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婿的价值

    更新时间:2018-06-17 06:03:55本章字数:6479字

    兰雪啊了一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呀,村长叔叔,那不用咱们各家掏钱吧?” 

    村长笑了笑,说道:“到时再研究,现在我也不知道。” 

    接着他看了庙门一眼,说道:“你们慢慢玩,我先忙去了。” 

    走时,也不忘看成刚一眼。 

    他一走,兰雪就说道:“看他样子鬼鬼祟祟的,像在干什么坏事。” 

    成刚笑了笑,说道:“兰雪,他好像在找东西,可能有什么东西丢在这儿了吧。” 

    兰雪点头道:“对,对,他是在找东西。” 

    说着兰雪猫起腰,也在村长注意的那一块地方找了起来。 

    小丫头的一双美目警觉得像猫一样,成刚也过来帮忙,他也动了好奇心。 

    两人在庙里认真地搜索着,过了好一阵子,兰雪嘻嘻一笑,欢呼道:“找到了,找到了。” 

    成刚转头过来,只见兰雪从供桌下钻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 

    成刚瞧瞧,问道:“堂堂一个村长,来这儿只为找这么个打火机,有点不可能吧。” 

    兰雪点头道:“也是呀,这玩意能值几块钱?” 

    小丫头翻来覆去地把玩着,想找出其中的秘密。 

    成刚说道:“给我看看。” 

    兰雪便扔到他的手里。成刚用手掂掂,便知道这不是一块钱一个的那种。 

    他打着火,用嘴一吹,那火虽歪却不灭。再使劲吹,仍然不灭,一松手,火才灭了。 

    他立刻明白,村长就是在找这个东西。他知道这样的打火机一定不便宜。 

    另外,成刚经过反覆试验,他注意到这打火机的一面很特别。 

    当打着火时,那上面的洋妞图案一下子由三点式变成裸体;当火一灭,衣服又有了,成刚见了嘿嘿直笑。 

    兰雪眼尖,也发现了这个秘密。她的小脸一红,骂道:“好恶心呀。你在这儿看吧,我去骑摩托车玩了。” 

    说着向外跑去。 

    成刚将打火机揣了起来,也走出庙去。这庙前庙后的地方不小,又平这,成刚便发动摩托车,耐心地教兰雪学骑车。 

    因为怕她摔着,成刚不得不在旁边跟着,细心地传授着经验跟理论。兰雪有几回要摔倒了,成刚及时上前保护,使她转危为安。 

    这样一来,兰雪被成刚抱着,小丫头的芳心跳得好厉害,但学车的热情使她将这些都忽略了。 

    在成刚那边,把握一切与她接触的机会。透过接触,他知道了兰雪身子很软、很暖,跟搂抱那姐俩的感觉不一样。 

    正练得高兴呢,路上有人喊:“兰雪,你家出事了,你还有心情玩呢。” 

    那人正是二驴子。 

    兰雪停下车,冲二驴子叫道:“你少胡说,你家才出事了呢。” 

    二驴子哈哈一笑,说道:“你哥哥在县城又惹祸了,人家找上门来了。” 

    说着就走。 

    兰雪叫道:“喂,你站住,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二驴子回头说:“你不信拉倒。” 

    兰雪看得清楚,他脸上正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兰雪紧张起来,望着成刚。成刚说道:“快回去看看。” 

    说着载着兰雪往家里骑去。 

    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家伙没有说谎。 

    第二集 

    【内容简介】 

    宁静的小村,没想到坏事却连番上门! 

    刚揍了村长的儿子,没想到兰花的弟弟又惹上了县城里的地头严虎林! 

    急上县城寻人的成刚与小姨子兰雪,是否能顺利帮助兰强离开严虎林的掌握? 

    青春娇嫩的女体、毫不掩饰的情意,让成刚的定力摇摇欲坠,他能够抛弃道德与良心的束缚,一举满足自己的渴望吗? 

