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始

    更新时间:2018-07-24 15:47:22本章字数:1852字

    暗黑的天际炸起一道惊雷,豆大的雨滴打落在萧莫棋瘦弱的身体上,还有她身后那两只名贵的棺椁上。

    萧莫棋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被雨水浇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地攥着,胸口也不住的起伏。

    “萧府,你今日赶我姐弟出府,他日便不要求着我进门!”一声炸雷照亮了萧莫棋阴恻恻的脸,萧莫棋也提高了音量,“今日往后,我萧莫棋姐弟便不再是萧家之人!我姐弟与萧家再无半分瓜葛!他日相见莫要怪我不留情面!”

    “姐姐……”戴着斗笠的萧莫愿不知是冷的还是吓得颤抖着小手抓住萧莫棋的衣摆,“我们没有家了吗?”

    “你喜欢这个家吗?”

    萧莫愿摇头。

    萧莫棋深呼吸了几口,平稳了下情绪,正了正萧愿身上的斗笠,面带笑容的擦掉他愿脸上的雨水,“阿愿,别怕,有姐姐在,一切都会好的。相信姐姐,我们一起建一个新家。”

    “嗯!”萧莫愿忍住泪水坚定的点点头。父母身亡,被家族赶出家门。这一天无疑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刻上浓重的一刀。

    等多年以后,长大了的萧愿回想起那个雨夜,雨水透过斗笠渗到身上的寒意他已经不记得了,被家族赶出大门的恐惧也已经忘记了,可萧兮那时的眼神却依旧映在她的心底。父母故去之后,是萧兮给了他依靠,可正是多年后,萧愿才知道,那个眼神,是有多挣扎。

    那是挣扎着不愿对萧愿露出一丝恨意的眼神。

    “小姐!大小姐!”一辆简陋的马车缓缓的停在萧莫棋姐弟面前,一身着婢女服的女子利落的跳下马车,顾不得头顶的大雨把手中的雨伞递到萧兮和萧愿的头顶。“小姐,我们的钱不多了,只找到这样的马车,让小姐受委屈了。”

    萧兮惨惨一笑,罢了。

    “大小姐,主家受难,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真是愧对主家。”几位年迈的老者撑着伞随着马车过来,站在那棺椁左右,神色很是悲恸。

    萧莫棋摇摇头,指挥着扛着棺材的工人把棺材送上了车,萧莫愿也被她抱了上去。“各位掌柜已经帮了我大忙了。”若没有这几位老掌柜帮忙,他们哪来的棺材,又哪来的马车。“各位的店铺已经被萧家收回,各位掌柜的去留萧莫棋无权再插手。若各位掌柜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父母的一切。”

    察觉到萧莫棋淹没在雨里的戾气,几位掌柜齐齐一震,随后便弯腰,“大小姐,萧家大爷的东西谁也夺不走。我们会等您回来。”

    “萧大小姐。”街旁的一间屋门打开,一位老婆婆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把怀里抱着的油布包递到萧莫棋的面前,“老妪受萧大爷恩惠多年,大小姐又那么照顾老身,但如今恩人遭逢大难却帮不上一点忙,真是惭愧。这是街坊邻里凑得盘缠和干粮还有干净衣物,请萧大小姐不要拒绝。”

    “多谢刘奶奶。”萧莫棋嘴角挂着笑“让乡亲们费心了。”

    “萧姐姐你要走了吗?”在刘奶奶身后撑着伞的小女孩一脸要哭的表情望着萧莫棋。

    “月儿乖。”萧莫棋摸了摸刘月的头,转过身向后面的众人一抱拳,“承诸位大力相助,萧莫棋今日无力回报,他日定不会忘记各位相助之恩!”说罢恭敬的行了一礼后便跳上马车扬鞭而去,她要赶在宵禁之前出城将父母遗骸埋葬。带着两具棺材他们可走不远。

    萧莫棋看着趴在马车边上偷看的萧愿,突然有一丝不忍。“阿愿。姐姐要离开京城了,你留在这里好不好,有六六哥哥和小九姐姐在陪你玩。”

    “不!”被萧府丢出家门都没有哭的萧愿听了萧莫棋要把他留下就突然红了眼眶,“我不,我不要离开姐姐。”

    “可是跟姐姐走回吃很多苦的。”

    “我不怕。”萧愿倔强的抹去脸上的泪水,“我听话,我再也不胡闹了,我每天都努力习字练武,也不偷懒了。姐姐你不要不要我了,阿愿只有姐姐了。”萧愿说着却突然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好。”萧莫棋抹去萧愿脸上的泪水,遮住车帘,不让雨水打进来,自己则到外面跟浣泠坐到了一起。

    浣泠回头望了望死气沉沉的箫府和依旧目送着他们的人,微皱着眉头看向一脸决然的萧莫棋,“大小姐,我们就这么走了吗?”

    “浣泠,我已经不是萧家大小姐了。”

    “可是!大小姐!大爷和夫人的死跟他们一定脱不开关系!我们真的就这么放过了嘛!!”浣泠急急的说着!“传信给萧武,他们会解决的,况且还有······”

    “不,我答应过他们,不报私仇的。”萧莫棋打断了浣泠的话,“就算我现在找到证据又如何,就算现在灭了萧家满门又如何,爹娘终究回不来了·······”

    “萧府也不值得脏了我们的手。”萧兮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不见的萧府。

    我们,来日方长!

    萧莫棋微闭起双目,不再说话。浣泠也不再追问下去,大小姐在哪,她便在哪。

    大雨歇了,萧兮寻了城外一处山清水秀的的小山包葬了两具棺材。

    “爹,娘。孩儿无能,不能带着二位上路,等孩儿安定下来后,定会接二老回家。”萧莫棋拉着萧莫愿在坟前磕了头,便决然的转身离去。“阿愿,记住这个地方,将来我们一起接爹娘回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