨头都软了。” 

    成刚亲一下奶头,说道:“会儿我会叫你更好受。” 

    说着,大张着嘴将奶子吃进一部分,又收紧双唇,慢慢往外吐着。 

    另一只手更是放肆,将奶子提起,进而压扁,像玩面团一般。 

    兰花缓缓扭腰,摸着成刚的头发,夸道:“刚哥,你玩得好,玩得我美死了。快操我吧,我有点受不了了。” 

    成刚抬起头,说道:“兰花,你浪一个给我看看好吧?” 

    兰花小声问道:“怎么个浪法?” 

    成刚抬起身子,将兰花的大腿分得大开,望着里面骚答答的玩意,说道:“你手淫给我看,好不好?” 

    兰花一捂自己的羞处,红着脸说:“刚哥,那多丢人呐。”成刚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滑行着,说道:“你是我的女人,在我面前,你干什么都是美的。快,听话呀!” 

    兰花心一横,说道:“刚哥,我听你的,只要你高兴,我做什么都行。” 

    说着兰花坐起来,大张着腿。 

    成刚提议道:“你坐到床边,让我看个清楚。” 

    兰花按照男人的意思,坐到床边,大腿张得开开的,毛茸茸的小穴暴露无遗。 

    花唇裂开,从里面正流着汩汩的水,上面的小豆豆兴奋得已经很突出了。 

    成刚蹲起来,等着兰花的行动。兰花眯着美目,伸指到下面,在小豆上捻了起来,没几下,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俏脸更红,头微仰,随着脖子跟腰的扭动,不安地摆动着,表现着女人的冲动和需要。 

    那灵活的手指又插入自己的小洞里,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地动了起来,弄得手指都湿淋淋的。 

    她的嘴里忍不住发出咿咿啊啊的浪声,尽情地强调着女人的性感跟骚浪。 

    这时的兰花不是平时正经、规矩的贤妻,而是一个发春的浪货。可是她的浪看起来是那么撩人、动人,而不会让人觉得低级和下贱。 

    她在用自己的行动,来使心上人开心。 

    成刚看得心神俱醉,目瞪口呆。 

    以前只听说过女人自慰的事,今天是头一回见到,想不到女人干这事时,是这么勾人。 

    成刚喃喃自语道:“太好了,太美了,兰花,你真是个让我操不够的好女人。” 

    说着话,成刚站起来,推开兰花的胳膊,扛起笔直的大腿,将棒子强而有力地干了进去。 

    那里已经春水成灾,因此,兰花没感到疼痛,却觉得舒爽无比。她大叫道:“老公,操得好,操得美,操得再快些。” 

    成刚兴发如火,那棒子像装了机器一样,飞快地在小穴里进出,干得小穴的嫩肉翻入翻出煞是迷人。 

    那淫水在成刚的动作下发出扑滋扑滋动听的声音,给两人平添了好多乐趣。 

    成刚一边干着,一边看着兰花奶子有节奏的颤着,再听着兰花的浪叫,他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为了好玩,成刚将肉棒抽了出来,那小穴已变成一个圆洞,被一圈黑毛环绕着,每一根黑毛都亮晶品的,显然水分充足。 

    圆洞的内缘,是细嫩的粉肉,下端还垂着几滴淫水呢。 

    成刚看得过瘾,一低头将大嘴亲了上去,吃得唧溜溜直响。 

    兰花把大腿高高举起,并一下一下地屈伸着,还向上抬着屁股,嘴里欢呼道:“老公,我好爱你呀,我这辈子部下离开你。” 

    成刚兴高采烈地舔着兰花的小洞,兰花激动不已,不一会儿就全身急促地抖起来,叫道:“老公,我要死了。” 

    说着话,一股暖流发了出来。 

    成刚为了报答兰花在自己面前自慰,张大嘴将淫水都吃个干净。这使兰花更为感动,暗暗庆幸找了个出色的老公。 

    兰花爽完,成刚的棒子还硬着呢。兰花娇喘着说:“老公,我也要吃你的。” 

    成刚嘿嘿笑道:“等一下再吃,你把屁股撅起来,我要从后面操。” 

    兰花答应一声,乖乖地在床上摆起小狗式,把屁股撅起老高。 

    成刚上床,藉着明亮的灯光,看得很清楚。那两办圆滚滚白花花的屁股夹着两个妙洞,一个浅红,一个粉红,两个都泛着水光。 

    原来淫水已经把她的下体都染遍了,那流水的裂缝正一张一合,似乎在召唤着肉棒的慰藉。 

    成刚摸着这个屁股,一下子想到了岳母,情绪更高,猛地将棒子狠狠地刺进去。 

    双手前探,揉着兰花的奶子,一下子又回忆起兰月的酥胸来。此时,自己好像正享受着她们的肉体一般。 

    摸兰月的奶子,操岳母的屁股,这个念头由原来的模糊变得清楚。对了,还有那个小丫头,也不能放过她,有机会一定将她变成小少妇,不然的话,真是浪费了。 

    成刚呼呼有声地干着,如下山猛虎,如饥饿之狼,连兰花都觉得成刚今天不同。 

    她哪里知道,他野兽般的耐力跟表现,动力来自于家里其他的女人。 

    兰花经不起成刚的撞击,不一会儿就身子前伸,趴在床上,成刚就势接着干。 

    这样的姿势也会爽,就是不太灵活。 

    后来,兰花投降了,主动跪在成刚面前,舔弄肉棒子。 

    成刚抱着她的头,像操穴一样操她的嘴,不大一会儿,就扑扑扑地射了。 

    兰花没有躲开,接到嘴里后,对成刚一笑,咕噜几声全都咽到肚子里,又将肉棒子给舔个干净。 

    那个细心跟体贴劲儿,好像这棒子就是一件宝贝,而成刚就是她的主人,就是神一样。 

    做完爱,两人躺在被窝里说话。成刚搂着兰花说:“你今晚对我可真好。” 

    兰花腻在男人的怀里,柔声说:“你不也一样,把我舔得魂都要丢了。” 

    成刚问道:“往常你不太喜欢吃精液的,今晚怎么变了呢。” 

    兰花回答道:“每次都射到下面,却没有怀孕,我想我用嘴吃下去,兴许就能怀上呢。” 

    成刚听了直笑。 

    成刚沉默一会儿,问道:“你大姐怎么对人那么冷淡?她生来就那样吗?” 