    第一章麻烦上门 

    一路飞快,如御风而行。当拐进自家的胡同时,只见自家门口停了两辆车,旁边还围着不少村民。 

    那两辆车——前面的是辆黑色的轿车,后面那辆是绿色的老式吉普,看来这回来的人不少,找麻烦的人定是硬骨头,不太好啃。 

    一到了门口,成刚与兰雪下了摩托车,分开众人,急忙向院里跑,一进院,就见到了双方对峙的场面。 

    一方是岳母风淑萍和兰月、兰花姐妹,还有几个较好的邻居站在后面;另一方是七八个男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青年。 

    那中年汉子一脸凶相,跟饿狼差不多;那个青年则头上缠满了绷带,横的、竖的,包得跟粽子相似,只露两只凶巴巴的眼睛,身边还有两个人搀扶,看来伤势不轻。 

    而其他的人则膀大腰圆,横眉竖目,定是强悍的打手。 

    成刚跟兰雪来到风淑萍跟前,问道:“婶子,怎么回事?” 

    风淑萍摇摇头,说道:“兰强这小子,又闯祸了。我呀真不如死了好。” 

    说着,眼圈一红,眼泪汪汪的。 

    兰花劝道:“妈呀,你先别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咱们得想办法解决问题。” 

    兰月则说:“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必怕他们,有理不在声高。” 

    那中年汉子听后,哼了一声,怒道:“小丫头,你那个混蛋弟弟打伤了我儿子严猛,难道他就有理吗?要是他有理的话,我严虎林就没必要上你家来扯蛋了。痛快的,到底交钱,还是交人,我严虎林可没有那么多工夫跟你们磨牙。” 

    严猛也叫道:“快把人交出来,不然的话,跟你们没完。” 

    成刚听了觉得刺耳,问道:“兰花,这是怎么回事?” 

    兰花低声道:“这帮人是从县城来的。这家伙是兰雪的同学严玲玲他爸,昨天咱们进城看到的那家娱乐城就是他开的。他说昨晚兰强跟二狗子去娱乐城玩,调戏那里的歌手。严猛让他们滚蛋,他们不听,还把严猛给打伤了,说是脸都打破了几处。” 

    成刚点点头,说道:“这么说他们是来算帐的了?” 

    兰花一脸担忧,说道:“可不是吗,这事不好办呐。” 

    成刚问道:“他们气势汹汹的跑来,究竟想干嘛?” 

    兰花说:“你没听人家说吗,要么把人交出来,要么交钱。” 

    成刚说道:“人不在家,再说人在家也不能交。他们要多少钱?” 

    兰花回答道:“一万。” 

    成刚不平地说:“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三千两千的还说的过去。对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兰花叹了两声气,说道:“这不是正愁着吗?以我的意思,人也不交,钱也没有,想怎样就怎样。不过对方说了,不交人,不交钱,那就公事公办,法院见。” 

    成刚想了想,说道:“上法院的话,他们也未必就能占便宜。” 

    兰花望着成刚,说道:“刚哥,你一向有主意,你就给出个主意吧。” 

    成刚沉吟片刻,说:“我看法跟你一样,人也不交,钱也不给,看他们能怎么样。” 

    兰花忧心仲仲地说:“那我弟弟一定很危险。” 

    成刚说:“相办法找到他,让他躲远点。等风声小点的时候,他再回来好了。” 

    兰花思了一声。 

    成刚说道:“你就跟你家里人商量一下吧。” 

    兰花便与姐姐和母亲商量去了。 

    这时候,兰雪跟严虎林说起话来。兰雪说道:“严叔叔,真没有想到你会来我家,快进屋坐坐吧。我常听玲玲说起你,说你很有本事,是县城里了不起的男人。” 

    严虎林听了,冷酷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兰雪,你很会说话。我也听玲玲说过你,说你成绩好,长相又好,是个人精。今天一见你,可真是不赖呀。” 

