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

    更新时间:2018-06-19 21:35:17本章字数:443字

    十八

    柳静瑶送走黄松父子,坐了下来。黄松的到来,使她想起了蒋金山,想起了蒋金山在“文革”初期被整死时的悲惨情景:

    那是一个凄风苦雨的冬夜,蒋金山和其他几个人被造反派轮番批斗。柳静瑶走进会场时,发现黄松在一个角落里正鬼鬼祟祟地给一个憨头憨脑的人说什么,她心里不安地“怦怦”乱跳。批斗时,蒋金山被强行按着头,不时遭到拳打脚踢。他那强壮的躯体此时已形销骨立,虚弱不堪。看来,他再也经受不起折磨了。

    看着台上蒋金山惨苦的模样,柳静瑶心如刀剜,泪如泉涌。

    看着台上蒋金山惨苦的模样,黄松心花怒放,面含微笑。 

    当批斗进入高潮,“打倒‘叛徒’分子蒋金山”的口号震撼屋宇时,那个憨头憨脑的人挥手打了蒋金山一下。蒋金山站立不稳,从台上跌到台下。不想跌当了道,当即气绝身亡。

    柳静瑶一见蒋金山死去,脚一软昏了过去。

    后来,柳静瑶听说那个打蒋金山的人在武斗中被打死了。从此,柳静瑶就在心里认定黄松与蒋金山的死有关。

    蒋雯雯发燃了火,在厨房里问柳静瑶:

    “妈妈,今天的菜怎么做?” 

    柳静瑶从沉思中惊起,一边答应着,一边朝厨房走去。