    兰花叹息一声,说道:“都是因为男人。” 

    成刚想着兰月的胸脯,嘴上问道:“你说给我听听。” 

    兰花说道:“大姐在专科时跟一个男生谈恋爱,我妈不同意,大姐就跟那男的说分手,哪知道那男的心眼小,就跳楼了。从那以后,大姐就不怎么笑了,老说都是自己不好,是自己害了他。因为这个,她就不爱笑了,对人也冷冷的。唉,她好可怜呐!” 

    成刚明白怎么回事后,说道:“她这又何苦呢?责任也不在她,是那个男生心眼太小了。” 

    兰花又说:“那倒是。还有啊,大姐对现在的未婚夫不满意,所以总是心情沉重。” 

    咸陬大惊,说道:“她有了未婚夫?什么样的人?” 

    兰花长叹一口气,说道:“是他们学校的校长。” 

    成刚问道:“这有什么不妥的吗?” 

    兰花回答道:“当然不妥了。那个校长都四十五、六岁了,长得丑不说,还是个离过婚的,人品也不好。大姐嫁给他,那就是鲜花插牛粪上了。” 

    成刚听罢,心里很不舒服,焦急地问:“那你大姐为什么要跟他呢?” 

    兰花说道:“谁知道呢?问她时,只说是看上人家了。这话谁信呢?我妈也管下了。有空的话,你帮我劝劝她。” 

    成刚说道:“好的。只是一定要找到这关键所在,得查明你大姐要嫁他的原因。” 

    兰花一笑,说道:“刚哥,你本事大,你一定能帮她的。” 

    成刚爽快地回答道:“我会尽力的。” 

    心里却想:这样的姑娘要是嫁给那个什么校长,真是金鱼掉进臭水沟里了。 

    我说什么也得帮帮她,让她回头,不能错下去。我就不信,那个校长有什么可取之处能汲引吔。 

    第二天早饭之后,成刚想教兰花骑摩托车。兰花说自己离家已久,得帮妈妈多做点家务事,不如叫大姐跟你学学吧。 

    成刚便把目光转向兰月,他的心里痒痒的,盼望着兰月快点答应他,他就有机会拉近彼此的距离了。 

    兰月连忙说:“我一会儿还要看书呢,有好多事要忙。” 

    旁边正准备洗衣服的兰雪笑了,说道:“姐夫,我有空,我跟你出去吧。” 

    兰花望着兰雪,说道:“小妹,你不洗衣服了吗?上学有衣服穿吗?” 

    兰雪一笑,说道:“一姐,我昨天不是刚买了一套嘛,够我穿两周的了。” 

    兰花看了一眼成刚,又看了一眼兰雪,说道:“小妹,出去学摩托车行,可不准欺侮你姐夫呀。” 

    兰雪嘻嘻直笑,说道:“二姐,看你说的,我有那么调皮吗?再说了,他是个大男人,只有他欺侮我的份。” 

    说着瞄了成刚一眼。 

    成刚淡淡一笑,不露声色,心想:这大姐跟小妹相比起来,还是小妹比较好对付些。 

    兰月是块硬骨头,留着以后慢慢啃吧! 

    成刚跟三人打过招呼,便跟兰雪到院子里。 

    成刚发动摩托车,兰雪微笑着骑坐到身后。她不好意思搂成刚的腰,便双手后伸,拉住后车把,以保持身体平稳,不至于掉下去。 

    成刚说声:“兰雪,坐好了。” 

    一加油门,摩托车便带着流畅的机器声向门外跑。 

    在出门之前,成刚心里早有了盘算,他要去那个古庙看看。虽见过两回,都没有进去过,他想去瞧瞧里面有什么秘密,也想知道兰月那晚为什么从那里出来后,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路上有好些人在走动,大家都看到了两人,但大家都已经知道成刚是兰花的男人,载着小姨子也不是为怪。 

    在他们的眼里,兰雪还算不上一个女人,不过是个毛孩子罢了。 

    眨眼间,摩托车停在庙前。 

    两人下来,兰雪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成刚回答道:“我还没有进去过呢,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好玩的。” 

    兰雪说道:“那我带你进去,这里我最熟了,我小时候经常到这里玩。” 

    说着推开庙门,跟成刚走进去。 

    里面几尊神像,做得不大美观,只是个意思罢了。像前的供桌还在,还有香炉什么的,厅里却有一些干草铺着,不知道干什么用。 

    此时一个男人正弯腰找什么,他一见有人来了,先是一惊,接着一笑,说道:“是兰雪呀,你们来玩吗?” 

    兰雪看到他了,说道:“是村长叔叔,你在这里干什么?” 

    村长一笑,说道:“没什么,因为上面说要保护文化古迹,要将这个庙修一下,我就过来瞧瞧,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得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