    说着,那双黄眼珠在兰雪的娇躯上一扫,严猛的眼睛也看向了兰雪,眼睛里的凶恶也转为贪婪。 

    兰雪说道:“严叔叔,今天这事咱们好商量,你用不着领这么多人来吧?我家都是女的,打架可打不过那些打手呀。” 

    严虎林嘿嘿一笑,说道:“兰雪呀,我们只是来办事,不想打架,你们不必怕。我们是来找你哥哥的,不会伤害你们。” 

    这工夫,兰花已经跟家人商量好了,便跟成刚知会了一下。 

    成刚见大家都同意自己的意见,便走上前去,说道:“严先生,我是这家的女婿。我现在代表她们回话。” 

    严虎林点点头,说道:“只要你说话算话就行。那你就说吧,是交人,还是交钱。” 

    成刚一脸严肃,说道:“兰强不在家,没法交人,你要一万块,我们也交不起。如果是一千,我们现在就给。” 

    严虎林嘿嘿冷笑,说道:“你们不后侮吗?” 

    成刚回答道:“我的话就像石头落地,不会收回。” 

    严虎林重重地点头,说道:“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吧,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我现在就给你们提个醒,你们就在家等着坏消息吧。让我抓住兰强,我让他比我儿子惨十倍,全身缠绷带,就跟木乃伊一个样……” 

    话说得声大语气重,令兰家四女都花容失色。 

    严虎林一声令下:“走,弟兄们,咱们撤。都给我记住,谁抓住兰强,我给他五千块。” 

    说着,领人往外走。 

    他儿子走到门口时,使劲儿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回头骂道:“兰强,你这个王八蛋,我操你老婆。” 

    兰雪听了生气,想追上去理论,被兰花拉住了。 

    几个人眼看着这帮人扬长而去:心情都很沉重。 

    成刚将观众都劝走,又把摩托车推进院子,然后一家人都进了屋讨论这件事。 

    听严虎林的口气,每个人都忧心仲仲。谁都知道,如果兰强落在严虎林的手里,一定悲惨无比。 

    他们刚坐下没有几分钟,院子里就走进一个男人来,手里还拎着礼物。 

    一家人隔着玻璃见到他,都皱起眉来。而兰月不只俏脸变色,啊了一声,还惊慌地站了起来。兰雪更是腾地跳起来,以最快速度窜出去,将房门栓上了。 

    那人拉了几下打不开,就敲起门。一边敲,一边叫道:“兰月,我知道你在家,你快点开门。哪有未婚妻这么对未婚夫的?” 

    成刚这才知道是兰月“那口子”到了。 

    兰月看向风淑萍。风淑萍叹道:“这叫什么事呀,又一个不省心的。去开门,把他放进来吧,锁门也不是办法。” 

    她摆摆手。 

    兰月不动,兰花便过去开门。门一开,那人的笑声便传进来了。他说道:“兰花呀,你啥时候回来的,嘿,越变越漂亮,比你姐都漂亮了。” 

    兰花没好气地说:“谭校长,你要是不想进来的话,我就把门再锁上。”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进、进、进,怎么能不进呢?咱们可是亲戚呀。” 

    话音一落,那人便屁颠屁颠地走了进来。他将两袋水果往桌子一放,便大剌剌地往椅子上一坐,对风淑萍叫道:“妈呀,你最近身体挺好吧?” 

    然后,向大家二点头。 

    这一声“妈”出口,连成刚听了都想吐。为什么?这家伙看年纪五十出头,三角眼睛,尖下巴,头顶中心部分光光的,只有周围还有些稀稀的毛发。他哪里像兰月的未婚夫呀,简直像兰月的爷爷。试想这样一个人叫四十岁的风淑萍为“妈”自然是令人感到十分滑稽又十分嗯心。 

    风淑萍出于礼貌,想从炕沿上站起来,身子刚一欠就被兰雪压住,便没有站起来。她说道:“谭校长,以后你不要再拎东西来了,我家什么都不缺。” 

    谭校长笑了笑,伸长脖子说:“妈呀,我们当晚辈的孝顺长辈是应该的。俗话说得好嘛,百德孝为先。” 

    听了这话,风淑萍哭笑不得,而成刚简直耍笑出声来:心想:这种晚辈实在令人不敢接受。 

    成刚看兰月时,兰月低着头,面沉似水,全无平日的风采;再看兰雪,瞪着一双晶亮的眼睛,两手掐腰,像一只要咬人的小豹子;再看老婆兰花,紧锁眉头,正望着自己摇头。成刚一笑,目光又回到那谭校长的脸上,他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风淑萍说道:“你上周不是来过了吗?还是为了那事?” 

