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柳忠秧的“诗歌生意”

    更新时间:2018-06-15 09:03:33本章字数:1004字

    晚上无聊点开一个文友群,看到一个截图,点开一看,和我同在广州的著名老乡柳忠秧同学因为突发心梗,走了,69年生人,享年48岁。没错,就是这两年在文坛上和湖北作协主席方方女士闹得不可开交的著名顺口溜体诗人柳忠秧。对于柳哥的离去,方方说:祝他一路走好,后又感觉不妥,告诉记者应该改成:愿他一路走好。

    牛哥在一网站混饭时,一日上司发我两篇稿,要我在自己负责的频道上发一下,也就是所谓的“关系稿”,仔细一看,通篇浓烈的广告味儿,不由肃然起敬。记得第一次看到老柳的照片,我吃了一惊,以为我原来在湖北某乡镇上班时的顶头上司,镇政府宣传委员也跑到广州当起了“广漂”来了。

    而究其实,诗歌之于老柳来说,只是一种给客户做推广的广告形式,只是他的客户往往是一些地方政府,再具体点就是地方政府运营城市时搞的一些文化旅游项目,比如黄鹤楼、岳阳楼,这时候,老柳作为“天下第一古体诗人”,当然就派上用场了。“来吧老柳,吟几句。”老柳张口就来,还有气势,能唬人,总之皆大欢喜,有关部门被柳兄用“诗”这么一夸,也感觉倍有面子。

    要说这两年广州最“有名”的文化人是谁,我说是柳忠秧,可能没人有意见,可是,我其实想说的是,老柳是文化人吗?牛哥至今未跟柳老师见过面,但一直在关注,主要觉得这是个很有笑点的人。我对一切搞笑的人或物都有强烈兴趣,他们让我感觉活着还有着落。我一直想不通,我这老乡是怎么在广州这个地方把自己炼成了“著名诗人”的,要知道,广州是一个不欢迎也不适合诗人生长的地方啊。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在广州,柳忠秧绝对不是现在的老柳,老柳的问题是,他把写诗当成了一门生意来搞,而且,差点就让他成了,如果不是方方作梗的话,他有可能是广州第一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著名诗人。

    老柳和方方笔墨官司打得正酣时,南都记者约他,在饭局上见了一面,回去后,写了一篇报道,标题就四个字儿:《饭局诗人》。老柳的诗,总体来说是一门艺术,宣传的艺术,我怀疑柳兄以前真的是某乡镇的宣传委员出身,他的诗基本上都是用来推广的,所以才有一些当官的热衷于请他去“作诗”。

    谈及写诗的收入,柳忠秧说,当今社会,写书、唱歌一旦走红,就很赚钱,诗人的生活相对艰难,因为诗不值钱,“但我要为诗正名!”柳忠秧坦言,他的诗虽写得不多,但凭写诗和从事文学顾问,年入近百万元。“每写一首诗,一定要体现诗的社会、文化价值,同时也要体现经济价值。”

    生命是脆弱的,愿柳兄一路走好,诗和钱,毕竟都是身外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