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

    更新时间:2018-06-19 09:55:47本章字数:1307字

    十六

    黄敏和蒋雯雯同住在教师大院。念初中时,黄敏放了寒假后在家呆着十分无聊。过去整天忙着读书,对蒋雯雯家传来的琴声并不在意。现在黄敏仔细地听那琴声,觉得是那样的美妙动人,令人陶醉,琴声像磁石一样吸引着黄敏,牵动着他的思绪:“要是我也拉得这么一手好琴,该会使多少人羡慕啊!热烈的掌声,鲜艳的花束,美好的前程都会从琴声中显现出来。对,我要学拉手风琴!”

    黄敏请求爸爸黄松去给柳静瑶说说,请柳静瑶收他为徒弟,教他拉手风琴。黄松和蒋雯雯的爸爸蒋金山是大学时的同学。黄松在“文革”初期积极造反,加上他长袖善舞,在官场善于攀附,现在一跃登上了师范学校革委会副主任的宝座。黄敏一提起柳静瑶,黄松就想起了蒋金山,想起了他们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

    十几年前,那也是一个夏天,江南水乡一所高等学府的校园里,美人蕉、鸡冠花、紫罗兰、夹竹桃,色彩艳丽,争奇斗艳。在花园正中有一个圆形水池,绿水青莲,十分雅致。睡莲依水,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害羞似的露出半边脸蛋。有一朵睡莲,独自怒放,色泽鲜嫩,娇艳无比。

    学生时代的柳静瑶就像这怒放的睡莲一样。此时,她正在池边和黄松激烈地争论着。黄松神情激动地对柳静瑶说:

    “你爸爸和我爸爸都希望我们能结成伴侣,这你是知道的。”黄松叹了一口气,“可是你……”

    “不要说了!”柳静瑶陡然打断黄松的话,语气里充满了厌恶和恼恨。

    王松惊愕地看着柳静瑶。

    沉默了一会儿,柳静瑶说:

    “那是老一辈人的心愿,我们不能视为金科玉律。我们不能为了满足老人们的心愿而勉强结合。如果这样,我们都不会得到幸福的!” 

    “我们会得到幸福的!静瑶,我保证结婚后一定对你好!一辈子都对你好!”黄松急巴巴地说着。

    黄松说了好一阵子,见柳静瑶没有反应,恳求道:

    “静瑶,你说话呀!你知道我是多么地爱你呀!我相信你一定也爱我,是吗?”

    “不,我不爱你!”柳静瑶断然地说道,“我们都有自由恋爱的权力,我心上已经有人了!”

    黄松一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没有了精神,他神色沮丧,继而恼怒地瞪圆了眼睛,咬牙切齿地说:

    “柳静瑶,你太残忍,太不近人情了!这几年来,我黄松对你可以说是披肝沥胆,关心备至。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你说!没想到你却爱上了别人。你说,你心上的人是谁?是不是中文系的蒋金山?”对于柳静瑶和蒋金山的事,黄松是有所耳闻的,所以,今天他听柳静瑶说她爱上了别人,马上就想到了蒋金山。 

    “静瑶!”此时,英俊潇洒的蒋金山站在远处小山上的凉亭里遥望着柳静瑶大声呼唤。

    柳静瑶看见蒋金山在对面喊她,喜上眉梢。她侧过头匆忙对黄松说了声“再见”,就迈着轻快的步子向蒋金山跑去。

    黄松看着渐渐远去的柳静瑶和凉亭上的蒋金山,眼睛里逬射出鸷猛和仇恨的光。

    柳静瑶和蒋金山大学毕业回到家乡,不久就举行了婚礼。

    黄松满怀失望、愤怒和仇恨的心情,强装笑颜向柳静瑶和蒋金山祝贺,心中却暗暗发誓,要向蒋金山报这夺欢之恨!

    “文革”初期,黄松是造反派头头。自从蒋金山被造反派批斗致死以后,柳静瑶看见黄松眼里总是蕴含着怨恨的光。

    想到这里,黄松知道,他出面去求柳静瑶,柳静瑶是不会答应的。他下意识地摇起头来。 

    黄敏见此情景,忙问:

    “爸爸,你怎么啦?”

    “没什么。”黄松急忙掩饰说,“我有点不舒服。你学琴的事隔两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