    谭校长说:“可不是嘛!妈呀,我跟兰月订婚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我想,既然我跟她情投意合,那么赶早不赶晚,就把婚期定下来吧。” 

    一听这话,成刚的心猛地一跳,看向兰月。兰月眼圈红红的,眼泪直打转,一点也看不出她对那讨厌的家伙有什么爱意。成刚心想:这里面大有文章,跟什么情投意合的毫无关系。如果她要嫁这么一个东西,还不如给我成刚当小妾呢。 

    再看风淑萍,她转头瞧瞧兰月,然后说道:“如果她愿意嫁给你,我也没有别的可说,只当没生这个女儿吧。” 

    兰月听罢娇躯一震,叫道:“妈,你……” 

    说着,眼泪如断线珍珠一样掉下来。而风淑萍根本不再看她,对谭校长说道:“我看你先回去吧,等兰月想好了,就会跟你定婚期。” 

    谭校长听了大喜,站了起来,对兰月说道:“瞧你呀,一听说结婚,就高兴成这样。这叫什么来着,喜极而泣呀。” 

    说着,眼睛像带钩子一样看兰月。 

    兰雪见了不爽,从炕沿上跳下来,对门一挥手,说道:“谭校长,你这就请吧,我家里还有重要的事商量呢。” 

    谭校长对兰月说道:“兰月呀,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候,你可不能犯傻呀,你多想想我说过的话。” 

    兰雪不耐烦,胳膊抖了几抖,放大音量说:“谭校长,你快走吧,该干啥干啥去吧,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谭校长回头看看哭泣的兰月,依依不舍地离去。兰雪对着他的背影伸了伸舌头,还扮个鬼脸,说道:“就你这德性,还是到敬老院找一个吧。想娶我姐,你下辈子吧。” 

    谭校长一走,屋里鸦雀无声,如同空空的树林子一样。 

    静了一会儿,风淑萍气极了,手指兰月,大怒道:“我养你这么多年算白养了,养到这么大,没借到什么屁光不说,还尽给我添乱。你要嫁那个老头子是吧,你去嫁他吧,你出了这个家门之后,就不是我女儿了,我就当没你生这个女儿好了。” 

    兰月听罢,哇哇大哭,捂着自己的俏脸,泪水沿指缝流出。兰花连忙劝道:“妈,这不是还没结婚吗?一切还来得及。大姐不会那么糊涂的。” 

    然后过去搂着兰月的肩头,说道:“大姐呀,这事也难怪妈生气,就是我们听了也不好受。你说兰强惹祸,大家不好受,最多搭上几个钱也就拉倒了,可是你这事比他那事更叫人着急。大姐,我就不明白,像你要长相有长相,要学历有学历,为啥不挑个好人嫁,非得嫁一个糟老头子呢?你让妈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呢?我们脸上也没有光。” 

    风淑萍瞪着兰月,说道:“你要是嫁他,你结婚那天,就是你妈我上吊的那天。” 

    兰月吓了一跳,抬起泪汪汪的美目,叫道:“妈,你千万不要这样子。” 

    风淑萍说道:“如果你还是我的女儿就不要嫁给他。我宁愿你嫁鸡嫁狗,也不要嫁他。” 

    兰月摇头道:“妈呀,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必须得嫁给他呀。不嫁是不行的。” 

    风淑萍质问道:“你是不是欠人家啥了?欠钱的话,大家帮忙还,欠东西的话,还人家东西就是了。你用不着把自己也搭进去。” 

    兰月又是摇头,呜咽道:“妈呀,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上,你也会嫁给他的。” 

    风淑萍骂道:“放屁!放狗屁,如果我是你,让我嫁那个老头,我宁可去上吊。” 

    兰月悲叹道:“妈呀,你哪里知道我的苦处呀,你不懂的。” 

    说着,她又呜呜地哭起来。 

    见此情形,成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也想知道,这么美貌的兰月为什么非得嫁给一个老棺材板子呢?但见兰月此时情绪不好,又有家人在场,实在不便多问。他觉得在屋子里待着实在气闷和压抑,便站起身来向院子里走去。往院子一站,望望天地,瞧瞧周围的一栋栋平房,感觉好多了。他心想: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穷的人有苦恼,富的人也有愁事。 

    刚站了几分钟,门一开,兰雪笑嘻嘻地走出来。小丫头确实好看,笑得真像是刚盛开的兰花,那么清纯,那么干净,让人百看不厌,而她的学生气质跟少女的韵味使成刚心里也发痒。但他暗笑道: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我再好色,还会对一个小孩子打什么主意吗? 

    兰雪走近他,问道:“姐夫呀,你在想什么呢?” 

    成刚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事,在看天空,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气。你怎么也出来了呢?你大姐怎么样?” 

    兰雪耸耸肩,回答道:“没事了。在二姐的劝说下,大姐已经不哭了。唉,眼睛都哭红了。真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看上一个老头子,难道这老头子很有钱吗?有几十万,还是几百万呢?” 

    成刚说道:“这得问你了,我不认识他。” 

    兰雪说道:“他也是我们村子的人,老婆嫌他没什么出息,就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这样一个人,能有什么钱?有什么吸引女人的地方?更何况是吸引我大姐呢。” 

    成刚哦了一声,心想:这更说明其中有问题了。如果这老头子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那兰月看上他,想嫁他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这老家伙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看来,这老家伙一定是对兰月用了什么卑鄙手段,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怪事。 

    兰雪说道:“姐夫呀,站着发呆干什么呀,还不如我们再去练摩托车呢。” 

    成刚也不反对,就说:“好吧,跟你姐打个招呼吧。” 

    兰雪答应一声就进屋了,过一会儿小丫头就出来了,说道:“咱们出发吧。” 

    再看兰雪,已经换上了新买的牛仔服。那蓝色布料包裹着她青春的美体,真可谓曲线流畅,起伏有致,再配上她几分稚气的俏脸,就更加不得了。 

    成刚只看了两眼,就连忙将目光转到别处,心想:真是了不得呀,小姑娘年纪还小,这要是长到二十多岁,还有谁能比她漂亮?那时候兰月跟兰花都得甘拜下风了。 

    两人坐上摩托车,向学校的操场骑去。到了这宽绰的地方,像换了一个世界似的,刚才的不愉快通通不见了。这操场上只有他们俩,教室静静的,两个篮球架子寂寞地站在天空下。那个打更老头出来看一眼之后,就又进屋,整个操场只有他们两人在活动。 

    兰雪是个聪明姑娘,很快就抓到骑车的诀窍,成刚也不用再扶,小丫头自己就能将车骑得稳当。她像圆规一样一圈圈转着,脸上带着得意地笑。成刚每次看到她的笑脸、她微隆的胸、以及她的后背、她鼓鼓的小屁股:心里都会像有一阵暖风吹过。每次吹过后,都使他麻酥酥、痒丝丝的。他也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小丫头起了好色之心。 

    休息时,小丫头还不从摩托车上下来,只是停下,一脚支地跟成刚说话。成刚夸道:“兰雪,你悟性不错,这么快就骑得这么好。看来,过几天就能骑着上路了。” 

    兰雪小嘴一撅,不满地说:“姐夫呀,还用过几天吗?我看呐,我现在就可以上路了,一会儿回家我来载你。” 

    成刚连忙摇摇手,说道:“那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以后坐轮椅过下半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